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病弱白月光 第83章 第三个世界21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com 以免丢失

    21

    此刻, 书铺堂中,两位紫衣官员皆已起身, 请号的士子都一一散去, 他们因此也得了空闲。

    “今日真是劳烦温相公了,若说这请号之事并非过大,让我们这些人来了便是了。”体态圆润者, 缓声道。

    “科举之事,选拔英才,自是分内之事。”出厅堂,直面天边一角射入的晨光。

    赵志成在其身后, 踱步慢行, 双手轻扬。听闻面前的人说此话, 正打算说些什么宽慰的话, 突听身前背影微微一颤,稳定问道。

    “据说,之前省试排定名字出了不少争论是吗?”

    赵志成笑了笑,道:“倒也不是什么大事情,你我也都做过主考官,皆知前三甲的案卷皆是上上等, 分出对错名次不过是看依据的评判而已。第一者吴光中,诗赋论皆是上佳,挑不出什么过错,第二名杜文翰,诗昂然慷慨, 颇有先人之风,第三名萧灵隐,策论尤为出彩,言之有物,洋洋洒洒,乃奇论也。高学士作为主考官时,密封选卷排名次时,见此论,大惊,惜其才,欲擢其为省试第一。”

    “哦,原来还有这般事情。”温如成边走边答道。

    “可不是吗?那论却是做的不错,加之诗赋也好,大多数人也是欣赏其才。可惜,林侍郎坚决不肯,直言取士当重诗赋,萧灵隐虽是奇论,但未免失了妥当,失了中和之气,不应擢为第一。”

    “那最后就选了吴光中。”温如成停步,袖摆微微后扬。

    “既是北地士子,在朝中自然更受欢迎。”赵志成轻叹了口气。

    “赵大人,我记得当年你是吉州秋试第一,后来又选为省试第三吧。”

    “哦,呵呵。已是多年的事情了,若不是大人你说起,我都不曾记得了。”

    “吉州可真是个出读书人的好地方,今年的榜上又有不少吉州人士。”温如成笑了笑,道。

    “我们南地,或许除会应试外别无它用,大多士子重视科举,不过是以此谋得一个出身前程罢了。”

    “如今朝廷,南北各占一半。比之当年,朝中士子尽北地,已是让人大为宽慰了。科举教化之事,利民利国。为谋前程而读书,也未尝不可。你我又不是那些北地高门大户出身,如今有这般成就,都是当年长辈缩衣节食,勤俭持家,存下银钱供我等求学所致。通宵达旦,彻夜苦读,哪个读书人没经历过,既然比不得高门大户,自然更是负担重重,你也应是理解谋取前程之事的。”温如成缓缓劝慰道。

    “愚懂,但亦可悲。当年,我等求学,尚有一番意气。可如今呢?承平已久,早已失了锋芒,词臣阿谀奉承,欺瞒媚上,像那个北地吴光中,出身河中吴氏,吴家宝楼,藏书万卷,谁人不知。想他坐拥宝山,见识不凡,偏偏做的些什么诗赋,竟全然一片雕琢粉饰,全无贤人之风范,这样的士子,还能夺得第一,可晓得如今朝中人大多如何想得。当我大晋立国之初,帝王提拔寒门子弟,硬生生擢落朝中宰辅,高门之子弟。可如今呢?这朝廷,这江山,这百姓,又有多少人还在意……”赵志成的声音慢慢低了下来,直至毫无声响。

    “呵呵,温相公就不必在意愚所言,不过荒唐话,禁不起谈说推敲。”隔了一会,赵志成抬头,轻笑,又道:“家中妻女还在等愚,愚先行一步。”

    “愚担不起君这“相公”之称,愚不及你多矣。”温如成身子微弯了几分,转身而叹。

    赵志成只笑着道:“相公二词,君自是担当的起。像愚,也不过口中说说罢了,怎能比的上温公之行,两党之争,比前些年,已是温和尤甚,朝中人士,也多收敛。若无君在,若无君与于相公摒弃前嫌,恐怕这朝中还不知道要乱成什么模样。”

