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第三个世界03
    :

    入了午门, 坐着肩舆从掖门进了内城宫殿。

    再接着走过汉白玉台阶,来到帝王日常居住的承恩殿。

    承恩殿是除去前朝大殿以外规格最高的宫殿,面宽五间,重檐歇山屋顶,顶盖深绿琉璃瓦, 殿角屋脊的飞檐精致细巧。

    天空依旧黑沉,乌云密布, 雨水哗啦流在汉白玉做的阶梯上, 汇入殿前的玉带河。

    随着门外的内侍一声声传入,获得殿内帝王的许可之后, 门前的两个内侍这才弯腰轻扣住殿门, 不带一丝声响地缓缓推开殿门。

    殿门外正在等候的皇子,身姿清瘦,一身白衫, 素净清爽, 面色有几分苍白,五官柔和雅致, 虽然面无过多的表情,依旧没有过多的威严。

    殿内空荡荡的,倒是并非十分繁华,除了栋梁大柱裹着红漆, 鎏金, 又雕刻着精致非凡的花鸟纹饰以外, 其余的事物倒是比较简朴。

    正坐在榻上的帝王面白带须, 面庞稍有些圆润,两道眉很轻很淡,右嘴角带着一颗小痣。

    一身红色常服,外套金线绣着仙鹤的鹤氅,宽松的腰间束着革带。

    观其面色,看不出过多的情绪,只是那带着皱纹的眼望着自己,倒是有几分迷茫之意。

    何安行礼跪安后,高高在上的帝王赐坐。

    帝王轻挥手示意,宫殿内原本侍立的侍者立即纷纷散去,不过片刻,殿内便只余帝王与皇子二人。

    “你母妃已去的消息,朕其实颇有些突然。”帝王望着宫殿中央,轻声开口说道,“她走前一天,一直恳求我让你暂居佛寺。”

    何安不语,只是默默地听着。

    “想必你已知前几日朝政之中的风波,我且问你一句,你想不想做这个太子?”

    “你也不必像其他人一样,推辞不就,只管说你的心里话。”

    帝王温和无波的眼神忽的变得敏锐,望着坐在一旁的皇子,等待着回复。

    殿内静悄悄,毫无半分声响,直叫人心头发慌。

    “我不想。”何安抬头答道,眸间清澈,不夹杂半分杂质。

    帝王似乎是有些愣住了,沉了片刻,又问道:“那你想做什么?”

    何安只沉思答道:“我愿行万里路,读万卷书。见京城之外的风景,见天下百姓的苦楚。”

    空荡的大殿内一时之间,竟是再无半分声音。

    “你知道你母妃去世前唯一求我的,可是何事?”帝王隔了片刻后,恍惚答道,“她前些日子一直央求要见我。终是隔了几日,无奈之下我便去了她的寝宫。我不曾想,她一见我,就跪拜在地,迟迟不起,只求我,不封你为太子,能让你安享一生。”

    “她言妾本卑贱,幸得陛下恩宠,育有一子。然幼子资质微薄,身体虚弱,难堪大用,实不配太子之位。”

    帝王扶了扶身子,缓缓起身,来到下座皇子的身边。

    “你听了有何感觉?”

    何安微敛目,只答:“母妃是为臣好。”

    “好不好,这份心你懂不懂,我不知。”

    “我当时只是惊讶,她居然知道我打算立你为太子。”帝王轻声开口道,“我找不出其他的说辞拒绝大臣们的谏书。”

    “当时我并未理睬她。”帝王又出声道,“她在我心中,永远都是当年那个宫女,低头诺诺,毫无神采,唯有那容貌倒是清秀温婉。”

    “你可知你母妃如何而死?”帝王又问道。

    也不等其他的回复,帝王又道:“她是自食相克之物而去。母去服丧三年,我便有理由不立你为太子。”

    “我没想过她居然真的不想你当太子,她是宫妃,在朕的宫内,她虽孕有长子,但因我不喜,份位不高。”

    “我其实没想过的,她就……”帝王顿了顿,又道,“就这样去了。”

    “所以,我想问一问你的想法。”

    “你倒也好,莫不是和你母妃心有灵犀,都不想争这个太子之位。位居庙堂,高坐帝位,就这样不合你心意。”

    何安低眉轻答:“这世间人各有各的活法,我只愿一生安平,闲时读书喝茶,佳节亲友相聚。”

    “爹爹!”何安抬头喊道,“我不想当太子。”

    帝王听了一愣,出声说道:“从前,你不像你的弟弟妹妹们叫我爹爹。”

    “你这孩子,我见得也不多。”帝王轻抚了抚何安,让他起身,“一晃你也这么大了,这张脸倒是长得像你母妃。”

    “走吧!”帝王出声道,“好久也未回宫中,留下来吃顿饭吧。”

