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个世界11
    :

    “我现在已经起稿了一篇论文,打算明天去我学校的一个教授那里,让他帮我看看。你要不要也一起去,反正隔得挺近的。”何安移了移自己的轮椅,有几分笑意。

    “你应该去过我的学校吧,毕竟隔得那么近。”

    q**大确实离得很近,这两所知名院校被安置在同一个区域,不过陆沉倒是去的很少。

    “去的不多,就之前被同学带过去随便逛了一下。”陆沉温和说道。

    “那正好,你可以和我一块去,有个食堂的饭菜味道还不错,价格也挺便宜的。”何安依据自己曾经得到的信息,补充道。

    “我看你,应该要好好给我介绍一下你的学校,带我好好逛逛。”陆沉笑了笑。

    “我看明天应该是不成的,可能会在教授那里待挺久的。”

    “前几天我在电话里和教授交流了一下,他很欣赏我这篇论文。估计明天过去了,应该会聊挺久的。”何安微微眯了眯眼,眼睛里带着淡淡的光。

    “那就祝你好运了。”陆沉看到后,低了低头,出声恭贺道。

    他的嗓音醇厚,又带着些少许的磁性,光听声音显得十分成熟稳重。

    但此刻他脸上的笑容乐呵呵的,笑的有点像个傻子,何安看了后忍不住心头翻了好几个白眼。

    晚上的时候,何安躺在床上,背靠着不软不硬,合适舒服的靠垫,借着明亮的灯光,不同于以往只是看书,这一次他是在念,而且是念着一本英文书。

    他的嗓音温和清朗,发音标准,是比较正式的伦敦腔,甚至他的声音也随着书的内容,情绪语调慢慢的波动着,柔和细腻,带着些个人特色,很有味道。

    坐在床边帮忙他按摩大腿的陆沉听的有些入神,待他停了一会,不由得问道,“你是不是专门练过呀,特别的标准。”

    “你听过桌角那里一本朗读诗歌的磁带吗?”何安想了想回复道,“前几天我放了一些时候,我是学那里面的。”

    “对了,你有没有兴趣,这个月和我一起去考托福。”何安问道。

    “恐怕我是不太行的,毕竟学的时间太短了。”陆沉有些懊恼地揉了揉头,回答道。

    “没事,你就和我一起去考吧,我包考试费,就当做你送我去的报酬。”何安翻过手中的书,头也不抬接着说道。

    “我去那是浪费钱。”陆沉一边细致的按摩着手下这双修长白皙,但瘦弱无力的腿,一边回答道。

    “我觉得你的英文水平现在已经有很大的进步了,应该可以的。”

    “是吗?我没多大感觉,尤其有你这个人在的时候。”陆沉开玩笑说道。

    “多学多练,总能提高不少的。”何安拨了拨额角间有些遮住视线的碎发。

    “你可以问问你的同学,你的英文学的怎么样。我个人认为,大致是能够通过的。”

    何安思考了几秒后,还是稍微补充道。

    陆沉却没有仔细听,他看着拿着书,一脸认真的人,手下是这人瘦弱的,没有知觉的双腿,他轻轻按压着,心中则是是深深的怜惜。

    帮身下这人按摩是前段时间他就要求过的,这人在生活上,除了爱干净这一点外,其他的都比较懒惰。

    他听说双腿失去知觉的人最好要多多按摩,可是这人平日不是专注看书,就是做一些笔记,哪有花半分心思在自己这双腿上。

    因此,他还特意去打听了一下,哪里的店按摩技术比较好,专门去学习了,当然他也请教了学校内一些学医的同学。

    他有时候甚至会想是不是得到了太多,以至于命运才会让面前这人遭受这样沉痛的打击。

    只是,恐怕除了物质上的享受,这人也并没有得到过多的其他东西。

    比如说,他的父母,常年分居两地,而且工作十分繁忙,以至于他到了这样一个地步,过来看他的机会都很少。

    “当初,你怕不怕,刚醒来的时候。”

    想到这,他有些忐忑不安,小心翼翼组织措辞问道。

    “你是说这双腿,我想想,其实感觉有些复杂。当然最初,我的确是失落的,但没过多久,我想我应该是接受了。”何安微微皱起了眉,很快又舒展开来,但最后竟是带着点淡淡的微笑。

    “毕竟我就只拥有这副身体,我不接受我能怎么办。”何安略带自嘲地笑了笑,”再说,不能走也不是不能够生活,只是有些不方便罢了。”

    “我已经够幸运,能够出生在一个较好的家庭。相比之下,对于这个国家的很多人来说,我所发生的根本比不上他们所承受的。就算是你,承担的责任不也比我多,不是吗?”

