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人心难测
    封剑塔塔内风之痕再度踏上这里希望能在塔内找出为何自己败于魔流剑的原因,在塔内告别了魔夜听剑再度深入塔中。

    就在自己走到塔中景象之地独孤峰之时看着熟悉之地但自己还是无法看破自己所败为何,就在此时一道诗号传来:

    “天下第一又如何,独孤一生无善恶,今生但求唯一败,天地唯我一剑魔”

    随着诗号落下昔日剑挑天下的绝代剑魔出现只见出现的人脸庞苍老满目白发,双手还背看着眼前的风之痕,伸手一指说道:“剑者,亮剑吧”

    “恩,这,恩”

    就在风之痕迟疑之际剑魔独孤求败抬手之际木剑出现,直向风之痕杀去,看着杀向自己的剑者老人,风之亦是将绝代之狂使出两剑接触瞬间风之痕竟是眼前之人境界实力之强。

    “能将一柄普通木剑运至如此这人强,怪不得能够说出但求今生一败的话语。”看着莫名出现的对手风之痕使出绝代之狂挡下刚猛一剑,就在双剑交击刹那,风之痕不仅赞叹此人修为。

    “破剑式。”只见独孤求败再度使出当年破尽天下武学之招,使出之刻让风之痕亦是无暇顾及,而在木锋所过之刻风之痕竟是接连负伤。

    “没想到在塔中还能如此对手,这次来此不虚啊,风?之痕。”眼见自己落入下风,风之痕亦是使出全力风之武学尽展风之极致竟是将劣势回归,一时之间竟是形式转变使得独孤求败落入下风。

    “木剑之极。”随即木剑加成速度之快竟是超越当世,比之风之痕的急速更是快到无从瞩目。

    “这,好快的速度竟是强过以速度著称的我。”随之速度已经失去优势变换,风之痕不仅赞叹这位木剑老人的实力。

    随着风之痕的速度优势失去,而独孤求败的木剑攻势亦是更加猛烈,风之痕虽是失去优势但凭着剑者独有的感觉亦是能够短暂抵挡剑者的攻击。

    “一招决定胜负吧。”看着眼前对手沉默不言的独孤求败决定一招败敌。

    “正有此意,风尽残痕独凭剑”

    “呵呵呵,木剑无俦”

    两人各运剑者极势杀向对方,随着两招交击两人擦肩而过瞬间,尽是风之痕一剑败北。

    “剑者,你的剑,迷茫了。”说完手持木剑的独孤求败便消失在风之痕身后。

    “额。”风之痕转身看着消失的独孤求败心中感叹这人的实力与剑法,有在思考那人的话自己的剑迷茫了。

    “我的剑迷茫了,那迷茫在哪里,忆秋年你的那句话又是何意呢。”说完风之痕离开独孤峰持续思考两人话中含义。

    而在另一边与纵横子聊完之后解锋镝便于独孤求败离开纵横峰,走到中途之际突来一道暗器攻击。

    看着袭来暗器解锋镝却是不闪不多好似没有看见攻击,危机一刻身旁的独孤求败心中一叹巨剑在手拦下袭来暗器。

    “哼,你没看到有暗器,不知道躲吗?”

    “呵,那是因为我知道好友不会放任我处于危机之中的。”看着为自己挡下的暗器攻击的人解锋镝高兴的说道。

    “我很是奇怪,我与你见面不过几天,你为何如此信任我,难道你不怕放任不管,让你死于此处吗?”独孤求败冷冷的说道。

    “哈哈哈。那是因为我相信好友而且我伤势未愈难以施展轻功啊,再说好友你愿意看我死在这里吗?”解锋镝看着脸色冷峻的独孤求败,自己却是一脸笑意的说道。

    “你,哼”

    “哈哈,好了好友你还是不要故作冷酷了,好好注意眼前情况吧。”说完解锋镝便退至一旁心中知道现在的人肯定心里不爽自己还是走远点好。

    “哼,都给我滚开。”听到解锋镝的话语感觉心里不爽的独孤求败顿时将怨气撒在了袭击之人身上,巨剑一扫来袭之人便瞬间到底而亡。

    “好友果然实力不凡,看来与我同行这段时间,好友实力更加强大了。”走过来的解锋镝说道。

    “若可以我很想将巨剑交于你背一段时间。”看着眼前的人独孤求败不爽的说道。

    “我这身板可背不动你拿把剑,还是你自己背吧,好了好了劣者不说了了。”看着即将发作的独孤求败解锋镝急忙说道。

    “有人来了”

    “是琴姬啊。”看着出现的人解锋镝知道大战将起了。

    “众人十分担心你,我与赮毕菠萝,正分头在找你。”赦天琴姬说道。

    “我已经在天涯半枯遇见过赮毕菠萝了,我之安全也放心有好友独孤在无人能在他剑下伤我。”说完便指着身旁的人说道,而独孤求败却一脸冷哼。

    “战事将起我们一同前往佛门与魔息大帝汇合吧。”说完便于赦天琴姬独孤求败二人一起前往佛门。

    而在佛门圣众之潮道儒二教掌教与赮毕菠萝商议如何对付幽都之际解锋镝与独孤求败两人亦是来到参与会议。

    “只要消灭君临黑帝那幽都便可反掌覆灭。”解锋镝走来说道。

    “却是如此,阁下是。”应无骞看着眼前之人问道。

    “有生之莲解锋镝,今天能看到三教再度团结,令人振奋但战争不能马虎,不能自满,不能轻敌。”解锋镝看着众人嘱咐的说道。

    而在一旁的独孤求败则一脸冷笑,知道此战结果的他自然知道此战三教联合不过是徒有虚名而已,关键一刻就是道儒二掌教背叛才导致战事失力佛门重创,你自己也受伤不浅,解锋镝啊,解锋镝,你还是太过于理想单纯了,就让此战来让你认清这些人的真面目吧。

    “理所当然。”应无表面的应承道。

    “来的时候劣者听到了两个消息,一个是魔流剑被囚禁在曙光鎏塔之内另一个是三教拒绝魔息大帝等人与不动城的帮助,这可是坏事,而且后者的坏会影响到前者的好,为何不集结众人的力量来对付君临黑帝呢。”解锋镝不解的问道。

    “三教之事,不必外人插手。”应无骞义正言辞的说道,内心却是暗有打算。

    “但君临黑帝的危害,所影响的有仅仅岂是三教,天下皆笼罩在这份恐惧之中,苦境有志之士皆应团结一致,共御大敌啊,这样我们才能提高胜算啊。”解锋镝还在试图说服儒门掌教。

    “魔息大帝等人毕竟是外来者,非是苦境一份子曾经还残害过三教心思难测,何以信任,若他们中途背叛那恐怕幽都之祸将遗祸天下,而不动城虽是传言说是素还真集结正道群侠所成立的组织,但我们都未曾见过其真面目,难保没有暗藏内鬼,所以此事还是我们三教各自出手便好。”应无骞说道。

    “既是如此,那我也不便参与了,解锋镝我就先离开了,你自己小心,记住我曾经给你说过的话,人心险恶往往自己还是留一手的好。”看着还在试图争取的解锋镝,独孤求败便打断说道,而在心中却是暗道:“解锋镝此战将让你真正知晓人心叵测,不是一句誓言就能束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