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第三个世界04
    :

    旅舍出来的萧灵隐, 一身当朝士子最为寻常的服饰, 圆领白衫, 面容俊朗清秀,文质彬彬。

    大街小巷不少人正在叫卖着端午“节物”, 小贩手中提着竹片,柳条编制的各式篓子里放着刚摘下来不久的桃枝、柳枝、葵花、蒲叶、佛道艾等。

    京城外的河道边杨柳依依,柳絮飞飞, 时人士子游子出行,亲朋好友往往折柳相送。

    萧灵隐早在家乡时就听说过京城繁华,对街道上的络绎不绝的行人倒是不曾吃惊过。

    他出身地柳州,素有难治之风,因其城内人人皆好诗书, 亦识法律。

    凡是有点家底的家中都摆着不少的诗书, 尤其法律文书更是人人家中皆有一本, 既是受了文气之熏陶, 街道上的行人也多出口成章。

    但毕竟只是地方城市,不像京城,直通五路, 四面八方全国各地的人们都纷纷聚集一堂, 热闹非凡。适逢端午佳节,早在五月初一, 街道上就开始热闹了起来, 叫卖声连连不断, 气氛越发的活跃。

    晋朝对人员的流动限制较小, 也并非要过多的文书,所以一路跋涉而来,他虽丢了身份证明的文书,但凭借着学识和才干,夜宿僧侣庭院,途中又受了不少资助,倒也不算过分疲累。

    只是,这几天,他倒是几分奇怪。

    他的这副身体,仿佛住了两个人。

    早在三天前,他从旅舍醒来后,便发现自己时常失去了一段时间的记忆。

    最初,对此事,他自然是惶恐不已,甚至第二天赶早去了附近的佛庙祈福。

    他虽向来不信神明,但也毫无半分办法,又不敢随意告知他人,成为别人眼中的笑话。只能任由为之,毕竟他人的行止举动并无其他不妥当之处,由此可见自己失去记忆的这段时间还算是一个正常人。

    好在后来寄居在自己这副身体的另一人仿佛也明白了目前的事实,开始在自己不在的时候,在纸上写下当天做下的事情,一一告知,事无巨细,犹如日记。

    这一点其实也并不惹人奇怪,当朝学士,文坛上不少知名的文豪都爱记日记。

    为图方便,萧灵隐也开始记载自己清醒时所做之事,让身体上那个不知名的鬼魂知道。

    因此他住的旅舍里不得不备些纸张,毛笔和墨水。

    最初见到小桌上那带着微黄色的纸张上面记载的事情清清楚楚,用词精准独到,一手端正小楷体度端庄,气雅雍容,萧灵隐最初见之就颇有几分感慨,由字识人,他已知附身在他身体上的鬼魂一定知识渊博,才学惊人。

    只是这字倒是和自己的有几分相像,只不过一个成熟稳健,一个俊逸洒脱,犹如同一人青年时期和老年时期互相对比。

    他师从川蜀之地文坛大儒徐道远,饱读诗书,是当地颇有声望的才子。幼年时习练书法,初学前朝知名书法家阳旭子,后学前朝名家陈朴等,苦练多年加之在诗文一道颇有灵气,因此写得一手被恩师称赞,同辈羡嫉的楷书。

    从第一张两人都各写一半,字体稍有悬殊的书稿,到现在压根看不出来什么差别,萧灵隐只能暗叹一声,那人模仿能力甚强,如今字迹与自己竟无半分差距。又想到旅舍里那人画下的几张书画,笔触潇洒灵动,所描之景幽雅明润,却又带着几股少见的恢弘辽阔。

    墨色浓淡适宜,气韵悠长,的的确确都是上等之作,萧灵隐心底倒是很是佩服赞赏。

    既是到了京城,在旅舍中修养了几日后,萧灵隐便打算拜访恩师早年的朋友,如今官拜正三品翰林学士方文彦,方学士在文坛名声不小,早年间和萧灵隐的恩师徐道远是同期进士,两人交情不小,这些年来也多互通书信,对他这个好友早早就市场称赞的弟子也挺看中的。

    方文彦如今五十有六,面黄带须,身形瘦弱,文识丰富,性情平淡。

    一身宽窄紫衫,坐在上座。听从了他的遭遇后,也大叹一声,人世凶险。又谈及被人所救,带入京城,留赠银两之事,亦多加感叹。

    萧灵隐见了,便问道:“晚生倒也不知是何人所救?敢问学士可知,晚生十分感激,但却毫无头绪。”

