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个世界09
    :

    不等曾晓珠说些什么,陆沉便快速走了过去,来到何安的身后,很是熟练的帮着他推着轮椅,来到曾晓珠的面前,说道,“这是我朋友,林修。”

    他又向身前的何安介绍道,“她姓曾,是我去年认识的一个朋友,在北京旅游学院读英语专业。”

    曾晓珠脸上原本明媚大方的笑容却是逐渐的消失了,而且还有着几分的尴尬。

    看着坐在轮椅上,露出浅浅微笑的何安,她有些踌躇,但最终还是出声了。

    “林大哥,我真没想到你们居然认识。”

    说这句话的时候,曾晓珠不得不说,她很清楚自己是有几分慌乱的。

    自她那天从医院里看望还在修养的林修之后,一切都变了。

    不像记忆中的那样,仅仅是三个月后,她的母亲就答应了来自林修母亲吴碧华的建议。

    让她们两个尽快成婚。

    其实像她这个年纪,结婚的并不算少,甚至她所在的学校,有些同学甚至是怀完了孩子,才来到学校重新开始完成自己的学业。

    b市有些开放一些的学校甚至提供双人间给已经结婚,并有着小宝宝们的学生夫妻们。

    这并非过分稀奇,首先前些年高考中断了那么久。后来恢复高考,无数下乡的知青们纷纷都想考回城里,只是耽搁了这么多年,这批高考的人们大多都在时间的流逝下重新组办了家庭,年岁显然不小了,并且有不少的人有了孩子。

    自然而然,带着孩子上学也就不是什么稀奇事了。

    因此在曾晓珠的回忆里,那一次结婚仿佛是水到渠成,毫无阻隔。

    更别提林修的母亲,那个英明能干的女强人,虽然一直以来都不太喜欢她,但为了自己孩子,还是接受了她的存在。

    只是这一次,没有任何的人来到她的家中,和她的母亲商量她的婚事。

    她偶尔会想,那样骄傲的他得到了她的拒绝之后,应该是不会答应他的母亲给他安排的婚事,事实证明,她所做的并没有错。

    只是现在,她却是有些模糊了。

    究竟是什么时候,这样的两人相遇了,并且成为了朋友。

    从陆沉的语气,她可以判断的出来,他们的关系或者说交情很是不错。

    “晓珠,最近在学校,应该还挺不错的吧。”何安温柔地笑了笑。

    对于身前的这个女人,他其实并没有什么的感触,只是温和一向是他所掩饰的面孔,甚至成了所谓的习惯。

    “挺好的。”曾晓珠微微偏了偏头,避开了对面这人如此淡然,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的视线。

    “原来你们两个认识,这还真的挺有缘分的。”陆沉有些惊讶,看着两人略显尴尬的气氛,他意识到两人之间一定发生些什么过。

    “我小时候和林大哥是住在同一个院子里的。”曾晓珠拨了拨额角有几分散乱的碎发,勉强笑了笑,“这些年来,虽然联系比以前少了,但见了面怎么可能不认识?”

    “对了,陆大哥,你是怎么和林大哥认识的。”

    曾晓珠的脸上带着毫不掩饰,尤其浓郁的好奇。

    陆沉看到后,愣了愣后,略带着几分自嘲,笑了笑说道。

    “之前不是说了吗?老师介绍我去身旁这位公子家里去,照顾这位大少爷呀。”

    “你说是不是,大少爷。”他拍了拍面前这人的肩,以一种很带着调侃语气的声音慢悠悠的说道。

    “别贫嘴了。”看着曾晓珠很是惊讶的眼神,坐在轮椅上的何安忍不住开口说道。

    他其实最讨厌听到有人称呼他为少爷了,但和他混熟了的陆沉也许听多了家里孙姨的称呼,竟是也开始总是叫他少爷,不过他倒不像孙姨那样叫他林少爷,而是总是叫他大少爷。

    “我现在发现,你还真不是那种很老实的人。”

    “实话说,我看错了。”

    何安的声音依旧温和,只是这一次却带着少许的责怪。

    陆沉知道自己恼了他不高兴,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只得讪讪地应了一句,“这不是熟悉了么。”

    曾晓珠听着两人的对话,内心有些失落,这样的事情是她所没有想过的。

    难道只是改变的一个小事情,就会引发出这么多的意外吗?

