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个世界15
    :

    校区所在的地区,冬暖夏凉,阳光充足,十分适宜居住。

    就算是在冬天,也虽然会有些冷,但也不像b市那般,拥有不少的降雪。

    可以说,何安适应的很是不错。

    亲和能干的导师,喜欢交流的优秀同学们,虽然学习在普通学生中看来十分的紧张,但何安还挺乐意的。

    这是一个更加开放,更加认真,更加广阔的世界。

    这里的数学物理等专业方面的实力一直都排在m国大学前几位,在这里,你可以认识更多的大能,甚至学院里的老师获得过诺贝尔奖不在少数。

    在这里,你可以见到无数名将自己的一生献给最伟大的科学事业的人,同样也可以领会到这里的开放和自由,以及人们对科学对研究最真挚的源源不断的热情。

    不过,当然,在这里毕业可不容易。

    老师们对学生的要求很高,就算是比较聪明的学生也不得不付出最大的努力。

    人人都在同一条起跑线上,不努力向前追逐,就会被远远地抛下,不见踪影。

    刚来的半年,何安将时间安排的很是紧张。

    这时候的他默默无闻,很少交际,一心补充自己的知识,因为在国内学习的对于这个学校所要求的远远不够。

    在国外的生活虽然寂寞,但又异常充实,所幸的是还有不少的肤色相同,同在异国求学的朋友们。

    偶尔停下脚步,他也会想想国内的一切,原身的父母是否安好,那个傻傻的人是否寻回了自己的自信,原身喜欢的人是否真的获得更好的生活。

    尽管他没有过多的在乎,他还是希望原主所喜欢的人能够真正成熟起来。

    人在这个世界,最终所依靠的只有自己。

    被保护的太好的人,是很难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的,而她需要成长。

    来年的那个春天,他收到了好几封来自国内的信件,这个时候国内的计算机才刚刚起步,更别提加入互联网了,所以国内的人们和国外的家人们联系都需要通过寄信,寄一封信很明显需要不少时间,而且价格不菲。

    第一封信来自原主的家人,信内好好的交代自己最近的状态以及问是否生活的还算满意,何安很快就写了一封很详细的信件寄了出去,内容虽多而杂,但始终表达的观点便是一切安好,不必过多担心。

    至于第二封则来自陆沉,何安收到的时候,不得不说,是有几分惊讶的,他没有想过,他会寄信过来给他,因为告别之前,陆沉从未提起过这件事情,他自己也从未告诉陆沉自己所在的地址。

    而且信的内容也让他颇有几分惊异。

    信上那人并没有说很多,只是简单的表明了自己的生活状态,并且祝他安好,这封信的言语很是克制,或者说极为的简练。

    信中他了解到那人和原主喜欢的人成为了不错的朋友,他微微皱起了眉,但很快又放松了下来。

    他想,这应该是一个不错的结局吧,男人更加成熟稳重,又见识过社会的艰险,想必也能使那个女人改变不少。

    只是,想到记忆中过去问那个男人,是否喜欢她。

    男人可是出乎他的意料立即否决了,难不成当时他就欺骗了他,又或者说爱情有时候就是来的比较快。

    想到这,他有些不解,右手攥着信件,左手揉了揉眼角,感到几分少见的倦意。

    爱情这东西果然难以捉摸呀,他不由得在心里感叹道。

    系统:居然还说我爱脑补,我看你想的也并不比我少,两人还是朋友,你就认为他们在一起,这不是想的太多,又是什么!

    宿主大大,你呀,可给我有点自信,据我看了一百多个黑化攻略贴的经验,男主大人一定对你有好感,说不定哪天就跑过来找你了……

    何安:我觉得你可以好好休息一下,越扯越远越离谱

    系统:宿主,我知道你是嫌我啰嗦了,可是我真的很认真的在关注你的任务进度呢?

