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第二个世界32
    :

    “黎柯, 他骗了我。”

    “或者说,他其实一直在自己骗自己。”

    何安拿着手里的剧本,低声开口。

    黎柯留下来的信息里面, 从来都没有提到过关于他的第一个女朋友,仿佛这个人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黎柯是一个细心敏感的人, 对情绪这方面有着极强的领悟力, 这样的他其实在洛逸轩出现之前,很有可能早早就产生了心理问题。

    他一次又一次的强调着自己的电影, 将电影视为自己的生命,但到最后,他终于放弃了,成全了自己。

    何安认为最靠谱的猜测,电影是黎柯生存的那根线。

    也许他在此之前, 发生过什么, 让他将人生活下去的动力都放在了电影上。

    后来,他遇到了自己的第一任女友,这段关系, 让他慢慢恢复了正常。

    他开始爱上女友,女友慢慢取代了他视若唯一的电影。

    甚至遇到某人的包养邀请,黎柯拒绝了。

    他情愿失去电影, 失去机会, 他只想留住自己的女友。

    可是, 他再一次被抛弃了。

    再后来, 洛逸轩出现。

    他让黎柯有机会重新爬起来, 重新开始拍电影。

    电影这条安全线又重新把黎柯拉了回来。

    可是他的心理状态已经趋于不稳定了,电影成了他存在的唯一意义。

    与此同时,和洛逸轩之间的纠纠葛葛,也时不时拷压着他。

    黎柯爱洛逸轩吗?

    也许有吧,也许没有。

    何安并不清楚,爱与不爱,在他看来,没有什么多大的区别。

    热烈的如火一般燃烧的炽烈的爱情,那种心动,忘乎所以,不能自已的感受,他从未感受过。

    曾经,何安对那人说过。

    “你走吧,走的远远的,我不值得你这样对我。”

    可是那人却只是笑着温柔,望着自己,摇摇头。

    何安也曾想过告诉那人真相。

    “我不爱你,总有一天,我会走,走的远远的。”

    “因为,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然而直到最后,那最后一句话还是没有说出口。

    后来他先离他而去,不得不说他是遗憾的。

    如果可以,何安情愿亲眼看着他走,而不是他看着自己走。

    可是那副身体终究是支撑不住。

    ……

    关于黎柯拍的三部电影,其实何安一直存在某方面的疑问。

    虽然他未曾精心收集过很多信息,可是按照自己曾经查到的,了解到的。

    慢慢的心里也有了一些思绪。

    尤其是第三部电影时,剪得相当糟糕的片子,多次过审不过,剧情甚至有些过分支离破碎,加上一些曾经出现的水军和唱衰的影评人。

    尽管背后的人做的很小心,甚至让大家看起来不过是墙倒众人推,或者说是黎柯的对家所做。

    但还是过分巧合了。

    这世间哪有那么多过分的巧合。

    ……

    “灯光师!”

    “镜头推进。”王安示意。

    这是一场室内戏,镜头上的两人一人坐着,一人靠着窄小的房间里的木质柜子里。

    厨房里很拥挤,堆了不少的东西,密密麻麻堆在柜子上,木质的柜子灰扑扑的,沾着一层灰尘,那是场景布置人员特意弄得。

    现在要拍的镜头是双主角之一的沈瑜奶妈去世后,心慌身乱,面临着双重挣扎。

    一面是人事的纷乱,一面是学生表露的情谊。

    再然后,他们产生争执,沈瑜说了不少重话,把许旭昌气的说不出话,只能沉默。

    “老师。”

    面对站着的人看着自己,那眼里是毫不掩饰的感情。

    他又喊了一声,甚至话语声有着几分破碎。

    那种眼神,莫名让何安停顿了半刻。

    这本并不是他早就想好的做出的举动。

    立刻反应过来的何安,神色恍惚,身形憔悴,缓缓地退了几步。

    直到撞到厨房一角的柜子上,发出一声轻响。

    这是好几天前就商讨好的拍摄镜头。

    甚至这个房间的细节都是一一讨论,导演亲自和他们两个主演说了不少。

    何安抬起头,看向那边的人,等待着那人出声。

    只是这一次,他看到的却是焦急和突然闯过来的身影。

    何安都没反应过来,趴在地上的他,被徐舟撞倒了。

    紧紧压在自己身上的身躯,那人粗喘着声音,磕碜一声,重重一击,那人发出一声闷哼。

    眼前一片头晕,视线都已模糊。

    周围掉下来的东西不在少数,箩筐和一些杂物,以及特意放了的灰尘。

    一时之间,尘土飞扬。

    但更为明显的却是玻璃碗盘破碎的声音,噼里啪啦,很是惊人。

    撑着地的手指旁显而易见的瓷碎片,被割裂的痛楚让他缓过神来,看着身上人迟迟没有起身,神色一片苍白,冷汗冒着。

    他才意识到事情有些大了。

    “叫救护车。”