    ……

    留待宫中,吃了顿饭后,帝王又带着他一起去见了这幅身体的三妹,前段时间年龄最小的三公主在后宫的御花园内玩耍,一时不慎跌入池中,落水生寒,在床上已是躺了半旬。

    三公主名瑛,母早年间便因病而去,一直被皇后连同其它两个公主带着抚育。

    庭院深深几许,宫殿巍巍而立。黄绿瓦,朱红墙,院门前的影壁上的四角花纹亦是黄绿红三色夹杂,配色新颖别致,纹样典雅厚重。

    何安随着帝王乘坐步舆来到三公主养伤的宫殿时,已是黄昏之时。

    殿前的宫人侍卫纷纷跪伏在地,迟迟不起。

    灰白的天间落下的雨绵绵如细丝,轻而淡薄,带起几股愁意。

    待帝王下了步舆,宫人连忙打着油娟制成的雨伞,紧紧跟随在帝王身边,不让帝王衣角落下片滴雨水。

    宫殿内床榻前一个衣着绫纱制成的浅粉夹白宫裙,其间绣着云雁纹样的女孩儿正在施礼跪拜,身旁也跪着两个青色罗裙的宫女。

    帝王见了,连忙让她起身。

    女孩娇小玲珑的脸透着苍白,失了几分血色,面容清秀出俏,眼睫弯弯,黑圆的眼珠儿颇有几分灵动。

    女孩起了身后,只是低低喊了两声。

    一身“爹爹”,一声“哥哥”。

    说完,苍白的面上带起几番红晕,又掩着口,轻咳了一声。

    “爹爹今日过来看你,你也好好坐着休息,别站着。”

    “近些日子,可有好转?”帝王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关怀问道,“瞧瞧,我带谁过来了,还不是瑛儿你之前总念叨着宴哥哥?”

    “爹爹……”坐在安置着靠垫的四角方凳上的女孩有些不好意思的侧着头。

    帝王见了,轻笑道:“瑛儿今日倒是害羞起来了。往日里,每见她,莫不是在玩耍吵闹。”

    “前些日子,可真是凶险的很。”帝王叹了口气,又嘱咐道,“瑛儿,下次断然不可玩闹过多。”

    女孩儿黑发间插着银簪,别着一朵细巧的绢制珠花,听了这话,只低着头,默不作声。

    “唉,好生修养着。”离去前,帝王仍然不忘嘱咐道。

    待两人离去,床榻上躺着的女孩才松了一口气,神色也轻松了不少。

    来到这副身体上也十几天了,她是度日如年,浑浑噩噩,不知如何是好。

    虽然有着原身的不少记忆,但也依旧担心受怕,生怕被发现自己有什么问题。

    而且,原身落水,这件事情并不简单。

    她只不过是个高中生,没出过校门,更没工作经验,像同龄的女孩子一样也爱看小说,唯一称得上有些和同龄女孩子不太一样的地方,不过是她很喜欢一个历史人物,看了不少关于这个人物的历史类书籍。

    晋朝萧相萧灵隐,字子瑜,号文轩居士。

    最起初是初中时在一本穿越历史言情小说里,看到作者写了这个人物。

    当时,她就像这样一个人物实在是太有魅力了。

    一心为国为民,虽为权臣,但受百姓敬仰,献万名伞,当地建宗祠祭拜,至今依旧有着遗址。

    后来是高中学历史时,课本上又提到了这个在历史上虽毁誉参半,但近代却多提及他的改革的晋朝权相。

    晋朝中期力挽狂澜,一手建立内阁,让晋朝从南朝慢慢一统江山,扩大版图,扬巍巍大晋之风。

    这样一个人的名声风骨,又怎么不让人景仰。

    只是穿到这里,这历史上的晋朝,她却是迟疑了。

    在现代过习惯了,受着父母疼爱的自己真的能承受的住吗?

    原身的落水,在历史上不过是一笔带过,“落水而亡”四字就这样决定了一个年幼长在宫廷,母早亡,不受宠的公主的人生。

    这幅身体的父亲,也就是晋文宗楚铮,刚刚过来时虽然看似温和,但她按照原身的记忆知道,这个皇帝对原身关心很少。

    还有此时的大皇子楚宴,未来的晋慧宗。

    她倒是没有想过,确实如一些描写当时这个朝代的书籍所言,文质彬彬,温和儒雅。

    毕竟这个人面目,长处,作为,在史书上似乎永远都是那么的单薄,看不出什么作为。

    除了被说过是个好说话的书生外,倒无其他 。

    甚至她在网上看到过,有些人说他是晋朝以来最没用的皇帝。

    体弱多病,不理政事。

    说得好听是清静无为,说的难听就是没有作为。

    但这幅身体的记忆里,也确实挺喜欢这个大皇子的。

    一是原身寄养于皇后身边,但皇后本就有二女,对原身自然是缺了几分关照。

    二是身处皇宫,原身和其他几个皇兄也都不太亲近,唯独大皇子楚宴生母份位较低,为人亲和,对原身还算是有不少幼年相处的记忆。

    其实从原主的记忆里,她是知道的。

    这幅身体是被人推入水中的。

    帝王已下令查处,但最后却不了了之。

    这其中纠葛原因,着实复杂。

    不过这时候,她又想到自己所钦佩的萧相应是已来了京城,正在准备来年春季的考试。

    她看了准确的史书,对这个时间记得很清楚。

    永平六年初,柳州萧灵隐在科举考试之中,拿到了第一,成为晋朝年纪最小的状元郎。 16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