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二章 短暂的联合
    “那么,晚安啦~”

    短暂的交谈结束,血精灵少女薇尔露与流浪歌剧团的萨文纳德等重要成员高兴地离开议事房间,阿菲利丝并不排斥和一群强力职业者接触,于是,再次远途冒险之前的悠闲生活依旧,大家各自准备入睡休息迎接菲罗波坦斯的明天。

    商会分部的走道,金发的魔法师独自一人在房间门前站着,我回想起薇尔露说的与我有关的强大精神力研究。

    显然,像暗影法师会这种臭名昭著的组织,每个家伙必定手段狠辣,内心无情扭曲,梅里恩那样的疯子便是如此,既然疯狂研究强大精神力,暗影法师会的人无论抓谁都不会犹豫,所以同样拥有强大精神力的我一定会成为抓捕的试验品。

    可是问题来了,精神力强大不是头顶的光环,谁可以一眼看出哪个家伙是普通的,哪个家伙是精神力强大的?只有一种可能,崭露头角。

    王国里面像我一样的强大精神力魔法师很稀少,正因如此,或许多数人喜欢将之作为炫耀的底气,薇尔露也可能是犯了这样的错误,表演暴露了自己精神力强大的秘密,一般情况,这样只算是崭露头角,为歌剧团吸引更多观众,但是这一次情况不妙了,暗影法师会的疯子们开始了研究精神力秘密,所以,先前崭露头角的一个个全部沦为邪恶法师的袭击目标。

    我严谨回想从北方边境线获得精神力天赋直到抵达菲罗波坦斯,似乎并未暴露自己,就算哥伦萨里家族搞出来的战斗工会测试石碑那次,我也隐藏了真正的精神力程度,所以不像是阿菲利丝,雷纳多,艾妮琳丝他们非常引人瞩目。

    “嗯,尽管不知道暗影法师会研究精神力的更多线索,但是至少目前的我还未暴露,邪法师应该不大可能盯上我,而遭受袭击的薇尔露他们是来寻求庇护的,萨文纳德的狮子兽化,波瓦的驯兽师能力,这些都是薇尔露故意亮出的筹码,以此吸引我……”

    思索片刻,我得出这样的结论,非常乐意地接受薇尔露的筹码,反正不是第一次与暗影法师会敌对,斩杀偷袭的邪恶法师任务就交给其它人。

    咯叽

    休息入睡的房间被我双手推开,当我踏进来一只脚,整个人就惊呆了。

    原本是我睡觉的小床上侧身躺着一名女子,美丽的面容是我最熟悉不过的,宛如北方白雪的长发散乱,有的盘缠细腰之上,有的落在白嫩的胸口挤压之间,昂贵的板甲以及圣歌咏唱之剑被她随意搁在了我的衣服架旁边,菲亚米娜只穿了单件睡裙,所以若隐若现的女性身材呈现眼前。

    “嗯~你回来啦。”

    这时候,我走动的脚步声令睡美人宝石般的眼睛慢慢睁开,菲亚米娜懒懒无力地在小床上坐起来,开口悄声说。

    “你这是怎么了?菲亚米娜。”

    我迈步走到床边,一脸困惑不解地问。

    是的,坐在属于魔法师休息冥想的小床上的就是冒险团唯一的女剑斗者菲亚米娜,这个王都侯爵贵族出身的女子今晚卸下盔甲,居然就变成柔弱的小女孩,红彤彤的脸颊,迷情的眼神之中仿佛藏着让我看不透的感情与期待。

    “当然是履行约定~击败恶魔的奖励我们俩不是说好的吗?”

    菲亚米娜一把夺来枕头抱在胸前,边说边朝我伸出雪白的大腿,动了几下脚丫。

    “到底是什么?”

    我歪了歪脑袋,自己也开始回忆有什么约定。

    啪

    结果,菲亚米娜终于忍不住猛力挥手朝我扔枕头,接着生闷气翻过身就装作在睡觉,我被她扔来的枕头砸了一下脸,猛然想起来在联手击败恶魔曼德之前悄声说的麻烦约定,我灵机一动。

    “真苦恼,我还想着可以用这个礼物……”

    魔法师拿着枕头站在原地一脸失落地自语,声音很小,翻身躺在床上的菲亚米娜却一颤,再过一会儿,她偷偷回过头瞄我一样,先是狐疑,再是好奇,最后咬牙从床上下来走到魔法师面前。

    “究竟是什么礼物嘛?”

    菲亚米娜小步移到我身前,装作不太在意的抬头看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但有些激动地问。

    “其实,如果说从高斯小镇我们相遇的瞬间开始,我认为你是她们之中最漂亮的,菲亚米娜你会高兴吗?”

    我突然露出微笑说,这句话极大刺激到菲亚米娜的内心,她慌忙盯着我惊讶不已,脸色越来越羞红,不过还是抓住一点不放。

    “高兴!嗯……理所当然的嘛,西诺尔终于……所以……礼物是什么?快点拿出来嘛。”

    菲亚米娜一直难以抑制心里的欢喜,已经在催促我拿出话语中神秘兮兮的礼物,我暗叫计划得逞,趁着菲亚米娜沉迷于她所不了解的梦幻,右手从后搂住她的后腰,将两个人距离贴近。

    雪白长发的女孩依然沉迷在礼物的美梦中,我左手顺便捡起枕头,与她搂抱着跳起一曲旋转几圈的轻快舞蹈,最后不知不觉来到门前。

    “好了。”

    仿佛一曲舞蹈的终乐符,我紧贴菲亚米娜的额前亲吻一下,作为礼物的枕头悄然间落回女孩的怀里,门口也咔嚓一声锁上。

    然后……

    “哎?”

    菲亚米娜依然穿着完好的睡裙,却独自抱着枕头孤零零站在门外,原地发呆,下一刻,怒气重新夺回理智的她刚要挥剑,却发觉板甲和圣歌咏唱之剑都留在房间里了,但是女剑斗者不甘心,还想使出自身的力量一脚踹开门。

    “菲亚米娜姐姐,这么晚你找白痴魔法师干什么?莉让我来叫你回去睡觉了,明天一早大家前去佣兵工会接悬赏任务。”

    幸亏洗完澡的妮拉来到这里的走道,看见了抄起枕头的菲亚米娜,感到很奇怪。

    “没事!哼!白痴魔法师!”

    冷静下来的菲亚米娜不得不放弃破门突击,只能臭骂一句再随妮拉回去,手上仍抓着枕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