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 第二个世界28
    :

    ……  柔和的灯光铺在他的脸上, 泛起淡淡的光晕。

    依旧俊秀出众,但脸色稍稍有些苍白,圆润墨黑色眼睛里不像从前那般睿智温和,无懈可击, 而是夹杂着少许的疑惑和淡淡的不解。

    这次他的论文已经告一段落了, 这是他来这所学校的第三年,以手下的这篇成果来说, 他想再过几年自己也许就能够留校任职了。

    只是, 这样的日子多少有些平淡而乏味,虽然他过的确实很充实, 虽然搞研究的时候他确实精神状态变得很好, 但停下来后, 却总是觉得仿佛缺了些什么他不知道的东西。

    直到有一天,他在住的公寓里, 听到敲门声。

    打开门时, 见到屋外那人, 静静站在门外, 脸上泛着疲惫与淡淡的焦虑, 但看见自己后却又一转之前的疲态,变得高兴起来。

    仿佛淡去了一切的苦楚, 给他的永远只有明亮的一面。

    那个笑容,何安想, 自己应该是忘不了的。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 傻的让他可怜。

    只是那天, 他的语气却颇有些冷漠。

    “你怎么过来了?”

    话一出口,那人脸上立刻变得有几分慌张和勉强,有些不好意思。那人低着头,有几分懊恼,声音也压的极为低沉,那话仿佛是从心里一个字一个字吐了出来。

    “我申请到了全奖,老师们也都支持我出国学习。”

    那时候,那人压根就没提及家人的反对,直到很久以后,何安才慢慢清楚了当年发生的那些事情。

    当时,他见着那人站在门外,心里很是复杂,有些踌躇,又有些淡淡的说不出来的滋味,只不过他还是开口说道。

    “进来吧!”

    那人听了后,脸色立马转变。

    不再是带着那种显而易见的苦涩和忐忑,似是转危而安。

    何安见了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进了屋内,何安没多说些什么,他只是听着那人慢慢讲着自己的事情,却丝毫没有提及那张被发现的纸条。

    屋内布置的有几分单调,很是冷清,除了必要的生活用品,以及平时会看的一些书外,其他的,就没有了。

    而那人坐在浅灰色的单人小沙发上,微微低着头,英俊帅气的脸上泛着灿烂的笑容,边笑边絮絮叨叨说着,他坐在轮椅上静静地听着,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他想自己这个时候,并不太适合出声过多。

    他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面前这人,自己不忍心打断。

    见过太多残酷的,对这些纯粹的,总是保留着点点善心。

    其实那张纸条上并没有过多的话语,只不过用淡淡的笔触轻轻的留下了那两句话。

    “林修,我想我喜欢你,而且是很喜欢很喜欢你。”

    “但我不说爱,因为我怕自己压根不配用上这个字。”

    这样的一个人,他实在是……

    陆沉刚来的那段时间,两人都很忙,陆沉是忙着适应学习,而何安则在忙着他的博士毕业论文。

    直到过了差不多半年的时间,两人才有多余的时间出来走走。

    其实让何安感到惊讶的是,这人压根就没有提及过那些事情,而是老老实实的当着他的朋友,很认真的关心着他。

    偶尔他知道那人会偷偷的,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很认真的看着他,他虽然知道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却没有挑明过。

    对于这份隐秘的感情,他甚至有些不忍心打碎。

    他有时候闲下来也会出神的想,他该怎么办呢?

    直到那天,那是个特殊日子,那人在很辛苦的学习下,终于拿到了他的学位。

    而那天,他们决定好好庆祝一下,在他家里开个小型party 。

    来的人不多也不算少,有一起出国留学的学生们,也有一些外国同学,他的同门希尔也过来了,人一多了,他住的地方就热闹了。

    当然厨艺这种东西他是没有的,便只能让陆沉赶鸭子上架,所幸这人有那么几分基础,国内家常菜不在话下,前几天又好好操练了一下当地的菜色,成果还不错。

    为了照顾外国朋友和国内朋友的口味,他不仅做了不少符合当地特色的食物,还烧了不少国内的家常菜。

    聚会上每个人都笑的很开心,气氛很是活跃。

    何安在阳台上,静静看着屋内众人。

    里面的希尔顺便走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些感叹说道。

    “之前那本书的主人,就是这位男士吧!”

