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 第三个世界12
    一秒记住

    “你不愿意开门见我, 对吗?”萧子瑜靠着门,迎着夜间的冷风, 冷冷淡淡说道。

    胸膛里火热热的, 汹涌着不知名的情绪。

    他承认他来这里是一时激动亢奋,想要证明点什么。

    他觉得那人应当不会见自己,因为那人应该清楚些什么, 虽然他不说,但他知道那人都看在眼底。

    可是,一声轻巧的咔嚓声传来。

    他移了移身子,转头, 向右望去。

    门居然被打开了一半, 那人脚步声轻盈, 白衣着身, 柔和温顺的面容微带着几分倦意,正疑惑地看着自己。

    乌发披肩,秀眉轻蹙,白与黑的交织,竟是如此的惊心动魄,突然, 一阵夜风吹来,那人宽大的衣衫浮了起来,有那么一瞬间,萧子瑜觉得这人好似真的要羽化成仙,随风而去。

    他伸出手, 恍恍惚惚,最后还是收了回去。

    冷风歇了,他望着那人温和干净的眉宇,陷入了一阵沉默。

    这人着实太适合穿白衫了,纯正的白色在他的身上没有半分不妥,而是更显露这人清雅淡然的气质。

    他太干净了,毫无瑕疵。

    而自己,自己是那么肮脏,手中沾满了鲜血,而那是通往权力之路所必经的。

    那双澄澈看不出任何杂质的眼睛正望着自己,萧子瑜恍然大悟,他在看自己,只是,他在看哪个自己?

    呵!那个什么都没有经历过的自己,那个一路走来师长照顾,好友相伴,朋友相助的曾经的自己,是那样的天真,自以为凭借自己的坚持,努力,就能得到所有的一切,就能实现自己的抱负。

    他冷冷一笑,笑的甚至有些肆意妄为。

    那怎么可能,那只是个笑话。

    他曾经竟是愚钝到如此地步,真真是个笑话。

    可是,获得那样地位,得到盛名和拥护的自己却是不如年轻的,什么都不懂的自己,来的欢喜,愉快。

    自己得到的永远都是淡淡的苦涩,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深深地影响着自己。

    面前这人,并未开口,唇角依旧维持着一个平淡的弧度,看不出来有任何不满的情绪。

    “你在看谁?”萧子瑜问道。

    何安看着他,迟迟没有回复面前的这个人。

    最后,他挑了挑眉,眸色转深,看着面前这个思绪过多,满身颓唐之气,断然没有他这个年龄段的少年锐气的书生,出声反问道。

    “你说呢?”

    萧子瑜没有回答,或许早有答案,只是他不愿意承认。

    “进来吧!夜间风大,外面冷的很。”何安说了这一句后,也不理会他,径直走进了房间。

    他脚步轻快,似乎早在很早之前就在等这样一场面对面的谈话。

    灯火微黄,照的二人的偏白的肤色也泛着一股古玉的温厚感。

    两人面对面坐在榻上,相顾无言。

    何安找了本闲书,一面翻开,一面随口出声道。

    “怎么了,你不愿意说了。”

    “我喝了点酒。”萧子瑜转过头不去看他。

    “不止一点吧,大老远就闻到你身上的酒味了。”何安翻了一面色白字迹清晰的书本,微微低着头出声道。

    “我感觉很好。”萧子瑜顿了顿,出声道,“酒醉的感觉,能让我忘掉一切。”

    “酒不醉人,而人自醉。”何安回了一句。

    “你是不是很想笑我。”萧子瑜突然问道,“笑我太狂太傲太傻,过分异想天开。”

    何安听见后,抬头望了他一眼,蓦然回首说道。

    “你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

    手指轻抚着摆在榻上的小方桌上的书籍,又往后翻了一页。

    那人却突然伸出一只手,擒住了他持书的左手。

    “你还记得,我曾告诉你的那个故事吗?”

    “你我的记忆能力,不是都互相清楚。”何安推开了他的手,只说道。

    这人博闻强识,记忆能力出众,不说背诵记忆的诗书典籍,平时涉猎的其他的史书策论,只说这人记忆起所说的话,所见过的人,所去过的地方,皆是清清楚楚,没有半分差错。

    “可是,他不知道。”萧子瑜盯着他,意有所指说道。

    何安突然一愣,低声笑了笑。

    “他应该知道吧,你告诉过他。”

    “我没告诉他,没告诉他从前有个书生,傻傻乎乎进了官场,又傻傻乎乎做了三年的小官,才明白这天下的本质就是人吃人。”

    “教化百姓,为政利民,通通都是假的,最后还不是为了升官发财,提携小辈,吞并土地,畜养家奴,富贵一时自然是不够的。”

    萧子瑜又笑了,笑中带着浓浓的讽刺。

    “最好薪火代代相传,永保富贵,高高在上,受人膜拜。”

    “这就是官老爷,士大夫。一群时时刻刻看着自己,想着自己的地位待遇,深怕所得到的这一切都消失的人。”

    萧子瑜说完,停下片刻,又问道,“他们呀,只要有人侵犯了本不属于他们却被他们所占有的东西,就露出了真面目,你说是不是?”

