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七章 岩石的异样
    法雷恩带走了伤势严重的艾尼安,山谷通道的这个地方唯独我一个留下来替他们争取时间,这时候,狗头人首领重新站起来,脚踩的地面被恐怖的重量压出蛛网状的崩裂,天空的阳光落到我和这只怪物的身上,我渺小的影子转眼间被它的影子吞噬,抬起头就像仰望一座山,冒着火丝的长斧时而照亮狗头人凶恶的嘴牙。

    为了封堵山谷的计划得逞,我只好尽力忍受着这股近在咫尺的压迫感,可能导致死亡的危险预感促使我不得不再次使用精钢兽血脉的特性。

    不过这次与以往不同,精钢兽的血脉与人类融合确实带给我强大的力量和堪比精炼盔甲的硬甲,无论北方边境线还是菲罗波坦斯,我都有熟练掌握这股神秘商人赠送的助力,只是有一件事情,在我亲眼见识了流浪歌剧团的最强者萨文纳德运用整个身体兽化的景象后深深烙印心底。

    “虽然从未有人证实像我这种血脉混合的人能不能做到饮用兽化药剂的强者变化后的形态,但如今最能证实答案的只有我,得试一试……”

    一直以来埋藏心里的大胆想法出现脑海里,我一边警觉狗头人首领一边尝试想象自己就是一只森林魔兽。

    站在体型巨大得多的狗头人首领面前,当初看见萨文纳德变成狮子的震撼记忆一遍遍重现,也一遍遍想过森林中的精钢兽长的模样,这期间沉重的长斧被狗头人首领高高举起。

    而我的身体长出一层甲皮覆盖手脚,看起来像是一只站起来的小型野兽,但是,神奇的一幕让狗头人首领的动作稍微停顿,自己面前渺小的人类不仅长得像某种魔兽,并且整个身体开始变大,撕裂掉人类的狭小服饰后,一只能够依靠双腿站起来的魔兽最终现身,肌肉间的轮廓充满力量,个头相较狗头人首领矮一点。

    似乎嗅到威胁,狗头人首领惊讶的眼神变为犀利,它继续刚才稍微停顿的挥斧动作,斧头的火红结晶在空中擦出耀眼的火花,再点燃火焰,斧头落下时,发出赤红的炎刃。

    轰隆,冲天的烈焰席卷周围,地面烤成焦黑,狗头人首领却从烈焰中心退出来,摇晃几下头晕目眩的脑袋,另一边的我也被炎刃破坏性非常强的冲击波震飞出去,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很快又爬起来,尽管挨了狗头人首领拿手的一招炎刃,可是身体只有几处灼伤,此时的我外貌和体型都与森林中的精钢兽接近,低头审视了自己一圈,发现和萨文纳德的半人半兽形态完全相同,难怪炎刃对我的伤害减小了。

    “萨文纳德的做法是对的,兽化的程度达到这里就能充分发挥混合血脉一方魔兽的力量和体魄,又不过度影响人类的精神意识。”

    感受到来自体内超越普通人类的力量狂涌,体魄也足够抗击剑刃武器的劈砍,原来自己真的可以做到这一步,但是很快,喜悦过后就是重新面对鼻子凹陷的狗头人首领。

    由于初次变成半人半兽的新形态,还没完全适应的我不得不挨上一次破坏力非常强的炎刃,过程中为了反击,当然也用拳头拼命砸中狗头人首领的嘴巴和鼻子。

    现在的形势对我来说依然不容松懈,就算是精钢兽体魄的强劲也不能说对炎刃的伤害视若无睹,低头看了看胸口一条烧黑痕迹就知道那把斧式附魔武器的威力依旧夸张,既然和萨文纳德的做法一样,我也同样不能避免一个局限,那就是保持这个形态的时间,有可能过一会儿就衰退恢复人类魔法师的矮小身子,那样就完蛋了。

    “敌人有斧式附魔武器,攻击力上面我处于劣势,闪躲的速度和反击的速度应该是我领先,加上体魄强度,狗头人首领才是真正的魔兽,我最终争取的时间基本取决于维持这个形态多久。”

    看着狗头人首领又抓起火红色结晶锻造的长斧准备攻击,我把闪电法杖藏回兽化身体上唯一保留的皮质包囊里面,然后握紧拳头,悄悄地瞄了一眼山谷出口左侧的山上。

    “希望你们俩快点,艾尼安,法雷恩……”

    另一边,山谷出口附近的山坡树林里,满头大汗的法雷恩王子劳累地背着艾尼安跑上山顶,终于,两人抵达西诺尔魔法师所指的岩石堆。

    刚停下来,法雷恩整个人近乎脱力,昏迷中的艾尼安从背上滑落倒地,法雷恩见状赶紧拿出第一瓶魔药师炼制的治疗药剂灌入年轻战士的嘴巴,接着自己也喝掉第二瓶治疗药剂。

    顿时,法雷恩感觉身体的疲累感褪去许多,先前恶战造成的伤势有所好转,心想不愧是队伍唯一的魔药师安伊露小姐,治疗药剂的成分肯定和魔药师工会的炼制成分有别,不然效果不可能这么厉害,只不过,安伊露小姐的来历却是迷雾般的无法知晓,让法雷恩王子耿耿于怀。

    “这里是哪里?法雷恩……”

    艾尼安终于苏醒,第一时间就抬头看向身边的法雷恩问。

    “山谷出口附近的一座山顶,我还以为你的第一句话是我是不是死了呢。”

    法雷恩回过头翘嘴微笑,顺便开玩笑地说。

    “赌上伊林德斯家族的祖先之名,成为王国的英雄之前我都坚信自己不会死,话说这是治疗药剂的效果吗?狗头人首领在哪?西诺尔先生呢?”

    艾尼安坐起身坚定地答道,却没看见狗头人首领和西诺尔魔法师。

    “筋疲力尽的我们无法继续参战,西诺尔让我们来这里恢复力气,然后推动全部石头滚落山,以此堵住山谷出口,但是……”

    法雷恩简单地回答几句,然后变成哑巴一个,王子的手指把艾尼安的视线引导向面前的壮观。

    这座山顶只有几棵老树和遍地横排的岩石,每一块岩石堪比城镇房子大小,带有剑削过的工整痕面,不知道是哪位强者做的,居然留下如此多的岩石在这个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