    明明在此之前,他们之间压根就没有任何的交际。

    明明他们压根没有机会相识,更不要说像现在这样犹如极好的朋友一般互相打趣。

    而且据她那些记忆中所了解到的,陆沉这个日后会成为国内赫赫有名,甚至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安荣集团有限公司掌控人,在刚入大学的第二个学期时,便失去了自己的一个年幼的妹妹。

    想到这里,她有些突兀问道,“陆大哥,你的家人最近还好吗?”

    陆沉着实有些纳闷,不明白为何这个穿着一身黄色裙子,画着淡淡的妆容,显得高挑而美丽的少女为何突然转变了话题。

    不过他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了。

    “挺好的,除了年前小妹发了一次烧以外,都还挺好的。”

    听到回复后的曾晓珠更加失落了,这些也都改变了吗?

    她其实并不清楚这些事情的来龙去脉,毕竟在她的记忆里,面前这人是繁忙甚至地位极高的企业家,而她不过是个二流大学的英语老师罢了。

    而她的丈夫一直和她在同一所大学,只不过她是老师,而她的丈夫,眼前的林修一直都当着一个普通的图书管理员,默默无闻,甚至寡言少语,不善交际,以至于众人对其多有微词。

    连带着她自己也颇受议论。

    想到这,曾晓珠便有些难受。

    “这里有一根头发,我帮你拿下来。”陆沉突然开口说道。

    他沉下身子,弯着腰,小心翼翼地从何安穿着白衬衫的胸前,轻巧的用手指衔起一根细巧而短小的头发丝。

    他不知道自己此刻的眼神是那么温柔,充斥着专注。

    仿佛自己在做一件多么重要的大事情,任何人都阻挡不了他。

    曾晓珠只觉得这一幕有些刺痛了她的双眼。

    她记得,年幼时期的林修总是带着她去阴凉的大树底下,躲着火热的太阳光。

    那时的他也总是对着她说道。

    “晓珠妹妹,你这里有根头发丝,我来帮你拿走它。”

    或是她发间有掉下来的枯黄叶子,他便轻悄悄的将它摘下,然后告诉她。

    而那时的她也仅仅只是懵懂地回答,“林修哥哥,谢谢你。”

    而那时的林修,貌似是笑的很开心的吧。

    就像现在,陆沉嘴角不经意间露出的微笑。

    一时之间,曾晓珠竟是想的有些愣神了。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的她总是容易想到过去,那些曾经美好而又青涩的回忆。

    当年旧事,依旧历历在目,仿若昨日。

    时间过得真是快呀,一晃就这么多年了。

    自己不再是当年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而他,如今的他,也变了。

    听着两人又对着某个事情聊了起来,听起来倒像是个数学题目,学英文专业,而且数学向来不太好的她摇了摇头。

    “林大哥,陆大哥,你们好好玩,我先去招待客户。”

    陆沉很快就应了一声,说道。

    “没事,你先去。”

    曾晓珠看着依旧沉思的两人,眉头微微皱起,轻悄悄地走开了。

    何安则是在思考着自己刚刚琢磨到的一个十分关键的问题。

    这无疑是他近来学习上面临的一个瓶颈,如果能解决他,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够获得很大的进步。

    后来,回去的路上,何安依旧在思考着他的问题。

    而陆沉则是有些心不在焉,或者说是想要开口又迟迟没有开口,仿佛遇到了一个巨大的难题。

    不知过了多久,何安才听到身后这人有些慢吞吞,甚至满腹踌躇地开口。

    “你真的和她只是小时候认识?”

    何安有些好笑,想到之前这人当着别人的面叫着他大少爷,他便出声道。

    “当然不是。”

    “那是什么?”陆沉紧接着问道。

    “嗯,你真的想知道?”何安卖了个关子,语调浅浅的扬了起来。

    “嗯。”陆沉毫不犹豫地肯定道。

    “我,我就不告诉你。”何安轻声笑道。

    “我记得,你可不是这样的人。”陆沉故意摆起脸来,装作生气的样子。

    “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何安微微眯着眼,嘴角勾勒出一个轻微的弧度。

    “好的,大少爷,你就老老实实告诉我吧。”陆沉求饶道。

    “你想追她?”何安思考了一会儿,说道。

    “追谁?”陆沉有些纳闷,摸不清头脑。

    “曾晓珠呀!”

    “你怕是在开玩笑吧。”陆沉听到后,忍不住笑道。

    “好吧,我告诉你。”何安知道自己可能领会错了陆沉的意思,便开口说道。

    “我以前喜欢过她。”

    原主喜欢过,也就是我也喜欢过,何安的想法很是粗暴。

    “……”

    这一次,陆沉迟迟都没有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