    何安默默无言,只是淡淡望着,眸色没有任何的波动。

    “看来我又猜对了。”希尔伸展着自己的胳膊,颇有兴致说道。

    “只是,看来你没告诉过他,你知道那件事情吧。”他轻声问道,语气之中带着肯定。

    “看来,你也没看起来那么冷酷无情呀。”

    他低了低嗓音,看着眼前温和出众的男人,眉间微微皱着,那双乌黑明亮的眸子,平日里涉及研究时便十分冷静执着,仿佛除了眼前的研究外,在无他物。

    看着这人在阐述思路和论证过程时,是一种享受。

    永远都那么平实有力,没有丝毫的浮华,简洁而凝练。

    在此之前,他一直认为唯一能够吸引这人的目光的,便只有他的研究了。

    但现在看来,也并非如此。

    “我发现,我现在挺嫉妒他的。”希尔笑了笑,出声道,“不是每一个像他这样的人,都有足够的好运,能够遇到一个像你这样的人。就算不够喜欢他,也没有断然拒绝。我想你应该不会仅仅因为他的性向,就和他了断关系吧。”

    “来了这里这么久了,你应该也知道,像他这样的人不少,或者说,这世间本就存在着。”

    “只不过,命运从来都没有那么公正。就算是在最自由最开放的这片大陆,也依旧会存在偏见。尽管它已经被国家移除了精神病的范围,但直到现在也依旧有很多人认为那是不健康的,恶心的,是要下地狱的。”

    “我有一个朋友,出生在一个基督教徒家庭,令人不幸的是,他爱上了他的一位男老师。”

    说到这里,这位金发碧眼的男人看着屋外的天空,有些楞神。

    “后来,他自杀了。”

    “据说是从高楼轻轻一跃。”

    他转身看着坐在轮椅上的何安,有些苦涩的说道。

    “林,我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但是,我真的希望你早日做出决定,不要让你那个朋友为你如此患得患失了。”

    “我想,现在的你很清楚,他对你的感情。”

    希尔微微靠近何安,低了低身子,将他微微有些歪曲的衣领摆正,带着些淡淡的调侃。

    “你看,他现在就算不在你身边,也依旧时时刻刻关注着你。”

    “你没发现吗,他的目光一直都在你的身上。”

    感受到背后的注视,希尔站了起来,脸上带出一抹轻笑。

    “他是个不错的选择,我认为。对于你这种人来说,也许科研是你的第一位,永远也割舍不下,但这不一定代表着你不需要一个第二位,能够照顾你,和你一起生活的人。”

    “人都是需要感情所支撑的,他很在乎你,也很爱你。”

    希尔离开之前,望着依旧冷静淡然的何安,劝说道。

    “林,不要错过了这个好机会。”

    独自坐在那里的何安看向屋内,虽然隔着有一段距离,但目光相对,便已了明,而那人脸上原本的淡淡担忧转成一股微笑。

    他见了后,淡淡的转回视线。

    这个大傻瓜,他心里默默的翻了个白眼。

    但其实他的内心也是有些愣住的,他没想到这个同门会过来和他说这么多。

    这着实让他有些吃惊,但同时他又在想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那个晚上,何安少见的出神了好久,他对自己的行为产生了怀疑,他难道错了是吗?

    可是,他又很清楚,感情有时候来的突然,走的又太突然,而他对这种过分快速的荷尔蒙分泌发作的情况,并不带有很大的认可。

    他并不喜欢那些短暂的片刻的欢愉,他所追求的,即使不那么喜欢,如果下定决心了,那也一定会坚持很长一段时间。

    聚会结束后,人都走的差不多了,陆沉还在门外送一个出国的朋友,他便去帮忙收拾桌上的一些垃圾。

    耳边传来的话语淡淡的消失了,转而是沉稳的甚至有几分轻快的脚步声。

    “阿修,你先休息着,我来收拾吧!”那人快速走到了他的身边,轻巧地将他的轮椅推开。

    拿过他手上轻轻捏着的零食袋子,放入旁边的垃圾袋,然后才低下身子,弯着腰,去收拾着桌上的垃圾。

    何安看着自己手上,空无一物,唯一一个被拿着的零食袋子也被身旁这人拿走了。

    突然,他就想到这人来了国外以后,每天总是帮他灌一杯热水。

    国外的人习惯了喝凉水,他自己有时候忙着做实验,也就不管以前国内喝热水的习惯了,而是也跟着喝凉水。

    也就这人总是担忧他的身体,总是不忘记帮他烧一壶开水,备在那里。

    看着这人压的弯弯的背脊,脖颈间泛起几丝细汗。

    他出声了。

    “陆沉。”

    微微低哑,但依旧依旧清朗的嗓音响起。

    只是这一次,这声音似乎带着点什么,和往常有些不太一样。

    这让陆沉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问道。

    “怎么了?”

    何安却是揉了揉眼角,微微有些郁闷。

    他弯腰,倾着身子,一只手戳了戳陆沉结实的后背,出声道。 16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