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九章岩浆湖与冰桥
    幽蔓法针被拔出的一瞬间,我感到充沛的法力源重新回到自己的体内,这下子终于可以做一名魔法师能做的呤唱施法。

    “接下来,你们把魔力全部分配给我,这片岩浆湖不仅非常巨大,而且极热的环境还会持续融化冰桥,漂浮在湖面的熔岩人也必定喷射火焰攻击冰桥,所以,仅靠我一个人魔力无法支撑起这座坚固的冰桥,需要更多的魔力维持冰桥的形态,直到我们抵达另一头。”

    我对其它人说。

    “可是,我们先前对付熔岩人的时候失去很多魔力,加上西诺尔塑造的冰桥需要更多的魔力时,大家有可能因为魔力枯竭无法继续把魔力给予你。”

    艾妮琳丝顾虑这一点,毕竟只看这片岩浆湖的范围,这座冰桥消耗的魔力非常夸张,她担心最后会因为五个人的魔力都用完了,冰桥失去维持形态的魔力导致破碎崩塌。

    “放心!别忘了我是一名魔药师!”

    安伊露的话打消了艾妮琳丝的顾虑,只见她得意地用十指夹起数瓶药剂,这些全是精心调制的魔力药水。

    “嗯!出发吧。”

    有五个人的魔力和这些魔力药水,我的信心倍增,事不宜迟赶紧带着所有人走出通道,此时的通道外面已经没有漫天的火雨,但整个斜坡上面化为残留余火的焦土。

    我透过精神力的探知发现湖面还有不少熔岩人在等待,它们的火焰攻击已经停止,却又不能像我一样探知到对方,只要别走出通道一定距离就不会被斜坡边缘的熔岩人发现,我深吸一口气沉静稍有紧张的心,接着让自己单膝跪下来,悄悄的伸出右手触摸地面,左手伸向后方。

    安伊露与艾妮琳丝毫不犹豫地伸手触摸我的左手手掌,身为血精灵的薇尔露心底有点儿抗拒,她看了看布兰蒂斯亚,却见布兰蒂斯亚起初不为所动,可是一会儿后,布兰蒂斯亚像是做出决定,突然伸手触摸西诺尔的手掌,看到大家都这样做,薇尔露的两只尖耳几乎弯下来,最终也唯有伸出细腻的手触摸男魔法师的手掌。

    “冰雪如冬,元素构建,塔卡耳西思…尼亚…普利兹……”

    伴随魔法师久违的呤唱低语,从四名女孩身上传来的大量魔力融入我的塑造仪式之中,点缀的幽蓝色光点吹向岩浆湖的上空,脚下的焦土渐渐覆盖一层薄冰,一时间,薇尔露的尖耳以及布兰蒂斯亚等人的法师袍沾上白霜,呤唱即将完成,我慢慢将手掌握成拳头。

    轰的一声,斜坡上爆发一场白色的雪,引起了仍然漂浮在湖面的熔岩人注意,这场白雪并没有倾泻落下,早就吹向岩浆湖上空的点滴幽蓝色光点引导着无数白雪构建一条跨越了这片岩浆湖的通道,眨眼间,白雪凝固化作冰晶,在岩浆湖上方形成一座长长的冰桥。

    “快!”

    与此同时,冰桥内部的空间通道之中,五名魔法师踩在雪上拼命狂奔,期间四名女孩的手紧握着我的左手不放,持续提供魔力帮助我维持冰桥的形态。

    我边跑边感知外界的情况,果然,在塑造冰桥的一刻就惊动了沉眠在岩浆湖底的熔岩人,现在精神力发现的熔岩人数量超过以往,要是这群熔岩人又喷射火焰的话……

    轰隆隆

    突然间,奔跑在冰桥内部的我们感觉到整座桥的震动,并不只是一次,震动越来越剧烈像是要把冰桥弄垮一样。

    “别停着!湖面的熔岩人开始攻击这座冰桥了!岩浆湖的高温在持续融化外面的冰层!继续跑!”

