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第三个世界08
    记住本站

    ……

    “告别, 我怎么不知道,女主上次在医院病房里不是说了还会来看你吗?现在都一个多月过去了,你都出院回家了,她怎么还没有再过来看你。”007惊呼, 原本幼稚的童声甚至有了几分尖锐。

    何安叹了口气, 清朗的眉目带出丝丝愁绪,淡淡地摇了摇头。

    这个系统,情绪波动大, 但并不意味着它真的很懂人类的感情。

    从曾晓珠说出她喜欢上了一个男生时,他就知道她应当是不会再过来。

    一个女孩子告诉一个暗恋自己的男孩子,自己喜欢上了别人,这不就意味着含蓄的拒绝了别人对她的好感了吗?

    他很清楚,曾晓珠过来,仅仅是为了做一个了断。

    两人的家庭,老实来说, 差距已经不小了。

    原主父母的前途蒸蒸日上, 家族亲戚也发展的很好, 原主读的又是全国数一数二的q大,还是热门专业数学系。

    而曾晓珠家里长辈也都大多在那个年代去世了, 原本还算有点权势的父亲又在外派路上意外去世。人死如灯灭, 人走茶凉,原本还算不错的家境就这么落了下来。

    母亲又有精神方面的疾病, 很明显差了原主一大截。

    所以这也是当初曾晓珠当年搬家后再也没有联系原主的原因。

    曾晓珠当初应该很清楚的明白自己未来的归宿应该不是原主, 所以她将幼年时期心中那份朦胧的感情藏至深处, 很少触及。如果不是因为原主出了车祸,失去了行走的能力,原主父母应该不会同意让曾晓珠嫁给原主。

    但可惜的是,没有如果。

    在那份最有可能发生的未来中,命运就这么推着两人磕磕碰碰的前行着,最终造成了两败俱伤的局面。

    “她不会再来了。”何安垂下视线,下了定论,接着看起了自己手中的数学专业书。

    原主学的是知名大学热门专业数学,他又没有原主的记忆,脑袋空空的他可得好好抓紧时间学习这些课程,要不然日后遇上了以前的同学,他可不就露陷了。

    再说,在他的计划之中,数学的学习是必不可少的。

    “她早就决定要和原主撇开关系了,所以她才会过来告诉原主她有喜欢的人了。”

    当然还有些事情,何安压在心里,并没有当面说来。

    以原主这个痴情种子来说,他既是一直深爱着女主曾晓珠,同时良家家境出生的他又有着自己的骄傲,如果他没有如同女主曾晓珠一样看到未来,失去行走能力的他本来就十分接受不了,加上又听到了自己喜欢的女孩拒绝了自己。

    他想,原主应该会更加崩溃。

    只是,没有如果,现在拥有这副身体的是他。

    他想,自己这样一个看似温和,实则冷酷无情的人应该是很难对一个人产生真挚的感情。

    对待原主和曾晓珠之间的事情,他认为自己没资格去干涉。

    因为对他来说,这根本无关紧要。

    再说,他无比清晰的意识到原主和女主曾晓珠其实被家人保护的太好了,压根没有见过这看似平和的社会表面之下的汹涌暗流。

    原主认为自己不和曾晓珠在一起,曾晓珠就一定会获得幸福。

    何安却不这么想,想到这里,他不禁合上双眼,低低地呼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地放了出来。

    这是她的人生,自有她自己去操心。

    而他自己的人生,他也将一步步握住自己想要的,朝着自己的目标前进。

    沉重有序的敲门声缓缓响起,有着良好的听觉的他叫了一声在厨房忙着打扫,耳朵不太行的孙姨。

    “孙姨,有人来了,麻烦你开一下门。”

    这是原主母亲找过来的一个阿姨,负责家里的卫生以及一日三餐。

    为人和善,干活勤快,在家里住了一个星期的何安和这个阿姨相处的还算不错。

    “好的,我这就过去开门。”

    站在门外的陆沉,有些稍稍地拘束,顺便拍了拍自己身上的衣服所沾染的灰尘,路不是很远,但从学校走过来,他还是花了差不多一个小时。

    看着面前的木质门,他有些忐忑,他不是没找过工作,甚至之前为了赚钱付学费,他也厚起脸皮偷偷地摆过地摊,但是这还是他第一次进入别人家中工作,而且这份工作还是一直欣赏他的教授所介绍的。

    老实说,他有些害怕,害怕自己做的太差,丢了老师的脸。

    而且在这偌大的上京,有来头的人说不上少。

    形形色色的人们汇集在这个城市里,作为一个单独的从偏远乡村刚进城还不算很久的学生来说,陆沉对这个地方是陌生的,甚至带着很强的谨慎心。

    这个年代的人们出门在外,可不像后世那样比较放松,路上的拦路土匪还是不少的,甚至有些猖狂的直接上了家伙。

    因此,这个年代的人也颇有些财不外露。

    毕竟开着豪车外出到别的地方,不是明摆着让人去劫的嘛。

    摆过地摊的陆沉也不是没见识过那些聚在一起的混混们,甚至也被要挟过那么几次。

    “进来吧。”

    门开了,出现在陆沉眼前是一个穿着十分朴实的女人,梳着麻花辫,微黑的脸上带着友好的笑意,腰间系着个围裙,很是亲和。

    陆沉也跟着笑了笑,不管怎么说,面对陌生人,笑总是不容易出错的。

    “我给你拿双鞋子。”孙梅弯腰打开鞋柜,拿出一双早已准备好的拖鞋。

    看着动作利落干脆,长得很精神,穿着朴实的陆沉,她越看是越喜欢,不禁问道,“小伙子,你是哪里人呀?”

