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意外之变
    八岳峰尖众人合力一抗九轮圣君,在乾坤七绝之下三教众人合力一挡击来之招,而在双方处于拉锯之际突然一道掌力袭来沈君不急防御登时添创。

    “额啊,如此卑鄙你们认为这样便能应吾吗?痴望啊,呀啊。”沈君压下伤势强运内元准备用极自身真元来将抵抗众人消灭。

    “恩,众人合力他已经力有不济了。”看着遭受意外袭击的沈君,墨倾池虽是不解但此时的确是大好机会于是再运真元加于梵天身上。

    随着众人再度合力已经受伤的沈君随着巨大压力身体亦是不断后退,自己身躯也在仍受极大痛苦,心中也是十分焦急。

    “可恶啊,再来之前自己本已经服下借元丹可短暂增加吾的功力,只要短时间内将他们压服便有胜算,可是没想到战局居然拖延至此,如今又被偷袭一掌自身功体已经受伤,若此时在不扯手吾必然危矣。”看着不断被击回的光球之态,沈君心知亦是着急道。

    “可恶,既然事已至此那便引爆它。”看着眼前逐渐占据优势的三教众人沈君心下一狠,将准备增加之力全部灌入光球之中,随着力量加入引入的光球力量终于支撑不住爆发开来。

    “嘭嘭”“轰轰”

    “额啊”“额”

    随着爆炸开来双方顿时被波及各退数步,而四周峰尖更是被全部毁灭,众人亦是各自添伤口吐腥红。

    “恩,圣君”“好友”“诸位没事吧”

    看着沈君的受伤战局之外的异斩魔弯与星爵风神顿时出现在沈君身边扶着受伤的沈君,而三教众人亦是各自搀扶着战友,虽是受伤但众人合力各自所受之伤亦是不重,所以便继续看着沈君三人。

    “呵,看来你们受伤不重啊,既然如此可在战一局,吾奉陪。”沈君看着三教众人的样子应是受伤不重,但自己却是重伤在身,但情况危急自己也只能强撑伤势。

    “今日之战众人皆以负伤,依我看此次会谈大家皆没有顺利谈妥,才会导致此番对决,不如改日再聊和谈之事如何。”解锋镝看着众人虽是负伤不重但敌人之伤自己亦是不了解,万一留有后手,还是慎重较好。

    “我也认为此次众人太过冲动不如回去在想想,或许我们与九轮未必没有和谈生存机会,但我希望我们两境意见能够一致,此战大家都太过于冲动,还是回去冷静冷静在和谈。”赮毕菠萝说道。

    “哼,吾无所谓。”沈君看着众人自己现在也是伤重之身的确不能太过动武了。

    “恩,既然是十佛所说,我们便先各自回去,但划出领土苦境是绝不会做到的。”说完傲笑红尘与众人皆各自散去。

    看着确实已经离开的三教众人沈君看着赮毕菠萝与解锋镝承情道:“哼,赮毕菠萝多谢,吾欠你一个人情。”

    沈君说完之后亦是带着异斩魔弯与星爵风神离开,自己所受之伤还需尽早回去疗养不然免得增添意外。

    “唉,如今众人还是太过冲动,本来此次和谈我看那个圣君应是带有诚意,只是前段时间的战火以让三教众人难以信任,况且他们还是异境之人。”解锋镝说道。

    “不错,但我希望两境和谈能够成功,不仅仅是因为圣君实力也是希望两境百姓能够不再发生战争减少苦境灾祸,只是现在看来十分困难啊。”赮毕菠萝亦是为两境头疼道。

    而在另一边沈君回到中途身体之伤已经再难压抑,沉重之伤终于爆发,瞬间沈君便口吐腥红倒地。

    “额噗,额,啊”

    “圣君你没事吧”

