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第二个世界30
    :

    ……

    天空一片黑黝黝的, 伴随着电闪雷鸣, 让陆沉想起了很多年和一些被分配到乡下劳动的知青们一同劳作的场景。

    每年的秋收季节, 都十分的繁忙。

    秋季多雨,人们多是要赶在大好阳光下急忙抢着收取田地里压得沉沉地,一片金黄色的麦穗儿,若是时机不对, 收割的时候遇着雨天,一年下来辛辛苦苦种出的粮食也就打了水漂。

    那样的日子,总是忘不了的。

    行走在干旱的田埂上, 烈阳高照, 炽热的阳光照在身上,浑身发烫,热的汗流浃背,手上拖着重重的稻谷,或是肩上扛着, 拼命地向着谷仓里跑去。

    往往一忙就是好多天, 累的让人晚上一回家就想倒下, 甚至过了好多天后走起路来脚步依旧酸软无力,浑身都是红印子。

    想到这, 陆沉心中泛起一阵苦涩之意。

    家里这时应该也差不多要秋收了,如今的自己在知名的大学里遨游知识的学海, 靠着老师的介绍在家境富裕的家庭里, 享受着丰富的三餐, 甚至还能吃上不多见的甜滋滋的水果。

    而自己的兄弟姐妹们, 这个时候,无论是大还是小,应当都去了田地里帮忙抢收粮食。

    那样的累与苦,他是亲身尝过的,甚至历历在目,铭记于心,甚至成为他奋斗的一部分动力。

    他需要做的还有很多很多呀。

    “下雨了。”从房间急忙走出来的孙梅系起围裙,有些庆幸,“还好之前把屋外晾的衣服都收拾了。”

    “天气预报也正是不准呀,说好的明天晚上才会下雨,只是没想到现在就下的这么大了。”在厨房忙活着的孙梅嘀咕道。

    “对了,小陆,你去帮忙把阳台上的窗户关一下,有个角落的地方,林公子应该关不上。”

    窗外的雨很大,滴滴答答的声音仿佛永远都不会停息一般。

    孙梅怕这个同样爱看书的小伙子听不见,嗓门大了不少。

    陆沉听到后,连忙快速走向阳台。

    只是他走的快,正准备拉开帘子时,对面的帘子却已经拉开了,正好撞上了想要进入客厅的何安。

    此刻,陆沉可以很清晰看见何安的短俏的黑发已经被打湿了不少,甚至那莹润光滑的脸庞上沾着不少的水珠,阳台的右偏角摆着一个柜子,以至于这人的轮椅靠不过去,无法关上窗子。

    倾斜而挥洒的雨水顺着风势飘进来了不少,靠着阳台较近的陆沉都感受到了嘴角的雨水。

    目光相对,何安的眼神淡漠如水,温和一如既往,但又有种说不出来的压迫感。

    陆沉被看的心下一跳,连忙移开了自己的视线,绕过面前的男人,走向阳台,去关那扇没有关上的窗子。

    雨越发的大了,陆沉的思维发散的厉害,一会儿想到自己今天压根没带伞,一时间看这雨也不像是会停的样子,估计自己回到宿舍的时候应该会很晚了吧。

    但思绪不知不觉又飘到之前看到的场景,那人修长的脖颈,微湿的眼角,卷翘的睫毛,伴着秀气的眉,却是越发地引起他心中的怜惜。

    想到这,他吓了一大跳,男人怎么能用怜惜来形容了。

    连忙揉了揉自己的头,迅速撇开这个想法。

    不过这个和他同一年出生的大学生的肤色真是够白的,比隔壁班上的大部分女生都要白,完全不像他因为早年间劳作,就算关在屋子里读了几年书,也依旧还是有几分黑黄,甚至可以称得上粗糙的皮肤。

    将近八点,天早就黑了,窗外的雨依旧没得停歇。

    陆沉坐在餐桌旁的椅子上,手里握着孙梅给他倒的一杯浓浓的姜茶,温热的瓷杯握着他的手心微微有些发烫。

    “小陆呀,雨下的这么大,你一时也回不去。要不,今天就在这里住吧。”孙梅同样坐在餐厅里的凳子上,靠着微黄的光线,一边织着手中的毛衣,一边问道。

    “虽然没多余的床,但我可以帮你牵床被子,地板都是我天天拖得干干净净的,打打地铺,凑合一晚上,你看可以吗?”

    陆沉有些迟疑。

    孙梅却自顾自的,放大了嗓门说道,“林公子,就让小陆今天在家里歇着吧。这么晚了,让他一个人回去也不安全。”

    “孙姨,我记得我房间里还有一套新的没穿过的换洗衣服,你等会拿给他吧。”

    客厅里的一角缓缓传来温温柔柔,却丝毫说不上小的声音,慢悠悠地,在连绵的雨声中,清朗的音色显得有几分惬意和自得。

    “明白了。”孙梅看着手中的毛衣,利落地穿插着,乐呵呵地大声回答道。

    瞅了一眼眼前坐在那里,有几分愣神的小伙子,她笑了笑,低声说道,“小陆呀,别看林公子话少人有些冷淡,可是呢,这心肠还真是一等一的好。你尽管放宽心,晚上好好歇着。再说晚上还得你帮些林公子的忙呢?”