    “愚便先行一步了。”赵志成牵过手中之马,利落上马,缓缓踱步。

    衣襟飘飘,随风而动。晨光微熹,一马一人,人影渐长。

    “愚怎担当得起,愚也不过是在尽力弥合。只是终究不成气候呀。”温如成缓步慢行,书铺外的家中护卫紧随其身后,又有一贴身小奴牵了一头白马在身后。

    赵志成,赵中丞,果然还是像从前那般骨子依旧清高自守。

    当年,文才优长,本应为御试一甲,赐进士及第,却偏偏言辞不善,加之出生南地,被当时的首辅不喜,被硬生生移到了二甲名列,只能得进士出身。

    南方下国人不宜多士。这便是当时之情景。

    这位御史中丞早些年为官时犹恨豪门大户,欺凌民众。在外为官时,廉洁贤明,颇得民心,后得朝中重官看待,入京,慢慢迁升为至今。只是,入了京城后,这位大人入了御史台,倒是不像以前那些长官们以一己之私,肆意报复。

    反而是多做实事,不太发表什么偏倚意见。

    到底这人还是如同从前那般,心中仍留了几分志气骨气。

    新旧之分,真的就不存在了吗?

    站在上方,真的就看清所有吗?

    国之存亡,真的就无关紧要吗?

    温如成遥遥远望,微微一叹。

    不过,我要去做,我还是会去尽我所能,尽我余生之力,去做。

    大晋,决不能毁于愚之手,毁于愚之朝。

    每动一分,便是利刃刺身,一个不慎,便是粉身碎骨,那又如何,人终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如鸿毛。

    于真不愿,愚愿。

    若愚败,愚死,当有人继愚之志向,如当年我继承愚师范公之志,则愚至死而无悔矣。

    “试题已发,诸生可作答。”中官传声道。

    集英殿中,殿廊之上,设有诸席,幔布隔绝。

    众考生早已坐定,待中官传声,皆将席上御试题眷录于卷头草纸,又将御试题装入席上备好的黄纱袋子,系在脖子上,以免御试题被污损,失了恭敬,不被收卷人接受。

    萧子瑜小心誊写,后细看试题。

    诗赋论各一,皆是帝王所属意。

    和气致祥诗,房心为明堂赋,积善成德论,果然还是从从前一般无二。

    心下暗暗一安,只是,自己最好要怎么做呢?

    如从前那般,还是……

    思忖半刻,忽得一笑,方才执笔。

    卷纸由内臣统一收卷后,殿内士子由宫中内侍带领,出东华门。

    大道旁,几个士子聚在一起,皆是澜衫,缓步慢行,颇有几分闲情逸致,遂谈论起来。

    “薛兄,你可知省试第一的吴兄?”

    “哦,河中吴氏,怕是人人皆知吧!”薛采慢悠悠答道。

    “想到他家的藏,我就恨不得一观,得几番痛快。”

    “待你入了崇文阁,天下藏书皆可一观。”薛采挥了挥手,笑着道。

    “薛兄说的极是,只是,愚怕是没这个指望。崇文阁可不是那么好进去的,如今众人皆争夺一官一差,我年岁已大,才学却无多少。你看前面那几人,都是年轻的士子。”出声者指了指。

    薛采顺势而望,陷入沉默。

    酒楼旁站着几人,其中一人,白底澜衫,端正如林间竹,潇洒如林间风,只见其身影,便给人一股难以忘怀的气质。

    “最右边那位便是省试第三的萧子瑜,据说是川地横山先生的弟子。可真是年轻,还未加冠,便已世人皆知。”

    “其容也,非常人所能及也。可真是让人羡慕。当年,不就是有士子因为容貌上佳,殿试上便被点为探花吗?”

    耳边传来几声感叹,薛采也应了声,“确实仪状秀伟,举止端重。”

    “薛兄,你知道吗?其实他也和你差不多……灵州暴乱时,其父母在任……”

    薛采愣了愣,默然。

    “当年灵州之乱,可真是让人……你我都年纪不小了,幸好这次已经过了省试。殿试名次就算低些,也好过被擢落。三年一次,这是第四次了。唉!”

