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九轮血史
    魔息珥图听到赮毕菠萝问道九轮之事心中一阵疑惑,而关于圣君的是自己虽是知道但也不多。

    “事关以后两境之事,所以想一问。”赮毕菠萝说道。

    “恩,这样啊,要说圣君之事我与他虽相识甚早,但也所知不多,据我所知当年在九轮之时他的确有一个兄弟,但缺不知名讳。”魔息饵图回忆着说道。

    “哦,那可知他的兄弟是个怎样的人。”赮毕菠萝再度问道。

    “要说圣君的兄弟的确也是不凡,当年他年少成名剑道不凡,与之他兄长不同圣君专注与武功修炼与治国帝王之道,而此子则专注剑道心地也并非杀戮争霸之辈,他只是对剑道领悟有着超乎过人的领悟,他专修剑道剑法更是在九轮所向无敌缝敌必胜,无人能挡,他当时被九轮传奇为九轮天的剑中帝王,而且此子又与百姓十分亲近,甚至在百姓眼中他的声望不逊于圣君,但不知为何后来却是失踪不见了。”魔息珥图说道。

    “恩,失踪了那可知缘由,他为何消失。”赮毕菠萝皱眉问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但若我没猜错的话应与当年的一段九轮血史有关。”魔息饵图也是回忆起当年那段九轮血泪之使。

    “难道是当年圣君的弟弟引发政变。”鬼方赤命与赮毕钵罗都在想毕竟这两个一个是一方王者一个皇室皇子想法也差不多,而在百姓中有盖过圣君的声望除了政变造反实在是想不出还有什么了。

    “你们由此想法我能理解,但可惜不是,他们两兄弟的感情极好,政变之事到是没有发生过,而且与他兄长相比他不热衷权位只在乎自己的剑道,所以并非你们想的那么回事。”魔息珥图说道。

    “那你到是快说啊,不要总是话只说一半啊。”鬼方赤命急急说道。

    “其实在当年圣君统合诸国之后,诸国并非完整一条心,而当年圣君提起的掠夺异境为九轮谋夺生路之事,诸国之主也并没有急急参与,当年也就只有圣君与天譩在讨论研究,但一切在发生了哪件事之后诸国态度就改变了。”魔息珥图也逐渐陷入了那段九轮血史。

    九轮纪元时代,当九轮天诸国在帝国圣君出现之刻弥平天下结束长达千年之久的诸国战祸,而后九轮天也终于迈向了走向了和平,但因九轮天诸国资源匮乏帝国与九轮仍是有些动荡,加之诸国在九轮散布无数谣言,九轮百姓也逐渐不安起来,但在圣君仁义执政与铁血统治之下仍还没有发生任何战事。

    但就在九轮动荡还能勉强维持之际,九轮天却发生了一场差点再度引起一场九轮动荡的可怕瘟疫,此瘟疫不同以往不仅人畜皆感染甚至无数植物水源皆是难逃恶果,一时间百姓恐慌,诸国动荡,刚刚成立的帝国更是陷入了风雨飘渺之际,圣君与诸国之主亦是在帝都开了无数会议但对于根治之法仍是毫无头绪。

    突来的瘟疫让诸国之主束手无策而感染源却不断增加,诸国资源更是面临枯竭,而不知谁放的谣言让感染者与普通百姓知道诸国资源即将耗尽要放弃众人,这时引起诸国百姓恐慌没有感染者驱逐感染者,而感染者则奋起抵抗,一时之间诸国暴乱,无数暴民更是冲击各国要地,因为没有过多军队诸国之主皆是难以镇压叛乱。

    最后帝国之主圣君派兵镇压,亲自领着军队镇压叛乱,但并非杀戮只是告诉感染众人已经找到办法只需跟着自己前去治疗即可,并且当众治疗好了一些平民,此举无数感染者的看到了希望,纷纷放下武器与圣君一起离开了,全部感染者都前往九轮天边地治疗,而在众人去了之后,前方边地缺出现了无数黑烟,而传回消息的人称那是感染者在做饭吃东西所冒的黑烟,但长达数月治疗感染者也并没有回来,在前不久还依稀听到惨叫之声,从不远千里传来,但当时的人却都没注意都以为只是感染者在接受治疗而已,直到半年之后圣君领着少数百姓与大部分军队回来并且声称恶祸已经解除,众人可以安心大胆休息了。

    而当众人问起那些治疗好的感染者时,圣君与回来的百姓和军队都说他们已经全部安居与遍地,只是少量百姓觉得故土难离回来,剩下他们已经结束治疗在哪里安家了,因为有以前回来的感染者作证叙说,许多百姓都已经相信,瘟疫的解除让帝国在九轮天彻底战立,而诸国之主虽是怀疑但因为此次自己的过度也遭受瘟疫侵袭,无力再度过问皆是休养国度生机。

    而因为帝国与圣君拯救九轮天无数百姓无论是帝国还是其它国度的百姓俱都认为圣君是上天带来拯救自己的,圣君不仅平定千年战祸,有解决席卷九轮的可怕瘟疫,诸国百姓纷纷为帝国喝彩高呼圣君万岁,圣君名望在九轮达到了最高峰,之后圣君有解决了资源问题,就这样九轮天的黄金和平时代也真正来临。

    “但当时只有圣君和哪些士兵清楚哪些和他跟去的数百万感染者都去了哪里也不知到他是如何解决当年的资源问题。”魔息珥图说道。

    “那九轮天的瘟疫彻底解决了吗?”鬼方赤命问道。

    “起先还有些漏网之鱼但俱都被诸国找出其中有小孩与老人妇孺虽是不忍他们分离但为了杜绝感染,诸国最终还是合力将这些人找出交于圣君治疗,那些感染者俱都带往遍地治疗,而也跟往常一样那些感染者除了少量回来据都在边远之地安了家。”魔息大帝亦是当年的目睹者所以很清楚。

    “若我没猜错的话,那些前去治疗的百姓应该全都死了,至于回来的少量百姓,没错的话也应是那些士兵装扮的,圣君希望稳住帝国与九轮天百姓不乱才这样做的。”鬼方赤命皱眉脸色也十分沉重那可是数百万人啊可不是小数目啊。

    “恩,虽是不清楚但应是无虞了,数百万的感染者就此不知生死,但之后圣君回归之后却是在没有笑过,而九轮天入住异境计划圣君也通令各国强制执行,若有不从合力灭国,就这样诸国才一致合力开启异境通道也才有后面的四先锋降尘苦境。”魔息诉说着当年入侵苦境的前后之事。

    “而那段时间之后圣君的弟弟也在没出现在九轮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有传言他也死于那场瘟疫,但详细情况确实未知。”魔息珥图再度忆起在离开九轮之前的事。

    “若那些人真是被屠杀了的话,老实说虽然比较残忍但若放任不管的话我想现在九轮天已经十不存一了,若是我的话或许也会如此做吧,但数百万人这真的是我也难以高估的数字啊。”强如鬼方赤命亦是一阵冷汗。

    “现在想来若是换做我的话,能够做到那样的地步吗?若是他国子民还好但若是自己的国度子民自己真的下得了手吗?圣君我与他相识很早,但我确知是他一个爱惜百姓的君王若真是他举起了屠刀相必他自己也不好过啊。”魔息回忆起当日圣君从回来的样子,那股已经死气沉沉感觉毫无的希望表情,到现在自己还记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