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个世界03
    :

    “首先,我必须帮你纠正一些信息。的确,八十年代或者确切点说九十年代才真正是一个容易挖掘金子的时代,但我必须强调一点,首先你得有足够的能力。”

    “准确来说,这是一个开放或者说混乱的年代,道德观压根没有那么的高,甚至充斥着危险。”

    “而你的那些计划,至少要两年后,才有可能实现,现在还没有正规的股票交易所。”

    “所以,你暂时可以安静修养一下。”何安淡定地陈述着自己的观点。

    系统心里:委屈巴巴,明明原身的父母很有能力,提前干点什么事情也不是不可以?只要和原主父母说,很多事情就大功造成了呀。

    何安心里:我知道,可是我就是不想做,本能的不想这么做。

    因为我压根对这些一点兴趣都没有!

    何安淡定地看中手中的书,丝毫不理睬系统的碎碎念。

    自动过滤关于系统传递给他的关于虐渣,攻略的一些纪实经验贴。

    情情爱爱那么纠结的事情,压根就没必要去过分理睬。

    那样活的实在太累,这是何安大脑唯一的想法。

    更何况,这个世界还有好多好多比这个有意思的东西。

    比如昨天看的那本数学方面的书,还有原身母亲托人带来的国际上知名经济学家的着作,简直有意思极了。

    多亏了原主家庭条件很好,母亲从商,某国营大企业的总经理,事务繁忙 。

    父亲则是在偏远省份一线城市任职,父亲母亲的兄弟姐妹有的从军,有的从政,还有的扎根在教育界或是医学界,个个都发展的还可以。

    要不然他怎么可能过的如此潇洒,每天只要看看书,压根不用担心太多,更不用操心所谓的生活。

    甚至在医院里修养,父母因为太忙没时间过来的时候,午饭也有人天天送来,水果自然也是不缺。

    ……

    七月流火,课堂上的学生们听起课来,也更加的认真了,不像炎炎夏日时那么容易分心。作为一名大学老师的丁旭敏上起课来,也更加地激情彭拜,课堂下的这批学生可是靠着高考实打实考进这所全国鼎鼎有名的知名高校。

    更加宽松的校园环境,更加优秀的学生生源,更加活跃的气氛,更多优秀的老师们不断地加入这个大家庭里面来,让年近五十的丁旭敏感到的是进步,是发展的讯息。

    眼前的这个国家在一步步地变得更好。

    青春呀,就这么一去而不复返。想到班上几对比较显而易见的小情侣们,下了课的他走在林荫路上不禁乐呵呵地笑了起来,当年他和自己的伴侣也是在大学里相识的。

    坐在课堂座位上的陆沉,老老实实地收拾着自己的东西,他的衣着十分的简朴,甚至可以说得上是破旧,一成不变的白衬衫,配上老旧的灰色大裤子。

    不过他长得不错,五官英俊,虽然穿着不怎么样,但看起来还行。本是飞扬放松的年纪,却有着同龄人所没有的稳重自持。加之成绩十分优秀,且平日里十分好学,因此有不少老师都对他印象很是不错。

    至于他的背景,相比其他同学,就再怎么普通不过了。

    出生于中部贫困省偏远乡下的他,可谓正宗三代贫民,祖祖辈辈们都以务农而生。

    搁那个年代,还挺受欢迎的,身份朴实简单。

    甚至他的名字取成这样仅仅是因为他母亲生下他的时候,发现他太轻了。

    好不容易生下了个儿子,生怕养不活,便找了村里唯一一个识字的老人,给他起了这样一个名字。

    他是在那个年代之前出生的,因为特殊原因,他甚至都没什么机会读书,念了小学之后就没上了,转而经常在地里帮忙干着农活或是被组织着劳动。

    但一直以来他都喜欢读书,甚至他一直都明白读书才能改变他的命运,好在曾经有个下山知青的老师的十分欣赏他,教过他不少东西,还留给他不少的书籍。

    他也一向热衷于学习,十分刻苦,而且也许他的脑子向来不错,学习起来也不像有些人那样过分吃力。

    高考恢复后的第三年,他拿着自己前两年辛苦赚到的钱,不顾家人的反对,进了县城的高中读起了书。

    苦读两年之后,他终于来到了这所全国闻名的大学,成为一名大学生。

    他成了他们所属县城里第一个考上b大的学生,他的名字甚至被全县通报。

    而曾经对他苛责,不支持他接着读书,希望他早点找到一份工作养家的父母也开始以欣慰的表情看着他。

    他不怪他的父母,毕竟考上大学从来就没有那么简单,甚至在老一辈人的眼中,考上大学就如同古代时期的秀才,十分的困难。更何况有四个孩子的务农父母本身生存就有着不小的压力,上有一个姐姐,下有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的家庭注定要承担更多。

    他排老二,作为家中的大哥,本就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只是他不想拘泥于山村之中,他有追求,有自己的理想。