    “那个书生,终于明白了这时间的真理。他也算是个聪明的人,很快就掌握了这里面的门道,一路扶摇直上,声名依旧如初,无半分差错,让人纠不出什么毛病。”

    “最后……”萧子瑜低低叹了口气,“一切都向着他所期望的方向发展,毫无半分例外。”

    “然后他死了。”何安突然出声道。

    “哈哈!”萧子瑜笑了,笑的开怀肆意,“你说的没错,他就是死了,死的干干净净,死的不明不白,死的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因何而死?”

    “你说他这人是不是是个笑话,天大的笑话。一辈子,都在争争夺夺,到最后,还是作无用功。”

    “人固有一死。”何安低眉说道,“当无悔也。”

    “可是他不甘心。”萧子瑜看着面前低着身子,看着桌上摆放的书籍的人,沉沉说道。

    “不甘心他就那样死了。”

    “人总是有不甘心的,力所能及,便够了。”何安沉默了片刻,回答道。

    他也曾有不甘心,曾有失落彷徨时,有时候,他恨不得回到从前,回到初生那一刻,忘掉所有,忘掉所经历的一切。

    他只需要真诚的对待他所热爱的,所想念的,不需要放下,不需要回避,不需要犹豫,更不需要选择。选择,可真是一种莫大的痛苦。

    有时候,他会想,会不会有种名叫命运的存在,在不断地推着他前进,使他挣脱不了,只能步履艰难的向前,一步又一步,望不到终点。

    “你说我是谁?”萧子瑜又问道。

    “这很难界定。”何安迟疑片刻,还是回答了。

    “我和你的第一次见面,不是在这里,不是在山上。”萧子瑜很冷静的回答道。

    “当然。”何安摇摇头,出声道,“那是在夜市上。”

    一旁听着二人交谈的萧灵隐愣住了,那个他没告诉过自己这件事。

    而面前这个和另一个自己,或者说压根就不是自己却用着自己身体的人正在交流,这个人从未和自己说过,他们从前见过一面的事实。

    也对,虽然是同一副身体,却不是相同的一个人。

    也怪不得这老鬼所做的画少了一副。

    他们瞒着自己不少的事情,在他和那个老鬼不能互相见到对方所作的事情的时候。

    “那当日山上,你为何不直言。”萧子瑜沉咛道。

    “夜市人流紊乱,游客数不胜数。初我想你忘了,后……”

    “见过你的人,我想大部分都不会忘。”萧子瑜少见的,有些揶揄笑着说道。

    隔了片刻,萧子瑜又问道。

    “你说,我是他吗?我和他是同一个人吗?”

    “我不清楚。”

    “我要你说真心话。”萧子瑜追问道。

    “是,又不是。”何安迟疑了,又接着答道。

    “你还在遮遮掩掩。”萧子瑜下榻,在房间内如贪玩调皮的孩童一般,转着圈子,一直走着,不得停歇。

    “你说我是谁?”他边走,仍然不忘问道。

    何安见了,先是笑了笑,后则是沉默。

    隔些灯火,望着那人有几分模糊,却依旧英俊潇洒的面孔,气度不凡的背影,恍恍惚惚,不知身在何处。

    他问这话,多像之前的自己。

    自己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是谁,他失去了他曾经的记忆,他现在又得到另一部分的记忆。

    但最后,他还是想通了。

    “你就是你,而不是其他任何人,你是任何人都改不变的你。也许,从来都只有你一个,你的记忆,只是你经历的一部分,而你的本性才是你存在的根本。”

    面前这人,他其实也说不清,他是谁,是故意来到自己身边,还是如何的,神神秘秘,却又好似有些因缘可寻得,但终究还是不清不楚。

    唯一只晓得,不过是这人没有那些记忆。

    或许,他是故意的。

    不知怎么的,何安又觉得他们之间似乎又有了那么些共同的存在点。

    “你的意思我是他,而他也是我?”

    萧子瑜停了下来,径直走到何安身前,高大的身躯在小桌上留下一片黑影。

    “你知道吗?他不觉得他是我,他说我不是他。”萧子瑜出声道,“其实,我也不觉得他是我,我没他那么傻,那么笨,那么蠢。甚至,我一直想知道,他是真的喜欢你吗?或者说,我真的喜欢你吗?”

    “你不喜欢我。”何安也不去看他,只翻着自己的书,直接了当说道。

    “我不清楚。”萧子瑜突然捧起何安的脸,出声道,“你看着我,看我的眼睛。”

    何安这时候其实真想拿一根棍子把面前这个人狠狠抽一顿,这个讨厌鬼。

    嗯,还是个幼稚鬼,简直太讨厌了。

    哼,他的书都没看完。

    但他未曾说出什么,也未曾有机会做出任何反应,这人却是倾身而下,封住了自己的唇。

    他吻的很轻柔,也很青涩,甚至带着点忐忑与犹豫。

    完全不像他们曾经争论时的自信稳重,甚至冷傲果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