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第二个世界35
    :

    “逸轩, 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那个时候, 洛逸轩自己公司的办公室里,看着文件。

    “我可能找到叔叔的孩子了。”

    “叔叔!”洛逸轩愣住了,又急忙问道, “你是说洛明轩。”

    “嗯。”洛绍辉低声应了一句。

    “如果没有其他意外的话。”

    洛逸轩顿了顿,问道:“哥, 你告诉爸妈了吗?”

    “没有。”

    洛逸轩迟疑了, 他自然是无比相信哥哥的判断力的。

    时隔差不多二十年了, 家里人基本都没有在提起过那些事情。

    那时候,洛逸轩年纪也不大,对那些事情也没什么印象。

    唯一听到的不过是长辈偶尔的叹息和感慨, 以及那个总是被提到的名字,和他的名字只差了一个字的名字。

    “为什么?”洛逸轩问道, 他实在不明白这么大的事情, 哥哥居然没有告诉父母。

    这种事情, 父母知道后一定会很开心的。

    “逸轩,你知道他是谁吗?”洛绍辉出声道, 这声音里带着淡淡的无奈。

    “谁?”

    “黎柯的前助理徐舟。”

    洛逸轩将手机离得远了一些, 看着白色流畅的最新款机型, 突然好像就明白了些什么。

    他在哥哥去了之后,掌管公司事务时, 曾经发现过哥哥做过好几次隐秘的私人投资。

    而这几次私人投资都与徐舟有关。

    因此, 洛逸轩后来才对这个名字那么的熟悉。

    原来, 也许哥哥早就知道了吧, 只是上一次他却并没有告诉自己。

    也是,告诉自己有什么用,他又帮不上任何的忙。

    “你和徐舟联系了。”洛逸轩眼睛微微皱着,俊秀的脸上不再轻狂,而是增添了几分沉稳。

    “还没有。”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洛逸轩刚想说出后面的话,却不由自主的沉默了。

    父母呀,对于娱乐圈三字总是有着偏见。

    他到现在依旧记得有一次他偷偷回家,却听到客厅里,父亲和母亲正在争论。

    “他是个戏子,难不成还要他光明正大地进我们家门。”母亲不复以往的温和,反而有些尖酸刻薄。

    “绍辉瞒着我们……”

    “够了,不用说了。”父亲打断了母亲的话。

    洛逸轩那时还以为母亲说的是黎柯,颇有些听不明白,也不愿意接着听下去,他不想听母亲对黎柯的一些言论。

    他的母亲呀,一向是看不起娱乐圈的人。

    现在想来,父母恐怕是在说徐舟。

    他是知道的,长辈们其实很喜欢叔叔一家人,尤其姥姥以前还在时并不喜欢自己母亲,相反对婶婶倒是很是关爱。

    父亲才能一般,并不被爷爷看好。

    百年洛家,经历风风雨雨,从建国之前到后来的改革开放,紧紧跟随着国家的步伐。

    爷爷作为一手看着洛氏崛起,掌握着洛氏的掌门人,对自己父亲的评价一直都是平庸,只能守成。

    叔叔则不同,自小读书好,人也聪明,考上知名高校毕业后,又顺利进了官场。

    爷爷对叔叔一直寄予厚望,为叔叔的官途铺着路。

    至于公司的事情,爷爷则早早地选定了哥哥洛绍辉。

    自己的母亲家里仅仅小康,父母是高中老师。

    按理说,父亲和母亲本不会走到一起。

    可是他们上了同一所大学,自由恋爱,不顾奶奶的反对在一起了。

    ……

    一片沉沉的黑夜,屋子里黯淡无光。

    沈瑜趴在床上,闭着眼,任由着身后的人将在热水浸染的湿毛巾敷在裸露的后背上。

    温热的烫意让他呼了口气,舒展了身体。

    他本就身体不算很好,多年来又从未做过什么重活。

    结束了一天的劳作后,在热的滚烫烫的烈日之下收着麦子,或是锄着杂草,一干就是好久。

    又得不到足够的休息,食物也很缺乏。

    这就是他们这些老师所遭受的呀。

    尽管学生许旭昌已经偷偷地在私底下照顾自己,找人给自己安排的是较为轻松的劳作。

    但对于他这个从小勉强算是没吃过啥苦,没干过活,平日里拿的不过是书本的读书人来说,已然是重负了。

    滚烫的热毛巾敷在后背那些淡淡的淤青上,疲倦的身子骨才缓和了些。

    沈瑜闭着眼,放松了下来。

    “老师,好些了吗?”

    身后的学生轻声缓和问道。

    后背相比之下较为冰凉的触感,一点点拂过,沈瑜睁开眼,一声不吭。

    他突然转身侧躺着,望着床内,不去看床边坐着的学生。

    床边坐着的人将热毛巾放下,放进旁边打了浅浅一层热水的脸盆。

    “老师。”他又缓缓地开口道,带着显而易见的忐忑。

    沈瑜却是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侧躺着,一动不动。

    隔了片刻,沈瑜听到那人躺了下来,动作很是轻巧。

    不知过去了多久,许旭昌并没有闭上眼睛入睡,他只是默默看着身旁老师的背脊。

    夜已经深了,只有点点的月光照进窄小的屋子里,空茫茫的。

    屋子内也是一片空荡荡,除了一个缺角的破桌子以及断腿了的旧凳子外,毫无他物。

    曾经这个屋子内,许旭昌所见到的那排大书柜,以及摆的整整齐齐的四五排书,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那时烧书的时候多么的壮观,那浓沉沉的烟围着城市,在上空不断地徘徊着,黑灰色布满了整个天空。

