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三章宝物
    墓室的漆黑入口里面,五个人影渐渐走出来,惊叹地参观着墓室四周的环境。

    圆形的大墓室,仿佛从四周墙壁中长出来的银水晶内部散发冷寂的银光,银光融入几乎填满整间大墓室的浅水池里,水池中心的一座小岛还有一堆银水晶,聚集的银光强烈到能照亮大墓室顶倒坠的宛如繁星般之多的红水晶。

    这就是伊勒凡的墓室,我心里想着,目光仔细看一看水池中心的小岛,果然,岛上还有一具石棺。

    “布兰蒂斯亚小姐。”

    我低声叫醒身边的布兰蒂斯亚,她惊了一下,因为恐惧而苍白的脸色稍微好转了些。

    “是……是我父亲的……石棺。”

    布兰蒂斯亚瞪着的一双异色瞳直勾勾地看着岛上的石棺,嘴里的声音颤抖,她很害怕,哪怕是一步也不敢走,或许她是内心深处更希望伊勒凡还活着。

    有人在身边拉起布兰蒂斯亚的手,是安伊露和艾妮琳丝,薇尔露也从背后努力推动她的身体,她们都感受到这样直面逝去的亲人所带给布兰蒂斯亚的恐惧,终于,布兰蒂斯亚的心里鼓起勇气,我们把靴子脱掉留在墓室入口处,然后把脚伸入水中,虽然有点冰冷,但还没有刺骨般的程度,五个人拖着水痕慢慢走向小岛。

    渡过水池,我光着脚站在岛上,低头默默地看着被银水晶包围的石棺,伊勒凡的石棺很普通,仅仅是山里石头做成的东西。

    “害怕么?需要我替你推开石棺吗?”

    我看向站在石棺前的布兰蒂斯亚,已经鼓起勇气的她脸色难免的再苍白,薇尔露她们的责怪眼神全冲到我身上,因为站在死者的石棺周围当然使大家非常害怕,布兰蒂斯亚更是一样,现在应该是这里唯一一个男魔法师使尽力气的时候。

    “不!这是我好不容易来到的地方!这正是我想要寻找的!父亲的信物在里面……父亲也在石棺里面。”

    但是,布兰蒂斯亚执意拒绝我的帮助,说到最后,她深吸一口气,勇敢地伸手推动石棺的盖子,就像以前那样竭尽全力去寻求黑暗中的真相,薇尔露她们都在一旁握紧双拳默默鼓励着布兰蒂斯亚。

    一会儿后……

    “……谁能帮忙推一下,太重了……”

    石棺盖子纹丝不动,布兰蒂斯亚的小脸涨红,只能恳求大家求助。

    “一!二!三!推!”

    终于,五个魔法师齐心协力推开石棺盖子,一声闷响伴随着碎裂声,沉重的石棺盖子把侧边的银水晶砸烂,我好奇地伸长脖子看看石棺内部的景象,与想象中不同,不禁皱眉,这时有人扯我的衣角。

    “西诺尔,怎么样的?”

    “恐怖吗?”

    “是不是尸体或骨架……”

    此时在我左边是三个边发抖边紧闭双眼的女孩,安伊露扯我衣角,艾妮琳丝和薇尔露说后来的两句话,我沉默不答,转头看右边的布兰蒂斯亚,好吧,都闭着眼不敢看呢。

    “西诺尔……我父亲现在的样子……”

    “呃,没有尸体,只有一封信和一个……枪头?”

    我汗颜地回答布兰蒂斯亚,当她惊讶的睁开眼,我伸手捡起石棺内留下的这封信递到她的手掌心,然后又费力捧起石棺内的未知枪头,薇尔露她们小心翼翼的睁开眼,都凑过来观察这个伊勒凡石棺里的枪头。

    华丽的雕琢,绝美的外观,这个尖头锋锐的枪头犹如鸟的羽翼相互旋转贴合而成,表面的银色比昂贵的银剑更为深邃,或许,如果不是摆在伊勒凡的石棺内,这件极致工艺品将成为王国贵族不惜重金抢夺的压轴宝物,可惜唯一的遗憾是,它缺少了一样东西。

    “荣誉骑士之枪……”

