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兄弟
    “恩,自于魔流剑之战后已经有段时日,但我剑境却还是难能突破,若下次对战恐怕我难能胜算啊。”密林之内独孤求败在独自走在密林沉思剑境之路。

    “解锋镝你这次你可难能逃生了,受死吧”

    “恩,前方有打斗之声。”听到前方战斗的声音而听到解锋镝三字更是急忙前去。

    竹林之内两方围杀解锋镝深受重创难以力敌,就在危及一刻一柄巨剑出现直入战场将围杀解锋镝的人震退。

    “额,有帮手了。”看着出现的巨剑解锋镝虽是疑惑但看着样子应该不是敌人心下一松。

    “是谁,出来”

    “此人我保下了,想要留命就赶快离开否则剑下无情。”只见一道冷冽人影出现在众人眼前看着崇玉旨与魔千岁说道。

    “又是你,可恶,去死吧。”魔千岁看着熟悉之人竟是上次插手佛门之战的心中恼怒杀招在出。

    “凭你能够保下他吗?”说完兽化的崇玉旨亦是持剑杀向独孤求败。

    “哼,独孤灭绝。”只见独孤求败再度横剑举空,昔日破城之招再现,剑式一出一度横扫在场众人。

    “啊”“额”“哼”

    剑式一出无数兵卒顿时被灭,魔千岁亦是不敌剑威遁走,而崇玉旨看着离开的幽都众人知道自己亦非此人对手便迅速离开。

    “额,噗。”看着离开的崇玉旨等人再难压抑伤势的解锋镝终于颓然倒下,而看着倒下的解锋镝一旁的独孤求败却是心中暗喜。

    “恩,这可是个好机会啊”

    锋山之顶,一处草庐之中解锋镝逐渐醒来看着四周场景,心知自己应是被救了,而在门外解锋镝有听到舞剑之声。

    解锋镝走到门外看着一为黑发剑者手持巨剑不停挥发,而观巨剑沉重,但舞剑之人却似犹如举着木剑一败挥发自如,解锋镝不仅赞叹。

    “恩,你醒了。”感觉后面有人,知道是自己所救之人醒来,便停下转身看着解锋镝说道。

    “多谢阁下出手之恩。”看着停下的人解锋镝感谢说道。

    “无妨,你伤势未愈,还是不要走动的好,待会将桌上的苦胆吃下有助于你的伤势。”说完便将巨剑寰宇背上跳下锋崖不见踪影。

    解锋镝看着离开的人感觉十分古怪,不过看他不是恶人也不需要担心,随后转身看着桌上的几颗苦胆,而在上面还有血迹自己实在很难服下。

    “嘎嘎”

    只见窗外出现一颗巨大的巨雕头颅,看着解锋镝手上的苦胆,激动的叫道眼睛更是目不转睛,直勾勾的看着解锋镝。

    “呵,没想到这里居然能够看到如此巨大的雕,怎么你想吃吗?”说完解锋镝便拿着苦胆来到窗前看着伸进来的巨雕头颅触手抚摸道。

    “嘎嘎。”而巨雕不管,眼睛还是直勾勾的看着解锋镝手上的苦胆,解锋镝看着好笑便将苦胆喂给巨雕服下。

    得到吃的的巨雕高兴不已身处头颅在解锋镝身上蹭来蹭去,显得非常高兴,看着眼前的可爱东西解锋镝问道:“你是此地异兽吗?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如此异兽真是难得啊。”

    就在解锋镝逗弄巨雕之际突然天空显出异象,雷鸣电闪一道漩涡出现与锋顶之上,而当漩涡出现之刻解锋镝却是极为熟悉,心中一惊他怎会来此。

    “这股感觉,是他吗?”

    随即漩涡之上降下一道不世人影落下,沈君看着锋顶上的布置,而看到解锋镝之刻却是眼神一凝看着不该出现的人冷冷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句话应是我来问吧,不知圣君为何会来此处。”解锋镝反问道。

    “哼,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我现在不想与三教正道发生战事,你离开吧。”圣君看着解锋镝说道。

    “呵,解某若要离开恐怕需要此地主人批准吧。”圣君降下难道他与此地之人有关系。

    “找死,在我面前他还说不上话,给我滚。”说完漩涡气流出现欲要将解锋镝吸纳进去,而解锋镝伤势未愈难以发力,危及之际一旁的巨雕出现挡下旋流吸力。

    “恩,雕儿你做什么。”看着挡下的巨雕圣君将旋流收回看着眼前之人说道:“哼,解锋镝,你找死”

    圣君看着眼前的解锋镝充满杀意而刚才也察觉到了,他的伤势于是准备一招毙命眼前之人,正当手中暗提内元之际一道剑气出现一道人影矗立两人中间。

    “何必对一个重伤之人动武呢。”出现的独孤求败看着眼前的圣君说道。

    “恩。”看他们的样子似是熟人啊,莫非他也是异境之人。

    “数甲子不见,难道叫一声兄长便如此困难吗?”看着出现的人圣君说道。

    “哼,兄长自你做出那件事情之后,我的兄长便已经不在了,何来兄长。”独孤求败收回巨剑闭目说道。

    “你,嗯,你还在为当年之事而耿耿于怀,不愿原谅吾。”圣君亦是闭上眼睛说道。

    “过去之事我早已忘记,旧事也希望你不要再度重提,你赶快离开吧,我不想用剑杀你。”独孤求败听到过往旧事欲要重提却是冷漠的对着圣君说道。

    “你果然还是在怪吾,你应在知道当年九轮资源稀缺,为了能够挽救更多的人牺牲在所难免,身为九轮之主我无从选择,而你作为吾之兄弟更也应该支持吾才对,而不应该反对吾。”圣君说道。

    “住口,难懂生存就需要牺牲那些无辜感染的老弱妇孺之人吗?凭你的实力本可以阻止这一切的,但你却放弃了,就因为你怕他们夺走你的权位,你根本就没有为你子民想过,你在乎只是你那无上的帝王权位而已,你离开吧,不然休怪剑下无情。”独孤求败怒道。

    “难道吾所做的一切,你还不明白吗?当年九轮诸国战祸牵连太多无辜,而面临刚刚统一的国度却突来如此恶祸更事让帝国面临危机,若我们没有目标,那么剩下就是危机内斗甚至在现诸国战火,帝国更会被这股恶祸风潮卷入更多危机,而若不牺牲一些,那帝国乃至九轮都将有更多人的死掉,我所做的一切乃是为了能够挽救更多的百姓,牺牲一些是无法避免的,盛世更是需要无数骸骨堆积出来的,你应该体谅为兄的难处,难道你认为那件事真当为兄愿意做么。”

    “哎呀,看来九轮天还有一段秘史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