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灭双王
    魔吞不动城之外随着圣君降下所发极招,十二宫战将虽是齐力挡下但却各自带伤,但众人亦是仍旧不屈看着发招之人强撑伤势看着眼前恐怖的存在。

    “哼,苟延残喘吗,受死吧。”看着受伤的不动城战将战玺主决定除去眼前众人。

    “住手。”沈君看着受伤的不动城战将心知刚才那招虽是威力巨大,也对他们造成了伤害但对方应仍有反抗实力,且不说现在能否全歼不动城,就算歼灭那后续武林出现的灾祸自己也不可能自己应对,而自他们虽是受伤但还有自保实力一旦下死手将苦境正道得罪惨了,对自己可没有好处,况且现在我也没有杀他们的气力了,如若动武搞不好还要搭上自己不值得啊。

    再说先天乾坤功自己尚未全部掌握,刚才那招已经耗费自己半数内元现在自己也只是强撑而已,刚才出手只不过是为了暂时震慑苦境正道为日后谈判做准备,眼下还是先撤吧。

    “吾,向来遵守诺言,既然他们撑住了,那吾等就离开吧。”沈君看着诸人说道。

    “可是。”战玺主心中不甘眼看武林的这股势力就要被清除,他们个个都带有伤势如此好机会居然失去,自己怎能甘心。

    “怎么吾的话,已经不管用了吗?”沈君眼神一扫战玺主,一时间战玺主有感自己身体一僵像是陷入死亡一般。

    “不敢,只是如此机会,失去实在太可惜了。”战玺主连忙说道。自己险些忘记了刚才的局面,这人不是自己能够得罪的。

    沈君看着眼神扫过眼前诸人说道:“你们记住现在是吾说的算,我即坦言他们接下,那我们就该遵守承诺,我们来苦境是为了让九轮脱离资源的匮乏,让我们的子民能够有一个舒适之地,而非诸位私利让九轮陷入无尽战火,树敌太多只会为九轮带来祸患。”

    “哼,明明是当日你提出的掠夺异境现在居然当起好人了。”天譩等人心中暗自想道,皆是觉得圣君之狡猾反而让自己捧上了好人位子,把我们当起战争狂人了。

    “走吧。”沈君说完就要带着九轮诸人,突然转身对着不动城众人道:“我们来苦境只是为了能够解决我们九轮的资源问题,并非有意掀起战火,我知你们也并不是是非不分之人,妄你们也不要太过与把我们想的那么邪恶,或许我们能有和平相处的机会。”说完便带人离去。

    不动城战将看着离去的九轮之人,皆是送了口气,刚才那人给自己的感觉实在是太恐怖,自己虽还有一战之力,但也差不多气空力尽了,在一战恐怕就要同归于尽一战了。

    “呼,刚才那人是谁居然如此恐怖,我似乎已经感觉到了死亡边缘了。”看着众人玉璃猿长叹一口气说道。

    “恩,我也同感。”显出真身的银票当家原无乡亦是一阵心悸看着众人说道:“那人看似是九轮众人的首脑,但感觉他又与他的同伴不是很和睦,奇怪啊。”

    “众人可无恙。”这时麒麟星出现看着众人说道。

    “暂时无碍,不过不动城却被毁坏甚多啊。”看着毁坏的城堡,原无乡与北芳秀说道。

    “无妨,只要众人安好便可,不动城自可再建,再说我们又不只这一个据点,不过刚才那人我们的好好调查,看来九轮天也有我们难以想象的存在。”麒麟星说道。

    “额,额。”这时刀狂剑痴叶小钗说道。

    看着叶小钗之语原无乡道:“你是说刚才那个人离去时所说的话,的确看他的样子不像是个战火狂人,到是很讲道理的人。”

    “先回去回去疗伤,之后在商量吧。”倦收天看着受伤的众人打断了正要说话的原无乡道。

    “恩,走吧”

    九轮天之内帝国都城大殿之内沈君看着站在大殿上不说话的众人,自己坐在皇坐上看着道:“如何,就像我说的你们此去结果无非失败,现在可相信否。”

    “哼,的确如你所说,但刚才我们明明又将剿灭他们机会你为何放弃。”战玺主不甘的说道。

    “放肆,战玺主注意你说话的态度。”一旁的苍羽凌霄怒斥的说道。

    “恩”而站在沈君左方的异斩魔弯亦是将手放在腰间刀柄处。似是等待命令只要一声令下就要斩断这个大放厥词之人。

    而天譩等人则沉默不语,圣君的恐怖他们已经知道自己与圣君的差距,也愿意回归他的领导,再说自己的生死不也掌握在他的手中吗。

    “呵”看着战玺主沈君一声冷笑看着战玺主说道:“看来你仍是没有认清局势啊,我虽将他们击伤,但他们仍有一战之力,你去不过是送死而已,你应该庆幸是我将你拦下,而不该在此对我对吾如此大呼小叫的。”

    “你,哼,在下身体不适就先行退下了。”说完战玺主就要离开全然忘记了现今时局。

    “哼,吾准你走了吗?”“恩,你想如何”

    “吾在此宣布一事,望你们听好了。”看着众人沈君冷冷说着,将要将灭国的讯息说出看众人反应也顺便让他们彻底臣服。

    听到圣君的话众人皆是一阵疑惑眉头紧皱,似是感觉今日圣君所说的话语自己有关,更是感觉有不妙的事情发生。

    “在你们离开之后九轮已经一统,诸国已灭,我希望你们在此臣服与我成为帝国手下的之将,若有不从者,杀。”沈君说完冷看众人反应,若有不从着也就别怪自己了。

    “你说什么”“什么,难道”“圣君未免也做的也太过了吧”

    听到圣君突来话语,皆让诸国一阵愕然,更是愤怒全都怒视圣君,似要动手杀掉眼前之人一般。

    “圣君,你太过分了,呀啊。”战玺主尤为震怒冲动之下便出手欲要杀掉眼前的恶魔。

    “恩”而守护在沈君左边的异斩魔弯看着出手的战玺主,不待言瞬间出刀斩向战玺主,只见异斩魔弯出刀瞬间战玺主便人头落地。

    “额,战玺主,可恶”“恩”

    看着战玺主的死亡,近神天司亦是心中怒火出手,但出手瞬间便感觉自己无法出招竟是无法出气一般而圣君则一直轻声敲着皇椅,随着敲击声近神天司亦是感觉自己的心跳在跟着敲击节奏不停跳动,像是随时都要跳出一般。

    “额,啊,啊”

    天譩看着痛苦的近神天司心中不忍,姐弟之情亦是再度浮现,于是跪下对着圣君说道:“请圣君看在舍弟不懂事的份上饶他一命,我愿替他受罚,妄圣君原谅。”

    “额,月之熙,圣君,阿尔法也愿虽您恳请您放过月之熙”

    “风神亦是同样”

    看着跪下的众人沈君却是冷笑道:“呵呵呵呵,他的命吾收下了,敢对吾出手的人就得有死的准备,你们不必相求。”

    就在沈君手指停下敲打之际近神天司的心脏亦是停止跳动,突然近神天司亦是倒在地上,眼神仍是不甘而离去。

    “啊,小弟”“唉,最后还是如此吗?”

    “告诉吾,你们的抉择可选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