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个世界18
    :

    陆沉本是有些纳闷,却没想到身后这人乘着他转身,迅速弯着身子,搂住了他的头部。

    微微湿润的触觉出现在他的脑海里,那人俊秀出众,白皙润泽的脸离得他很近很近,挨着紧紧的,他只觉大脑一片空白,什么思考不了。

    只能任由着面前这人脸上略带着丝丝懊恼,那片薄唇轻轻的靠着他的脸,青涩的吻着他。

    他起初都震惊到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仿佛这一切不过是个美妙的他所求而不得的梦。

    然而那种湿润温热的气息让他回过神了,他缓缓起身,搂住那人微微弯着的身子,带着留恋与不舍回吻了过去,

    他甚至不敢过分用力,只是小心翼翼的触摸着那人的脸庞,热切的吻着他那带着丝丝温热的肌肤,从额头到眼角,他用唇轻轻触摸着身前这人略略带着些少许迷茫的双眼,然后转下,探入口中,带着几分侵略性,一寸一寸剥夺着身前这人的呼吸。

    ……

    屋内带着黄晕的灯光挥洒着,屋内的两人并未移动过多,而是紧紧的搂在一起。

    看的一脸懵逼的系统007:我只不过是走了会神,跑去系统论坛溜达了一圈,为什么回来以后居然要看到这么劲爆的画面

    宿主大大,你又一次惊吓到我了,说好的不攻略,不玩感情的呢?瞧瞧,你现在在做些什么?完美的欺骗了系统的感情

    当然这话它可不敢告诉宿主,于是默默搓搓的在自己的主题贴我的宿主每天都在惊吓我下面盖起了第一百层楼:

    宿主惊吓之感情惊吓

    又一次,本系统感受到了来自宿主大大的打脸,说好的打脸别人呢?身为一个萌新系统只感受到了来自宿主大大一次又一次果决利落的打脸,打得还是本系统的脸,本系统的脸好疼好疼!

