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第二个世界19
    :

    “哥哥,你要照顾好自己。”

    弟弟的话语突然转了一个方向, 洛绍辉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父亲母亲其实也很关心你, 只是他们不像对我一样, 总把我当做小孩,时时提点。他们虽然从来不在你面前过多的夸你,但内心深处你永远都是他们的骄傲。”洛逸轩说这句话的时候带着淡淡的沉重, 和丝丝的羡慕。

    洛绍辉依旧沉默,是骄傲又有什么用, 他永远都必须承受那么多,按着父母的要求来。其实早在回国前,他是打算自己创业的。

    他在国外结实了不少朋友, 也聚集了不少人在身边, 也有几个比较成熟的项目在手上,打算回来的时候实施。

    父母初期确实给了他练手的机会,并未对他有过多的要求。

    他并没有选择在洛氏集团大本营的北方,而是带着资金和几个朋友南下,在s市成立了一家公司, 在一个他们早就选定的新兴产业扎根了下来。

    一开始其实并没有多少人知道他是洛氏集团的大公子,商场无情,竞争激烈,他在外人看来也没什么后台, 自然是受到了不少的恶意竞争。

    因为领域选的好,又拥有足够的技术,加之他自身卓越的眼光和管理能力, 他的公司不断激流猛进,经过短短三年的发展,成果很是惊人,占据了该领域市场上的大头,成为了领头羊。

    只是这点成就,在更大的企业中看来,也不过是小打小闹。于是后来,父母觉得他历练的差不多,就要求他回来接受洛氏总公司的业务。

    洛氏之所以被不少人被称为洛家独有,这是因为它是一家没有上市的公司,洛家人具有最高的控股权。经过半个世纪的发展,以及紧跟上头的意见,逐渐成了一个庞然大物,但与此同时,里面的问题也不小。

    初期接管家族企业的时候,洛绍辉受到了不少的刁难。

    作为家族企业,即使长辈们的眼光不错,紧跟时代的步伐,一步步前进,但也依旧有些不小的问题。

    比如公司管理手段有些落后,部分成员空占雀巢,旗下某些子公司经营不善,亏损严重,欺上瞒下。

    刚接管的那一段时间,他甚至忙的没时间睡个好觉。某些分支长辈的刁难,部分董事会成员的不服气,但最后,他都一一克服,获得认可,成为名副其实,地位稳固的董事长。

    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争权夺利,面上的情绪越来越少,人也越来越沉默。

    短短的五年,他仿佛已经消耗了人生中大部分的激情,剩下的唯有疲惫。

    又有谁知道,幼年时期,他曾有个梦想,那就是成为一名游历各国的画家。

    在国外的时候,他也曾选修过艺术概论,空闲时间也会抽出时间画画,满足自己。

    只是在父母看来,这只能是爱好,万万不可作为职业,难登大雅之堂。

    “哥哥,有时候,我都觉得很奇怪,为什么父亲母亲对你要求那么严格,对我却是多是溺爱。”

    “以前我甚至会想,什么时候我能得到父母的几声呵斥,能够像你一样被紧紧的看着。”

    “他们虽然宠着我,可是我知道他们早就对我失望了,所以他们才一直这么做。我小时候,他们就总是开玩笑说,我以后再怎么努力也只是个守成的料。”

    “我这一辈子安安稳稳,不闯祸,他们也就知足了。”

    弟弟的语气带着几分冷淡和讽刺,原本就带着几分华丽的嗓音显得尖锐起来。

    “你知道吗?当年我闹了那一场后,他们虽然从来不说我性向的事情,可是我知道他们到现在都没有释怀。”

    “他们对我还抱我希望,指望我重新娶妻生子,走回正道。可是我知道,那不可能,一辈子都不可能。”

    “我不想成为那样的人。”

    这句话洛逸轩说的斩钉截铁,丝毫没有回转的余地。

    “不要伤害自己,也不要伤害别人了,那就够了。”洛绍辉略带感慨,对着手中的手机说道。

    “这个世界总是有那么多的意外,你从未见过,从未想过。然而当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时,只能默默地承受。”

    “逸轩,你要成熟点。”洛绍辉的声音变得越来越低沉,但又那么的清晰有力。

    “有些事情,我以前一直没和你说过,现在我觉得我真的得告诉你了。”

    “爱情不可能永远那么完美的,逸轩,你所追求的,太过无暇,这样双方都容易受到伤害。”洛绍辉望着黑色轻薄的手机,电视里的新闻联播已经播的差不多了。

    洛逸轩却仿佛却戳中一般,回复的很快,却也带着几分哀伤和落寂。

    “哥,你说我,我承认,我要求太高。我渴望我的爱人能够把我放在心上,放在第一位,永远爱着我。是的,这很难。”

    “可是,哥,你对爱情的要求太低了,你不觉得吗?有些时候,我甚至怀疑你有喜欢过一个人吗?”

