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越娇子
    囚心角之内一为九轮绝代圣君第一个开创九轮一统的不世王者,威九轮万民拥戴,一为鬼蜮不世鬼雄曾为信任赴汤蹈火,为鬼域打下无数疆土,却也败于信任最后血洗鬼蜮造就不世狂魔之名,落得自囚与心角蹉跎无尽岁月。

    “哈哈哈哈哈,你难道就不怕死于我刀下吗?”张狂笑声持续回荡在洞中各处,异斩魔弯冷眼一凝看着沈君杀气出现仿佛只要沈君一点头便要将沈君斩于当下。

    沈君亦是感应到四周散发的杀气随即暗自将北冥真气护于周身心中暗道:“虽说极大可能是试探我,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谨慎点好,不然死了可就冤枉了。”

    “呵,我即来此就不怕你动刀杀我,我看人很准而既然看准了,就会相信,你可动手看我值不值得你信任效力。”暗自将北冥真气运转完毕的沈君看着眼前的狂魔传说道。

    “呵呵呵呵,好既然如此那就死吧,异粟斩。”只见异斩魔弯震断锁住周身的铁链汽凝成刀斩向眼前的之人。

    看着斩向自己的威视一刀沈君却是不动分毫,仿佛似是相信这刀不会斩向自己一样,尽管自己已有准备但还是希望这刀不会斩下来,心中亦是暗道:“异斩魔弯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此刀一下若真的落下你也就再也没有回头的机会了。”

    “嘭”

    一声巨响只见气刀在离沈君头上只有一丝差距,而沈君身后确实一道巨响,却是一道巨石被气劲斩成两半。

    “如何,圣君可否也值得你信任。”看着停下的攻击的异斩魔弯,暗中高兴的沈君亦是捏了一把冷汗,看来这次是赌对了,果然只要自己肯付出,那以异斩魔弯的外冷心热的个性必然能够为我效力,而此生也将追随与我。

    “哼,这刀暂且记下,望你记住,你若死,你只能死在我的手里。”异斩魔弯说完便单膝跪地对着沈君行礼道:“异斩魔弯参见主上。”

    “呵,很好,潜魔勿用之手,魔弯拿起我给你准备的这把弯刀,让我看看你的实力能否驾驭得了它。”看着那双扭曲的而变形的双手虽是看着可怕,但这双手却是天地禁用之手,就看你能否驾驭弯刀当不当的起我的禁卫了。

    只见异斩魔弯走到矗立与地上的月圆弯刀面前看着这把鬼刃,周身漆黑,而在刀柄之处更是散发着地狱鬼神之样貌,弯刀更是夹带一股魔气似要异斩魔弯缠住而控制。

    刀中虽是散发魔气,但异斩魔弯却是意志坚定,变形之手拿住刀柄看着弯刀缓缓将之拔出,就在弯刀拔出之刻一股刀中魔气从刀中发出直破囚心角上空,似是召告魔刀出现引起上天的不容之色。

    “好刀。”异斩魔弯拿起弯刀之刻不停挥舞,最后停下看着弯刀似是感觉自己与它本为同体一般。

    “自然,此刀乃是魔界之刀蕴藏极大的威力,来拿着。”说完沈君手上突然出现三本秘籍,只见秘籍上写着《阿鼻三刀》、《雄霸天下》与《神刀斩》这几本秘籍。

    “恩,这是”“此三本乃是当世少有的顶尖刀法,我的人实力可不能差了,我会在此处停留三天指导你的刀法”

    只要是自己人,我都是相当大方的,我将脑海之中的刀法秘籍拿出来给你自己慢慢演练吧,让我看看你能将凡品武学练到何种境界。

    “恩,看来造访这里的不仅只有我啊,魔弯看来想要收服与你的还有他人啊。”就在沈君将秘籍给予异斩魔弯之后一道脚步之声亦是慢慢从洞外走进来。

    普天之下能够知道此处的人除了我之外就只有一人了,会是你吗人觉非常君,或者说是你一体双身的另一个身份人殊越娇子,但不管你是何种身份异斩魔弯已经入我麾下希望你我不要对上才好啊。

    “哼,这股气息,是他。”感应熟悉的鬼族气息异斩魔弯已知来者何人,前几次此人便来游说自己当当时自己心志已定,便拒绝与他,看来他还是不愿放弃啊。

    “泽国江山入战图,生民何计乐樵苏,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随着诗声落下一道鬼魅身影从洞外走来,进来之人看着出现的沈君尽管带着面具沈君还是能够感觉到他脸上的差异之色。

    “没想到还有其他人能到此处,但你不该来这里啊,喝啊。”只见越娇子看着来到这里的意外之人虽是差异但出现到这里的人恐怕会影响计划所以这里的除我之外都得死。

    “休得放肆,哼。”就在越娇子发招来袭瞬间一旁的异斩魔弯亦是将弯刀拔出一斩挡下杀向沈君之招。

    沈君看着瞬间就为自己挡下杀招的异斩魔弯,心中暗喜道:“呵,这个属下收的确实值得啊,不愧是我在苦境中物色的人选,无论实力与衷心此人都是上等。”

    “恩,异斩魔弯你。”越娇子看着出手挡招的人,心中已知此人已经将之收服,自己的多年计划已经落空了,心中愤怒随即杀招在出,既然自己得不到那就将之毁掉。

    看来他是恼羞成怒了,以异斩魔弯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与他匹敌,此人虽还不是人觉的全部实力但现在越娇子的实力也不可小看。

    “异粟斩”“焚天苍龙印”

    在两人交手数回合之后越娇子决意杀掉异斩魔弯便使出自己绝招,而异斩魔弯亦是使出自己强悍一刀予以杀掉伤害自己效忠之人。

    “恩,放肆。”心知以现在异斩魔弯的实力难以接下这招,随即便在运掌出手直向越娇子而去。

    “哼,找死。”随即双掌接触之间都为各自实力感到震惊,越娇子更是没想到这人实力与根基竟是远超常人。

    “呵,实力不差嘛,虽说你只是分身但没想到竟能硬接此掌,人觉你果然不负玄黄三乘之名啊”

    “哼,不懂你在说什么,死吧。”此人居然知道我的身份那就更不能留,今日必须将他们留在此地,随即越娇子掌上再度发力欲要击杀此人。

    “我来帮你”一边的异斩魔弯看着陷入劣势的沈君决定施刀救人,但这时沈君却阻止道:“魔弯,退下这是我与他的战斗,你先退下。”

    “呵,你还有心情看顾别人吗,去死吧,恩,怎会。”就在越娇子再度发力瞬间却是感应道体内真气在逐渐流失顿时亦感惊讶与差异。

    沈君看着对掌的越娇子笑着说道:“呵呵呵,意外吗,若继续对持对你可没有好处我们没有敌对的必要,你可离开。”

    “呵,留下你的名字”“我的名字你还不配知道离开吧,不然就永远留下”

    “哼,你记住无论你是谁越娇子都会找到你,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为今日所做付出代价的。”说完越娇子便抽掌化光离开。

    还真是麻烦啊,如果自己说出真名到时被他盯上那可就不妙了,不过我在收服异斩魔弯之刻便会知道总有一天会被人觉盯上不过是时间问题,现在离还早着,他日对上我也未必会输,这次的对战使我的纳海心咒与北冥神功的运用来对付苦境之人看来还是相当有优势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