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交易
    天涯半枯之内正当解锋镝与阴阳婆商讨对付幽都之际,符水灵领着赮毕菠萝来到二人面前。

    “呵,正好你来了,我有事交托,是关于攻打幽都之事。”说完便将自己的计划告诉赮毕菠萝。

    “恩,我明白了,对了门外那个剑客是你的朋友吗?”知道计划之后赮毕菠萝再度问起独孤求败之事。

    “呵,那是我以外碰到的他在吾危及之刻救过我算是平水相逢吧,对了他好像也是九轮之人,但我观他却非恶人,而且他最近心情不好所以我顺便带他游览,或许不久之后便是朋友。”解锋镝想起这段时间与独孤求败的相处感觉得出他并非恶人,只是有些事情还是的在度观察。

    “恩,此人我也见过的确看起来非是恶人,不过他是九轮之人这点倒是意外啊。”听到乃是异人身份虽然赮毕菠萝过多猜测却是没想他这个身份。

    “对了,劳烦你去问一下魔息大帝,九轮圣君是否还有兄弟,以及九轮天之上是否还有一些隐秘之史这或许能够缓解我们与九轮关系乃至以后或许真能和平相处的可能。”解锋镝再度说道。

    “难道他与圣君是”“这点你知道就好了,详细情况你去问一下魔息大帝”

    “我知道了,那我先告辞了”

    而当赮毕菠萝走出山洞后确实看着洞外的有趣一幕,只见秦假仙与业涂灵两人合力正在拔起地上巨剑,但无论两人怎么搬运却都毫无成效。

    “你们在做什么。”赮毕菠萝问道。

    “哦,老大说只要拔起这把巨剑独孤便会教大仔剑法,但这把剑好重不管我们两个怎么搬都搬不动。”业涂灵说道。

    “天寿啊你,还不快搬啊,这可是我学绝世剑法的第一步啊。”秦假仙一脚揣在业涂灵屁股上说道。

    “独孤呢他去哪里了”“哦,他去那边感悟去了”

    赮毕菠萝顺着秦假仙指的方向走去,看到独孤求成盘膝坐于石头上,四周四把各不相同的剑不断回旋像是在保护主人一般。

    “好厉害的剑境,独孤求败赮毕菠萝等着和你成为战友朋友的一天。”说完便离开了去寻找魔息大帝等人汇合。

    而在另一边解锋镝亦是从洞外出来看着秦假仙两人,他们的事他在里面已经听到,看着秦假仙道:“放弃吧,秦假仙现在你们是无法拔出这把巨剑的。”

    “看来你已经问完,接下来你要去哪里。”就在解锋镝话一说完独孤求败走来说道。

    “吾,在昏迷之时看到一个奇怪景象所以想要去问一个人。”解锋镝看着来人说道。

    “恩,说来奇怪当日中箭之后我本与帮你取下你身上的弓箭,但不知为何那箭却是消失融入你体内这我百思不得其解。”虽然知道帝弓虹的来历但这可不能说出来于是问道。

    “这与我昏迷之后看到的景象有关所以我与前往一切问一个人。”解锋镝响起脑海之中的棋邪之影虽是疑惑但只要见到真人就可知道原因了。

    “既是如此那便走吧,秦假仙那我拔剑离开了。”说完独孤求败不费吹灰之力便将巨剑拔起而寰宇背后。

    “这这,这家伙简直不是人啊。”看着独孤求败秦假仙说道。

    “呵呵,那我们便走吧。”说完解锋镝与独孤求败便离开了天涯半枯前往纵横风一问棋邪纵横子。

    而正当两人走到半途之际突然一阵冷然杀气出现,知道解锋镝现在伤势无法全力动武独孤求败身形一转来到解锋镝身前。

    “何人拦路。”独孤求败拿下背上巨剑指着前方说道。

    只见一个兽脸剑客出现手拿兽剑慢慢走出,看着出现的人独孤求败说道:“哼,何人敢挡我剑魔之路。”

    “是你。”看着出现的人解锋镝说道。

    “看来是敌人啊,你要尝尝剑魔的剑吗。”独孤求败挡在解锋镝身前说道。

    “要找你还真不容易。”兽化的崇玉旨不理会独孤求败看着解锋镝说道。

    而解锋镝也按下即将出手的独孤求败说道:“抱歉,我睡了几天几夜,但这还都要拜那支箭所赐,怎么又要对战吗,不过今日我不仅有麒麟双兽可还有一位绝顶剑客朋友相助,你可要小心啊。”

    “而切一旦动手你可就再难恢复原状了。”看着眼前的兽脸模样解锋镝再度说道。

    “将剑鞘交还与我一切好谈。”有求于人崇玉旨不得不低头说道。

    “那不如我们先将好谈的聊一聊,我再将剑鞘还你,你同意吗?”现在可是漫天要价好机会,攻打幽都正好需要助力。

    “哼,说吧。”服软的崇玉旨说道。

    解锋镝收回麒麟双兽有让独孤求败将剑收回对着崇玉旨说道:“先回答我的几个问题谛佛主的死可是你策划的。”

    “是”

    “为何要杀他。”解锋镝问道。

    “因为他要向天下坦诚一件事,会让三教极度不堪的丑闻。”崇玉旨冷冷的说道,不仅是为了三教也是为了自己的声誉一旦谛佛主坦诚那自己的名声也就毁了,谛佛主必须死。

    “哼,什么丑闻,我看是为了你自己私利吧,万堺我也有所耳闻你们自己做的事相必不用点破,你还是不要自作清高说什么为三教的话语。”听到崇玉旨的话独孤求败冷哼道。

    “自作孽何必妄作杀戮。”解锋镝叹道。

    “我希望三教团结,共抗幽都。”解锋镝说出自己目的道。

    “若要对付幽都,那我能应允,但三教团结却非我一人之愿,就能成事。”崇玉旨明面虽是如此说但心中却是另有思考。

    “我知道便已先对付幽都为先,第二射杀谛佛主的是不是楚遗。”解锋镝再度问道

    “这”“这什么,你的表情已经承认了”

    看着不知如何说的崇玉旨懒的等待的独孤求败不耐烦的说道。

    “还有万堺尊主之死虽是弓儒释道易联手,但我想知道主要策划人是谁。”解锋镝道。

    “封剑主”

    “是他”独孤求败插言道。

    “你认识他”解锋镝问道。

    “自然,当日我剑挑天下之时曾与他交过手,这人实力不弱,但非我对手。”独孤求败自信的说道。

    两人谈了一会儿之后解锋镝也将剑鞘之事高诉了崇玉旨但却拒绝交出楚遗解药,随即便各自告辞离去。

    “你真的相信他会和你们联手对付幽都。”看着现在年轻的解锋镝独孤求败怀疑道。

    “他别无选择,再说他已经发了毒誓,以再难反悔。”解锋镝却是非常自信崇玉旨不会背弃誓约。

    “天真啊,似这等老狐狸,你以为一道誓言就能束缚住吗?如是他的话必然不会如此,若是他的话必然采用手段来限制住崇玉旨然后逼他说服三教向幽都开战,最后榨干他的一切价值,你现在将本是弱点的东西交于他,犹如放虎归山后患无穷,像这种首鼠两端的人最后必然会反噬与你,你太草率了。”独孤求败略带失望,若是素还真必然不会如此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