    “说什么丧气话,失第有什么可怕的,人有失手,马有失蹄。不考个两三次,怎知道自己的真本事。走,喝酒去。”

    听到这话,薛采也笑了。

    他已年近三十,家有仅有一妻二女。

    如今这个年纪,中举,已是众人羡慕。

    省试第八,殿试只要发挥正常,二甲进士出身,岂不是皆大欢喜。

    至于其他的,薛采眨了眨眼,望着前面的几人,面上浮现笑容。

    才学天赋这种东西,因人而异,不是早就知道了吗?有多少年纪轻轻的才子,一蹶不振,沉寂一世。又有多少人,努力奋上,大器晚成。

    全凭个人缘法。

    ……

    “这便是选出的前五甲。”两日后,殿上帝王手持名次表,微微一叹。

    “河中吴光中,徐州薛采,楚州杜文瀚,柳州萧灵隐,齐洲赵天朗。”

    依旧是南地士人较少,北地士人较多。

    “诸生试卷可呈上来。”永平帝轻轻道。

    左右近侍弯腰低头呈上眷录试卷。

    帝王细细看了首张的,微微点头,文采上佳,御诗确实写的很是不错。

    翻了几页,细细看来,便觉头微微一刺痛,身形恍惚了几分,便放下试卷,抚着头道:“算了,便念吧。”

    近侍手持试卷,声音悦耳,颇带情致。

    待念到一论开头,气若如虹,肆意汪洋,御座上的帝王稳了稳身子,细细听了起来。

    念毕后,帝王问道:“此乃何人之论?”

    “乃柳州萧灵隐之作。”

    帝王起身,踱步,转身又道:“且将试卷呈上。”

    坐下,观卷,久之,复又问道:“此乃二甲第一吗?”

    “陛下,名次皆是林制浩和天章阁钱待制所详定。”

    “此卷应为前三……”帝王顿首,又问道:“你可知此士子的来历?”

    “据说是川蜀之地徐道远之徒,年十九,父母……皆亡。”

    “徐道远,我记得当初是范纯唯一监考的那年,被录为二甲第一。呵,他的弟子,还真是年轻。对了,他父母为何而逝?”

    内侍声音压得更低了几分,身子也颤了颤。

    “据说灵州暴乱时,其母随同父上任,遂失父母。……”

    “灵州之乱……”帝王低了低身子,有些萎缩起来,身影也模糊了几分。

    “可真是年轻,不过,才学确实惊人。”片刻后,叹气道。

    “宴儿,也过了加冠之年了。这宫中,该是时候好好办一场了。”

    帝王回眸,揉了揉隐隐作痛的额角,时间过的可真是快呀。

    一转眼,便又是三年过去了。范相,徐道远,于真,温如成,当年的旧人又还剩下几分?

    恐怕再过几年,就什么都不存在了。

    灵州,灵州,哪里还有什么灵州,早已是他人之国土。

    “柳州萧灵隐!”御案前的于真微微皱眉,望着卷子,念道。

    “柳州萧灵隐!”卜人立于案台西面,复出声道。

    “柳州萧灵隐!”阶下卫士,凡六七人皆齐其声,传名而呼之。

    廷下的众士子中,尚无一人出列,萧灵隐一愣,又听着卫士们喊了一声,才反应过来出列。

    回答了籍贯和父名后,随从卫士,进入廷下,按照甲第入列站立。

    传胪,又称绕殿雷。

    听着唱名赐第之声,看着自己身边本无一人,慢慢站满,心突然就静了下来。

    殿试第一,可真是让人难以想象。

    这便是那老鬼的实力吗?

    铭章,我可真是可悲。

    我必须依赖他,因为我不会的还是太多太多了。

    手拿绿罗公服,淡黄绢衫,外加一条淡黄绢带,萧灵隐笑了笑,并未像其他人那般立刻将身上的白底澜衫脱去,换上绿袍。

    对面一人,和他一样,也是拿着公服,面容肃然,丝毫不带笑意。

    萧灵隐却隐隐记起这人是谁,殿试二甲第一。

    杜文瀚,可真是个好名字。

    眼前一花,脚步虚虚,无数画面从眼前穿过。

    当年书店相识,一见生缘,互为交好。

    出京为官时,折柳相送,外放时寄信劝慰,回朝后不喜其举动,相见生厌,怒而辞官归隐,临死前更是遗诗痛骂。

    这便是他曾经的好友杜青郎!

