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个世界08
    :

    时间就这么缓缓流逝着,每个周末,陆沉都会离开学校,来到这里帮忙照看着何安。

    除了部分的零用,以及一些必备的在于生活和学习上的花费,他将每个月得到的钱汇总寄回家里去,补贴家用。

    后来两人熟悉了之后,陆沉会推着何安出去,在外面附近的小型公园走走,或是带着他坐上城内公交,来他自己的学校b大游玩。

    对于系统007的闲言闲语,何安依旧采取不理睬不争辩不解释三大定律。

    因为这些压根都没有用,对于身为脑补帝的系统007来说,它只相信自己所相信的,它只脑补它想脑补的,对于所谓的事实,它从不正确对待。

    懒得计较的何安任由着它,总得给无聊的它找点事情做,所以他不管不问不解释。

    于是认为自己看透一切的007热情越发的高涨了。

    所幸的是,何安觉得自己状态还不错。

    经过大半年的刻苦学习,何安觉得自己终于大致掌握了原主的学业。

    想到这完成的进度,他便有些满足。

    他容易么?还真不容易。

    他的人生他的过去他的记忆一片空白,好在他一向接受能力强。

    虽然这副身体一般般,但好歹也还活着,他也就淡定的接受了这一切。

    只是有个话痨系统天天在耳边唠叨,还有个破败身体总是浪费他学习的时间,幸亏他脑子着实不错,不然的话何安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只是,不管怎样,让他放弃学习,应该是不可能的。

    何安无比确信这一点,因为当他看见书本的那一刻,他便明白了何为喜悦,何为热诚,何为固执。

    他想,也许,他生来便是爱着知识的,他所存在的意义便是为了追求知识。

    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至于陆沉,他多是欣赏,也许有少许好奇。

    所以他选择帮助他,准确来说,他只不过是提供了一点机会,抓不抓得住全靠这人自己。

    ……

    大学里的第一个寒假的那个冬天,陆沉并没有回去,靠着b大学生的招牌,他在b市顺利的找了份做私人家教的工作,工资不菲。

    寄回了不少钱回家后,陆沉甚至还靠着这笔钱穿上了久违的新衣服。

    当时b市人最流行的的,不不说是运动服,而且还是色彩鲜艳的运动服。

    也许是改革开放的影响,自恢复高考后的第五个年头时,大众对于服饰的追求仿佛一下子被解放了,衣服颜色变得多了,不再是以前一贯的黑蓝灰,甚至还小部分流行起了时装。

    那个时候的b市,走在大街上,十个有九个穿的都是运动服,剩下来的那个则是准备去买运动服。

    看着同学们爱穿,老师们爱穿,所有人都在穿,陆沉也有几分蠢蠢欲动,想赶几把潮流。

    不过在某次和何安谈论到这个话题时,何安对运动服的看法让他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觉得我还是比较喜欢颜色浅淡的,过分鲜艳的运动服缺乏一定的美感,而且容易暴露出人的缺点,并不能很好地修饰人们的外形。当然,如果喜欢的话,就随意了。”

    “毕竟,人活这一世,可以说很长,也同样可以说很短。若是不能去追求自己所喜欢的,所热爱的,一生都被拘束着,不敢放开自己,那样的人生在我看来,就过分缺乏趣味了。”

    “准确来说,我认为那是生活,或者是仅仅只是活着,而不是人生。”

    说这话时的何安坐在轮椅上,手上拿着本书,神色淡然。

    他的言语并没有任何的煽动性,可是他的神态是那么的自然,仿佛天经地义,任何人都不能够改变他的想法。

    那是第一次,陆沉听到何安对于人活着究竟要干些什么的看法。

    与那些对于老师说的,家长说的,书本上强调的,要热爱祖国,要孝顺父母,要尊敬老师,要和同学友好相处,要做一个正直的人等等,完全不同。

    这不禁让陆沉深思了不少时间,去重新考虑他的人生。

    若是父母压根不是个好父母,不是个合格的父母,老师不是个好老师,同学是个干过很多坏事,喜欢欺压你的人,那你该怎么办呢?