    “我年纪虽然大,但是帮着林公子这个年纪的人,也有些不合适。”孙梅拉了拉手中的灰色毛线,接着说道,“还是你这样的年轻小伙子,力气大,又是同龄人,方便的多。”

    “林公子本身性子就有几分好强,什么事都不愿意依赖别人,可是呀,他如今这身体,还是有诸多不方便的,再加上他人又爱干净,我这个老人家也帮不上什么忙。”

    “还是你来了好。”孙梅温和地笑了笑,虽然上了年纪的脸并不光滑,也不够好看。

    但此刻,她的神态却是充斥着包容,耀眼夺目。

    陆沉有些纳闷,但又不好直说,只好斜着好奇地看了一眼客厅,虽然被鞋柜挡着,只能看见那人摆着正正的,没有丝毫动弹的双脚。

    真是有些可惜了,这人长得这番相貌,又有着如此好的家境,又是如同天之骄子一般的q大学生,偏生遇上了这样的祸事,再也站不起来了。

    这命运还真是够无常的。

    这样的男生,在没发生这些事情之前,以这人的才貌品性来说,在大学校园里定然是个十分受欢迎的人。

    只是,如今,却拘束于这虽然装饰舒适,但相比广大天地,却又过分狭窄的家中。

    不得不说,真是可惜。

    ……

    “过来,帮忙扶我一把。”浴室里的何安,对着门口的高大男人出声道。

    屋外的冷空气与室内微高的温度相碰撞,浴室的玻璃上很快就结满了水珠,白瓷盆内热腾腾的水与微冷的空气接触,散发出不少的水汽,向上攀爬着。

    陆沉感觉自己的脸有些热的发烫,有种说不明的感觉萦绕在心口。

    他走了过去,没有理会这人脸上的诧异,而是利落之中带着小心,迅速将轮椅上的他抱了起来,放在旁边的较为宽大的木凳上。

    然后站在浴室中衣架旁,看着上面挂着的唯一一条天蓝色的毛巾,问道:“这个应该是你的吧!”

    何安接过毛巾,将它缓缓放入水中,低着头,看着原本晒得发硬的毛衣慢慢地湿润起来,沉入水底。

    “好了,谢谢,你可以出去了。”何安低着头,看着热滚滚的水出声道,没过几秒,他又回过神,接着说道,“对了,顺便可以帮忙把我的轮椅也搬出去。”

    但是他还没有说完,便发现轮椅已经被搬到了门外,连带着门也带上了。

    他微微有些吃惊,眉头皱起一个浅浅的弧度,这也太快了,他有点想象不到这样一个身材高大的人,居然会有如此灵敏而细致的心思,在他还未曾开口,就已经替他考虑到了。

    这间房子是原主父母特意找的,相比很多其他的小区内的房子格局来说,这个小区最大的特色就是有着单间的卫生间,而且还比较大,甚至为了方便轮椅进出,还专门改造了一般,里面的设施也方便何安自己生活。

    陆沉将轮椅放好后,便默默地站在浴室旁的墙壁旁,望着灯火通明,散发黄色光晕的磨砂门,一时之间竟是有些愣神。

    为了方便轮椅进出,被改造过后的浴室半边墙被移了,门也特意换成了可以看见淡淡人影的推拉磨砂玻璃门。这种门在此时还是比较少见的,而且也不是近年来流行的实木门,显然耗费不少。

    隔着玻璃可以看见模糊的身影,一只修长的手轻飘飘地向上举起,然后缓缓放下。

    莫名其妙的烦躁,让他忍不住斜着头,飘忽忽的视线不知道往哪里摆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陆沉这才听到门内那人依旧沉静淡然的声音。

    “好了,你可以进来了。”

    何安叹了口气,清朗的眉目带出丝丝愁绪,淡淡地摇了摇头。

    这个系统,情绪波动大,但并不意味着它真的很懂人类的感情。

    从曾晓珠说出她喜欢上了一个男生时,他就知道她应当是不会再过来。

    一个女孩子告诉一个暗恋自己的男孩子,自己喜欢上了别人,这不就意味着含蓄的拒绝了别人对她的好感了吗?

    他很清楚,曾晓珠过来,仅仅是为了做一个了断。

    两人的家庭,老实来说,差距已经不小了。

    原主父母的前途蒸蒸日上,家族亲戚也发展的很好,原主读的又是全国数一数二的q大,还是热门专业数学系。

    而曾晓珠家里长辈也都大多在那个年代去世了,原本还算有点权势的父亲又在外派路上意外去世。人死如灯灭,人走茶凉,原本还算不错的家境就这么落了下来。

    母亲又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很明显差了原主一大截。

    所以这也是当初曾晓珠当年搬家后再也没有联系原主的原因。

    曾晓珠当初应该很清楚的明白自己未来的归宿应该不是原主,所以她将幼年时期心中那份朦胧的感情藏至深处,很少触及。如果不是因为原主出了车祸,失去了行走的能力,原主父母应该不会同意让曾晓珠嫁给原主。 16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