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个世界16
    :

    “出国,你说你要出国。”声音很是吃惊,甚至很是不解。

    “没错。”

    “可你走了,我们该怎么办呢?你是家中的长子呀!你妹妹弟弟也都还小,日后还得靠着你。你是我们家最出息的一个,你若是走了我们该怎么办呀,国内就真的让你待不下去吗?”肤色发黄,发间有了不少的白发的母亲哭的一脸泪水,脸上难过的表情让陆沉顿时有些说不出话来。

    他已经大三了,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他想下个学期他也许就能拿到录取通知书。

    什么都已经联系好了,就连老师也说他申请成功的几率很大,并且十分推荐他走出去。

    父亲穿着件朴素的灰色外衫,衣服上沾染着不少的泥土印记,他坐在板凳上,不发一言,默默的身影在站着的陆沉看来,仿佛更加的矮小了。

    他不由得想到,自己长大了,父母也老了。

    “我听说,出国要很多的钱,我们压根负担不起,孩子,你看看国内,生活不也变好了吗,难道你就要抛下家里所有人,再也不回来,一辈子都在国外了吗?”

    陆沉本想说,自己没有意外的话应该能够申请到全奖,这样他的学费就不需要操心了。

    而且他也知道,以这个贫困甚至连田地都没有几块的穷苦家庭,根本不可能帮他承担所谓的学费。

    只是母亲却显得很是激动,不断的用力出声道。

    “你难道要向村口那个孙婆婆的丈夫那样,一去就再也不回来了吗?”

    “你看你孙婆婆等了这么多年,等到现在,一辈子就这么过去了,无女无子,身边也没有孩子侍奉照料。”

    “做人可不能像那个没良心的东西一样,只顾着自己的好,其他人就丢下来不去管了!”

    陆沉只觉这话仿佛就在说他,指责着他,他只觉脸上火辣辣的,不由自主的带起一股失落与愧疚。

    “行了,别说了。去烧菜去,孩子才回来没多久,好多时候没见了。一回来,就说这些东西,也没什么意思。”粗哑的甚至带着好几分沧桑的嗓音响起,身为一家之主的父亲发话了。

    陆沉看着父亲背脊压的弯弯的身躯慢慢站起,出了堆着柴火,和一些杂七杂八东西,显得有几分杂乱的厨房。

    身后的母亲重重的叹了口气,拿起木板上切菜的砧板重重的一放。

    只听得砰的一声重响,陆沉站在那里,微微低着头,默不作声,他能感受到母亲的视线若有若无的从他背后扫过,他不用看,却也知道那一定是带着失望。

    只是,他不知道那其中又带着淡淡的不舍。

    毕竟儿行千里母担忧。

    他的身影颇有几分萧索落寞,出了木质破旧的小门,他抬头望着屋外清澈的天空。

    视角偏下,便是一片深沉的绿色。

    这山陆沉从小看到大,甚至成了习惯。

    第一次前往b市,火车路上经过那一片片青翠而平坦的平原地形时,他甚至有几分惊讶。

    那样辽阔的景色,是他所没有见过的。

    难道自己就真的不应该出国吗?

    他所做出的决定就真的不对吗?不仅是家人反对,就连现在是不错的朋友的曾晓珠对他的行为也不是很支持。

    他承认最初或者说致使他做出这样的决定,的确就如同曾晓珠所质疑的那样,他是因为那个人,而不是为了自己。

    “陆沉,我告诉你,这件事情你一定要慎重考虑,这是你的人生,不是那个人的人生,你不能因为他,就这样不顾惜自己。”

    “你要明白,很有可能你所付出的一切,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甚至,他可能会觉得恶心。”那个往日娇俏的女孩脸色是那么的沉重,甚至带着些少许的悲哀。

    当时的陆沉是沉默的,神色沉稳,不为所动。

    曾晓珠看着这样的他,心里涌起一股悲哀。

    “你的家人都在国内,难道你要抛下他们吗?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而且现在国内发展的机会也很大。”

    “你贸然去了国外,人生地不熟的,也没有足够的朋友,你要怎么在那里立足呢?”她苦心劝说道,有些话埋在心里,她不敢说。

    面前的这个人,在她的记忆里便是抓住了国内发展的机会,凭借着敏锐的目光,一步步提升的实力,企业慢慢做大做强,直到最后成为一个庞然大物。

    现在,他要去国外了,指不定什么时候才会回来,这不就是错过了他的机遇了吗?