    静立片刻后,萧灵隐嘴角的笑意消失的一干二净,只残存了几分苦涩。

    为何,又为何给这样的记忆去让我看。

    老鬼,你便是见不得我欢喜片刻,是吗?

    不是凭借自己得来的名次,本就让人可悲可叹了。

    萧子瑜在一旁默默鄙视,傻小子,你还有的学呢?哼!瞎想些什么,我写的可就是你写的,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依旧不愿意承认吗?

    至于这份记忆,我给你,是想让你明白你走的这条路,不可能所有人都会支持你,你爱的人,也许并不能在一起,你依旧不懂吗?

    那人所思所想,萧子瑜忖度后,依旧有几分黯淡。

    “萧灵隐,我告诉你。”

    萧灵隐停步,脑中那人言论斩钉截铁,毫无顾忌,带着一种执着,肯定,让他心上一惊。

    “我不管你是如何想的,也不管他是如何想的,我只知道,我想要得到的,我一定会拿到手……”

    殿外,周围人多是雇好马车,而正门处,几人牵着三匹白马仍在等待。

    “状元郎,可以上马了。”一侯着的卫士牵着马道。

    “萧兄,上吧!”沈飞笑道,推了一把萧灵隐。

    “琼林宴,还在等着我们呢?”

    转身回望,榜眼吴光中神色颇深,心有傲气,探花薛采则是浮着笑意。

    三人纷纷上马,之前早已换好新衣,绿罗公服,头戴簪花,跨马而奔,神采飞扬。

    风随人动,遥望当年,杏花纷纷,笑点朱唇,只言片语,皆被掩盖。

    雨沾寒意,隐露泪光,手持油伞,俯身而拭。

    恰恰一般天然自在风流,晕在眉角间。

    “怎么,今日公事忙完了?”那人盈盈笑声,传入耳尖。

    萧灵隐回过神来,看向屋外之人。

    风清神秀,玉骨天成。

    一袭少见的黄衫,映衬着青青竹叶,明亮干净。

    “看你,神思不定,难不成刚刚是做了什么美梦不成。”何安摇了摇头,笑着说道。

    “我是想到,当年科举之事,后来回京时又去见你,正好你在亭内躲雨,我便撑着伞去寻你……”

    萧灵隐低了低头,隐隐笑道。

    “你回京……嗯,可真是好久以前的事了,你还记得?”

    捉住身前人手,看着修长的右小指骨上淡淡的疤印,心疼万分,突然就连话也说不出什么了。

    那年遇刺,他犹在京外,哪里知道些什么,隔了十余天,才依稀从朋友的信中得知,他伤的很重,休养了不知多少时候,才捡回了一条命。

    从此,也便落下了病根,每到天寒地冻时,浑身无力,身躯更是如寒冰刺骨。

    除了怪自己,又能怪谁呢?

    若不是自己希望他去争这个皇位,恐怕也不会多出如此多的事情。

    他越想越觉得自己错了,错了太多太多。

    或许这人,心里想的,嘴上说的,怕总是往往相反的。

    他后来说,选择是他自己做的,赖不得别人。

    他又说,自己就是瞎操心,尽做些糊涂事。

    萧灵隐也不辩解,只是默默地,看着他,在那安宁的阳光下,拿着手中的书,看到合意处,嘴角微扬。

    此时此刻,若能停驻,那该多好。

    只想轻悄悄地把他留住,暗暗印在心里,永远都不会忘却,永远都不会后悔。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前一章,有点意识流,大概就是主角做了一个梦,梦中的他记起自己的曾经,他在不断的反问自己。

    梦醒后,记忆却丢了。

    搜秒记网址:wanben.me 书籍无错全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