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第二个世界16
    :

    非命:爱之深,责之切。爱的越深, 对他的期望也就越大。只是当年的我并不明白, 努力不一定就有美好的结果, 这个世界不确定的因素实在是太多了。当时那么多粉丝脱粉,在他微博下回复他“我对你失望了,再也不见。”, 而我曾经那么的喜欢他,却仅仅只是看着。

    非命:我没有站出来, 告诉他这个世界还是有不少人默默地支持着他,希望他能够呈现更好的作品。

    非命:我错了,我当时太过投入了, 太激动了, 一心都是自己对他的付出和热爱,那人却丝毫不在乎。所以,我很伤心,觉得自己受到了很大的伤害。但其实,没必要的。我现在觉得, 我能做的就是默默地支持他,在他失落的时候能够站出来鼓励他。

    姜宛看着这条回复,有些沉默。

    很长一段时间,她一直让自己不去想这件事情。

    虽然退圈已久, 很少发言,但她偶尔还是会特意打出那个名字,去那人的微博下逛逛。

    当初深夜里看到老友发过来那张图片, 她同样颇不是滋味。她甚至不敢告诉其他人,住在出租屋,躺在被窝里,明早还要早起乘坐地铁去上班的自己,默默地哭了。

    工作上的繁忙,家庭中偶尔的意外,逐渐升起的生活压力,慢慢地,这件事情也就模糊了不少。

    到最后,姜宛看着自己打出的这段文字,放下了手机。

    那些过去,不愿再重新提起,因为她们没有重来的机会。

    未来太过缥缈,能够把握的,唯有现在。

    其他的,不再多说,只希望,他能一辈子顺顺利利,安安稳稳。

    也许,这才是最好的祝福吧。

    ……

    “我被这个身体影响了,是吗?”

    床上,何安问系统007。

    系统007有些支支吾吾,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回答了。

    “是的,宿主。”

    何安望着深蓝色的窗帘,垂眸不语。

    最近他的情绪很奇怪,比起以前,更容易冲动,低沉,陷入忧伤的情绪。

    起初的他并没有太过在乎,因为并不明显,只是现在他才发现这是间断性的。

    当他有部分不满时,身体仿佛放大了这方面的情绪,让他变得更加难受,因此而失落。

    虽然不是很严重,但也确实影响到了他的心情,行动力,和思维能力。

    接受一副身体,得接受他的人际关系,接受他身体上的缺陷,这向来无法避免。

    “宿主,我以为应该没什么的。因为你一直都那么冷静,我以为这副身体对你的影响不会很大的。”

    “是我的错,忽略了它对你的影响,我应该提早和你讲清楚的。”

    何安过了好一会儿,才似乎是回过神来,淡淡的说了一句。

    “没事。”

    所谓的真实早已不再重要,所谓的过去终有一天会忘却,如今的低压也终将会恢复。爱终将会消逝,遗留下的还有什么,他不知道。

    但他很肯定,他依旧会坚持着自己,朝着自己的目标前进。

    ……

    又是一个夜晚,独自在自己经常住着的一所公寓的洛绍辉,将客厅里的高清轻薄电视打开了。

    十点多了,差不多是在晚间新闻的时候。

    他躺在沙发上,缓缓闭目,听着新闻的声音。

    主持人的声音依旧圆润醇厚,一丝不苟地播报着当前的时政。

    茶几上的手机振动着,他勉强睁开眼,看了一眼来电人,拿过手机,顺便将电视的声音调低了很多。

    “哥哥。”

    洛绍辉接通了电话,他听见电话里的弟弟情绪有些低落,这声音不像往常的昂扬或是颇有生气。

    “我是不是太不懂事了?”

    “你那么累,我还总是给你闯祸。”

    “怎么了?”洛绍辉压低了声音,带着几分疲倦,白日里长时间高效率的工作让此刻的他缺乏精神。

    “以前小时候父亲总是对我说,要让我好好地学,好好地锻炼自己,以后当你的左膀右臂,帮你分担一些。我却从不当回事,只把你当做我最大的依靠。”

    “出了什么事情,我第一个想到的不是父亲和母亲,而是你。”

    洛逸轩将电话放在身上,双手靠头,躺在沙发上,望着房顶那盏如风铃状的水晶灯,最上方的是晕黄的灯光,下面坠的吊坠如弯月,整体看着典雅而精致。

    这灯是当时他和黎柯一起出去时,看到后黎柯十分喜欢,便买了回来,安在了如今他住的这所房子里。

    曾经,这所房子,他们住了好长一段时间。

    一身驼色薄呢子外套被压得有几分折痕,腿稍稍弯着。

    他睁着眼,黑润的眼珠里带着的唯有几分迷茫和不知所措。

    他很久没和哥哥打过电话了,他记得年纪很小时,哥哥也曾带着他出去玩,那时候他们是那么的亲近。父母工作繁忙,经常是保姆看着他们,但两兄弟一个吵吵闹闹,一个包容随和,处着也就没那么孤独了。