    看着受伤的沈君异斩魔弯两人一阵担心,但此地并非安全之地还是需尽早将圣君安全送回。

    而沈君知道自己伤势加重亦是运起内元压抑伤势,却在此时一道掌力出现袭向沈君,而在危及之际风神立马持盾守护挡下袭来之掌。

    “是谁,出来”

    “泽国江山入战图,声明何计乐樵苏。凭君莫问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随着诗号降下一道冷然鬼魅身影出现带着面具而看不清表情,眼神却冷视着沈君三人。

    “恩,是你。”沈君看着来人沈君已知来者是谁。

    “我说过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没想到时间却来得如此之快,而更没想到你居然是九轮天之主,异境之人。”越娇子说道。

    “呵呵呵,我若是异境之人那你有算什么,非常君。”沈君看着越娇子亦是讥讽道。

    “哼,你找死,焚天苍龙印。”听到禁忌之词越娇子再也安奈不住杀意出手杀向沈君。

    “哼”看着袭来之招无尽漩涡顿时出现但因伤势之故出现刹那便难以维持而消失不见,眼见攻击将至风神顿时持盾上前挡下来招。

    越娇子看着受伤的沉重的沈君冷笑道:“呵呵呵,看来你受伤不浅啊,可惜了今日你这位九轮霸主就要死在我的手中了,杀了你必然能够再度挑起九轮天与苦境之战,受死吧。”

    “风神在此休得放肆。”看着继续杀来的越娇子星爵风神持盾守护着沈君说道。

    “凭你也配,伏骨夜行。”随即越娇子再度运招予以先斩杀挡在身前之人。

    看着与越娇子交锋的星爵风神吗,沈君心知以风神实力定难以抗衡与越娇子,但自己伤势沉重难以出力看着渐渐落入下风的风神担心不已。

    “魔弯,你去帮助风神以他的实力是难以抗衡越娇子的。”看着身旁的护卫自己的异斩魔弯沈君说道。

    “恩。”听到沈君的话异斩魔弯瞬间便拔出弯刀杀向越娇子。

    随着异斩魔弯的加入本已经落于下风的风神顿时压力减弱,但在此时沈君背后却在现意外之掌。

    “额啊”“啊,圣君”“可恶”

    措不及防的一掌沈君再度受创倒地,沉重之伤让自己再难撑持,知道自己已经陷入危及沈君从怀中拿出一道信号令信打上天空,便昏厥过去。

    “呵呵呵,想叫援军吗,可惜神机却不会给你时间啊。”神机慢慢从后面走出看着重伤昏倒的沈君说道。

    “霸刀斩”

    就在神机要再度下杀手之刻一到无匹霸刀之威出现顿时逼退神机,异斩魔弯与风神来到沈君身边两人双眼一对心中所想便已心知。

    “你自己小心。”风神说完便背起昏迷的沈君逃离战场。

    “想走,没那么容易”“此路不通”

    眼见目标逃离神机与越娇子顿时欲要追击,这时异斩魔弯却是持刀挡下两人脚步,寒冷刀锋冷视二人。

    “哼,凭你还拦不住我。”说完神机运用身法闪过异斩魔弯继续朝着目标追去。

    “可恶”“别急啊,让鬼者陪你玩玩吧”

    看着闪过自己的神机异斩魔弯焦急,欲要上前阻拦但越娇子却拦下他的脚步,异斩魔弯心中一怒斩向挡路之人。

    而在另一边欲逃离危险的风神背着沈君继续朝着九轮方向而去,就在此时一道暗掌再度来袭,风神不急防御顿时受伤倒地。

    “可恶,额噗,圣君”

    “你尽力了,但可惜,受死吧,恩”

    就在神机欲要下杀手一刻一道剑气来袭,神机躲开攻击眼睛看着前方所发剑气方向心知刚才一剑不简单,要不是自己反应快自己已经亡于剑下。

    “谁”

    只见一道沉重脚步声一步一步慢慢走来,而来人手提冷芒利剑身穿战甲,熟悉的面容竟是让星爵风神惊讶不已。

    “怎么会,怎么会是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