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第三个世界17
    一秒记住

    京城皇宫前的城楼已是熙熙攘攘, 人满为患。

    远处天边挂着一轮圆月,近处漆黑的天空飞着一条火龙, 点点星火聚集, 龙飞于天,黑夜如昼。门楼上挂着一丈方圆的球灯,众灯早已搭起, 万灯齐明,如同小山。

    宫城前的露台更是热闹非凡,多种杂戏上演,百姓们围在台下观看, 宫城上帝王则与近臣一同观灯。

    萧灵隐静静的站在人群远处的一角, 望着这千家灯火, 佳节盛会, 莫名却感受到一股涩涩的哀怀,美则美矣,终不长久。

    “子瑜兄,你去哪儿了?我找你找了可久了。”

    他转身回望,看向轻敲打自己肩部的沈飞,纤纤细眉, 修的极为整齐,面目俊朗,一身上好的云水蓝色圆领澜衫,这色清清淡淡,风雅至极, 远远一看,尽是风流味。

    沈飞这人,虽爱书,人却是挑剔的很,尤其在衣食住行上。

    “我不就在这,也未曾走多远。只不过在观灯而已。”萧灵隐低声轻咳了一下,才说道。

    “我又不像你,出来没多久,眼睛全盯到街上的小娘子身上了。”

    沈飞一听,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哪能怪我呀,子瑜兄,你是不知道,京城之风,颇为开放,那些个小娘子,个个身段风流,隔着灯火,远远看着那娇容笑语,我哪里能不痴呢?”

    “你不是偏爱迎春楼的顾兮兮吗?前些日子你还夸其人娉婷秀媚,桃脸樱唇,让你一见倾心,永难忘怀!”萧灵隐一脸嗤笑道。

    “子瑜兄,这你就不知道了,酒楼里的官妓风流姣姣,兮兮自是余所爱,但这灯节上的娘子,更添几分淳朴天真,娇娇俏俏,更惹人怜爱万分。”沈飞细细道来,一副振振有词的模样。

    “我看你,以后终将是要被美色所误。”萧灵隐呵呵一笑。

    “子瑜兄,我跟你说,你也别难过了,我知道你是因为铭章兄没有一同前来,心中郁闷,但铭章这人深居简出,为人严肃正经,对这玩耍之事,颇不上心。你知道吗?自我和他相识,除了第一次,后每次遇到他,没有不是身边带着书的。我虽爱书,好读书,但也有其他爱好。自我出生,也没见过像他这样的,满身心思都在书里面,真真让我不得不感叹,你也多说说他,书中虽有黄金屋,但世间更有美人无数,引风流才子竞折腰。”沈飞看着空中飞舞的草龙灯,语气带着几分调侃。

    “我哪里劝得动他!而且含山君,你最近满脑子里怎么就装的全是美人了。”萧灵隐低头轻笑道。

    “这不是,临近考试,放松放松一下。”沈飞嘻嘻一笑,也不反驳,又接着说道:“你说劝不动铭章君,我可不信。你说说,以往日子,哪次他邀我,不是因为你,你和他闹别扭,闹归闹,可不能尽瞎说。本来以为你们两个都不出来了,没想到,最后你还是和我一起来了。”

    萧灵隐听了这话后,也不辩解,只低声说道:“寺庙中也没什么好呆的,近些时候上香的人尤其多,我本来是打算邀请他登山,结果人去楼空,找也找不到半个影子。还是半路上遇到了真大师,他告诉我铭章应该是回家去了,我想了想还是出来散散心。”

    “你呀你,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沈飞听出他话里面的哀怨委屈,感叹了几句。

    “初识你们二人,我觉得你是个固执傲气的书生,而他是个好说话的雅士,如今看来,倒只是表象。他虽长了个风雅神仙貌,却偏偏不解风情。而你,倒真是个痴人。”

    “那晚,我走了后,你是不是和他吵了,要不然他不会这般回避你。”沈飞又问道。

    “他骂我呢?”萧灵隐想到这,就觉得一肚子的委屈没地说去,便呐呐道。

    “那倒不像铭章君的做法。你可有第二天过去找他?”沈飞看着萧灵隐脸上隐隐可见的失落,心中摇了摇头。

    “我哪里没去找,他呀,不愿意见我。前日我去寻他,便只见到他那随身的侍儿。那侍儿也对我说,不必过去了。”萧灵隐望着游走的游人,淡淡道。

    “那就怪了?”沈飞忖度了几番,又出声说道,“我猜他可能真是家中出了些什么事情。想必你也看的出来,他自然不是个普通出生。”

