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六章 流浪歌剧团
    两个沙漏时后的深夜,结束任务的冒险团与可可丝告别晚安,尽管没能帮助得到神器残片,迪乐恩公爵依旧替自己女儿感谢我们的伴行,连旧墓地遭遇的所有事都没有太多惊讶,好像一切了如指掌似的。

    我们离开尼斯家族的城堡准备走回旅行马商会分部,途中,我突然想起来花费不少金币向矮人工匠订制的两套新盔甲应该是完成了,于是和阿菲利丝说起这件事。

    得知了菲亚米娜和妮拉的新盔甲需要领取,阿菲利丝便先带着冒险团的其它人回商会分部,原本我想自己独自一个人去武器铺,可是安伊露,菲亚米娜,妮拉和莉已经坚持陪伴。

    “雪又停了……”

    走在灯树璀璨的菲罗波坦斯街道上,莉抬头望向漆黑的夜空,今晚的最后一粒雪花轻落在她的金色发丝间,小嘴咕噜着说。

    这时,漆黑的夜空渐渐钻出星星,没多久就呈现出美丽的星空,妮拉仰头哇的一声,不由得惊叹,几乎可以看见传闻中象征天马的星座,但寒冷的风一吹过就让女盗贼狠狠打个喷嚏,只能抓紧温暖的外袍。

    “好像回到了高斯小镇一样,那时候大家也一起看见这样美丽的星空。”

    菲亚米娜仰头高兴地说道,令我心里暖暖的,看着如今成长的莉,妮拉以及安伊露,暗自感慨无论经过什么考验,冒险队伍的五个人总是待在一起,从来不会分开。

    “那些镇民在做什么?”

    这时候,我注意到远处的城区广场有热闹的气氛,四面八方聚集的菲罗波坦斯镇民们戴上了兽头套奔跑,在人山人海的中心还有奏响乐曲的马戏团。

    “百兽的舞会,寒冷的冬季即将离去,王国的人们熬过恶寒之后迎来生机勃勃的春天,森林的野兽都会离开冬眠的洞穴跑出来,正好是狩猎的新时机,估计这几天,菲罗波坦斯都会非常热闹。”

    安伊露一脸微笑着解释说,甚至一个跑过的小孩子递给她一件燕鸟头套,有几个小孩把菲亚米娜脚边半躺着挠痒痒的疾风幼狼当成了掉地上的头套,然后被幼狼的凶恶眼神给吓跑了。

    “春天确实快到了!”

    莉摸了摸自己头顶的蝴蝶发饰,发现西尔比往常更加有活力了。

    “我们去瞧瞧吧……”

    非常好奇菲罗波坦斯的百兽舞会究竟多么热闹,我开口提议道,立刻得到四个女孩同意,毕竟这样盛大的趣事总是容易吸引她们的。

    嘭嘭嘭!

    早已人山人海的城区广场之中,精力充沛的马戏团表演着各种各样的烟花杂技,为百兽舞会增添许多乐趣,还有喝醉的呤游诗人跑上歌剧团的女士们里面趁机占便宜,结果理所当然被几个巡逻士兵扔了出去,一群戴着野兽头套的镇民在围着跳舞,周围聚集看热闹的镇民和大批冒险者。

    “又是一年的百兽舞会!继续由我这个流浪歌剧团首席中的首席主持!达特曼?伊林德斯!为菲罗波坦斯的观众们献上最棒的戏剧!”

    此时,一名身着古典的燕尾装服饰的面具男登场于木架搭建的表演台上,朗声喊道。

    伊林德斯?听到这个有点耳熟的姓氏,我的脑海不断找寻以前的记忆,终于明白耳熟的原因,冒险团里面的战士艾尼安不就是伊林德斯家族的后裔吗?艾尼安曾经说过伊林德斯这个家族早已没落,并以重现家族辉煌为自己的一生目标,当初的艾亚利达斯貌似唯独艾尼安一家是伊林德斯血统。

    没想到,自己竟然在菲罗波坦斯看见又一个伊林德斯家族后裔,艾尼安依靠战斗成长的天赋证明了这个没落家族不容小视,不知道,这个叫达特曼的家伙怎么样?

    “哇!流浪歌剧团!第一次离他们这么近!”

    当我们艰难挤进密集的人群外围,妮拉望着表演台上一个个服饰漂亮的面具男女迈步伴舞惊叹道,双眼仿佛在冒光。

    “不就是一个人人戴虚假面具的唱歌乐队嘛……”

    我在一旁歪头说着,刚才的达特曼首席主持戴狐狸面具,现在张嘴卖力高歌又换了一副尖鼻面具,令人看不透他到底长什么样子,其余成员也都是这副模样。

    “白痴魔法师!流浪歌剧团可是王国的十大神秘组织之一!你好歹有点见识好不好!”

    妮拉顿时生气地转过脸,一边敲着我的脑瓜一边反驳。

    “某种程度上,这个歌剧团比起血洗者工会更为神秘莫测,成员来路不明,居无定所,甚至不稀罕贵族抛出重金的宴会邀请,据说他们可以出现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只为传颂英雄史诗,所有企图探明他们底细的人最终都被打得落花流水,流浪歌剧团最擅长的表演是把人类变成像魔兽一样……”

    见多识广的安伊露耐心地向我这个山野人解释,待她说到人类变成魔兽,我的内心一颤,赶紧望向远处的表演台。

    “现在有请我们的狮子之王登场!”

    歌剧团主持达特曼兴奋地大喊,只见歌剧团的一名戴狮子面具的男子撕扯面具,向众人露出真实的狮子面孔,并张嘴发出震撼的狮吼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