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第二个世界14
    :

    房间的窗帘是徐舟拉上的,并未完全拉上, 因为他发现那人并不习惯过于黑暗, 但同时阳光也不能太强烈。

    那种淡淡的昏暗, 又能看得见,他最喜欢。

    那人在某些程度上可以说是十分挑剔,虽然他从不说出口, 但徐舟确实发现了。

    比如,他吃菜必须要不咸不淡恰恰好, 有一丝丝的咸味或者过淡他会不知不觉皱起眉,虽然仅仅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但徐舟还是注意到了。

    徐舟一直都是个十分细心的人, 而且对于面前这人, 他比起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来的仔细,渴望从不出错。

    刚来的时候,徐舟颇有些把握不好咸淡程度,因为之前在餐馆帮老板做饭炒菜,口味都会有些偏重。

    小餐馆里订餐人数多, 多是大锅菜,几份几份的炒。

    忙活了差不多一整天,正是要补充体力的时候,群演们和工作人员对于饭菜的要求自然就是好下饭。

    自然而然, 菜也就偏咸了几分。

    之前孙群也嘱咐他过,烧菜要清淡点,不能有辣, 黎柯吃不得辣。一开始,徐舟确实很严格的执行,按照孙群所说的来,丝毫不敢出任何差错。

    但后来偶然之下,徐舟发现那人也是能吃点辣的,不过不能太多,也许连那人自己都没有发现,他挺喜欢那种微微带着甜味的辣椒丁。

    每一天,除了工作时间外给自己安排的颇为沉重的学习任务带给他的压力外,唯一让徐舟感到欣慰的是看到那人脸上浮现的淡淡满足。

    对自己的工作,徐舟一直尽力而为,但面对那人,徐舟总觉得自己心里又多了些什么。

    看到那人不那么的孤独,或者说那人身体健康,心情良好,徐舟会觉得自己所做的也有了那么一些用处。

    即便渺小,但他也知足了。

    徐舟并不知道,如果不是何安的到来,他本应该早就被骗着去当了那部戏里男主演李斌的助理。

    因为在原本的未来,黎柯颓废了很久,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甚至在娱乐圈消失了。

    金导的那部电视剧也就并没有过多的给男二加戏份,男一号李斌的戏份占据了大部分,男二是个小新人,存在感并不高,然后在电视剧拍到后期的时候,李斌终于忍不住了,想要潜规则徐舟。

    而则徐舟则把李斌打了一顿。

    也许是运气太差,这一打,可就闹出了不少事情来。

    狗仔跟的紧,刚好拍到了李斌的受伤照,小道消息各种乱传,李斌的对家又买了通稿和水军死命压李斌。事情闹得有些大,不仅延误了电视剧后期的拍摄和制作,甚至大大损伤了电视剧的名声,投资人很是不高兴,减少了后期的投资,以至于间接导致了电视剧的扑街。

    那段时间,毫无疑问,徐舟被封杀了。

    他不仅在片场,剧组得不到工作,甚至餐馆老板都不得不让他走人,餐馆的收入来源必须依赖于附近剧组的订餐,不少剧组里面直接发话,为了生存解雇他自然是当然的。

    后来的一段时间内,徐舟瞬速的挪了地方,换了好几份工作,发过传单,当过服务员,干过小销售。

    在大都市里浮浮沉沉了一两年,在他人的提点和逐步的磨炼中也慢慢摆脱了土气,甚至因为良好的外貌条件,他成功地晋升,成为别人眼里的帅哥。

    然而,自己心中的苦只有自己知道。

    徐舟知道,自己依旧渴望着那个舞台,因为相比其他职业,那路子确实来钱挺快的,受其他的影响比较小。而且他也意识到在表演上,自己还是有那么几分天赋的。

    当李斌助理的时候,他曾在剧组里饰演了一个小角色,因为演的很不错,导演甚至还夸了他。

    当然他清楚自己所追求的并不容易,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当明星都只是梦,千里挑一万里挑一都不一定能出来一个,就算机缘巧合进了这个圈子,熬出头的也就那么几个。

    他从不做梦,他只是给了自己五年时间。

    在他因为一张被人拍的照片上了微博实时热门,被签约公司找上门来后。

    对比他的出生学历家境,这是一条捷径,如果无法成功,那就放弃这条路,往其他方向走。

    但幸运的是,他成功了,靠着自己的努力,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在这条路上,他从未放弃过学习和成长,从初期电视剧小配角里的磨炼,到第一部好不容易凭借自己实力选上的大导演电影的男四号走进观众的眼前,再到两部热门电视剧的男一号让他逐渐家喻户晓,再接着电影男一号,一步一步,累积着人脉,提升着自己的演技,最终摘下影帝的桂冠。