    “我自是知道的,只是他不说,我也不愿意多问。”萧灵隐背压低了几分,沉声说道。

    “我猜,铭章君可能是宗室子弟。”沈飞摇了摇头,“他身边那几个侍儿,可不像是平常人。尤其是贴身照顾的焦山,看起来和平常一样,只是他的嗓音到底过分尖锐了。”

    “你是说,他是内宦……”萧灵隐隐隐有所领悟,这焦山是何安身边服侍最多的侍儿。

    “没错。”沈飞赞同道,又言,“而且铭章君虽衣着简朴,但衣料却并不普通。尤其是有一次他身上那月白色交领莲花纹绫衫,颜色素雅,莲花纹样精致繁复,尤为好看,我便夸了几句。当时我便觉得这料子颇为熟悉,只是当时也没反应过来。那衣料,断断不是普通豪商所能用的,如今服制虽形同虚设,家中有钱的,自是买得起上好料子,制得好衣。但铭章君所着,便有所不同了。你也知我家行商,在苏州也小有名气,自幼见识过不少繁华,我近来想到大哥曾和我说过的,这才反映过来。铭章君穿的那可是我苏地最善织造的柳家,年年送往宫中的贡品。”

    萧灵隐内心猛然想起那老鬼附身时说过的话,突然好像就多了几分领悟。

    哦,原来他是宗室子弟。

    哦,原来他连个真名字都不告诉我。

    哦,原来他的眼底心底应该是都没有我的存在。

    他抬头,望着离着远远的城楼,城墙高高,仿佛就隔绝了城外所有的人,不过一墙之隔,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那楼上,宫灯高悬,不曾见有人行走,想必帝王正和大臣们言谈甚欢。

    他听恩师提过,当今天子多年力求锐兴,如今却是早就熄了那番念头,一心只求安平和悦。

    前些年的永泰新政带来的祸患,从未平息,萧灵隐在家乡蜀地柳州都时不时听说恩师和拜访的好友们谈论此事,关于新党旧党之事,风云变幻,争端不止。

    如今朝上浙党洛党之分,不过是延续当年的新党旧党之分,浙洛吴是三党之首的籍贯之地,此时党派之争已然不用曾经的新旧二词,而且因为曾经元泰新政时的争执,以及贬谪打击,两党皆是损失惨重,牵连人数不知凡几。

    相比前些年的争端不断,近几年朝廷倒是颇有几分平和安宁之相。

    只因如今的浙党之首当朝宰相于真与身为洛党之首的副宰温如成,皆是同科进士及第出身,前者为状元,旧党出身,后者为探花,新党出身,两人互相交好,不曾互相攻歼。

    加上当年新旧二党多是理念之争,也是一心为国,虽波及盛大,但也未曾伤及人命。

    因此这些年来,新旧两党两党虽有争端,但并不大,且互相多有谅解。

    到如今,浙党洛党之首更是好友,改善了浙洛两党之间的关系;又因为立储之事,两党联合抵制媚上,拥立柳贵妃所出的四皇子的吴党众人。

    萧灵隐自是知道自己恩师不愿意出仕的原因,他的恩师徐道远是当年官拜宰相,一手掀起元泰新政的范纯门下学生,年轻时便以文才颇有声名,是妥妥的新党中人。只是后来新旧两党在朝中互相攻击,恩师厌倦其中争斗,便辞官回乡,沉迷治学,一心着书,且在蜀地的官办书院内教授学生。

    这些年来,虽不曾为官,但在文坛上的名声却是越发的大了,被时人称为川地大儒。

    半山先生,谁人不知。

    “萧兄,你还要在这儿观灯吗?我约了兮兮于今夜酒楼,恐怕是要失陪了。”沈飞隔了会儿轻声道。

    “你去吧,我到时候自然会去我们今日过来时住的旅舍。你晚上,也少喝点酒,省的像上次那样神志不清。”

    “知道了,你放心,我晚些时候,也会回去。”

    “那我走了。”沈飞道,临走之前又悄悄在萧灵隐耳边出声,“子瑜兄,我发现后边一个小娘子可是一直在偷看你,恐怕是看上你了。”

