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七章 兽化药剂
    流浪歌剧团的“狮子之王”登台咆哮,引起了周围观众的阵阵惊呼,连我们也感到大开眼界,因为这一只身穿人类服饰双脚站立的狮子实在是太像了。

    皮肉的轮廓,红色的狮毛,甚至眼珠子都真实得足以欺骗所有人,以及刚才震撼心胆的狮吼,哪怕再顶级的化妆师也绝对做不到,并且,这名“狮子之王”嘴里发出低沉的喘气声,兽性的目光紧紧盯着一个个观众,张嘴的时候连獠牙都有。

    “嗨嘿嘿……萨文纳德,是我!达特曼!伙计你是人类……别冲动,冷静坚持住自己的意志……”

    此刻,首席主持达特曼凑到狮子的男子耳边压低声劝阻道,尽管表演仍在继续,达特曼必须不时向观众发出朗爽的笑声,但是他的心里却很慌张,只求自己的言语可以令歌剧团的“狮子之王”保持清醒。

    “呼……呼……达特曼?是的,我还清醒着,但坚持不住多久,快点轮到薇尔露他们表演吧。”

    变成“狮子之王”的萨文纳德终于意志清醒,不过很难坚持太久,只能喘着气对达特曼低语,这名狮子扮演者稍微低头不敢看周围的观众,他害怕自己的恐惧会让自己无法战胜野兽的饥饿。

    “好!感谢狮子之王的咆哮!接下来是我们最精彩的屠龙歌剧表演!”

    达特曼立即明白萨文纳德的状态比较糟糕,挥手提前唤来下一场表演。

    就这样,聚集广场的镇民与职业者们看到了“狮子之王”一步步走下表演台消失在幕后,首席主持达特曼如往常一样的笑声令人们没有产生怀疑,大家都误以为这是成功的表演,不禁鼓掌喝彩。

    “真的非常像一只狮子哎!”

    看完狮子扮演者的表演,妮拉拍手叫好,莉也同样为歌剧团的这场表演跳起来鼓掌。

    “菲亚米娜,安伊露,刚才的……那个扮演者……应该……应该不是戴兽头套吧?”

    望着扮演者消失在表演台幕后,我依然有点压抑不住惊奇和紧张的情绪,语气断断续续地问。

    “当然不是,西诺尔难道你没有听出来狮子的咆哮多么真实么,肯定不是像普通镇民那样戴头套的。”

    菲亚米娜转过头一脸疑惑,然后非常肯定的向我回答,她身为冒险团的女剑斗者冲锋担当,数年来与太多的凶猛魔兽接触,仅仅狮子之类的就杀过不少,真实的狮吼她一听就能分辨出来。

    “或许是魔药效果,除了施加变形魔法之外,人类服了兽化型药剂也可以暂时变为半人半兽的形态,菲罗波坦斯的魔药师工会分部就有很多兽化型药剂,只不过王国各地一直材料稀缺,每一瓶都价格不菲。”

    安伊露揭开雪白的法师袍,随身携带几本与药剂学相关的书籍,她翻开其中一本,轻易找到兽化型药剂的许多字迹记载。

    听到半人半兽的形态这个描述,我脸色微变,回想起以前一场场战斗中使出的某些近身手段,我如今的状态不正是和安伊露说的这个一样吗?

    只是,帮助服用者改变身体的兽化型药剂是魔药师工会研发的,而我喝过的药水是神秘莫测的商人布诺图塔所给予的,不知道两者有什么样的相异之处。

    “可是,服用兽化型药剂的副作用不可忽视,因为人类是人类,魔兽是魔兽,依靠药效来短暂改变身躯各处形态,会持续伤害服用者的身体,最严重可能会丢掉性命!”

    安伊露似乎看出我对兽化型药剂有些想法,她立刻站在我面前认真的警告说,虽然她也可以收集简单的材料制作这类药剂,但不希望我贪婪这些双刃剑般的手段。

    “没有……我绝对没有渴望兽化型药剂的念头,安伊露,只是我有点疑惑,魔药师工会拥有持久改变一个人类血脉的药剂手段吗?比如,使一个人类的血脉与魔兽血脉融合,即使不再服用药剂,一个人类也能变成魔兽。”

    我慌忙摆摆手安慰一下她,顺便沉住情绪,决定说出这个藏在心里深处的困惑。

    嘭嘭嘭,各个方向升起绚丽的烟花照亮城区夜空,广场中心的表演台正在上演着家喻户晓的屠龙故事,流浪歌剧团的面具成员们扮演年轻的冒险佣兵攀爬几乎令人绝望的山峰击败残暴的魔龙并救出公主,虽然这种史诗流传几百年了,但是菲罗波坦斯的镇民依旧被扮演者们的卖力送出雷鸣般的掌声。

    这时候,借助四周掌声的遮掩,安伊露无奈叹息,然后踮起了脚尖,小嘴凑到我耳边低语。

    “这是魔药师工会的禁忌一面,能永远改变血脉的兽化型药剂属于高阶魔药师们的领域,我只听闻这种改变会伤害寿命,越是使用,服用者越是衰老,直至死亡。”

    果然存在与血脉相关的药剂!我皱紧眉头,趁着这个机会最后一次向安伊露寻找答案:

    “如果存在一种不会让服用者衰老的呢?”

    可是这一次,安伊露终于生气地警告了我。

    “绝对!不可能存在!魔药师工会的历史从未出现!世界上也从未听闻!西诺尔,没有一个人可以不牺牲任何代价就获得不属于自己的力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