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 第二个世界番外
    :

    那一晚, 何安和洛绍辉定下了一个约定。

    那是一个十年之约。

    十年之后,若他依旧,那就来找他。

    当然何安也给自己定下了一个十年的期限。

    他要做他自己想做的, 用十年的时间去做自己上个世界所没有完成的。

    他想走出去, 去看看这个世界, 去他所从未见过的地方。

    他这一生,从来就不求什么轰轰烈烈, 他唯一想做的, 也不过是闲时读读书, 做自己想要完成的工作,走去自己想去的地方。

    终于, 那个清晨,他正在自己的公寓里准备接下来新的阶段的研究时,他接到了一个电话。

    “何安,我准备好了。”电话里那人说道。

    何安确确实实愣住了,他没想到这一天他真的打了这个电话。

    其实他这几年来虽然没怎么关注过他的事情, 但去年受国内的几个业界同时期史学家的邀请,开了个会议, 倒也听说了他的事情。

    只能说他变了很多很多。

    最近几年来, 他联系自己的次数越来越少,甚至上次回国, 两人也并没有见面。

    当然何安也确实很忙, 尤其是前几年在欧洲住的地方换的挺频繁的。

    关于他们之间的那个十年之约, 他没有再提起过, 何安也不提起。

    他们之间,当个认识的朋友,偶尔闲时联系一下也挺好的。

    至于其他的,何安也并不是特别在意。

    有些东西,不能强求。

    缘分这种事情,其实从来就说不清。

    好聚好散,未尝不是一种好选择。

    电话里,那人又接着说道,声音倒不像前几次那般轻松,相反过分稳重沉着。

    “前五年,我在犹豫,在坚守,我在想我能否为了你放弃其他。”

    “我的事业,我的追求,我的成就,我这前半生付出那么多的东西,我能否就这样抛下,然后选择和你过另一种生活。这对我来说,确实需要考虑。我不想后悔,不想让你失望。我见过太多次曾经深爱,后来却被生活消磨了一切,只余疲倦的情侣夫妻。那样的结果,从来就不是我想看到的。”

    “你是对的。”何安回答道,“其实我是一个无趣的人,我的生活永远都缺乏激情,缺乏惊喜,因为它被我牢牢把握着,基本一成不变。而且,我能够给你永远都不够多,永远都只有那么点……”

    “其他的都不必再多说。”那人在电话里静静地说道,“你只要打开门。”

    门开后,不过一个晃神,何安便得到了一个紧紧的拥抱。

    那人靠着自己,头埋的低低的,出声说道。

    “刚刚我还在想,你会不会不开门。”

    “我其实总觉得你不会接受我了,明明一直都是你在等我。”

    “从前我总觉得工作太累,但前些年我又发现其实我是喜欢那种挑战的感受的。对你,我还很怕那只是一种新鲜感,新鲜劲过了就什么都没有了。那样的我又有何颜面来面对你。”

    何安没有说话。

    当初的那个约定,他其实也并没有特别放在心上。

    十年,人生有几个十年,自己又还能在这个世界停留几个十年。

    甚至,何安觉得自己是残酷的。

    对于他来说,是他的一生;对于自己来说,不过是短暂的回忆和经历。

    这个十年之约,对他是那么的不公平。

    自己在等他吗?倒也不是。

    他若是不来,何安其实心里还安心些。

    早早忘却曾经那个晚上,那次……岂不是更好

    但如今,他选择来了,倒是又仿佛多了点什么,有几分沉甸甸的压在身上,心里倒是更加复杂了。

    ……

    何安没想过这人居然真的抛下了曾经的一切,转而追逐他曾经所说的儿时的梦想,他重新拿起了那支画笔。

    事实上,后来的几年里他们也确实一起走过了许多偏远的小国。

    何安本以为这人应当是受不住的,却没想到他从未抱怨过一句,只是一味地关心着自己,担忧自己的身体承受不住那样艰苦的旅行。

    这些年里,他画了不少的画,何安也没想到他的画竟是那么的细致入微,精致到了极点,每一个小小的角落都处理的恰到好处。

    原来这人在艺术上确实是有不小的天赋的。

    起初之时,他总是笑着对自己说,自己不过玩笑之作,自娱自乐。

    现在看来,他在自己面前却总是如此自谦。

    甚至他的画居然行情还很是不错,也不知是他以前的经历和现在的选择对比太过悬殊导致的戏剧性带来的热度,还是其他什么缘故。

    洛绍辉爱画景,无论是繁华的城市还是偏远破旧的农村,他都会让这些景物以一种特别的角度融入他的画中。他的画写实又又不失灵动,笔触惊人,画里面总是带着几分淡淡的灰蓝色调,风格很特殊。

    但他从来都没有画过何安,画过这副身体的脸。

    何安也曾听这人问自己原本的面貌。当时吧,何安说的也很轻松。

    只不过简简单单的六个字。

    “我不知道,忘了。”

    那人一愣,转身抬头看了自己很久很久。

    然后走了过来,只是搂着自己,默默地不说话。

    后来他画了一幅画,画里面只有一个背影,那是一个男人的身影。

    许多年以后,那副画被挂在他的画廊里展出时,有过不少人开口想要买下,他却一次都没有同意,只是一一拒绝。

    旁人问他画的是谁,他只但笑不语。

    又有人问他为何从不画人物,只画风景。

    他只说风景甚美。

    心里那句话却从未说出口。

    他也画人物,只是他想画的唯有他。

    画真正的他。 16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