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 研究药水
    神秘的商人布诺图塔再次消失无踪,微暗的房间里只剩下我一个独坐椅子轻声叹息。

    “别垂头丧气,我觉得这次收获挺多的旺,刚消失的那个存在简直像谜一样。”

    这时候,假装沉睡的极地狼王醒来在我脑海中传达鼓励的话语,与布诺图塔的这场交谈没有失败,一部分情报以及手里的闪电豹血脉药水,可以说收获很大。

    “那么,你们俩刚刚探明什么了吗?”

    我抬头询问黯灭巨人和极地狼王,我所获的情报已经有了,然后便是他们所获的情报。

    “它的危险程度不高……”

    黯灭巨人首先回答了我。

    “怎么说?”

    我马上问。

    “这是我通过来自本能深处的警觉所判断的,它始终隐藏阴影之中,气息,魔能波动,威压,通通没有,还是如此近的距离,然而,本能的警觉使我有一点开窍,它并没有使我感到危险,所以不一定代表它强的超乎想象,应该说……隐匿手段极高,好比人类职业中的盗贼,各种手段隐藏自己不被发现,它之所以这么做,证明它并不厉害,而我,曾经的巅峰时期的我比它强悍无数倍。”

    黯灭巨人说出自己所获的情报,还不忘吹嘘遥想当年多么多么的无敌。

    我低头思考半会儿,貌似有点理解了,黯灭巨人的意思是指布诺图塔自身不属于战斗派的存在,魔药师职业的特点也符合这个情报的描述,布诺图塔擅长炼制血脉药水,擅长隐匿,但偏偏不擅长与其它同等级敌人相斗,实力较弱,所以,从高斯小镇开始,布诺图塔一直扮演着隐匿性的角色,只是,不知一直隐藏暗处的它图谋什么。

    “极地狼王察觉到什么了吗?”

    黯灭巨人的情报有了,我又问向狼王。

    “没有。”

    “哎?”

    我掏出狼王的晶核,瞪大两颗眼珠。

    “真的没有。”

    “你在说笑话?”

    “当然不是旺,我没有鼻子,什么也嗅不出。”

    极地狼王如此诚实地说道。

    “这次唤醒我们就这样吧,也不能怪这笨狼,除非你下一次弄点诡计,或者用法术攻击它。”

    最终,黯灭巨人给了我一条办法,两颗晶核陷入宁静,我只好收回法师袍里面,知晓一部分情报,我得准备计谋与布诺图塔的下一次接触。

    “还有这一瓶血脉药水……”

    金发的魔法师拿起手中的药水,想了想。

    ……

    次日清晨

    “让我研究这瓶药水?”

    唤醒菲罗波坦斯新一天生机的阳光从东边天空照射入堆满药剂物品的小书房,揉揉眼圈的安伊露被我推进来,才打个哈欠,就看见一瓶血红色的药水碰到粉鼻前。

    “嘘,安伊露,听我说,这是我们两个之间的秘密,这一瓶血脉兽化药水不能交给魔药师工会,也不能让菲亚米娜她们知道,我希望你帮忙研究这瓶药水的秘密,用尽一切魔药学的智慧。”

    我锁上小书房的门,转身笑着恳求安伊露的协助。

    “为什么?”

    安伊露挑起手指夹住闪电豹血脉药水,认真地盯着我问,眼神中透露出一丝质疑的锋芒。

    “因为这瓶药水……可能超出整个人类王国的魔药学领域极限,是我秘密手段的来源,从一个叫布诺图塔的魔药师手上骗来的。”

    我唯有沉住气,将衣袖拉起来,当着安伊露的面将魔兽的钢甲皮层展现出来。

    ……

    地下血洗者工会

    蒂丝琪站在铁质地底要塞的某处通道口,朝底下的深坑场地望去,一个个被憎恨**支配的刺客正在变异为凶猛的恶魔奴隶。

    “终于恢复了。”

    此时,全身完好无损的恶魔曼德出现,来到通道口与蒂丝琪汇合。

    “你的傀儡奴隶们实在很差劲啊,恶魔先生。”

    蒂丝琪转过身一张嘴便嘲讽曼德,墓地教堂外的一战居然会输?

    “恶魔奴隶只是初步的兵力充数罢了,一个血洗者工会的刺客还不够,我的计划是诱惑这片地方的佣兵,或许可以造出一批比奴隶强好几倍的恶魔士兵,我只是被魔法师算计了而已,毕竟圣歌咏唱之剑是克星。”

    曼德的脸色有些难看,无法反驳这次落败。

    “其实我最头疼的是菲亚米娜竟然持有一件完整神器。”

    蒂丝琪摇头苦恼,她从曼德这里问出这事情,简直不敢相信。

    “圣剑是个棘手难关,我有一个提议,让王都的龙之骑士团来协助夺取神器,怎么样?”

    曼德更加忌惮圣剑的可怕,想了想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