    想当年,本系统刚出江湖,怀着一颗热血沸腾的心,对我绑定的宿主大大满怀期待,接到任务后,一心矜矜业业,勤勤恳恳,只想把工作做好,完美帮助宿主大大完成任务。

    为了瞬速从小白系统成为资深系统,本系统特意蹲在系统论坛,对n个热门帖子持续关注,学习努力,拼命修炼成了一个老司机。

    只是万万没想到,我的宿主他压根不走寻常路。

    于是到现在,本系统已经成为咸鱼一条,成天看帖过活。

    更可恶的是,本系统就算成为咸鱼了,宿主大大也不会忘了每天时不时惊吓我。

    俗话说,秀恩爱,分得快。

    本系统可是受够了。

    ……

    那一年,身在国外的两人忙忙碌碌的过着,在一起的时间并没有比以前增加多少。

    何安是顺利的接着搞他的研究,逐渐向物理前沿方面靠着。

    至于陆沉则是对计算机感兴趣起来了,连自己的本专业都不管了,而是专注着学习cs。

    其实陆沉自出国后,何安为了方便,让他一直都住在自己公寓里。

    虽然学费有奖学金支付,但生活费用对于陆沉来说依旧不是个小数目。

    而且他还要寄钱回去。

    每一年的假期,他都会努力争取去其他公司或者研究所交流合作的机会,这样的工作能够带给他不小的报酬,甚至对他来说是寄钱回去的大头。

    出国的那几年里,每几个月两人都会一起写信寄回国内。

    这个时候的两人都已经不小了,有时候信内经常会出现父母对他们各自感情生活的询问。

    每当那个时候,他们总是抽出时间来,坐在双人沙发上,在窗外折射进来的晴朗阳光之下,一并看着家人的来信,一起商讨着该如何回复。

    对于父母的催婚,问及关于女朋友的事情,陆沉是左遮右掩,想要转移这个话题,实在被催的没办法了,就只能说自己学业繁重。

    至于何安就不一样了,他直接大胆的回复道,没有找到合适的女孩。

    每次看到这句话,陆沉都要笑好久,靠着何安,说他真是特别会玩文字游戏。

    他喜欢靠在何安的身边,轻轻搂着他的肩,一起翻看着手中从国内寄来的一些同学的信件,还有之前寄出去的给国内一些老师的信件的回信。

    那个时候,何安就静静地看着,脸上并没有过多的情绪,陆沉则是仔细的读着,一字一句,读的很认真。

    时间走得是那么的匆忙,转眼之间,两人的年纪都不小了。

    这些年来,何安在自己的领域上每一年都获得了挺大的成就,算是慢慢站在了最前沿。

    甚至每年的物理年会和数学年会,他都会受到邀请,作为发言人。

    但陆沉就不同了,在学到了足够的知识后,他开始创业了。

    他仿佛又一次抓住了时代的脉搏,当他瞬速放下原来的专业,一心专注计算机方面的学习时,当他一次又一次前往校区附近的软件公司学习工作时。

    他好像意识到网络的影响力。

    他开始寻找同在国外留学的同学们合作,和同学们一起创业。

    最初的几年确实是很艰苦,但随着业务慢慢增大,又抓住了发展的机会,公司慢慢的做大了。

    再后来,就连陆沉都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一天,会获得在他人眼里十分巨大的成就。

    不是没遭遇过其他公司的排挤,竞争对手的恶意,但他始终坚持着,不断完善自己公司产品的体验,精益求精。

    最初的那几年经常是入不敷出,赚到的钱也只能勉强维持公司经营,陆沉没向何安提过那些事情,但何安怎么可能猜不出来。

    这人每次过来看他时,或是回家时,脸上带的便只有疲惫和压力,尽管他总是掩饰,仿佛一切安好,但何安又怎么会不清楚。

    那时,他便将自己存在卡里,这几年来拿到的钱,交给陆沉。

    陆沉起初并不愿意接受。

    后来,他就说当做自己投资吧。

    那不是批小数目,陆沉按照商业流程,依照投资股份,使他成为了公司股东,而且所占股份并不在小数。

    很多年后,他所占的股份之多甚至成了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认为他做了有史以来最划算的一次投资。

    仅仅是一笔小投资,就成为了所谓的亿万富翁。

    这样幸运又传奇的经历,比白手起家,努力奋斗的陆沉甚至更加带着传奇色彩。

    毕竟陆沉的努力,一路走来的经历并不容易,而何安的经历就具有话题性了。

    只不过他的名字一直都被保密着。

    大家都知道有这么一个人,有这样一件颇带着幸运性的事件,但大多数人并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真实身份和职业。

    何安的名字仅仅是在他所在的领域和学术界大名鼎鼎,因为父母的缘故,加之常年都在国外,对于一些普通人来说,声名不显。

    ……

    再后来,那时他们都已老去。

    眼角泛着皱纹,皮肤也不像以前那般光滑紧致。

    有一次,陆沉回家了,出其意料的是,那人并不像往常一样,待在客厅里。

    他便前往书房,他一个那人一定在书房里,除了书房,他又会去哪儿?

    温和的灯光下,那人背脊第一次压的那么弯,而他的手上则紧紧的攥着一张纸,上面依稀有着不少的字迹,但离得有点远,陆沉看的不太清。

    现在的他其实已经老了,所以不再像以前那么急躁,脚下的步伐踏的很稳,但是依旧轻快。

    慢慢过了过去,他站在这人的身边,看着他身上单薄的衣服,有些懊恼的说道。

    “现在天气转凉了,你呀,得多穿点,最好套件外套。不然,到时候,特别容易着凉。你呀,身体向来就不是很好,现在就更加需要注意了。”

    “陆沉,你觉得目前这个世界怎么样?”

    何安眼角扫过手中慢慢攥紧的草稿纸,微微低着头,有些突然说道。

    “在慢慢变好吧,挺好的。”陆沉沉思了一小会后,出声了。

    “当然,如果没有你,我想,这个世界对于我来说可能并没有那么美好。就像你当年说的那样,我可能仅仅是在生活,而不是在享受着我的人生。”

    “是吗?”何安低着头,有些随意问道,带着少见的无奈。

    那时的陆沉并不懂,也不明白为什么那一天他会如此对他这么说,甚至他所提的问题,会让他有一种,模糊的感觉,摸不清头脑。

    对于这一点,何安从来都没有解释,手上的那一张纸,其实记载着一个特殊的公式。

    而这个公式,甚至可能影响,未来一两百年,航空领域的发展。

    但他没有说,只是默默抓紧了那张纸,放在了自己手心里。

    直到陆沉去做饭了,他才将那张纸拿出来,用桌上的手工剪刀一点一点的将它剪碎,直到再也看不清里面的数字和公式,他才丢入了桌子旁的垃圾桶。

    他想,现在的他不需要,别人过分打扰自己的生活。

    他现在所拥有的成就,已经足够让他,在这个世界上,得到足够的重视。

    但如果他得到了更多的,他做出了更多的成果,并且是超时代的。

    等待着他的,就不是这么如此平淡温馨的生活。

    他很清楚的认识到了这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