    萧灵隐一愣,想要骂几句,这沈飞也太过不拘小节,尽说些糊涂话。

    转身一看,沈飞已快步走地远远的,临了还不忘转身笑上一笑。

    远处的灯火亮堂堂的,街道上的小摊贩依旧叫卖着,酒楼里的客人饮酒吃饭,堂中歌姬们婉转的歌声,字真韵正,伴着这夜间的风,忽的便传入耳中。

    萧灵隐淡淡一笑,或者这尘世的喧嚣繁闹,才让自己这颗浮躁的心慢慢地沉了下来。

    他站的地方,因不是观灯的好地方,人少偏僻,倒是挺清净的。

    元宵月圆,星河暗淡,春意非浓,忽深忽浅,间夹寒意。

    转身向前又走了几步,来到河边,望着河上飘过的游船,倒是突然就糊涂了。

    又能怎么样呢?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萧郎!”萧灵隐转身而望,便见屋檐下转角处依站着个俏丽的小娘子。

    秋水眸,冰玉骨,本为明月姿,偏生娇媚态。

    妆容清减,乌发轻扬,上披山茶红罗衫,下盖梅纹半褶裙。

    凝然愁望,欲语未语。

    萧灵隐是惊疑的,他并不认识这位娘子。

    但他又隐隐约约感知到这位娘子恐怕是认识自己的,而且有很多话想对自己说。

    阮流珠向前轻走了几步,姿态袅袅。

    萧灵隐却觉得这人行止举动总添了几点支离破碎感,她看自己的目光,透过了时光,带着浅浅沧桑,仿佛在看另一个人。

    “萧郎,我此番前来,唯独想告诉你一件事。你不要相信……”阮流珠说的有些挣扎,先是平稳,后则是难以启齿。

    “不要信朝中的三皇子,他实非明君之才。”

    萧灵隐反问道:“你是谁?我未曾遇得你过?”

    “我,我只是个无名之人,不值得你记挂……”阮流珠听闻此言,柳眉蹙着,眸间泪光点点,她便道,“我知道,你不信,你也觉得奇怪,我为何识得你。”

    “前些日子,我夜间偶得一梦,仿若过了一生。梦中有多人,我是在梦中认得你的。”阮流珠轻声道,又偷偷看了面前这人一眼。

    唉唉唉,竟然还是生的这般英俊非凡。

    她与这人,多少年没见过了。

    她是做过改嫁的痴梦的,然而终是容不得。

    既曾为太子之妃,怎能嫁臣子为妻。

    更何况,面前这人,从未喜欢过自己,他对自己不过是怜悯罢了。

    她晓得的,那些痴望早已在细碎黯淡的时光中慢慢冲散了,忽而忆起,仿若隔日。

    “我并非是在骗你,说些痴言妄语。”阮流珠见面前这人神色微茫,又接着说道,“我知道你心怀大志,胸中满是抱负。只是三皇子真的不是明君,他会误了你的。”

    “娘子何出此言?”萧灵隐问道。

    “你夜游时,若去猜了灯谜,遇到了个姓林名盛的士子,万万不要和此人多说几句话,只远远地离开便是了。”阮流珠轻声道。

    萧灵隐皱眉,难道面前这娘子如同那老鬼一般。

    阮流珠又道:“我要走了,愿君高中,青云直上。”

    萧灵隐未曾劝阻,只见这位小娘子转身快步走了几步,身子一顿,又折了回来,转身远远说了一句“萧郎,你若在朝中,千万要记得帝心难测,万万不可照着帝王真正属意的来。你能依托的,反而是宰辅。至于大皇子,他是福薄之人,亦不可过分依托。切记切记!”