    他看向坐在自己身边的陆沉,语气十分的诚恳,甚至带着点点谦逊。

    额头的黑发散乱着,那只完好无损,白皙修长没有丝毫瑕疵的手靠着头部,食指轻轻按压着眼角,嘴角稍稍露着丝丝弧度。

    “如果我,出身在你的家庭,我想我甚至可能比不上你?”

    陆沉坐在他的身边,一时之间,竟是有几分愣住了。

    “怎么可能?”他不由自主地反驳道。

    相识了这么久了,他很清楚面前这人的大脑仿佛如同一个无底洞。

    对知识来者不拒,思维敏捷出众,特别有些时候的想法可以说是天马行空,但也不是没有不会发生的可能性。

    在陆沉看来,如没有其他意外,这人在学术上的成就,他应当是比不上的。

    他有不少十分优秀的同学,了解不少学校内的知名学长,但面前这人绝对可以说是其中的佼佼者,

    “我是说,我也许没有你身上的那种责任感。”何安解释道,“我不能像你那样背负那么多,却依旧能够朝着自己的目标前进。”

    这一直是何安很欣赏面前这人的一点,不是所有人都能背负那么多,依旧对着生活充满着希望,充斥着热忱。

    就算就算得到不好的遭遇,也没有过分抱怨,而是默默地去做自己的,去拨开前进道路上的荆棘,不顾惜自己受伤的正在流着鲜红血液的手,拼命给身后的人们撑起一片天。

    就算得到别人的误解与失望,他想这人也不会过多的解释,而是认认真真地前进探索。

    他相信,面前这人就是个这样的傻子。

    所有的苦都自己扛下,默默地埋在心底。

    ……

    日子慢慢的近了些,夏天就要来了,天气早已慢慢变得炎热起来。

    头顶的太阳散发出的光线不再是寒冷的冬日里那般温暖惬意,此刻的阳光耀眼的夺目,带着丝丝的灼热。

    穿着棉质的短袖的陆沉在办公楼外面等着,那人已经在里面呆了不少时间了。

    他起初是在楼里等着的,但这里他很少过来,进进出出的又有不少的老师,想了想觉得有几分不自在的他还是决定出来走走。

    只是日头接近中午了,阳光越发强烈起来,背上被晒得微微有些发热。

    他便站在树木的阴凉处,坐在树旁的公众座位上,有些迷茫的想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说来也真是奇怪的很,和他相识也不过多久。

    但确实让他觉得,此生再也不能遇到另一个,能够比得上他的朋友了。

    这个朋友他聪慧而富有,不仅是在物质上的富有,相反,更多是在精神上。

    但此时此刻,他唯一所想,便是希望这短暂的时光能够驻足,而他能够好好呆在他的身边。

    即便,只是作为一个普通的朋友。

    但是这样,他也就知足了。

    人这一生,能够遇到自己所喜欢的,做热爱的,所想要的,并不容易。

    若是得不到,便把它默默的藏在心里,也不是不能够忍受。

    只是对他来说,有些残忍。

    但不管怎么想,他唯一能够做的,便是认认真真的珍惜这仅有的时光。

    这人是他的所爱,所思,他此刻人生中唯一的光。

    让他时时刻刻望着,想着,念着,追逐着。

    即便他从来也不知道。

    从办公楼里出来的何安,显然是带着几分高兴的。

    陆沉看到了,便急忙走了过去问道。

    “怎么样?应该挺顺利的。”

    “很好,而且教授已经决定帮忙给我写推荐信了,他之前在国外知名大学留学过,有不少认识的人。”何安笑的弯了弯眉角,神色带着少见的发自内心的喜悦。

    一时之间,陆沉竟是看的有些入了神。

    只是没多久,他便意识到一个他一直尽力想要回避的问题,但这一次他带着淡淡的愁绪问出了口。

    “你要出国,是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