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异斩魔弯
    九轮天之内至高权会诸国再度聚集,在沉轮王消灭一际云川之后诸国国主亦是再度商讨九轮战略。

    “一际云川一夕崩毁,经此一役相必佛门元气大伤,短时间内难以再有作为了。”天譩继续分析此次战果说道。

    “感谢沉轮王大力亲为,答应你的魔性之环在此。”苍羽凌霄说完便将允诺的东西交于沉轮王。

    “额,呵呵呵呵。”看着出现的东西沉轮王转瞬便高兴的消失了。

    虽然沉轮王消失,但会议仍是继续天譩继续说道:“佛门据点即毁,接下来便是儒门与道门了。”

    “儒门流书天阙、道门无上崇真皆以覆没,现在儒道党羽的根据地尚须调查,沉轮王既已攻下佛门,接下来的工作就由明邦负责吧。”绝日狂图积极的说道。

    而自沉轮王攻下佛门之后,欲沉轮已经占据先手了,将来资源分配已经拿到了头筹,不能光让欲沉轮得力,自己也要加速动作,不能光让这个傻子得到太多资源。

    “素闻苦境卧虎藏龙,战玺也愿意分担此任,印证何为真正的强者”战玺主亦是桀骜的说道而自心中亦是有一个自己绝对要超越的目标,九轮圣君我一定超过你的。

    “恩,那此事就有劳罪皇与战玺主共同执行了。”天譩说道。

    “那本皇就先去准备了,请”“战玺也告辞了,请”

    随着双王的离开权利中心也再度沉默,而这时许久不曾开口的近神天司却是问道:“为何许久还不见圣君出现呢,难道他闭关还没出来吗?”

    听到近神天司的话语,苍羽凌霄摇扇说道:“圣君在日前已经出发前往苦境调查去了,诸国与苦境战略圣君以全部交于我与天譩,天司难道有什么问题。”

    “岂敢,只是如此重要的两次会议,圣君却皆为为此出席,所以我有此一问,原来圣君已经出发前往苦境了,看来圣君也是不甘寂寞之人啊。”近神天司道。

    “既然诸国会议结束那就各自下去准备吧”“是”“那我也先撤了”

    而在另一边沈君亦是漫无目的走着边走边在想着上次的战斗,自己虽是用剑魔的卡牌使自己变身拥有了独孤求败的剑境与修为,但真正能将之发挥威力的却是自己的身躯以世界不同不然以金庸这种低武位面的顶尖高手就算再强也难以发挥至全力,但如果加上自身之根基实力便能将他的力量发挥至极端,不过起效果也只有七天时间,在七天之内自己只能使用独孤求败的能力,其它的已经被封存,等到七天之后便可消失还可以在最后抽取一项独孤求败的能力。

    这张卡片可是当年自己玩游戏时的氪金道具之一乃是当年抽奖抽到的也是抽到的中最差的一个,其它则都比他强,但其它卡片需要自己肉身已经精神力够强,否则难以附身使用,强用只会使自己根基受损对自己不利。

    下一步九轮战略应是儒门墨倾池那边,对了自己也该在苦境找点人手了,眼下自己还欠缺一名保镖,在苦境中找谁呢,要他实力不差又要有绝对的忠诚,恨吾峰,不行,此人情感太重虽是实力强劲但也很容易变被情感左右,尤其是是自己的心爱之人,恐怕会瞬间背叛我,剑族姑苏还剑,此人虽是不错但脾气太坏难以收服,而且此人冲动易怒,太容易坏事不太容易掌控啊这两人实力都不错但可惜并非完美的手下人选啊。

    “对了,我记得曾有一个完美属下,现在还在被自己囚禁之中,此人不仅听话,而且实力也不错更适合修炼哪几种刀法。”说完沈君便恢复自己本来面目急速飞转朝着自己定的目标而去。

    囚心角

    此地便是囚心角啊还真是荒废啊,自己荒废选择的地方也是荒废的,看来你真是对世界失望了,不过很快你就能看到希望了,因为你遇上了我。

    幽暗洞壁中只见无数触目痕迹,痕有多深,恨就由多深,而在洞内深处隐约可见一名白发身影,只见白发身影周身皆被铁链锁住,但又好似漠不关心一般吧。

    “踏、踏”

    只听一声沉重脚步声在洞内缓缓走进,而洞中之人亦是有察觉,闭目双眼的突然睁开说道:“是谁,敢来此处。”

    “呵呵呵,不愧是不世鬼雄啊,可惜如此强大的实力居然选择自我囚禁于此蹉跎岁月真是太可惜了。”走到异斩魔弯眼前看着被锁住之人一阵叹息道。

    “你是谁。”异斩魔弯再度问道。

    “呵,曾经鬼蜮的希望没想到却是鬼蜮的绝望,覆灭鬼蜮的狂魔传说,你身上的故事我一清二楚,呵呵呵。”不理会异斩魔弯的问题沈君再度说道。

    异斩魔弯听到沈君的话语脑海之中再度浮现过往记忆,看着沈君道:“哼,清楚又如何,离开。”

    只见一道气劲打出直袭沈君,但气劲出击转瞬便消散走到异斩魔弯身前沈君再度说道:“我知你对鬼酆三皇等人的事,在我看来你的举动无疑愚蠢”

    “恩。”听到沈君挑衅异斩魔弯心下一怒准备发招攻击。

    沈君见异斩魔弯之样却是有道:“呵呵,难道不是吗,既然他们不信任你,杀了他们之后,你又何必自残在这里消磨无尽岁月,我来此便是让你归我麾下,你既然在此消磨无尽岁月不如来我手下,在我手上你能获得绝对的信任。”

    “啊哈哈哈哈,你可知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信任,信任我的人他们的头颅皆是被我砍下,你还能信任我?”

    “哈哈哈哈,你有那个实力吗,异斩魔弯还是那句话跟随我,我能给你绝对的信任,此刀便是见证。”沈君说完便在精神空间之中取出一把刀放在异斩魔弯之前。

    当沈君将拿刀之刻刀鞘之中魔气爆发酣然魔气在刀鞘中不断冲击,似是在找寻出口一般冲出去,沈君看着异斩魔弯说道:“此刀名唤月圆弯刀,乃幽暗魔界之刀,无物不斩,配合你的体质能够发挥绝对的威力,此刀就是我对你的信任,在问你一次你可愿意跟随我。”

    “我也再问你一次,你难道就不怕死于我的刀下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