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七章睡醒
    熟睡的时候,布兰蒂斯亚总是会做梦,梦见风和日丽的菲罗波坦斯城,梦见父亲和母亲拉起自己的小手在绿茵的草地上小跑,梦见隔壁邻居的温蒂阿姨每天送来热乎乎的面包,自从十五年前开始,这个梦经常出现,甚至街上的小孩们吵闹着叫她一起出去玩。

    “好吵……”

    屋外传来小孩们的吵闹,让布兰蒂斯亚缓缓睁开双眼,红与蓝的异色瞳看见陌生的木头屋顶,少女还在思考为什么不是梦中家里的树轮屋顶,躺着的身体却已经习惯地推开被子坐起来,粉红的小嘴唇张合着说:“爸爸妈妈,我出去了……”

    忽然,布兰蒂斯亚将一切准备说的话使劲憋住,她呆呆地注视此时坐在同一间房屋角落椅子翘腿欣赏手中的骑士之枪的家伙,一头金发,暗红的瞳孔,带笑容的脸。

    “你醒啦,肚子已经不饿了吧。”

    我贪婪地来回抚摸手中的战利品,看见床上的布兰蒂斯亚终于醒了,还说着梦话,于是面带微笑,关切地问。

    “呜……居然做了噩梦,再做一次梦吧,梦里温暖的故乡才不会有魔鬼!”

    谁知道,布兰蒂斯亚受到惊吓后赶紧捂着脸蛋,闭上眼睛苦恼地自语,然后一直闭着眼又躺下盖上被子,嘴角像月牙一样勾起,似乎是想强行做个美梦。

    “面对现实吧,这里才不是梦境,亏我好心好意一路上把饿晕的你背回来,竟然说我是魔鬼?”

    我坐在椅子上一脸无语的看着妄想做梦的顽固少女,顿时心里有点儿恼火,干脆直白地揭穿布兰蒂斯亚这种自己骗自己的谎言。

    过了一会儿,屋外的吵闹声依旧,屋内的火炉驱散了严寒带来了暖热,躺在床上的布兰蒂斯亚却微微发抖,白费最后一点力气挣扎的她摸向耳边的秀发,居然忍痛扯下自己一根头发,再小心翼翼的睁开一只眼睛偷看角落的椅子。

    “呐,骑士之枪在我手上。”

    为了证明不是做梦,我坐在椅子上捧起华丽的骑士之枪向她炫耀。

    “莫拉金斯!”

    从美梦一下子掉到现实,布兰蒂斯亚显然承受不住这份巨大的痛苦冲击,一从床上起身就睁大她的那只红瞳眼睛向我施法,而且还是我熟悉的咒术系第六级中法术最可怕的莫拉金斯杀咒。

    “麦尼德先生!快阻止她!”

    我吓了一跳慌忙站在椅子上拿起骑士之枪挡在面前,同时叫喊此时就坐在床边椅子上的麦尼德老头。

    “小兰蒂,住手吧。”

    这时,同在屋里的麦尼德老头终于削完苹果,抬头说道。

    麦尼德刚说完,布兰蒂斯亚的红瞳便停止了施法,我侥幸躲过一劫又因为惊吓后站不稳结果从椅子上摔下来,布兰蒂斯亚则一脸惊喜地看向床边椅子上的年迈老骑士,甚至忘了自己的脸蛋还留着做梦时流的口水。

    “您是……经常来家里送糖果的铁匠先生!只有你会这么叫我。”

    “是的,小兰蒂还记得我啊。”

    看到布兰蒂斯亚仍然记得小时候的事情,麦尼德和蔼地笑道,手中的热苹果递给布兰蒂斯亚吃,布兰蒂斯亚完全没有丝毫的迟疑和警觉,反而非常高兴吃到热水烫好的苹果。

    “小兰蒂,我知道你有非常多困惑不解的问题渴求着答案,比如伊勒凡的尸体在哪,又比如你的母亲如今在哪,那封信是你父亲留给你的一部分答案,而我们能回答另一部分的答案,所以我才委托别人去寻找你来到这里。”

    麦尼德接着说,现在布兰蒂斯亚醒来,作为最接近伊勒凡的人之一,他有很多的话想要告诉布兰蒂斯亚。

    “嗯!我也有很多很多的话想和您说!但是,铁匠先生,我不希望这个人待在屋里听见这些话。”

    尽管麦尼德成功安抚了布兰蒂斯亚,可是这并不能阻止布兰蒂斯亚继续不待见我这个人留在这间屋里。

    “噢,天哪布兰蒂斯亚小姐,您就不能像个贵族一样礼貌点么?何况我算是救了饿肚子的你,以及你嘴边还有口水没擦呢。”

    我一边摆正角落的椅子一边无奈地说,如果不是麦尼德在这里,我早就教训她一顿了,不过转念一想,事实上好像如果麦尼德不在这里,我反倒是要被她教训一顿。

    “谢谢提醒……咳咳,好吧,西诺尔法师,很感谢你的那点儿恩情,不过请你暂时离开这间屋子,另外,骑士之枪也留下来放在这里,我只能尽量克制自己的魔法不向你攻击,但不表示属于凯西王子阵营的我不会一直容忍你的狡辩!”

    果然,布兰蒂斯亚还是很注重仪容的,转过身急忙擦拭嘴边后,才恢复平静,然后礼貌地警告我,从墓穴之行我对她的了解,布兰蒂斯亚倒不会欺骗我,所以,这大概是她表露的警戒线,或许继续留在屋内后果不堪设想,我只好再看一看麦尼德老头的反应。

    “西诺尔,骑士之枪原本是留给布兰蒂斯亚的东西,先给她吧,我会尽力劝一劝的。”

    麦尼德对我说道,老兵的眼神有种不同寻常的严肃,原因自然是布兰蒂斯亚意料之外的离王都,或者说离王族太近,麦尼德传达给我的意思是他会尽力劝说让布兰蒂斯亚将这件重要神器交给我。

    “好的。”

    我放下骑士之枪,不留在屋里打扰麦尼德和布兰蒂斯亚的对话,起身出门回避,虽然我更想一直躲在屋里……

    短暂的风雪纷飞过后,夜晚的村落穿上一层薄薄的雪衣,据说今天是神灵的节日,周围的屋子搬进装饰漂亮的小树,众多村民围绕着酒馆前的广场篝火热舞,小孩们跑来跑去,我低着头快速走下门前的木梯,估计大家都在远处的广场狂欢,所以我是不会去广场的。

    “喂,西诺尔,是时候给我们一个平息众怒的解释了。”

    可惜刚走下木梯我就逃不掉了,萨文纳德与乔威恩已经拦在我面前,还有阿菲利丝公主以及其余的所有人,除了墓穴小队,几乎一整天守在村子警惕布兰蒂斯亚袭击的大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