    洛绍辉握着手机的手,颇有些无力,面上带着几分疲惫。

    亲眼看到父亲和外面养的人走在一起,看着父亲带着笑容吻上那个女人的场景,看到他们身边那个打扮的娇俏,可爱的小女孩。

    是一刻,那一瞬间,父亲高大的形象在自己面前崩塌了,彻彻底底的崩塌了,直到现在,他内心都有些讽刺。

    口口声声说过爱的人,真相却是如此让人想笑。

    年幼时父亲忙于工作时,母亲经常讲述着当年父亲是怎么追求自己,发出攻势。

    最后两人成功和和美美的生活在了一起,成为别人眼底的模范夫妻。

    然而,那些曾经在自己眼里看来是如此幸福的生活却又那么的虚幻,仿佛一场触之即破的美梦。

    “哥,好好找一个你爱的人,然后抓住她后,就不要放手了。”

    洛绍辉突然忍不住轻轻笑了笑,他的弟弟在爱情上还是如此的孩子气。

    让人羡慕他的大胆直接的同时,又觉得过分稚气,不是一个成熟的人。

    “爱一个人不容易。如果真的找到自己喜欢的,大胆一点,直接上吧,哥,别总是犹豫了。”

    “你不付出,不尝试,不去跨开那第一步,也许永远都不会有结果。”

    “一个值得哥哥你去爱的人,知道你的付出后,不可能不会有所触动。哥,只有你这样的人才适合这一招,大部分的女人都会对你这种人动心。”

    洛绍辉沉默了,他们兄弟两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类型和性格,思考方式也完全不一样。

    洛绍辉对爱情是保持相对悲观态度的,他并不觉得付出就一定能够得到自己所想要的。所以,他一向是迟疑,犹豫。

    而洛逸轩之前则过分乐观,他永远都那么乐观大胆,追求自己想要的。

    “那你为什么放弃了,实话说,我很惊讶。”隔了许久,洛绍辉才重新开口问道。

    “我已经错过了,再也没有任何回头的机会。”洛逸轩望着吊顶处的水晶灯,眼神更加的黯淡无光。

    “这个世界上,其实还存在着不合适。我们总是从对方身上寻找坚持的理由,但其实,再怎么努力掩饰遮盖,都离不开分开的局面。”

    “既然这样,还不如早早结束,在我们还没有将彼此视为唯一的时候。”洛逸轩的语气越来越淡,直至泯灭。

    “至少,现在我们还能拥有一个看起来不错的收场。”

    “你太莽撞了。”洛绍辉低声回答道,语气带着淡淡的责备。

    “我知道,可是我真的只想立刻结束,因为我怕自己犹豫不决,开不了口,然后后悔一辈子。”洛逸轩闭上了眼,眼前一片黑暗,没有光,指引着他向前走。

    他只能在泥沼之中挣扎的越来越深,无法脱身。

    就如当年他准备和黎柯好好谈关于分手这件事情时,那样的混乱,那样的可怕,让他不敢置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他眼睁睁看着那人拿起了一把刀,威胁着自己。

    他不允许自己离开他。

    他求着自己,让自己别离开他。

    拿起刀的那一刻,他的表情是带着解脱和挣扎的,洛逸轩好怕好怕,那一刻,他的心突然就这么跳了起来,越来越快,快的让他不能呼吸,到最后仿佛时间永远静止在那一刻,再也无法前进。

    “我这样做,对他是好的。他不能依赖太多,他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不依靠别人。”

    这样他就再也不会依赖过度,将别人视为所谓的唯一,生命之中的唯一,然后为其……

    他不要那个人为自己而活,那不对,不对。

    原来曾经以为那些甜蜜的陪伴,都是扎在他的心口上,让他不能呼吸,不能挣扎,只能承受,到最后,成为习惯,将自己视为他人生之中的唯一。

    那不是爱,不是真正的爱。

    那只是一种病态的关系。

    回到过去,洛逸轩第一想到的事情,就是结束这段关系。

    曾经这段时间,因为电影票房的失败,黎柯沉寂了很久,那段时间,洛逸轩一直陪着他,后来黎柯慢慢好转了,甚至比以前更加开朗了,不会像以前那样过分的沉默,洛逸轩以为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转变。

    可是,自己错了。

    他把黎柯推入了一个深渊。

    一个离不开自己,一个永远折磨自己的深渊。

    “他需要的是健全的,他发自内心真正想要得到的爱。”

    “哥,黎柯他不能被逼迫,不能不断地妥协。”

    “那不是爱,不是他真正想要得到的爱。”

    “他不爱我,从来都没有爱过我。”

    洛逸轩终于忍不住哭了。

    他所爱的人,也许从来就不适合爱人。

    爱一个人,对他所爱的人来说,是折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