    我连忙说道,一边带着她们跑向冰桥另一端,一边抽取五个人聚集的魔力修复冰桥受到的损坏,幸亏熔岩人不知道我们在冰桥哪个位置,没有击中火焰攻击,但我感到五个人的魔力快要到底,使用安伊露的魔力药水之前必须争取更加接近冰桥的另一端。

    熔岩人的火焰攻击持续不断,这段时间内,冰桥的震动丝毫没有减弱,五名魔法师尽力狂奔到冰桥的后半段途中,薇尔露等人突然抓住我的手臂令我马上停下来。

    “不行了…西诺尔,我们的魔力已经耗光了。”

    安伊露此时不得不松开手弯腰喘气,我也同样感到魔力枯竭的迹象,便不再奔跑,冰桥的震动还在继续,我集中注意力观望冰桥的损坏程度,这边安伊露等人正在饮用魔力药水进行恢复。

    “西诺尔,接着。”

    这时候,喝完魔力药水的布兰蒂斯亚把她的魔法反击之盾扔给我,接过后,我察觉外界的熔岩人数量再次增多,明白等会儿冰桥有可能被火焰严重破坏,如果途中有火焰飞进来就危险了,毕竟所有人的魔力都用在塑造冰桥,谁都没有呤唱多余的法术。

    过了一会儿,五名魔法师继续狂奔在冰桥的后半段途中,由于外界的熔岩人增多,漫天的火雨把岩浆湖上方的冰桥当作唯一的靶子,我立即感到维持冰桥的魔力比刚才多了整整一倍,同时,跑在最前面的我一眼看见前面一处冰层被火焰撞裂,随之而来的火焰还有很多个。

    “各位!闭上眼睛!”

    即将跑到这个危险区域,我立马对其它人大喊。

    轰的一声巨响,当我们经过的时候,位于我们左侧的冰桥厚壁终究还是被击破,从外界吹袭进来的热浪令人感觉像是坠入熔炉般恐怖,但是,更可怕的是接连飞来的金色火焰,我斜眼看了一眼右手提着的三角银边小盾,当金色的火焰冲到身旁之时,迅速将魔法反击之盾对准火焰。

    这一刻我体会到这面小盾的神奇,足以媲美五级甚至六级火系法术威力的金色火焰竟然被轻易反弹回去,魔法反击之盾抓在手里的我连碰撞都丝毫感觉不到,不等我继续思考,反弹回去的金色火焰由于方向相反,撞中了后面来袭的火焰,激烈的冲撞不仅抵消这两团火焰,一瞬间闪耀的强光也差点亮瞎我的双眼,来不及懊悔自己没有闭上眼睛,只能忍着眼睛的疼痛带着其它人继续狂奔。

    终于,等我重新睁开眼,冰桥连接的另一端通道入口出现在前面,与此同时严重损坏的冰桥在熔岩人的火焰攻势下摇摇欲坠,五个人的魔力也恰好用光,我立刻解除元素构建,五个人刚落地站在通道入口前,身后的冰桥就轰然倒塌落入岩浆湖,顺便把一群漂浮在底下的熔岩人一块给砸了,算是我们的小小反击。

    “小心!还有火焰!”

    不过即使我们来到通道入口,湖面的熔岩人还不死心,又一团金色火焰飞过高空来袭,艾妮琳丝喊叫中,我准备拿小盾反弹火焰,可是布兰蒂斯亚比我更早一步。

    她拿下了头戴的一朵法师帽面向火焰挥舞,熔岩人喷射的火焰一下子散开,反倒是这朵尖角的黑布帽子完好无损,上有几条蓝带编织的伯爵兰之花,还有一串美雅的银色文字,我记忆里有印象,和安伊露联手对抗布兰蒂斯亚的那次,就是这朵神秘的法师帽阻挡我们最后的一击,看起来和魔法反击之盾类似,都是价值不菲的宝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