    他深深地明白要想改变苦难,改变贫穷的现实,最需要的是知识。

    “陆沉,丁教授让你放学后去他办公室一趟。”背后重重的一拍,让他回过神来。

    望向身后,一个国字脸,粗眉毛,长得高高大大,显得十分阳光,但又不失稳重的青年脸上带着几分笑意。

    这是隔壁班经济学专业的一个同志,叫做王国栋,人缘很好,很受欢迎,成绩优秀,而且家境也很不错,父母据传言说都是隔壁学校的老师。

    “我看,丁教授是真的很喜欢你。”王国栋乐呵呵的笑着说道,“平日里上课就经常叫你回答问题。”

    “这次肯定要给你开小灶了。你呀,也是有福气的人。丁教授可是我们经济系院里赫赫有名的教授,不仅自身水平高,而且现院长很看好他,他人缘也很好,爱人在人文部也有着不小的名气呢。”

    “谢谢。”陆沉站了起来,微微笑了笑道。

    “说什么谢不谢的,我看你呢,是个人物,都是同学,顺便提醒你一下。”王国栋摆了摆手,眼神瞅了瞅东西还没收拾好的陆沉,“动作快点,我看丁教授现在肯定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你了,你呀,好好抓住这次机会。”

    陆沉走的时候,回过头时,背后站着其他同学聊天的王国栋还对他鼓励地笑了笑。

    果然是个很不错的人,怪不得人缘这么好。

    走在树间林荫道上的陆沉不由得感叹道。

    对于早早就明白生活的苦难的他,明白每一份善意每一份帮助都是值得去铭记的。

    有些事情,作为普通同学关系的王国栋明明可以不提醒,但他确实是友好的告诉自己丁教授的事情,提醒自己要好好珍惜这次机会。

    这样的人又怎么不会不受欢迎呢?

    ……

    “陆沉,是这样的,我知道你家庭条件一直以来都比较困难。虽然学校发的补助够你吃饭生活,但是我也了解了一下,你每个月还会寄钱回去。

    你呢,还年轻,可不能亏待自己的身体。千万别学隔壁院里一个学生那样过度节省,弄得得了贫血,上课期间晕倒送去了医院。你虽然成绩很优秀,但奖学金也没有那么快能够拿到,说起来学院里的奖学金还挺抢手的。

    呵呵!我呢?最近有个不错的朋友联系我,让我帮忙找个力气大的同志帮忙在周末看看她的儿子,待遇还是很好地,不仅发工资,还包三餐。这不,我就想到你了,据说你以前经常干农活,我看这件事,你准能干成。

    这个朋友家境很不错,儿子和你差不多同龄,人也很优秀,本来是q大的学生,不过大你几届,就是前段时间被车撞了,据说双腿走不了了。

    唉,这也是糟心事。”讲到这里,他重重地叹了口气,带着丝丝的惋惜。

    “她说每个星期周末都要去,每天付你三元,小伙子,这个条件很不错的。怎么样,有时间吗?”丁旭敏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带着丝丝笑意,看着面前这个长得颇为英俊帅气,为人诚恳稳重,不仅好学又十分尊敬老师的好学生。

    “丁教授,真的很感谢你。”陆沉的声音甚至有些哽咽,“这么关心我。”

    “唉,你的条件我也很清楚。遇到了就不能干放在那里不去管它,你们这些学生呢,都是优秀的苗子,我们这些做老师的又怎么可能看着自己的学生平白受苦?”

    “行了,我把地址给你,离我们学校也不是很远。”丁旭敏打开抽屉,将一张写着不少字的纸条递给陆沉。

    陆沉小心翼翼地接过,甚至他很清楚的看到地址的背面有着不少的数学计算公式,这应该就是丁教授平日里废弃不用的草稿了。

    据院里学生说,丁教授一向节俭,一张白纸,正面反面,草稿都打得满满的。

    想到这里,他就更加佩服这些一边认真搞研究,又特别关心学生的老教授了。

    “去了那里,记得给我多看点书。我那朋友家里有个大书柜,里面有不少新书。据说她孩子现在特别喜欢读书,所以她的意思是找个同龄人有共同语言的陪着一起看书,顺便照顾一下自己孩子。”丁旭敏嘱咐道。

    “我明白的,丁教授。”陆沉认真地点了点头。

    “行了,回去吧。去食堂吃饭吧,去晚了,今天的好菜可就被其他同学打光了。”

    陆沉看着对着他一脸笑意,满是欣慰的丁教授,感动地鞠了一躬。

    “丁教授,您放心,我会好好的,谢谢您给我这个机会。”

    说完,陆沉怀着一颗感动甚至热忱的心,离开了办公楼。

    如今的他,心中满是对恩师的感激。

    他甚至来不及细想,他要去的地方究竟是那里。

    他只想,丁教授对他的帮助他这一辈子估计都遗忘不了。

    甚至,他也不知道,他会在那个地方遇见他这一生永远也无法忘却,无法抛下的人。

    那是,他的所爱,他的所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