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六章 闪电法杖
    即使是王国南部最边缘的菲罗波坦斯主城与精灵族的月光森林之间的路途也是非常遥远的,因此,旅行马商队停留商会分部的天数还长,启程前的食物水源等等准备都必须充足。

    另一边,担当商队护卫的大家利用这些时间各自忙碌,作为一支冒险队伍,我带着菲亚米娜她们四个女孩重新回到佣兵工会接任务委托,和其它佣兵团体一样没日没夜跑遍主城的附近,从挖山里宝石到抓捕城外逃犯,慢慢累积的金币被拿来补偿艾妮琳丝的戒指道具损失,剩下的除了安伊露炼制魔药的小钱以及培养魔宠的花费,我终于有足够的金币从魔法店买到新的一根法杖。

    清晨,春季之初的菲罗波坦斯外山脉某处。

    “雷元素召唤!”

    长着一双暗红瞳的金发魔法师挥舞闪电形的新法杖,自信地喝声施法。

    从法力源流出的魔力经过新法杖顶端晶石扩散出大量闪电,然后向心聚合成苍白的雷元素,形态与风暴走廊降临的高级雷元素相似,但等级很弱,只有施法者自身四分之一的等级实力。

    呯

    身穿深蓝板甲的菲亚米娜单独持剑硬抗着一只精钢兽的连续猛攻,妮拉游走在周围潜伏,想不到我们居然在山脉林里遭遇从冬眠苏醒的精钢兽,还是中级巅峰程度的成年精钢兽,全身遍布堪比钢盾的防御甲层,四只脚的速度一般,像是激发血脉能力之后跑掉较慢的我。

    整个冬季的挨饿使这种魔兽一苏醒就发狂,不管植物还是动物都吃,所以碰巧路过的我们被精钢兽视为第一份早餐……

    “火焰箭!”

    金发及腰的莉用炙火之弓射出一支特殊的燃箭,眨眼间飞到精钢兽的脑袋前突然爆开,在强光照射下,精钢兽暂时陷入失明状态。

    “蜂刺!”

    潜伏状态中的妮拉看准时机一下子跳出来偷袭,她施展盗贼的技巧用蝙蝠之刃的最尖锋芒成功刺中精钢兽腹下的轻薄甲层,接着划开血口。

    吼!

    腹下受到痛击的精钢兽甩尾扫飞妮拉,一切看在眼里的菲亚米娜神色冷静,不担心注重防御的精钢兽甩尾造成的伤害能多高,况且妮拉提前做好规避的动作以此减轻伤害,她此刻唯一要做的是持剑穿入精钢兽腹下的血口。

    似乎是对危险的警觉惊吓到了精钢兽,失明状态仍未结束,精钢兽不顾腹下受伤的疼痛开始收缩身体,准备把最坚固的背部甲层露在外面,脆弱的腹下藏在里面,显然是要和我们耗时间。

    因为我现如今的血脉是精钢兽血脉,所以很清楚精钢甲层有多么坚硬,如果一阵子之后我们打不烂精钢兽的甲层,难免有树林附近别的凶猛魔兽闻着血腥味而来,到时候就难办了。

    “让我来……”

    一旁的队伍女魔法师兼魔药师安伊露伸手摸进随身背包,打算用剧毒的药剂杀死精钢兽。

    “不用了安伊露,这只精钢兽能够搞定。”

    我抬手制止安伊露的行动,说完,一道苍白闪电拐出半圈绕到精钢兽的左边,速度非常快,在精钢兽完成收缩之前狠狠的撞上去,滋滋滋的雷鸣声混合精钢兽的嚎叫,一只仅用极小魔力就召唤出的雷元素突袭给精钢兽带来了一般雷系法术的伤害,多亏妮拉划出的血口,雷电进入后造成精钢兽陷入短暂的麻痹状态。

    “喝!”

    菲亚米娜冲上前提剑穿入精钢兽腹下血口,随着这头魔兽渐渐失去呼吸,五个人的冒险小队终于击杀一只精钢兽。

    “闪电法杖原来这么厉害吗?”

    目睹了雷元素的精彩表现,安伊露才明白我为什么制止她使用毒药,有雷元素在场,基本上胜算在冒险小队这边了,一切都在我预料之中。

    “毕竟是花费五千金币才从魔法店的珍藏库得来的昂贵魔器,闪电法杖的作用除了增强一切雷系法术两倍,还有减低雷系的施法消耗,考虑春季已经到来,恐怕麦拉蒙南部区域不会再有雪,我只能暂且放下冰系,专精雷系法术。”

    我一边旋转手中的闪电法杖,一边得意回答,从风暴走廊的高级敌人形态模仿而来的雷元素召唤恰好代替雪人守卫,我预感这个召唤术在去月光森林的途中一定用处多多。

    “累死我了……而且又痛。”

    这时候,摸着手腕一脸苦色的妮拉走回来,她被精钢兽的甩尾弄伤了手臂,潜行中跑来跑去早就累得快没力气了。

    “一点都不累嘛!总感觉力气还很多很多。”

    可是,收回剑的菲亚米娜一脸轻松地说,我和帮妮拉治疗的安伊露抬头看去,惊讶发现菲亚米娜一点汗都没有,呼吸也不急促,要知道就算站着连续射箭的莉也比较累,可菲亚米娜却……

    “咦,这朵花是?”

    突然,安伊露看到了菲亚米娜眉心的印记,是美丽的六瓣花朵,对了,记忆中回想起来是在风暴走廊的时候,疾风幼狼的母亲赐予的,但我们不明白这个花朵印记到底是什么。

    “有人来了。”

    还没弄清楚冒出来的花朵印记,我一直保持警戒的精神力察觉到了有陌生的人在靠近,抬手指明方向,菲亚米娜她们回头望着我们走来的小泥路。

    过了一会儿,一名头戴铁盔身穿红色战甲的人慢慢走来,背后还有一把重剑,正当我们疑惑,来者已经率先摘下铁盔展露自己的真容。

    “天哪!乔威恩!”

    菲亚米娜她们一眼认出面前这个熟悉男子,我不禁擦了擦眼睛,然后看见男子朝我打招呼。

    “早上好,是我,亚玛哈格家族的三子乔威恩,你不记得我了么?西诺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