    说完,阮流珠急匆匆地走了,家中女使依旧在等着她。

    她这般前来,实在是忍不住。

    在这灯节处,她等了许久,寻了许久,终是发现这人。

    她怕,怕那人。

    关于朝堂,她知道的虽不多,但关于眼前这人相关的,却是经常牢记在心。

    她知道关于这人和那位日后登上皇位号称元兴帝的三皇子,是在元宵灯节上相遇结识的。

    她又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她只能说都是因为这张脸。

    指甲轻轻拂过自己这张从小被称赞到大的面孔,凉凉一笑。

    她还记得呢?当时她居住在城外,每每担心受怕,怕那人过来。

    巍巍皇权,她又怎么能反抗。

    而那人,许是不在意自己的,想要的看上的不过是自己身体,其余的,又有什么。

    他低声宽慰,偶尔娇宠,时常从宫中过来自己这里,甚至硬生生给她在城中置了房屋,高兴时对自己曾经的事情细细讲给她听,关于那人和萧灵隐的事情便是这么听来的。

    或许她只是一个依仗他的弱女子,翻不出他的掌心,他才总是讲着那些朝廷上的荒唐事情。

    有时候,她又嗤笑自己,为什么迟迟不去死,而是苟活于世。

    到最后,还是这个自己曾有过念想的未来大晋权臣,解救了自己。

    她也知道那时候朝中众人在这个权臣死后,怎样瞬速地将支持他跟随他的大臣纷纷斥为党羽

    通通发配到偏远的州,病的病,亡的亡。

    那朝中的奸臣,拥立小皇帝,搜刮民膏,草菅人命,贪图享乐,以权谋私。

    她便这样冷眼看着,只等着自己去了。

    可没想到,不过几年,京城就破了。

    夏兵临城,皇帝和臣子纷纷想逃窜,结局究竟如何,她也不知。

    忽而忆起年少时在宫中时和大皇子生母相处时的场景,唉,她又叹了口气。

    那是个好女人,可惜可惜。

    她未曾想过争宠,更未曾想过自己的孩子登上皇位。

    太子,东宫,储君,对于别人是梦寐以求,可是对于大皇子,她这个温顺柔弱的丈夫,多半是情非得已,顺势而为,难以退却。

    当初太子病逝,生母闻之,痛哭晕厥,她立于一旁,亦是感伤落泪。

    丈夫是她的倚靠,是她一生的归宿。

    可是,对于这个宫中不受宠的妃嫔来说,那是她唯一的骨肉,是她此生的寄托。

    后来,这位姐姐便病了,疯疯癫癫地总是说“都是太子之位害了他,都是太子之位害了他。”。

    阮流珠在床前照顾她,听着她的话,怎能不难受。

    后来,这位姐姐又说“流珠,你可知我心里有多悔,我恨,恨没以命相求,换得我儿性命。若是我儿不是太子,不当这个太子,他便不会去了。”

    “我好悔,悔当初没有去求皇上,如若舍去了我这番性命,皇上也便不会立他为太子了。那些大臣不过是拿着我儿当个靶子,皇上素来因我缘故,不喜我儿,那太子,又哪是他能做的上的。”

    听到这里时,阮流珠隐隐知晓当初自己被选为太子妃的原因。

    她祖上确实是跟随晋朝开国之君打过江山,只是后来迅速没落。到她父亲这一代,已是走商路多年,经营尚可,在京城中置了好几家大商铺,颇为富有。

    她中选,不过是帝王妥协下的怨气。

    忽的想到前些日子,父亲早年间入仕途交好的好友,来到家中时的谈话。

    大皇子生母去了,那位姐姐去了。

    大皇子并没有被立为太子,而是为母守孝去了。

    阮流珠一愣,停下步伐,望着汹涌的人群,她早该想到的。

    热闹的街市,繁盛的灯品,却抵不住她心中的悲凉。

    那位姐姐,应是自己了断了吧!

    如若不这样,又怎么堵得住那些臣子的悠悠众口。

    百行孝为先,为尽孝道,这些朝廷大臣也能消停一会儿,让那个温和爱画的男人独自享受几番清静。

    只是,他受得住吗?

    虽为夫妻不过两年,她早已知那个男人是个重情人。

    “你说,那娘子是不是和你一样?若你是我,那她……”萧灵隐望着波流不息的河水,低低叹说道。

    萧子瑜虽不能控制身体,但也是旁观这一切。

    他不知道原来也有人和他一样回到了过去,也不怪乎,如今的发展和曾经他经历的相差甚远。

    那女子,他自是认识的。

    甚至,她眼中的情意,他也知。

    那是个苦命的女人,丈夫去世,却被强占。

    元兴,好一个元兴帝,永平帝去了后,谥号为理,三皇子继位,改年号为元兴,有仿照当年元泰之名,意为改革明兴,萧子瑜以为他是这么想的。

    却不料,通通都是笑话。

    德行不端,得位不正,心满私利,不配为君。

    谁能想到,这位大晋的皇帝,被人称为英明神武的帝王,却是个强占自己嫂嫂的昏君。

    当初,他还不明白,此人引诱阮氏,靠的是自己。后来明白了,他知道自己得管。

    而且,天底下,有比一个爱好下毒的皇帝还要来的荒谬吗?

    毒死了自己大哥,迷倒了自己嫂嫂,此乃小人之道,悲劣无比。

    只一个字,骗,骗得了不少大臣。

    他好生会做戏。

    萧子瑜想起曾经,冷笑一声。

    虽为君,却满脑子想的都是权术,都是他的皇位,他的江山,他的美人。

    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这样的人怎配为君。

    他不屑。

    冷落皇后,宠信美人,听信方道,沉迷炼丹,只求长生,耽搁朝政。

    这样的君王,早就失了臣心,不过靠着权术支撑而已。

    平生炼毒,不知凡几,最后,死在自己亲手炼制的毒药下。

    萧子瑜只想一笑。

    他承认自己也是卑鄙无耻之徒。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2016.com)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