    方文彦坐在梨花木质的四角方凳上,手抚一盏清茶,喝了一口后放下,扶了扶白须说道:“听你这番描述,除了当朝大皇子,我倒也想不出其他人选。”

    “大皇子本在城外大觉寺庙礼佛祈福,为期本是十日。可是前些天,帝急召大皇子入京,为母服丧。你定是遇上了大皇子楚宴,他性子温和,为人颇善,时常伸出援手救助百姓。”

    萧灵隐听了后,默默无言,只是把这个名字记住了。

    对于当朝政事之变,他自然是熟知的。虽自小地处川蜀之地,距离京城尚远,但恩师消息灵便,时常和他商讨提点朝廷大事。

    当朝皇帝有四子三女,皇长子楚宴母出生卑微,原是太后身边服侍的宫女,颇不受皇帝待见。二皇子楚泽,三皇子楚宁,母为贤妃,是京都附近平民出身。

    唯独四皇子楚贞,母为皇贵妃,本是小官之女,颇受帝王宠爱,早在多年前,帝王年轻之时就不受大臣的反对,封为当朝唯一的皇贵妃。

    四个皇子,立储之争,随着皇子年岁渐长,已然成了朝廷大事。

    萧灵隐就听恩师说当朝圣上迟迟不立储,贻害无穷。

    按照前朝或者以往惯例,自然是嫡长优之,可惜当朝皇后无子,皇长子又不受帝王青睐,立储之事就这么一次次拖了下来。

    萧灵隐对此并无过多看法,在他看来,皇子选谁继任太子,并无过多事故,关键在于早早确定人选,稳定朝政,避免小人借机行事,扰乱朝纲。

    按照恩师所言,朝中老成持重的大臣多是支持早立皇长子为太子,如不出例外,皇长子立为太子应是铁板钉钉之事。

    “唉,这次事情,倒是让人意想不到。”方文彦叹了口气,接着出声说道,“皇长子性情温和,虽无过多才干,但已是太子的得力人选,朝中上下除了少部分,大多也都支持立长子。只可惜,生母既去,圣上点明是要等皇子守丧期而过,再行决断。”

    萧灵隐听了也是颇有几分耐人寻味之意,皇子生母去的未免太巧。

    “立储之事,一拖再拖,后患无穷。”方文彦整了整颇有几分褶皱的青色长袍,叹息道。

    ……

    萧灵隐留下吃了顿饭后,尽管方文彦挽留再三,还是推辞了住下的建议。

    他表明自己打算再过几天就寄居佛寺,以备来年的春闺。

    方文彦听了后,大加赞赏,又当场问了他不少问题,考校他的学问,萧灵隐依次作答,言辞流利,观点精巧而富有新意,方文彦脸上又是一副后生可畏的模样。

    临行前,多加嘱咐他好好读书备考,又道他虽功底深厚,学识充沛,但春闺能人异士,高手层不不穷,万万不可小觑,平日里要多加温习功课,不可贪玩过多。

    这样的嘱咐倒也符合常理,京都繁华,不少偏远地方过来赶考的士子来了京城后流连忘返,多是欢笑嬉闹,或是邀着作诗结社,郊游踏青,更有不少沉醉于风流韵事,无法自拔。

    出了方学士那三进四出,布置的精巧别致的大宅院,走在京城街道上的萧灵隐倒是松了口气。晋朝不像前朝规矩繁琐,而是颇为灵便。

    早在二十年前,便取消了宵禁。

    因此京城夜晚,人间烟火不断,夜市上人流紊乱,一些在朝为官的士子们下了班,完事后也多成群结队或是酒楼品茶,或是街道吃着夜宵,因此夜晚街上热闹非凡。

    此时又正逢端午佳节,萧灵隐提着手中方学士赠送的肉粽和蜜豆粽,走过繁闹的街市,回到了旅馆后,才坐在床边休息片刻。

    夜晚,事毕后又连忙点起灯膏,伴着昏黄的灯火,手执毛笔,在微黄的纸张上记载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

    狼毫轻点,随着笔势运转,一片沉稳出众,雍柔雅致的小楷浮现。

    写好后,他放在行囊里,又换好衣裳,这才躺在床边。

    对着窗外透进来的月色,萧灵隐又读了几篇脑中早早记住的古诗,这才缓缓闭上双眼,沉沉入睡。

    ……

    第二天一早,躺在床上的男人睁开双眼,起身梳洗,整理衣裳。

    拿着昨日行囊里放好的纸张上明显的字迹,他认真读了读,黑浓的眼珠里带着几分叹惋。

    这时候的直接果然又像从前那样去了恩师的好友方文彦那里,看到小桌上被粽叶包裹的粽子,他淡淡一笑,许多年了,再也没吃过方学士家里的肉粽了。

    方学士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因为和当朝如同前朝宰相一职的同平章事于真政见不和,贬谪北方大名府。终此这一生,就这样留在了大名府,再也未回到这繁华的京都。