    他幼年时好动,爱哭,爱吵闹,保姆一个不注意总是弄得磕磕碰碰的,父母长辈们总是说他是个不省心的。哥哥则仿佛是个小大人,从小就冷静持重,长辈们都说他未来是个做大事的人,心稳,遇事不慌。事实也确实如长辈所说,当自己还在想着玩闹的时候,大他不少的哥哥就已经成为长辈们都称赞的孩子。

    而且就算自己到了哥哥的年纪,也依旧受着长辈父母的看照。

    在父母眼中,自己从未长大。

    他那个时候是多么羡慕崇拜哥哥,什么事情都和哥哥讲。

    只是随着哥哥大了,他和哥哥仿佛就不在像以前那么亲近熟悉了。

    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也许是从哥哥回国后吧,两人联系的便少了不少。

    “我记得当我第一次发现自己的性向,发现自己可能喜欢的是男生的时候。我首先给远在m国的你打了一个电话。”

    “现在想想,我那时候做的挺不对的。那时的你应该是在深夜,我记得那时候前些天母亲还和我说,你当时学业很繁忙,因为你在修双学位。”

    洛绍辉坐在沙发上,背挺着直直地,握着手中薄而冰凉的机身,依旧沉默。

    他又怎么不记得,那时的他独自一人身在国外,有很多的不适应,国外的课程紧难度大,他又多选修了一个专业,经常是忙到深夜,睡眠经常不足。

    那个晚上他本来睡着了,一阵电话铃声惊醒了他。

    疲倦地起身,拿起书桌上的电话,接过。

    小他不少的弟弟沙哑的嗓音从电话里传来,他稍稍有些吃惊,但并不过分见怪。

    年幼的弟弟从不像他一样吝啬于情绪的表达,该哭就苦,该笑就笑,永远都那么的令人羡慕。

    就算年纪渐长,不是以前父母调侃的小哭包了,偶尔情绪激动,难受的时候也不是不会掉几把眼泪。

    似乎是有些崩溃,说完这两句话以后唯有哭声。

    粗喘的呼吸声,抽噎声是那么的清晰,直到现在,洛绍辉依旧记忆深刻。

    那个深夜,他先是听着弟弟不断的哭诉,后来则和弟弟解释着,安慰着他,说了很久很久。

    “后来,我……”

    弟弟停顿了一会儿,接着开口了。

    “喜欢上他。”

    “那个时候,我唯一想告诉的人还是你。”弟弟失落的声音从电话的另一端传了过来。

    “喜欢”,洛绍辉抿着唇,只是默默地听着。

    其实他记得很清楚,弟弟当时说的是“我爱上他了。”。

    他的弟弟,现在也不敢轻易说“爱”了吗?

    还是他已经忘了当初自己口口声声的话,他倾向于弟弟不再那么轻率了。

    ……

    挂了电话后,看着手中的时间,十一点。

    握着手中的手机,一个键一个键的摁出一个号码。

    洛绍辉看着被接通的电话,问道。

    “你好了些吗?”

    没有回答,大致三十多秒后,洛绍辉才听见了一声淡淡的回复。

    “好多了。”

    “那就好。”洛绍辉回答的很快,听到了这个声音后,他才安下了心。

    “我本来以为你已经睡了,怕打扰你。不过想了想,好些天了,还是打个电话问问吧。”

    “其实没必要的,洛总。我很感激你之前给我的机会,只是,有些事情,我想没必要再进一步。”

    “我进了一步吗?你太敏感了。”洛绍辉低声回复道。

    “我想,有。”

    “每个人都需要朋友,活在这个世界上,如果没有交心的人,那该多么的……”洛绍辉突然停住了,不知道再如何接着说下去。

    他从未像这样和一个人吐露自己对朋友的看法。

    他有不少朋友,商业上交流和合作结识的朋友,大学里认识的校友,以及因为家庭因素自小认识的朋友。

    但这些朋友都隔着一层厚厚的膜,心里的苦闷自然是说不出口的。

    “我现在把你当做我的一个朋友。”

    “我并不奢求你接受我上次所说的,那太过困难,我很清楚。”

    “把我当做一个关心你的朋友吧!不用考虑太多,不用担心太多。”

    “你同样也需要朋友,有些事情,不方便告诉别人,你可以打过来,告诉我。”

    “朋友,洛总,你说笑了。”何安躺在床上,低低的嗓音有些艰难的从喉咙里吐出来。

    “难道我没资格成为你的朋友吗?”洛绍辉接着追击问道。

    “在外人眼底,应该是我没资格才是。”

    “更何况,你很清楚。朋友也许只是……”

    电话机那人的话缓缓地停了下来,似乎是在考虑接下来的说辞。

    但直到最后,依旧没有说出接下来的话。

    有些事情,心知肚明,多说无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