    再然后,他逐渐开始转行,成为一个投资者,决策人,带着好友熟人一起加盟,成立属于自己的公司。

    外界的人大多对他转型会觉得奇怪,但他身边的人却丝毫不会。因为他的认真刻苦早就被身边的人看在眼里,休息的时候,他从未放弃过学习,提升自己。

    他的野心和追求从来都没有那么简单。

    一步步积累经验,不断地尝试,他逐渐的掌握了话语权,站在了所谓的上游。

    终于,他再也不是那个被人鄙视,看不起的农村青年。

    他如今所拥有的,已经超过了大部分人。

    只是,站的高了,又是另一种感受了。

    ……

    “黎哥,你醒了吗?”徐舟轻轻敲了敲门,站在门口问道。

    房子里静悄悄的,没有过多的声响,扣门轻敲的声音是如此的明显突兀,徐舟望着自己偏黄骨架偏大的手,那是做习惯事的手,虽然形状看起来不错,但近看内里其实很是粗糙。

    没有人回应,他握住门把手,小心翼翼地转动,一点点推开门,生怕使床上躺着的那人惊醒。

    门开了后,那人依旧闭着眼,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这很少见,徐舟愣住了。

    他轻悄悄地坐在之前走了的那人坐的地方,心头一片杂乱。

    但望着床上那人唇角勾出的部分弧度,他是脸上也忍不住浮现淡淡的微笑。

    究竟是什么发现这种感觉的呢?其实挺奇怪的,但明白了后他却丝毫不惊异。

    也许第一次在片场上,面前这人就抓住了自己心神,然后跟组拍的那几场戏内更是让他被这人折服。

    处事温和有理,却又不失果断。

    这样的他,总是那么的夺目,自信沉着,不为外界所动。

    最初,或许是相貌上纯粹的注意和吸引,但后来这人给人的感觉却是如此的强烈,如白酒,看似清冽,实则动人,越品越发现其内在的深沉。

    “你怎么过来了?”

    床上那人突然出声了,徐舟有些慌乱,心跳的越发地快,血液仿佛在此刻不断地踊跃着,好像要涌出他的喉咙,让他难以控制自己的身体,就连挡在膝盖上的手也抖着厉害。

    他甚至移开了视线,因为他不敢看床上那人眼中的质疑和沉默。

    他拼命的想要组织语言,解释自己在这里的原因,但空白的大脑完全阻止了他的思考。

    眼神飘忽忽的不知多久,再无其他任何声音,他略带忐忑地看向床上,才意识到刚刚只是男人在说梦话。

    原来只是惊虚一场,他深呼了一口气,慢慢地稳定了下来。

    明明自己并非这样容易大惊小怪的人,但在面前这人,他却总是制止不住为他的一举一动而牵动。

    或许暗恋总是那么让人为之精疲力尽,不知身在何处。

    徐舟转过头,看向床上依旧熟睡的那人。

    只是,这一次,不再是微笑,而是带着疲倦,困意,以及淡淡的洒脱。

    仿佛这件事情,埋在心底已久,被深深地记住,却从未当面开口说过。

    “陆沉,这不是我的身体,我从来就不是你真正爱着的人。”

    徐舟望着床上那人,默不作声。

    起初,徐舟以为这人是在说台词,剧本里的台词。

    因为这人睡熟了以后偶尔会说些梦话。

    “陆沉”这个名字不是他第一次听到了,准确来说,这是第四次,当面前这人生病之后。

    生病后的这人更加的敏感冲动,容易有小情绪,但好像也更加真实活跃了起来,不在是那么一成不变,永远的冷静自持。

    徐舟认为自己更加喜欢这人的表露,这样的他,让自己觉得靠着他更近了一步。

    只有自己知道他的真面目。

    挑剔又温柔,从不说重话。

    明明有时候很讨厌某些事情,却很少开口,就连提建议的时候,也是如此的温和。

    偶尔沉闷地独自一人承受着某些情绪,让观察到的自己心疼。

    只是,某些小细节,让他不由得怀疑了起来,关于面前这人。

    人人都说梦话不可信,但也有句老话,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这人刚刚说出的梦话,他搜过这人出演过的电视剧以及电影,里面没有任何一个角色叫过“陆沉”这个名字,甚至搜遍脑海里他所补的电视剧和电影,也没有任何一个剧情像是他梦游时所说出的一般奇怪,让人不敢相信。

