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一月之后
    正当沈君准备离开死亡之塔之际突然四周变换,只闻一声诗号来人迈步走来,一来者身战甲嚣狂之色看着沈君而不发丝毫言语。

    “是你,帝鬼,恩,看来只是幻影并非实体啊。”看着眼前之人竟是昔日难定之敌,但看着眼前之人虚幻之体心中亦是冷松一口气看来死亡之塔并没有出现意外。

    “吾就算现在非实体,也非你你现在能敌。”帝鬼看着沈君一阵冷漠,当年可是这人和他们联手将自己关进了死亡之塔,对于沈君他亦是充满杀意。

    “呵呵呵呵,直说来意吧,你应该知道你伤不了我,强行攻击自会自讨苦吃,相必你应该知道这座塔可是为你们专门设计的。”沈君看着帝鬼笑着说道。

    “恩,你所言的确不错,这座塔的确让吾现在难有作为,吾与你做个交易如何”

    “哦,不知是什么交易”

    这家伙能够以精神幻影拉我来此,必然所图不小,而且能够在我现在的状态下将我拉入这里,帝鬼实力果然厉害,光着帝鬼都如此厉害就是不知元邪皇实力到达了何种程度,看来金光人物也非易于之辈啊。

    “吾对这个世界很感兴趣,你需要什么条件才可让我出塔,说出来吧。”自己虽然被困于塔内但穿越已经之后还是能够感觉四周的变动以及这里的环境几乎与自己以前所在世界更加不凡,自己很想一探这里。

    “哦,简单塔内应该有主从契约吧,乃是当年为你们准备的,只要签了他便可踏出此塔。”塔中的契约乃是当年为了希望收服他们准备的,因为塔中的人物都是一代人杰枭雄乃是站在游戏里顶尖的人物,自己不能强制签约只能他们自己愿意签才行,游戏设计众人也是无法更改所以之后也就不了了之放弃了收服打算。

    “你之要求未免过分了吧,想让吾臣服你妄想,难道你认为吾真的那你没办法吗?”听到主从契约四字帝鬼脸色一冷大怒道。

    “你即不签那就没有什么好谈的了,如果想要动武你早就动手了,省省吧,既然谈不拢那就不需要谈了。”说完便一掌击向帝鬼,因为知道只要将帝国幻影打算便可离开这里。

    “哼”帝鬼冷哼一声随即幻影消失四周空间亦是跟着变换而消失,沈君亦再度回到原地眼神睁开看着熟悉之地,看了一眼死亡之塔便离开而去。

    转眼时间便已过去一月,在这段时间可以说在中原是最为平静的因为,因八岳峰尖之战,正道已知圣君实力而正道在这段时间也没有能够完胜他的实力所以便将此事延后,也是各自疗养伤势,准备下一次的二度谈判。

    而就在一个月后正当正道组织准备商量如何处理九轮之事时,确有再度发生意外之变,封印数百年的幽都在叹希奇的设计之下以道门雄霸之力,纯正道气利用剑非道与乱世狂刀强制将道镇玄冰击碎,而又因天极地限两位道仙因在八岳峰尖之斗而折损功体不急驰援,让叹希奇得逞,幽都也终于脱离困境重返久违人世。

    而在九轮天同样这短短一个月时间之内九轮天在苦境亦是开启连番征伐将葬神之野正是扫平将领域扩充至北隅边地,金骑王的大军更是将更是开疆扩土在边地建立城防由自己亲自坐镇。

    而葬神之野亦是在发生翻天覆地变化九轮天居民正是入住苦境在葬神之野修建巨大城池也已经完工一半,沈君也已经将帝都迁移至葬神之野安居,而不满的苦境居民也在知道八岳峰尖之势全都偃旗息鼓不在过多与集结与附近。

    虽然九轮天的战火再燃,但他们的侵略也并没有让苦境群侠出手,一是因为九轮天虽是点燃战火但葬身之野本就荒芜人烟稀少帝国大军虽是驱赶但也未曾杀戮有些甚至执意留下的居民帝国也说过这只要不捣乱也可留下所以正道群侠也暂时不选择出手。

    二则是因为魔息与赮毕菠萝的关系认为现今九轮天还未兴起杀伐,而现在众人也没有完胜沈君的把握,也怕是两境开战回与魔息站在对敌面所以也在为两境周旋。

    三则是幽都现世根据不动城的得到的消息,幽都现世兴起了许多杀伐,而引起正道群侠注意,再加上天极地限透露消息于解锋镝等人知道幽都比之九轮更为有威胁,一个只是为了希望能有一个生存空间,而他们的王似乎也是并没有争霸苦境的打算所以九轮威胁并不大而且双方还有和谈空间。

    而幽都则是要兴起战祸杀戮组织自出现之后更是兴起无尽杀伐,所以在选择上正道也短暂放下了九轮目标转向幽都。

    而在武林另一处一位昔日剑挑天下群雄的绝代剑者出现。来人再度涉足武林而目标正是佛门现世不久的组织圣众之潮。

    圣众之潮今日也是烽火燃起幽都人马出击正式围攻佛门被改造的魔流剑亦是出现来到佛门,而圣众之潮亦是来了数位来援高手魔息与赤命更是一对幽都群邪。

    “一足沾尘,天下血洗。”只见魔流剑踏着烽火对上昔日佛门衔令赮毕菠萝。

    “沉轮恶途,菩提斩恨。”随即赮毕菠萝亦是显出长剑准备一决中原剑道顶峰。

    “今夜的风将冷残的让人惊惧。”说完绝代之狂出现准备开启惊天杀戮。

    就在二人即将开战的瞬间突然一道巨剑落下矗立与两人身前,只见一道人影迈步走出,来到巨剑身旁眼神紧紧盯着魔流剑。

    “你的对手是我。”独孤求败看着眼前已经变样了的魔流剑感兴趣的说道。

    “恩,你是。”看着意外出现的人赮毕菠萝问道。

    “你叫魔流剑,正好我的外号也叫剑魔,今日我就来看看是你的这个魔流剑锋利还是我这位剑中之魔更利。”独孤求败不理会发问的赮毕菠萝自己拔出巨剑指着魔流剑说道。

    “剑?泣血”

    只见魔流剑不在言语绝代之狂出击杀向独孤求败,而看着杀来的魔流剑独孤求败却是巨剑一挡魔流剑顿感巨剑之重,两人交锋亦是感觉对方是一位绝代剑者儿兴趣大增。

    “一招便让我知道你是我要找的剑者,终于能够有让我感兴趣的剑者了,这趟来的值啊,你能让剑魔饮败吗。”转瞬间自己便于魔流剑交锋数回合,他的剑法果然狠辣异常,出手便是杀人之锋。

    “剑八”

    “剑?魔流”

    眼见对手难求独孤求败在展不世剑威自身剑感境界搭配圣灵剑法之威,一时间竟与魔流剑交锋数回合而不败,二人再战更是难分难解。

    “哼,剑者名字”

    “独孤求败”

    “呵,那今日吾便赐你一败”“可惜你办不到”

    “魔剑走无形。”知道对手难缠魔流剑准备在展自身本命武学。

    “好招,那我便极招回敬你这位绝代剑者。”知道对方一发极招独孤求败也不在保留圣灵剑法极招出现一股灵魂之力从**出窍直向魔流剑所来之招。

    “剑二十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