    突然,捧着这把枪头的我听到布兰蒂斯亚嘴里念出的名字,薇尔露她们震惊地看着布兰蒂斯亚,有点难以置信,但布兰蒂斯亚肯定的点点头,她已经拆开伊勒凡遗留的信封,从父亲的话语中知晓一切。

    “如果说已经有了枪头,那么缺少的就是……”

    捧着神器的枪头,我回想记忆,不由得注视布兰蒂斯亚,貌似缺少的东西就在她身上。

    “……嗯,枪柄在我的贵族布囊里边。”

    布兰蒂斯亚没想到一切都会这么巧合,她搜了搜法师袍内的贵族布囊,我敢肯定这东西是空间系魔法的产物,因为一支修长的枪柄像是被布兰蒂斯亚凭空拿出来,简直神奇。

    我接过布兰蒂斯亚递来的修长枪柄,将之与锋锐的枪头拼合在一起,整间墓室悄无声息,大家都激动得屏住呼吸,安静持续了一会儿。

    “没拼合吗?”

    盯着毫无变化的神器,薇尔露不禁小声问道。

    “我试了试,没有分开,应该是拼合了,布兰蒂斯亚,伊勒凡的信中没有提到完整神器有哪些像是奇迹一样的异象么?”

    我一脸尴尬,捧着传说中的荣誉骑士之枪问布兰蒂斯亚。

    “这……等我仔细看一下。”

    布兰蒂斯亚信以为真,于是拿起父亲遗留的信重新过目一遍,遗憾的是除了温暖的话与菲罗波坦斯的旧事,其它的都没有提到所谓奇迹一样的神器异象,只提到荣誉骑士之枪是伊勒凡特意留下来的,是国王命令他去寻找回来的宝物之一。

    “或许是没有了……”

    布兰蒂斯亚灰心的回答,可是刚说完,一阵风从背后吹过,布兰蒂斯亚抬头看不到石棺旁边原本站着的几个人,接着一阵激水声传来,布兰蒂斯亚立马瞪眼望向水池,看见四个魔法师跳上岸捡起全部靴子就跑,其中一个狡猾的还捧着荣誉骑士之枪。

    “……混蛋西诺尔!把神器还回来!还有我的靴子!”

    一瞬间意识到被欺骗了,布兰蒂斯亚气得火冒三丈,当即不顾一切冲进水池追赶。

    可是这个时候小偷们已经消失在入口的黑暗中,布兰蒂斯亚只能光着脚奋力追进去,在漆黑的通道里面跑着跑着,布兰蒂斯亚突然停下来惊讶地看着又跑回来的四个人。

    “停下来!把靴子还给我……哇!”

    布兰蒂斯亚立刻拦在原地喊叫,甚至第一时间调动魔力准备施法夺回最重要的东西,但前方涌来的一股热浪令她呆了一下,抓住时机的安伊露和艾妮琳丝突然架起布兰蒂斯亚的双肩继续跑。

    不一会儿,墓室的入口冲出原本逃跑的四个魔法师和一个被掳回来的布兰蒂斯亚,直至所有人又回到岛上的石棺这里,我捧着荣誉骑士之枪坐在石棺边上喘气休息,结果布兰蒂斯亚突然挣脱安伊露和艾妮琳丝,从薇尔露那里抢回自己的靴子穿上,接着上来就掐住我的脖子往石棺内按。

    “混蛋西诺尔!简直辜负了我对你的那一点点信赖!”

    布兰蒂斯亚一边掐死我的喉咙一边张牙怒骂,然而被掐得快死的我使劲最后一丝力气用手指了指墓室入口,虽然很想掐死这个男人,但布兰蒂斯亚还是回头看一眼。

    轰隆一声,墓室入口喷涌出火焰,整一面墓室岩壁从底下散开无数火红色的裂痕,接着巨大的岩壁崩坍,燃烧的碎石像雨一样落到水池后冒起大量的热水雾,地面每过一会儿就震动一次,水雾之中慢慢出现一个前所未见的巨型烈焰躯体,直接掩盖银水晶的光芒,将这里的墓室照成赤红。

    布兰蒂斯亚表情僵硬,不禁松开手,我剧烈咳了咳才喘回一口气,然后指着破坏掉入口的这个熔岩巨人解释说:

    “相信我,我们只是想拿神器去岩浆湖试一试真假,没想到中途碰见这家伙正巧也离开岩浆湖爬进迷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