    此刻犹在梦中的他,好像另一个人。

    不再带着温和的面孔,不再带着几分忧郁,而是眉目上拥有着一种强烈的自信,冷静,稳重,骄傲,任何人都不能质疑他的所作所为。

    徐舟有一种直觉,这是一个独属于面前这人的大秘密,只有他自己清楚的大秘密。

    但徐舟谁也没有告诉,也没有问面前这人,关于他所说出的梦话。

    或者说他压根就不敢问,他知道,也许压根就得不到任何的回复。

    就像他有些时候发现的那些小细节,比如在自己做题的时候,这人总是不知不觉就站在了自己身边,看到自己遇到困难的时候就忍不住解释,讲解。

    而且,徐舟发现这人在数学上其实很有水平。

    讲解清晰到位,语言温和诚恳,徐舟甚至觉得他比一些老师还像老师,哪里像个艺考上大学,然后混出来的演员。

    事实上,徐舟买的这些资料并不简单,而是有很大的难度。

    早年间的那些记忆,徐舟已经模糊不清,最初记忆里最深刻的便是老家那黄浊而深沉的水,雨下的很大很大,身前高大的人影很模糊,摇着手,似乎在呼喊着他的名字。

    再后来,就是上学时同学们的奚落。

    现在的他偶尔想想过去,也不明白那个时候的他怎么就那么的傻。那时的他成绩比较差,不爱说话,被人排挤,被欺负的甚至不敢反抗。

    也许是当时脑子进了水,有些东西不管怎么学都学不明白。

    读了高中后的徐舟偶尔停下来,回忆过去时,总是会这么想。

    作者有话要说:  想了想,还是把之前啰嗦的内容删了,不管怎么说,我会接着加油写的,当然我必须提醒一下,很可能写的很渣,作者君一直都是废柴话痨写手,水平超级不稳定,也可以说没啥水平

    还有非常谢谢以下读者的地雷和营养液,之前都是手机码字,太累了,也没什么时间用电脑

    岁末晴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30 21:53:38

    江南凉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02 17:51:14

    岁末晴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02 23:59:09

    蔡居诚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03 19:21:10

    31834661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03 20:26:53

    岁末晴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03 22:58:23

    25321383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04 00:09:38

    读者“花落、回忆”,灌溉营养液+12018-09-04 16:47:52

    读者“阳光正暖”,灌溉营养液+12018-09-04 13:23:15

    读者“杜之柔”,灌溉营养液+12018-09-04 12:21:12

    读者“清嘉”,灌溉营养液+52018-09-04 06:21:01

    读者“书荒的宝宝”,灌溉营养液+12018-09-03 12:32:00

    读者“亦棉此”,灌溉营养液+12018-0ie了个咩咩”,灌溉营养液+22018-09-03 07:46:11

    读者“卿慕”,灌溉营养液+12018-09-02 23:48:44

    读者“半夏”,灌溉营养液+12018-0ona”,灌溉营养液+102018-09-01 22:49:12

    读者“呦呦鹿鸣”,灌溉营养液+22018-09-01 22:39:37

    读者“阳光正暖”,灌溉营养液+12018-09-01 22:33:24

    读者“hyhtattat”,灌溉营养液+102018-09-01 22:29:23

    读者“梦子”,灌溉营养液+12018-09-01 22:20:02

    读者“野芫荽”,灌溉营养液+12018-09-01 22:15:26

    读者“玉城雨潇”,灌溉营养液+12018-09-01 18:15:34

    读者“山木南风”,灌溉营养液+12018-09-01 16:02:39

    读者“solitaire”,灌溉营养液+22018-09-01 11:03:26

    读者“妮妮”,灌溉营养液+702018-09-01 00:05:33

    读者“柳初忆”,灌溉营养液+12018-08-31 23:58:52

    读者“烟雨浩渺”,灌溉营养液+52018-08-31 23:36:51

    读者“阳光正暖”,灌溉营养液+12018-08-31 22:57:46

    读者“晏归”,灌溉营养液+52018-08-31 22:21:46

    读者“月下”,灌溉营养液+22018-08-31 22:09:09

    读者“木木酱。”,灌溉营养液+92018-08-31 21:37:57

    读者“(〃\▽\〃)”,灌溉营养液+102018-08-31 20:03:28

    读者“一衣带水”,灌溉营养液+102018-08-31 19:48:30

    读者“空唯”,灌溉营养液+242018-08-31 19:01:00

    读者“清泉石上流”,灌溉营养液+12018-08-31 18:52:57

    读者“窦豆栗”,灌溉营养液+12018-08-31 14:04:16

    读者“葵花子”,灌溉营养液+12018-08-31 13:02:46

    读者“蹦哒蹦哒”,灌溉营养液+52018-08-31 08:33:48

    读者“梦沉”,灌溉营养液+12018-08-31 06:48:21

    读者“mie了个咩咩”,灌溉营养液+102018-08-31 01:14:38

    读者“阳光正暖”,灌溉营养液+52018-08-30 23:04:39

    读者“顾浅浅”,灌溉营养液+12018-08-30 22:47:40

    读者“梦子”,灌溉营养液+12018-08-30 22:00:05

    读者“絔濹”,灌溉营养液+102018-08-30 21:50:48

    读者“g某人”,灌溉营养液+12018-08-30 21:15:28

    读者“风铃”,灌溉营养液+102018-08-30 21:11:3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