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九章 高级诅咒
    怎么回事?身体为什么很难使出力气?

    在攻击了暗影法师会的老法师之后,乔威恩与萨文纳德弯着腰站在地上冷汗直冒,不仅感到特别累,而且近战职业者的本源力量也衰弱了。

    “一个以前听说过的拥有狮子兽化能力的狂战士,一个意料之外出现的王国预备骑士,确实挺厉害的组合,只可惜……面对的敌人不是你们这些弱者有资格挑战的。”

    穿戴黑色铠甲的老法师藐视弱小的两个人,这位高等级的邪法师甚至有头盔,因此萨文纳德十足力量的一斧才被完全抵挡住。

    说完,老法师又从黑色铠甲的缝隙中驱使出一团暗元素黑雾形成巨大的镰刀,浑浊的眼珠子往其中一人看去,巨大的黑色镰刀猛然朝乔威恩袭来。

    萨文纳德一惊,可惜已经来不及救乔威恩,同时,乔威恩注意到死亡逼近,唯有咬牙爆发出最后挣扎的力气举起银色大剑抵挡,然而老法师并不担心攻击被抵挡,预料中,就算预备骑士用剑挡住镰刀,暗元素下一刻就会蔓延将这个预备骑士彻底吞没。

    “萨文纳德!快攻击!”

    突然,萨文纳德听到乔威恩的喊声,紧接着预备骑士的身影出乎意料地躲过了黑色的镰刀,手中的银色大剑却不见了。

    老法师微微惊讶,等巨大的黑色镰刀淹没了攻击区域,才发觉除了腐蚀掉的大剑,还有一本散发淡淡圣洁气息的书,是预备骑士掉落的。

    “居然藏有一本牧师教会的祝福书?”

    老法师明白原因,顿时脸色恼怒,毕竟那群讨厌的牧师是邪法师们最憎恨的对象,甚至想要抹除牧师教会在这个世界的一切。

    这时,乔威恩惊险的逃过死亡,身为王国的预备骑士,他对一些暗影法师会秘密有所了解,乔威恩听闻邪法师的黑雾被称为最危险的招数,武器无法抵挡,魔法没有作用,所以黑色镰刀向自己来袭时,乔威恩压根就不打算抵挡,只能够扔出大剑为自己留点时间拿出祝福书作牺牲品。

    “抱歉,芬蒂,这次弄没了你送的祝福书……”

    乔威恩无奈地暗想,随即又振作起来大喊:

    “萨文纳德!借力!”

    从另一边快速跑到萨文纳德这里,乔威恩一喊完就挥起戴甲套的拳头打向萨文纳德,骑士的红色力量也尽数附着上去。

    “哼!原来是这样!”

    萨文纳德马上明白乔威恩想用借力的战斗方法把剩余力量弥补给同样陷入疲惫的自己,让自己可以再全力攻击一次。

    “吼!”

    预备骑士的拳头与狂战士的战斧默契擦过,得到了乔威恩的力气,萨文纳德终于恢复如初,狮子之躯重新升起,一声怒吼,挥舞出鲜红色的战斧。【*~爱奇文学 &*免费阅读】

    这次不同于上次,猜测到黑色铠甲不是凭借中级职业者可以蛮力打破的,萨文纳德选择寻找老法师身上没有防御的弱点,然后盯紧没有黑色铠甲的肩膀部位全力劈砍。

    “白费力气……”

    老法师稍微回过头漠视鲜红色战斧的劈砍,黑色镰刀已经朝这边反回来。

    “不能等那个镰刀回来阻挡!”

    萨文纳德想起乔威恩都不敢抵挡黑色镰刀,选择和老法师比拼速度,只要比黑色镰刀更快,他们就能杀死这个高级强者!

    嘭

    然而,不远处的乔威恩惊恐地目睹了劈砍中的狮子之躯瞬间趴倒,同时乔威恩自己也差一点昏迷,整个人随后躺倒。

    战斧掉落在离老法师只差半根头发的地上,无论萨文纳德还是乔威恩,心里都产生同样念头,他们好像又中了一次诡异状态,不!已经说加重!原本就疲累的状态加剧恶化,别说萨文纳德攻击被迫中断了,乔威恩感觉自己的意识都快模糊了。

    “你们两个傻瓜在干什么!”

    这个时候,半人马骑兵伊梦卡带着妮拉和莉赶到,伊梦卡第一次在众人面前愤怒,立刻挑起长枪刺向暗影法师会的老法师。

    “糟糕!伊梦卡!别碰到镰刀!”

    趴倒在老法师身后的萨文纳德奋力喊叫,伊梦卡也发现了敌人操控着黑色的镰刀朝这边来。

    虽然很想格挡开镰刀,但是她们冲来的时候远远看见了萨文纳德和乔威恩的苦战,加上流浪歌剧团伙伴的信任,伊梦卡只能咬牙纵身一跳,凭借半人马冲锋的速度,暗元素还未蔓延开来,伊梦卡她们就已经落到安全的地方。

    “这是怎么回事?”

    可是,才刚脱离险境,伊梦卡突然感到自己陷入未知的疲惫中,回头看见妮拉和莉也是脸色苍白无力的状态。

    战场外的马车商队所在位置,金发的魔法师和血精灵法师薇尔露通过精神力探测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

    “似乎是我们从未接触的高等级诅咒,敌人身边时刻聚集肉眼看不见的暗魔法,哪怕伊梦卡没有攻击到敌人,她们也因为近距离处在法术的范围内而受到沾染,萨文纳德和乔威恩两个笨蛋更是处于诅咒的第二次加剧阶段,继续下去……西诺尔先生,邪法师杂兵和黑色骷髅都消灭了,你还不肯让所有人一起上?”

    薇尔露神色冰冷地向我说道,流浪歌剧团的两个重要成员都陷入危机了,妮拉她们也是如此。

    “既然是一个范围的暗魔法持续诅咒,冒然一拥而上只会导致最坏结果,何况可能还有敌人,至于最后一个邪法师,她们可以解决。”

    我回答道,一直望着阿菲利丝公主和菲亚米娜步入诅咒范围之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