    “h省的。”陆沉弯着腰,小心翼翼地换上拖鞋。

    他轻步走在脚下在他看来过分干净的地板,尽量不让自己的视线过分乱瞄。

    房子在三楼,楼层合适,南面朝阳,光线很好。

    一厅两室,还带着个阳台和厨房,可以说空间是非常的大了。

    至少以他所知,这房子很是不错,附近又有公交,离着学校也不是很远,小区的环境很搞得很是不错。

    据他从同学那里了解所知,很多的教授都分不到这么好的房子。

    丁教授说的还是谦虚了些,这可不是一般的条件好了。

    进了房子,转身视角飘过客厅里立式红棕色书架上,一层又一层,摆满的书籍,他心中一动,眼里闪现几分惊喜。

    这家人可真有钱呀,他心中忍不住偷偷想到。

    找他们同学的日常生活多是攒钱买自己想看的书,实在没什么钱,就只能去租,只是租的话一些比较新的专业的书多是没有的,当然更多的人是选择呆在学校图书馆。

    陆沉记得,自己刚进校的时候,被同学带去图书馆看书,简直是流连忘返。

    甚至好多同学们说起自己未来的生活,都说一定要弄间大书房,买好多好多的书。

    “那离京城还挺远的。”孙梅一边走向厨房,一边说道。

    “确实,我记得之前我为了来上京上学,做了两天的火车,家里人给我塞了一大包的馒头。”陆沉想了想,回答道。

    “小伙子,蛮不错的嘛?还是大学生呀,你是哪个学校的?离这里远不?”孙梅来了兴趣,问道。

    “还好,b大离这里还是蛮近的。”

    “b大呀,是个好学校,人人都想进,就是也难考的很。”孙梅想到自己亲戚家几个落榜的侄子,忍不住叹了口气。

    “您不介意的话,我叫你一声阿姨,可以吗?”陆沉看着面前满脸笑容消失了不少,变得有几分忧愁地女人,开口问道。

    “没事,你呀,不用那么拘束,就和林公子一样,叫我孙姨就可以了。”

    “对了,厨房里还有些水果,我去拿过来。司机之前拿过来的葡萄还有一些,甜的很,不吃掉也容易坏。”

    看着走进厨房的女人,他转过身,便见阳台原本拉开的用作隔断的帘幕已经打开一半,一个有几分瘦弱男人坐在轮椅上,小心缓慢地移动着,对着他微微笑了笑。

    其肤色白如细瓷,脸的轮廓温文柔和,隔着阳台照进来的浅浅的光,那笑意恍恍惚惚,连带着人,恍若如在云中。

    靠的有几分近了,陆沉才看得清了这人,着实生得一副好面孔,眉眼弯弯、睫毛微颤,恰恰有那么几分风流姿态。

    当然此风流非彼风流。

    此时此刻,浮现在陆沉心中的唯有那句诗经里的句子。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在学术上他一直走在前沿方向,并且做出了不小的成果。

    甚至因为研究的东西太过前沿,以至于,常人难以理解。

    所以他永远都没有陆沉这个一手牢牢把握着公司的掌门人,或者说是大股东更被人广为熟知。那个时候陆沉的公司不仅在互联网方面拥有着很大的名气,甚至在某些领域,已经达到了一种垄断的趋势。

    这些年来,他们做了不少慈善,帮助了不少求学的孩子和家庭。

    有些人说他们,仅仅只是为了避税,或者说,仅仅是做表面功夫。

    但是他们也确实是在认认真真的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他们只管默默地做着自己想去做的,并不怕他人的闲言碎语。

    事实能够证明一切,将那些虚假,虚伪的东西一一敲破,留下的只有,最本质的。

    何安多年后回国时,曾晓珠曾过来,见了他一面。

    时隔20年,这个女人,早已经不是过去那个,幼稚甚至青涩的,被保护得太好的女性。

    现在的她精明能干,颇有威势,更是经营着一家大公司。

    经过多年的奋斗,拼搏,努力,她一步一步的成长着,克服了许多困难,才走到了今天。

    这一路走来,很是辛苦,但也颇有收获,她不断的成长着,面对着这个社会最黑暗的一面。

    同时在这个过程中,她也并非没有收到,他人的帮助。 16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