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叹希奇
    魔吞不动城之大殿之内麒麟星来到殿上参与会议,得知前几日有高手进犯不动城便慰问众人情况。

    “你是说那人是个剑上高手。”听着银豹说道来犯之人实力麒麟星便问道。

    “不错,看你的语气莫非麒麟星你认识此人。”银豹疑惑道。

    “恩,这倒不是只是最近两天江湖武林之上出现了一个极为罕见的用剑高手,剑挑诸多门派,他的身形与实力到是与你们所说相近。”麒麟星因身份原因可以游走武林最近却是在武林道上出现一位绝顶剑者挑战天下,几乎是剑挑天下未尝一败,剑出必胜实力极为惊人,没想到居然他也挑战过魔吞不动城。

    燎宇凤看着麒麟星说道:“哦,我们现在因身份问题不便行走武林没想到,最近武林居然发生了这种事情,那可有伤亡。”

    燎宇凤心知此人能为,此人实力极强如若剑挑天下杀戮武林,那便是不动城之敌,只是他的实力我们除非显露身份运起本身武学否则很难胜他啊。

    “这倒没有他虽剑挑天下但却只是击败对手,但却没有下杀手不过倒是有些不甘之人却是暗中下手,只不过此人也是古怪被人几次三番下毒谋害却是不下杀手,只是说这些人不配死在自己手上,动手只是侮辱了剑客之名。”麒麟星亦是大惑不解此人的行为方式到是的确古怪的很。

    “哦,居然是这样,那还好。”看来暂时不用对上此人了,但长此已久继续被迫害必然也是有极限于是对着麒麟星道:“我看此人应不是行恶之人,应当拉拢与正道,那些人我们可已代为解决,不能让他坠入邪道。”

    听到燎宇凤的话语众人皆是沉默,此人修为不凡剑法之招更是时间少有,当日众人合力也未能将之击败,可见此人能为之强,若真入邪道那将是一个恐怖的对手。

    “恩,燎宇凤所言不差当日之战我们四宫之力竟也未能拿下他,若他坠入邪道,与我们敌对将是巨大麻烦,这几天光九轮之事便已让我们头疼,三教的事情更是接踵而来,唉,如若再加上他这个剑境强者恐怕我们不动城得全部集结来分配任务了。”银豹亦是无奈九轮异境刚来袭,苦境又来了个逆三教欲要推翻三教,而三教偏偏又不怎么和睦,现在又出现了个异端剑者,这不动城恐怕别想安生了。

    “不错,这方面我会出面接触看能否将他拉入我们的盟友之中,如若不能我们也要做好敌对打算啊。”麒麟星无奈的说道。

    “呵,你们也吧事情想得太复杂了,你们也说过此人剑挑天下却未伤人命。或许他本来就是个好人,而观他似乎是个武痴级别的人到是好像让我想起了当日的剑君十二恨。”这时身后的魔剑狼说道。

    “比起你们说的敌对,我觉得他的名号才是相当的响亮与霸气,剑魔独孤求败,这名字还真是嚣张霸气啊,以剑入魔今生但求一败。”玉璃猿亦是插嘴说道。

    “呵呵呵呵呵,你们说的不错,那就先这样众人去准备下一步计划,剑魔那边我会适当的去处理。”麒麟星说完便对着众人稽首而别,众人也相互行礼各自进行计划安排。

    而在九轮天之内权力中心绝日狂图与战玺主征战儒门得胜而归会议的开启绝日狂图便道:“呵呵呵,此战多赖战玺主插手,不然拿下儒门哪有如此胜利。”

    “呵,那是自然,不过儒门虽强,但罪王你之实力应当不止如此吧,你若只是如此实力那想分享这异境胜利果实恐怕不太好吧。”战玺主看着恭维自己的绝日狂图心中亦是暗道:“哼,绝日狂图你的实力绝应该只有如此,战中暗藏实力你的打算恐怕应当绝不简单啊。”

    “哦,莫非罪皇你在战中暗自留手,为何不发全力呢”天譩凝视着绝日狂图说道。

    “哈哈哈,岂敢,岂敢啊只是当年被沉轮王击伤的旧伤未愈便不便全力动手,这果实嘛就交由你战玺主分配吧,我绝不会有一丝意义。”绝日狂图虽是谦虚但心下暗道:“哼,待我时机成熟战玺主便是你死期。”

    “哼,自当如此,你虽未出全力,但你好歹也出兵出了力,我们这次的胜利资源你可得两层。”战玺主道。

    “可以”绝日狂图皱眉心中暗道:“哼,暂且先依你,但日后在做计较。”

    听到绝日狂图与战玺主的对话众人心中都知这次绝日狂图在战中留手不发全力众人皆知只是现今不好点破罢了。

    “看来他是想消耗诸国实力在渔翁得利啊,但你认为诸国是傻子,你的自私性格我可是清楚的很纳。”近神天司心中暗中说道。

    “嗯,你心中的野心没想到现在还没有减弱,但你认为自己真的能够坐上你成功的宝座吗?”苍羽凌霄暗道。

    “哼,绝日狂图你之心思真是不浅啊,但我们可不会如你所愿,垢皇之仇与灭国之恨我们必报此仇。”玄晖深明心中暗恨道。

    天譩看着眼前心思各异,各有不同的诸国国主心中亦是无奈的暗道:“唉,诸国心思各异,还没有完全得胜便开始相互算计,要想带领九轮走向未来,难啊,如果是你该如何做呢。”不觉间天譩便回想起了自己夫君,心知自己到底还是个女人啊,心思各有不同的盟友真的能够将九轮带向崭新未来吗?突然想到九轮天第一个一统九轮之人天譩心下暗道:“如果是你的话,你又当如何做呢。”

    而在武林另一处沈君自将刀法交于异斩魔弯之后便消失让他先去九轮天外围等他,自己则再度化身剑魔独孤求败乘坐大雕行走于武林之上。

    这些日子自己剑挑天下英豪,但却少有真正有名头的人,都是些小脚色,真是打遍天下,却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居然连一招都无法接住,唯一有一个碰见的一个叫什么天纵奇侠的人还不错,但可惜只能接吾五招便败北,甚至自己还没发力便输了,看来也是个在霹雳里面不留名的小脚色,那些大咖看来是不会轻出武林了,看来还是想坐等天命啊。

    自己的独孤求败的卡片效果如今是最后一天了,明日便会消失,他的技能我该留下什么呢。

    就在沈君思考剑魔消失之后他的那些武功自己改如何抉择之时,一道人际从天而降,降临之刻更是诗号响起之听:

    “平吞万顷苍茫,吐露霓虹、雄剑万敌,惊奇自胸中。叹、人狂天地空”

    “恩,能有诗号看来不是小角色啊,听着诗号还很耳熟,看来他在霹雳上当是一个留名角色,就是不知是谁。”看着降下的人影与诗号心中暗知只要有诗号的绝非一般角色看着这身行头也好熟悉啊。

    “剑者,听说你剑挑天下唯有一败,叹希奇今日特来赐你一败。”来者正是封剑主叹希奇,亦是剑界首度领悟宇宙一丝真意之人。

    “恩,叹希奇,是他,呵呵呵呵,终于来了一个有名头有本事之人。”看着降下的人沈君笑道:“哈哈哈哈哈哈,希望你真能赐我一败,终结我胜利之途,但你、能吗?喝哈哈哈,来吧,让我看看你这位剑塔传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