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章渴望
    “真的是白费力气吗?”

    这时候,一个声音在我头顶响起,我抬头看见艾妮琳丝站在身边低头和我说话,大家都去热闹的广场玩耍了,她居然还留在这里不走。

    “嗯,为什么你不跟随他们去广场?”

    拍散手里的雪,我站起身问艾妮琳丝。

    “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爱玩闹的贵族千金,比起那些狂欢,我更想和你边走边聊。”

    艾妮琳丝望向远处雪与夜之中最耀红的一点景色,注视片刻后又转过脸,微笑着说,我恍惚间好像看到脸颊上的两抹羞红,眨眼间又不见了。

    “嗯,那就到村子外的麦田走一走吧。”

    虽然逃过众怒,但我想想又不敢去广场凑热闹,于是答应与艾妮琳丝去走走,艾妮琳丝毫不犹豫地点头,看得出,她现在非常高兴。

    走出村子,东边的广阔麦田盖上一层雪纱,风雪过后的浩瀚星辰一览无余,夜空的皎月仔细去看能发现其中的微蓝,与艾妮琳丝踩在积雪的田野路上,连照明的法术都不需要,这片咆哮峡谷四周的景色很容易看见。

    “西诺尔经常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呢。”

    走着走着,艾妮琳丝突然说。

    “呃……怎么会。”

    我惊了一下,马上说道。

    “怎么不会呢?有时候的沉默,是因为遇见比自己更强的人,是因为遇到前所未有的困境,有时候触手可得的东西,却给予别人的心情,或许是你甘愿这样的,但每一次,你都不经意间流露出自己的难过。”

    艾妮琳丝边走边说,我没有打断她,一路上默认了她说的这些话。

    “你是擅长读心咒术的血精灵么?艾妮琳丝,不过这就是事实。”

    过了一会儿,我才开口,然而艾妮琳丝说得对,我的回答也对,遇见布兰蒂斯亚这类人和遇到九死一生的困境,圣剑或者骑士之枪不适合我也是事实。

    “既然如此,为什么垂头丧气呢?这只是事实,你不是想成为王国最强的魔法师么,你曾经教会了我去看到事实,我同样难过,但我发现,更强的人和前所未有的困境是必然的,许多触手可得的东西即便抛弃也不会后悔,因为不适合自己,只有适合自己的才需要得到,我们终会得到渴望的东西,为此,一路前进,一路寻找,怎么能垂头丧气呢?”

    艾妮琳丝停下来,站在月光下的白雪田野之中,碧蓝的双眼往上紧盯我说道,这一次,我没有恍惚,确确实实从这名白金长发的女孩身上看到一丝成熟的美丽。

    “谢谢你,艾妮琳丝……突然觉得心情好多了。”

    我伸手摸着胸口的心,向面前的艾妮琳丝道谢。

    “话说,艾妮琳丝你渴望什么呢?”

    心情好了,我反而好奇地问。

    “英雄!我从小渴望寻找的英雄!就像当初救出我的西诺尔一样!”

    艾妮琳丝立刻答道,一双闪闪发光的碧蓝眼睛着迷似的看着我……

    “可是,和历史上诞生的伟大英雄们比起来,我实在太渺小了。”

    “那就成为王国最强的魔法师,成为英雄!”

    我感觉不太自信,艾妮琳丝却对此深信不疑,我只好仰头望着浩瀚的星空,仿佛看见了以后会遇见的一个个更强的存在,是啊,既然如此,那就无法后退了。

    ……

    村子的热闹伴随狂欢舞会的落幕而回归安静,东边的田野已经没有人,商队的众人纷纷回到村外的帐篷营地准备晚睡,此时,我已经待在自己的帐篷里边点着油灯,脚边堆起了四五本尘封包裹的书籍,都是从菲罗波坦斯城的图书馆拿走的,我打算在成为王国最强的魔法师之后再归还书籍。

    “进来吧。”

    精神力察觉到帐篷外的人,我合上书,开口道。

    “西诺尔,能和我聊一聊吗?”

    进来的人是安伊露,她小心翼翼地问,似乎很害怕我拒绝。

    “呃……当然。”

    我自然不会拒绝安伊露,但是有种似曾相识的记忆,对哦,没多久前,艾妮琳丝也是和我聊一聊,不过现在变成安伊露了。

    “很抱歉,这么晚才来打扰你,原本是想早点和你说话的,可是被布兰蒂斯亚拉去广场围观热闹了。”

    安伊露在点燃油灯的帐篷内坐下来,与我对视,接着解释这么晚才来找我的原因。

    “估计她是很久没参加过这类热闹了,安伊露,有什么事情想和我说呢?”

    我相信布兰蒂斯亚不会食言,所以安伊露倒也安全,于是自己先开口,如果安伊露对我有什么心里话,相信她不会憋着不说。

    “在探索墓穴的那会儿,你说喜欢我是真的吗?”

    怎料,安伊露的这句心里话惊得我下巴都快掉了,猛然一想当时的确说过!

    “呃……其实只是薇尔露的恶作剧,虽说我有思考过怎么应对,可是最终说出来,我却觉得或许是唯一能回答上的,那个,安伊露,你没问题吧?”

    我挠挠头回答,说着,突然看见面前的紫发女孩一直极力低着头,身体在颤抖。

    “怎么办?西诺尔……这是爱情吗?居然毫无征兆的出现了……没想到爷爷预言的爱情会来自一直以来我最信任的西诺尔,怎么办?西诺尔,我们接下来该做什么?”

    慢慢的,安伊露一边说一边抬起通红的脸蛋,混杂喜悦与担忧的泪水从两侧眼角哗啦啦的流下来,然后迫切地向面前的我靠近,一股迷人的芬香透进我的鼻孔,使我的理性几乎被侵蚀殆尽,危机之时,我连忙伸手抓住安伊露的大腿外侧,不顾耳边的尖叫也要让光滑的大腿远离油灯的焰火,救下这个帐篷里唯一的照明工具。

    最后,我尽力帮助情绪过度激动的安伊露重新坐好,等她缓过来再说,过了一阵子,我才看到紫发女孩的脸蛋褪红,又动手为她擦拭乱糟糟的泪水。

    “唔,安伊露,这只是薇尔露的恶作剧罢了,别当真,比起我们俩都无法理解的东西,还是聊聊你内心深处对我的看法吧,你所希望的,你所喜欢的。”

    暗中骂了调皮的血精灵好几遍,我镇定地对安伊露说,就像田野间的艾妮琳丝开导我,我也在帐篷内开导安伊露。

    “我还不知道爱情,从未想过喜欢,像是在高斯小镇的工会我们相遇的那样,我最信任你,想永远和你一起冒险!”

    安伊露不假思索地答道,反倒是我呆呆的盯着她,脑海有点儿,不,是极度混乱,现在最需要被人开导的是我才对,这间帐篷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好,两个人永远一起冒险。”

    我只能答应,突然间,想起刚刚不经意间提到的爷爷,我正要问一问安伊露。

    “很困了,晚安,西诺尔。”

    安伊露揉揉眼睛,疲惫地说,我压抑住心里的疑点,起身为她披上羊毛外袍,把她送回艾妮琳丝的帐篷,等我回到自己的帐篷准备熄灭油灯的时候,精神力又察觉到帐篷外还有三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