    晋朝初创之时,分权宰相一职,先立同平章事一职代替宰相,后又立参知政事一职,为副相,辅佐宰相,但到底同平章事的职权也有所减轻了。

    带到他后期执掌朝政,成为当朝独一无二,恢复了宰相称号的权相时,那位方学士早早已去,独留一双儿女。

    ……

    五月初五,端午佳节,盆栽绿艾,瓶插红榴,吃粽子,戴百锁。

    京都水运便利,南北交汇之地,各方人物汇集其间,便逐渐形成了南北合流的趋势。

    因此喧闹的夜市上,热气腾腾的炊饼,馄饨面,荷叶饭,香酥鸡等各方小吃数不胜数。

    “哥哥!”青色罗裙的清秀小娘子望着摊贩上的汤水,很是新奇的问道,“这是什么?”

    不等何安解释,摊贩上的小贩就急忙开口说道:“小娘子,这是新熬的甘草冰雪甘豆汤,天气将热,夜晚上,喝一口,一身清爽。要不要来一碗,价格也不贵,十文一碗,好喝又便宜。”

    何安一身白衫,腰间配着一香包,除此之外,再无他物,素净到了极致,只是那白衫却也是上好的丝罗织成,衣摆间绣着精巧同样银白色的花鸟梅竹纹样,一见便知,家境富裕。

    夜晚的凉风徐徐,带来几分寒意。

    “你前些日子才好了不少,今天还是爹爹央准,我才带你出来。”何安看了一脸失望的小娘子,又笑道,“这些带凉的还是别吃了。”

    楚瑛有些丧气,小嘴嘟着,脸色带红。

    转了身也不多说什么,只一个劲地往前走,直到街尾,走到一家书铺前一个特别的摊位上才停了下来。

    那摊上挂着几幅山水画,灰蒙蒙的,唯独边角处挂着一副鸟食图,颇为亮眼。

    几缕细竹间,一只灰色头小雀儿栖于清翠竹枝,遥视前方。笔法明丽,雀儿的绒羽层层晕染,竹枝笔墨严谨稳重,虽然画里颜色淡朴,但笔法出挑,很是形象生动。

    楚瑛见了,便觉得十分可爱。

    “哥哥,我想买下这幅画。”她弯着腰,低低地认真看着画,眼睛里充满了惊叹。

    摊位前是一个正在低头借着灯火看书的书生,一身圆领白衣,简单朴实,甚至衣物有几分破旧。

    何安见了这幅身体的妹妹想要买画后,内心叹了口气。

    这摊上的画画的着实不错,实是上品。

    虽不知这书生为何在此卖画,但此次出门也未带多少钱财,倒是有些麻烦。

    他像摊主望去,那个坐在地上低头看书的书生仿佛心有灵犀一般,也抬起头看了自己一眼。

    两目相对,顿生几分惊疑。

    虽是俊朗文雅的面孔,肤色微黄,眼角带着几分疲倦。

    只是那眼珠儿又浓又黑,过于威视,被这样的目光盯着,面上虽然若无其事,何安心里却是一惊。

    萧灵隐心中叹了口气,被这位皇子所救,他其实颇有几分不甘愿。

    欠人人情,必有所偿。这是他的处事原则,一向从不违背。

    只是,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个本因今年被立为太子,短短两年间就因病而逝的皇子,居然是这样的一个人。

    双眸灵澈,眉眼俊秀,行止举动虽普通,但意外有着一种巍然不动之感。

    他是见过一面这个太子的,在他高中之时,赴登科及第闻喜宴时,短短一瞥,其人温和忧郁,坐在上座,虽为太子,却着实少了几分威严决断,后来的事实也证明这位皇子行事犹犹豫豫,处事过于温和,终是幽幽而逝。

    当然,对外而言是病逝。

    但后期执掌朝政,萧灵隐也慢慢清楚了当年的真相,这位是被毒死的,慢性中毒而亡。

    只是,这次近看,倒是颇有几分耐人寻味。

    那眸光着实太过冷淡自持,仿佛什么都没放在眼底。

    仿佛生死已被看淡,万事皆变我自巍然不动。 16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