    旁边围了不少的人,几个中年男人甚至跪倒在地上,想要大喊,挣扎着身体想将火堆里的书捡回来,然而得到是什么,不过是拳打脚踢。

    老师当时也在场,他就那样看着老师静静的站在那里,一片沉默,望着火中被烧毁的书籍。

    那一刻,最激烈的与最安静的同时发生着。

    那个小广场上,分成了彻彻底底的两派人。

    一者高高在上,享受着审判的权力。

    一者微如蝼蚁,承受着批判的苦楚。

    许旭昌不知道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老师心里在想着什么。

    他能做的,也仅仅是陪在老师的身边。

    毕竟老师在这个世界上,孤零零的,只剩他一个。

    那人突然转身,眼睛睁开着,望着自己,眼底的那束浅浅的光,许旭昌只知道自己心跳的厉害,望着他。

    一个倾身,嘴唇浅浅的温度让他忍不住凑了过去。

    身体靠了过去,手搂住那人的肩膀,用尽了一切的力气吻了过去。

    起身,扣住身下人的手,从面部,一点点向下。

    ……

    洛氏大楼,洛绍辉看着下属发过来的资料和查到的一切他点名需要的消息,陷入了沉默。

    几个助理一一进来递资料的时候都特别的害怕,生怕他突然一声大吼,让他们滚。

    虽然在以前的时间里,洛绍辉从未当众过分生气,即便严肃,也只是那种严谨稳重,而非情绪阴沉激烈。

    可是这一次,却是万万不同于往常。

    洛绍辉看着手中的文件,冷着一张脸已经好几个小时了。

    他脸上的阴沉冷峻惊人,让人见之不敢直视。

    几个助理都进来过,出门后唯一的反应是庆幸自己没挨骂。

    洛绍辉也不知过去多久,他只知道自己必须回一趟家,他必须好好和自己的母亲好好地谈谈。

    以前他并没有关注过多弟弟和黎柯的事情,他不知道母亲居然在背后做了这么多事情。

    做了那么多,他见了不得不生气的事情。

    ……

    女人一身碧绿色的旗袍,正在安静的坐在洋房的温室花园里白色桌子旁,上面摆着一壶茶。

    花园里的绿植弯弯曲曲盘绕着,其间点缀的花朵或黄白或嫣红,繁盛而富有生机。

    盆栽的花朵不在少数,摆放的错落有致,修剪得整整齐齐,有牡丹芍药月季等。

    洛绍辉其实知道母亲并不爱花,只是父亲受着爷爷的熏陶,喜好养花。

    这些年来,父亲不在家时,母亲也就经常来这片小花园坐坐。

    “妈?”洛绍辉远远喊了一句。

    女人却不说话,只是抬头看了眼,便重新收了回去。

    隔了片刻,女人才低声回了一句。

    “你也知道回家了,我还以为你早就忘了这个家了。”

    洛绍辉站在那里,没有走进。

    只是看着坐在那里,依旧优雅文静的母亲。

    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只尝的出咖啡似的苦涩感。

    他的母亲,什么时候就变成了这样,让他如此的陌生。

    “是你做的吗?”洛绍辉沉声问道。

    “什么?”女人抬头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眼神里是漫不经心。

    “我说,是你找人去黎柯的剧组……”

    洛绍辉顿了顿,直直看着母亲的眼睛,不再说其他。

    女人没有说话,只是微微倾身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手指拂过圆润瓷白的窄小茶杯,轻轻抿了一口。

    “你连这个也不愿意承认了,是吗?”

    “妈?”洛绍辉喊了一句。

    女人垂眉,接着抬头望了一眼,才不急不慢开口说道。

    “你也好意思过来问我这事情,绍辉。”

    “之前,你弟弟和那个戏子搞在一起,我懒得管太多。”女人又抿了一口手中的茶,才接着开口说道,声音依旧温柔,没有任何激烈的情绪。

    “可是,绍辉,你让妈太失望了。”

    “失望。”洛绍辉低低笑了笑,微微带着几分嘲讽。

    “你什么时候有替我这个人好好地考虑过。”

    女人一听这话却是激动起来,大声说道。

    “我没替你考虑,从小到大,我为你们兄弟俩操了多少的心,若不是我。”

    “你爸也不知道带了多少个女人回家了,你知道他在外面有几个孩子吗?你以为你的地位就永远的那么稳固吗?你还以为你爸一直都很看好吧,呵呵。”

    “你爸这人我还不清楚,他压根就不喜欢你。他从小被他爸说到大,看着你从小就被他爸夸着看中,他心里可不是滋味。他在外面养了好几个女人,哪个我不知道,你以为那些女人真不想进来,只是她们这些女人把柄都被我拿捏着,不敢进来。”

    “你爸最喜欢她们中哪个生的孩子,我都清楚的很。”

    “然而那又怎样,外面的就是外面的,永远都是外面的。到头来还不是我的儿子继承了公司。”

    女人冷冷笑了一声,颇有些不屑一顾的姿态。

    “也不怪你爷爷总是说他傻,他本来就傻得很,总是被女人骗,还没什么手段。”

    “要不是出生在洛家,他哪能过的这么潇洒。”

    洛绍辉看着母亲,心里微微摇头。

    “黎柯并不欠你什么,你做的太过了。”

    女人一听,更是好笑,凉凉看了他一眼。

    “他不欠我,可笑。这个男人不就是个狐狸精,把我两个儿子都拐走了。”

    “绍辉,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和他还是早点了断,这事情说出来都是笑话。”

    “两兄弟都看上同一个男人,呵呵!” 16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