    何安立马大喊道。

    拍摄早就停止了,工作人员也纷纷紧张起来,靠的较近的几个更是直接跑了过来。

    何安小心爬起,半跪地,除了手指上几分淡淡的渗透出来的血迹外,顶多是有几分晕沉,其他的倒是没有什么大碍。

    只是徐舟靠着柜子,一只手撑着地,神色苍白。

    何安看到身旁掉下来的一地碎片,破碎的水和玻璃,以及那把很惊人的木质小锄头,眉头皱的很深。

    不知过了多久,救护车的声音才响起。

    那时候徐舟已经陷入昏迷,人急忙地被送走了。

    何安没跟着去,连手上的轻微伤口都没有包扎,只是随便用酒精消了消毒。

    他来到之前的片场,站在之前徐舟的角度,仔仔细细把自己站的地方,柜子上放的东西的角度和方式,看了好几遍。

    喻仁山去处理发生的事情了,只有导演王安站在他身边,叹了口气,有些愧疚出声道。

    “我没想到,我的这种剧组还会有人搞事。”

    “事情是冲着我来的。”何安淡淡回答道。

    “黎柯,有句话不值当讲不当讲。”

    “这几年你是不是得罪了人。”

    王安望着神色如古井,毫无波动,这位他在投资人的推荐下,最后才选中的演员。

    年龄已满三十,脸庞依旧清秀出彩,看不出过多的岁月痕迹。

    这张脸,生来就是吃这碗饭的。

    都说娱乐圈的美人多命途坎坷,王安想黎柯这人也算是有几分坎坷吧。虽然路子顺,年纪轻轻就拿了影帝,可是这些年来主流市场对他还是有几分排斥的。他的名声,名气,资源远远比不上和他一起获得影帝的江修文。

    导演王安又接着说道。

    “选演员之前,有人专门向我推荐你。”

    何安微微垂眉,没有出声。

    其实洛绍辉对这部电影的投资,直接拜托了自己早年的一个朋友,并没有直接出手。

    但资金确确实实是洛绍辉提供的,王安其实并不知道真正的投资者是谁。

    王安望着有几分杂乱的地面,缓缓出声。

    “但开机之前,又有人提醒过我。让我不要用你。”

    “其实剧场里,总会发生一些大大小小的事情。像那种仙侠武打类型的,吊威亚打斗多是高危,甚至有时候一不小心就……”

    “开机前,我特意注意了。只是我没想到,已经检查的足够仔细。居然还是有人做了手脚,而且还成功了。本来那些篓子里应该是一些轻便的杂物,这个屋子也布置了有些时候了。这些出现的瓷碗,玻璃酒瓶,以及那把锄头。”

    “王导,徐舟目前的伤势还能支撑的起接下来的拍摄吗?”何安直接问道。

    其实他问的是资金方面的问题,电影已经差不多拍摄了一半,但现在有人受伤,就不得不拖延时间,剧组每一天所花的金钱可不是小数目。

    这是一部文艺电影,投资自然不能和那些商业片比较。

    何安并不知道剧组的资金是否足够,如果徐舟不能及时回到剧组,按照正常情况。只有删减徐舟的戏份。

    这样的结果并不是何安想要见到的。

    “我不知道,但接下来我会尽量先拍你的单场戏。听医生说了几句,徐舟算是走运了,问题应该不算是特别的大,人没破相,骨头也没有伤到什么。”

    “那把锄头,幸好只是木柄砸到了徐舟,要不然就不太好了。”导演王安有些庆幸,出声道。

    “我想应该可以的,你们两个人的合伙戏份也不多了,按照现在这个情形,我只能打乱之前安排好的拍摄步骤,先把后面的独场闪回的回忆拍了。”

    “只是,可能就要苦了你了。这时候你们两个才渐入佳境不久,你就得直接拍后面的。”

    一般来说,按着剧本顺序拍自然是最有利于演员发挥的,电影不像电视剧那样高强度戏份很多,工作量大。

    在拍摄电视剧的过程中,情节的打乱十分的普遍。

    很多演员甚至今天拍年少,明天拍老死或者中年,因为资金周转问题,不得不充分利用场景,压榨着演员和工作人员。

    但大多数电影导演求的是精细。

    这种累可能是对镜头的追求,场景拍摄角度的问题,但在电影拍摄情节场景的安排,不像电视剧的一切为了抓紧时间,电影大多数上还是比较倾向于慢慢带动演员,让演员更好的发挥。

    何安却没有说话,他在想,徐舟怎么就那么傻,他怎么就冲了过来。而且按理说他们都不知道柜子上的框框篓子里居然装了那些东西。

    何安很清楚,这一切都是冲着自己来的。

    他们想让自己受伤,没法接着拍戏,或者说退出电影圈。

    那些碎瓷片碎玻璃可不是可不是开玩笑,而且实打实,一个不小心,划花了脸,结果自然是不用说的。

    娱乐圈这样一个重视颜值,重视脸的圈子,毁了脸那还有什么前途可言。

    但最后替他挨过的却是徐舟。

    很快,经纪人孙群就马上打了一个电话过来,问他事情怎么样。

    显然孙群的话语里很是焦急,先是问他怎么样了,然后又问到徐舟的事情。 16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