    那他所创办的企业还会存在吗?他是否还能像记忆中那样走到那样的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

    她想自己不能害了他,她的重生改变了不少事情,就如一只小小的蝴蝶,引发了一场巨大的风暴。

    作为面前这人的朋友,她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影响了他的人生。

    她想自己可能害了他。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他不会在这条煎熬的道路上独自挣扎着,更不会为了感情的事情踌躇着,背负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压力。

    而她自己,也得到了恶果,失去她以前未珍惜的,却也是她最宝贵的,难以得到的东西。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别怕,这是我自己所决定的,我想我不后悔。毕竟,没人逼迫我做出这样的选择。”他略带几丝苦涩,转而笑了笑,出声道。

    “再说,现在出国也是潮流,一般人想出去还出去不了呢?别为我担心太多了,我想。”陆沉抬头,看着对面的女孩,轻轻安慰,“我承受能力还是有的,就算没有一个好结果,我想这一辈子,我也不会再后悔了。”

    都说到这个地步了,曾晓珠实在不知道自己该在说些什么,她只好回复道。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希望你再好好考虑一下这件事情,毕竟这很有可能影响你的一辈子。而我,作为朋友来说,我是不太支持你的决定的。”

    “这个做法太不成熟了,你明白吗?如果留在国内,我相信你一定会有很好的发展的。不管是你走向哪一个方向,你现在拥有的一切会帮助你更多。而到了国外,一切就要重新开始了,甚至会止步不前。”

    “你有能力,我很相信这一点,但有时候,有些事情并不会像你想的那么好,或者说那么简单。当他知道了一切,你们之间,就必须做出一个了断了。”曾晓珠诚恳的提醒道,这是她的真心话,她曾经有个认识的男性朋友就苦苦的沉迷在一段没有结果的感情经历里,甚至迟迟走不开,不仅影响自己生活,也影响他自己本人。

    直到很久以后,想开了,放下了,便总是和她抱怨自己当年太傻太天真,他很后悔当初没有断的干干净净。

    陆沉承认自己后来又考虑了很久,最终还是确定自己要出国的想法。

    虽然早已经明白,自己可能得不到家人强烈的支持。

    但现在,受到父母如此强烈的反对,他的内心确实是失落了。

    他不由自主想到当年自己在全家人的反对之下,一意孤行出去赚钱,然后才获得读书的机会,一步步走来,他很少诉苦或者抱怨过,仅仅是坚持自己,努力做好。

    “哥哥,你真的要去外国了吗?那是不是就能见到好多好多的外国人,那你到时候一定可以带好多好多好吃的糖果,像镇上赵哥哥家里那样。”

    “我也好想到国外去,这样我就可以看好多好多的电影,吃到好多好多的糖果,住大大的房子。”

    稚嫩的童声响起,陆沉转身看着身边年纪尚小,依旧不是很懂事的妹妹,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哥哥,你一定要去国外哟,这样的话,我就可以和我的小伙伴说起你了。以后,你就是大名人了。”

    陆沉听到这小孩子的笑言,到也被安慰了不少。

    接下来的那些日子里,父母们倒是都默不作声,似是商量好了一般,不再提及这个话题。

    陆沉本想好好和父母交流一下,谈开这个话题。

    但父母这般态度,他也不好再开口,打破这平淡却也温馨的生活。

    离开家的那一天,他离开村子时,父亲送了他一程。他们父子二人,一高一矮,一老一小,走在泥泞的小道上,最开始两人都沉默,丝毫没有说话。

    直到后来,快接近坐车的地方,他才听到身旁年老的父亲缓缓说道。

    “孩子,你也大了,未来的路要靠你自己好好走。我们这些做父母的,没有什么能力,帮不了你太多。但不管怎么说都是希望你可以好好的,平平安安,也不求你有什么大出息。”

    “你想出国,我们拦不了你,我们呀,也不知道这对你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你妈之所以那么反对,是怕你再也不回来了。”

    父亲有些感叹,粗糙的手拍在他强壮结实的肩上,叹了一口气,又接着说道。

    “总之,一切都要好好的。你妈其实也疼你呢,你平时不在家,各种向别人夸你。”

    父亲带着微微沙哑的粗糙嗓音听起来怪怪的,但陆沉眼角却是微微有些湿润。

    上了运货的卡车,他站在车上,望着远方站着的慢慢消失的身影,久久不愿转身。

    这是他的家乡,他的家人,他这一辈子都忘不了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