    是遵守着社会强加给你的准则,还是不受拘束,远走高飞。

    情愿背负骂名,也要获得一个自由不被压迫的空间。

    其他人陆沉不清楚,但他自己很明白他爱他的祖国,他爱他的家人,他尊敬他的某些老师。

    只是如今,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也会想,自己寄回去不少的钱,自己向来不需要父母操心,甚至自己如今已经差不多成为了家中的顶梁柱。

    他从未向他的亲人们诉苦过,声明自己的不容易。

    在家人的眼里,他是沉稳的哥哥,是成材不需要操心的大儿子。

    可是他也曾有彷徨,失落,甚至害怕。

    可是这些他仅仅是埋在自己心中,默默地承受着。

    报喜不报忧似乎是他的常态。

    最近的他,越发地想念那个指引他帮助他的朋友。

    虽然命运的不幸降临在他的头上,但是他并没有哀叹放弃,而是顽强地站了起来,勇敢面临着这一切,坚持着学习,从容生活。

    有时候,陆沉不得不承认,自己比不上他。

    得到太多的人失去的时候往往比从未得到的人失去时更加地难以站起来。

    ……

    那年的冬天,发生一件对华国影响很大的事情。

    华国的第一台巨型计算机研制成功了,而此时的陆沉还是个忙碌着家教,学习的大学生。

    来年的春天,更是发生了不少事情。

    大时代的巨轮之下,处于当时时期的普通人基本都料想不到所谓的未来。

    陆沉便是如此,此时的他压根一番心思都只放在他眼前所触摸到的,所感受到的生活。

    对他来说,除了人们穿的衣服不再那么千篇一律了之外,倒也没有什么多大的变化。

    偶尔陪着他的朋友去市内的图书馆看书,在附近的公园里散散步,聊聊天。

    甚至也发生过那么一两件让他记忆深刻的事情。

    他记得四月中旬的时候,那时他们两个在一家国营的商场里买东西。

    在那里,他们遇上了一个他们都认识的女子。

    那女子身材高挑,乌黑秀丽的发被扎着起来,露出小巧玲珑又不失明媚的五官。

    穿着件少见的黄裙子,很是亮眼,也很是出众。

    陆沉记得她,那是之前的一次文化宫活动,两人巧合的相遇了。

    都是大学生的两人,都有不小的家庭负担的两人还挺聊得来的。

    只是,陆沉没想到,他的朋友也认识这名女子。

    而且,远比他想象的要熟悉。

    “陆大哥,你怎么在这里,过来买东西吗?”曾晓珠无疑是意外的,在这里遇到这个男人,这个她自己心里说不清楚的男人。

    她想,自己的确是对他有好感的,要不然,那个晚上,他们不会聊得那么投入。

    “你在这当售货员吗?”陆沉在柜台前问道。

    “恩,是的,每个周末都会来这里,做了有几个月了。”曾晓珠微微笑道,她的笑容无疑是阳光的,甚至说的上有几分欢快。

    陆沉倒是丝毫不纳闷,因为在这个时候,大商场里的销售员确实是个好工作,而且如果没有足够的帮忙,一般人根本当不上。

    何安在前几个柜台看东西,陆沉便在这里等着,他知道那人总是要精挑细选,没有一段时间是绝对不会挑好的。

    想到这,他望着穿着黄裙子,亮眼出众的曾晓珠,出声问道。

    “你母亲,现在怎么样了,情况还好吗?”

    “还好,就是她呀,总是不放心我一个人在外面。”

    “虽然我爸走了,但他也还有那么几个朋友,愿意照料一下我和我妈。”曾晓珠弯了弯头,有些不好意思。

    “我现在这份工作就是我爸以前的朋友介绍。”

    想到这,她叹了口气。

    “有人愿意帮忙总是好事。”陆沉安慰说道。

    “有时候,我在想,想完完全全靠着自己怎么就那么的难。”曾晓珠点了点脚尖,低声回应。

    “别想太多,我现在的工作也是老师介绍给我的呢。”陆沉看着有些沮丧的曾晓珠,露出一抹笑容。

    “陆大哥,你找到工作了。”曾晓珠好奇问道。

    “是呀,做了挺久的。”

    “当家教?”曾晓珠猜测道。

    “这个之前寒假倒是做了不少时间,最近一段时间倒是没有了。”

    “那你现在再干些什么呀!”曾晓珠很是好奇。

    陆沉微笑不语。

    直到转身看到对面差不多买好东西的何安,他才缓缓地以一种调侃的语气出声说道,“看到没,我现在再给我们家少爷做看护。”

    只是一心专注望着前方的陆沉,并没有注意到身旁曾晓珠脸上的苍白和不自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