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三章 寒冰牢狱
    “哎?是哦!”

    妮拉被我一提醒才意识到刚刚我身处多么危险的境地,如果曼德穿戴护腕的那只手释放出魔焰,近距离之下我就死定了,可是曼德并没有释放魔焰,因为他目前的状态像是自我约束。

    “曼德很害怕圣歌咏唱之剑,所以特意穿戴一手护腕进行防御,只要隔着护腕装备,圣剑的力量就无法伤到他……咳咳咳咳!”

    这时候,被妮拉救回一命的菲亚米娜奋力地重新站起来,用圣剑插在地上支撑重伤的身体,对我们解释说,却仍然忍不住咳出不少鲜血,吓得妮拉赶紧上前扶住菲亚米娜。

    “我从安伊露手里带来两瓶精纯回血药水,先喝掉恢复身体。”

    我一边警惕不远处的曼德,一边拿出救命的回血药水给妮拉,让妮拉照顾好菲亚米娜疗伤。

    接着,魔法师暗红瞳的双眼注视曼德的手上护腕,我明白手持圣剑王牌菲亚米娜落败是铁定的,应对圣歌咏唱之剑,曼德有的是方法,单独对决的情况下菲亚米娜也不会想到恶魔竟然用上人类的装备,不过这样确实令我们发现了圣剑的缺点,如果不触及曼德的身体,圣剑就无法发挥作用。

    最主要的是,曼德的力量与速度强悍至极,他还愿意穿戴上人类的护腕,或许只差合身盔甲,这只恶魔就能成为一个无可匹敌的战士。

    姑且算我们幸运吧,曼德是顾虑释放魔焰就会烧毁手上的护腕,失去护腕当然就不能够对抗圣剑,所以曼德只能一只手释放魔焰,这样减少魔焰的威胁,我们围攻曼德的成功率大了许多,只要找机会引诱他的魔焰,再拆卸掉护腕,菲亚米娜的圣歌咏唱之剑就可以重新奏效。

    “小法师,又是你忽然来捣乱,力气很大嘛,你现在一定想着各种各样的狡猾诡计。”

    但是,曼德渐渐逼近打破了我的思索,他的神情愈发冰冷,目光仿佛杀人者的匕首。

    再次遭受雷击球偷袭令他回想起封印遗迹里面吃过的不少亏,要不是这个小小魔法师偏偏阻挠了艾亚利达斯的暗杀行动,大魔法师也不会参与,他可以继续修养等到复仇的那一天,不会落得跑遍整个王国逃难的惨状。

    “真厉害,新的曼德先生很聪明,比起你竟然甘愿用人类的护腕抵挡人类的圣剑,我更惊讶于你怎么逃出王都的,绝对不可能是诸神眷顾,这世界的诸神都恨不得驱逐肮脏的恶魔呢。”

    由于菲亚米娜还在饮用回血药水疗养,妮拉先前扔出蝙蝠之刃导致手中暂时没有别的武器,我们一方陷入非常不妙的劣势,我只能试着拖延时间找些闲话聊聊。

    “嘿嘿嘿,答案是你永远料不到的一个人,我厌恶浪费时间,西诺尔小法师,有本事让我瞧瞧你还有什么手段!”

    谁知,曼德根本不给我拖延的时机,说完趁菲亚米娜伤势还未痊愈,恶魔的影子已经快如闪电朝我扑来。

    “是的,我预备的手段就在你脚下。”

    面对曼德的这一轮突袭我早有预防,当曼德刚冲没几步,他的双脚底下就传来刺骨的寒冷,猛然发觉是我提前埋伏了一个冰系法术,低下头就看见大量的冰晶从自己站着的地面涌上冻结下半身,导致他受到原地禁锢。

    这是一招新学会的冰系法术:寒冰牢狱,相比较大范围的极寒冻土,牢狱这个法术的范围是小很多,但是禁锢的作用要强上十倍,精神比较强大的魔法师可以同时呤唱准备几个法术,用完了雷击球,寒冰牢狱就正好用来拖住曼德。

    由于寒冰牢狱也只是六级法术,曼德的力量想要挣脱并不算困难,我低头看了看手臂上碎裂的钢甲,无奈放弃近战攻击的念头,精钢兽血脉的能力还是用来保护菲亚米娜和妮拉吧。

    “妮拉,趁我冻结住曼德,你快点捡回武器。”

    “好!”

    我对一旁发呆的女盗贼催促一句,妮拉这才想起蝙蝠之刃落在不远处,慌忙跑去捡回匕首。

    “西诺尔,伤势已经痊愈许多了。”

    这时候,菲亚米娜也得到两瓶回血药水治疗恢复健康,肚子的伤口已无大碍,重新站起来将圣歌咏唱之剑牢牢握紧,我伸手把战心之火法术增幅给了她,又给自己加持一次战心之火。

    “精神力呤唱准备的四个法术全部用掉了,菲亚米娜,接下来轮到我们反击,我配合你一起近身攻击曼德,护腕装备交给我来击碎,魔焰由你的圣剑斩断,记住,胜负必须在一瞬之间。”

    看着即将挣脱出寒冰牢狱的曼德,我连忙向菲亚米娜说道。

    “了解……还有,如果这回再次战胜曼德,西诺尔回去理应给我一点点奖励吧?”

    突然,菲亚米娜侧脸微笑着问我,尽管手持圣剑,却完全没有一副大敌当前的样子。

    “好吧,要什么奖励随你高兴,现在先打倒了曼德再说!”

    盯着她略红的脸颊,我眨了眨眼回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