    何安听到了,倒是有几分过意不去,打算安慰安慰系统,只是没想到系统很快又接着说到“毕竟这可有关我的虚拟形象呢?做不好任务,就没有足够的积分,没有积分,就买不到好用的金手指,而且很有可能挑不到好任务,这可是恶性循环呀!这样我就更不能买到虚拟形象了。”

    何安:话说,系统对虚拟形象的渴望到底有多深,时时刻刻都离不开这个话题

    ……

    过来的后半年,他在导师的指导之下,接连发表了三篇很是不错的论文,在学院内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那个半年,何安因为论文的发表,也逐渐小有名气起来,虽然起步较晚,但他的导师很欣赏他,认为他潜力很大,以前虽耽搁了不少时间,但现在发奋起来,也并非没有更好的未来。

    至于和其他国家的同学的交流,对于他来说,更是不在话下。

    流利出众的英文,谦虚好学的性格,加之思维敏捷,知识量丰富而广泛,他在这里交到了不少的朋友。

    仅仅在第一年的暑假前期,他便因为出色的论文硕士研究生毕业,转而读起了博士研究生,至于他的新老师则是一个很看好他的知名数学家,曾经获得了数学上的诺贝尔奖菲尔兹奖,这对于他来说,确实是一个很不错也很难得的机会。

    说起来他们的相识,还是一个挺有意思的经历,那个时候,他在校内图书馆外一个偏僻的小道上沉默的欣赏着风景,他没想到旁边草地上突然有个衣冠不整,神智恍恍惚惚颇有几分疯癫的大胡子男人站了起来,嘀嘀咕咕的说着一些数据。

    大胡子男人问了不少有关数学的问题,出于惯性的何安立即的回答了几个数字,那人一惊,瞬速起身,走到他的身前,拉着他的轮椅,非要听他的证明过程。

    出于礼貌,何安只好好好的回复了。

    这个时候,他还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近几年来数学界学术上大佬,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曾经解决过很多过去不少知名数学家提出的却没有被证实的猜想。

    两人聊了不少时候,多数时候是这人在问,而何安在回答。

    他出众的英文水平,丰富的学识,以及敏捷而迅速的思维很这个在几何微分学,物理学开拓上有很大的贡献的知名数学家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他很欣赏何安,强烈邀请何安来读他的博士研究生,就这样,很快,何安变成了他手下唯一一个来自华国的在读博士研究生。

    科学知识似乎能打通一切因为国家,肤色,背景所带来的深深沟壑,知识无国界。

    在这里的何安深深的感受到了那种开放,自由,追求。

    一切都很平稳,甚至说平淡。

    直到那一天,他的一个同学急急忙忙跑过来找他,却不小心撞到了他的桌子,致使桌上放的那本他从国内带来,陆沉专门送过来的,他留作纪念的书掉在了地上。

    那声音很是清脆,何安记得很清楚,直到现在,偶尔回忆时,他依旧是那么的清晰。

    那本有着厚实的外壳作为保护的书籍内部被迫散架了,一张正正经经折的很好的纸条掉了出来。

    他的同学将书从地上捡起时,也顺便拿起了那张纸条,递给他。

    何安记得很清楚,那时,他的同学笑着说,“林,我跟你说,我觉得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的可能性,这个纸条上写的绝对是对你的告白。”

    他那时候很无所谓的笑了笑,说道,“希尔,怎么可能,这书是我一个男性朋友送给我的,我猜他绝对是有些事情不好当面和我说,所以才采取这种方式。”

    “这可不一定。”他的同学希尔神秘的说道。“我敢打赌这一定是封告白纸条,我的直觉告诉我,我没错。”

    “那你可能就要失望了。”他微微一笑,依旧沉稳而端正,虽坐在轮椅上,也依旧超然脱俗。

    “这可不一定?”希尔的声音带着几分调皮,依旧相信他自己的直觉。

    所以,何安只好接过,淡定的讲折的好好的纸条掀开。

    直到看到上面的文字之前,他想自己都是镇定自若的。

    只是,纸条上方方正正的文字却不得不提醒他,自己错了。

    他想自己当时的表情一定是愕然,震惊乃至于百思不得其解。

    所以希尔才会在旁边悄悄地出声道,“其实,这也没什么的,我知道你很保守,但是这种事情在我们学校也不是没有,三号街上那里还有个专门的酒吧呢?”

    “不是,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他”

    “他真的对我有那种感情,甚至,他会真的这么打算告诉我。”何安的表情变得稳重起来,甚至可以说十分的严肃,但眼角又带着淡淡的怜惜和不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