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假仙之怒
    随着君临黑帝与幽都部众离开,在场众人亦是长叹一气,此战佛门伤亡惨重不仅遭遇背叛,许多佛友皆是亡故就连现任掌教玉佛一捧雪也在此战中被道儒二掌教所杀,可以说现今圣众之潮除了赮毕菠萝已经再无任何人生还。

    “此战在我未能察觉应无骞与崇玉旨和幽都勾结,是我之过,此事我会处理。”墨倾池愧疚的说道。

    “哼,他们的背叛我已有所料只可惜,他,太过天真了,额。”独孤求败说完自身伤势也发作一旁的赦天琴姬急忙扶住。

    “崇玉旨与应无骞必定会承担梵天怒火,你们皆有伤在身先跟我回天月勾峰吧,解锋镝之伤也不能拖延了。”一页书看着怀中昏迷的解锋镝说道。

    “我先去查看圣众之潮如何吧。”赮毕菠萝看着众人皆有伤势,现在也不知塔内如何了。

    “你身上有伤我陪你去吧。”赦天琴姬过来扶着赮毕菠萝走向塔内而去。

    “你也先于我回天月勾峰疗伤吧。”一页书看着一旁的独孤求败在信中解锋镝也提过此人,再加上战场上的相助之事,知道他是朋友于是邀请道。

    “哼,不必了,额。”听到一页书的邀请独孤求败正要拒绝,但这时伤势加深就要到地,鬼方命走过来扶住道:“你就不要死撑了,刚才一击你之伤势已经出现了,还是与一页书去疗伤吧。”

    “你与解锋镝是朋友与我便是战友随我来吧。”说完便也过来扶住独孤求败一起前往天月勾峰。

    而在另一边君临黑帝听运功疗养伤势,自己原本遭到那名剑客一击剑气入体深受剑伤,但那名剑客也不好受没想到就在自己要格杀他一际,这时梵天却插手战局最后战机已失还将我再度添创。

    “今日战局确实出乎我们的意料,没想到中途会有梵天与那名剑客出手。”应无骞回想战局说道。

    “哼,若不是我受到那名剑客所伤,梵天岂能阻我,那名剑客是谁你们可识得,能破去我的魔黑天伤到并伤到我,此人必须除掉以免影响以后之事。”君临黑帝说道。

    “那名剑客我们会设法调查的,希望此战能够加深我们与幽都的信任团结。”崇玉旨说道。

    而在天月勾峰之内随着解锋镝的逐渐好转众人也是心中松了一口气,只是解锋镝伤势因旧伤未愈有添新伤所以还没有转醒而梵天也因崇玉旨与应无骞叛变之事准备亲自前往制裁两人罪恶。

    独孤求败看着离开的梵天知道此行梵天必定失败,最后更是死于崇玉旨的安排之下,最后虽是在解锋镝的策划下复活但也历经许久,而这切自己也没必要阻止,毕竟梵天之死方能蜕变出人之最,还有云海仙门的故事人之最不能少,穿越者的优势在于先知先觉,一旦剧情超出太多自己预料那自己优势将失,难以掌控。

    “额。”在昏迷一段时间之后解锋镝也再度醒来,但不知昏迷之后战况未知于是问道:“佛门的情况如何了,我记得独孤好友出现了他没事吧。”

    “被幽都灭了,赮毕菠萝与琴姬已经去处理了。”魔息大帝看着解锋镝说道。

    “那好友呢,他情况如何了,他可有事。”解锋镝急忙问道。

    “哼,你很想我有事吗?”走进房内的独孤求败看着床上醒来的解锋镝说道:“如何我的话是否应验了,现在你应知道人心的险恶了吧,一切并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你太理想化了,希望这次的牺牲能让你有所警惕。”

    “额,啊,额。”听到独孤求败的话语解锋镝一阵自责一切都怪自己太多天真理想了,要不是自己佛门也不会被一战被幽都所灭。

    “唉呀,我说独孤老兄啊,现在你就不要刺激解锋镝了,此事他也不知道会成为这样啊。”看着自责的重伤而又自责的解锋镝一旁的秦假仙急忙走过来扶住说道。

    “哼,不经伤痛如何成长,就是因为他不听劝阻方有今日惨况,当时幸好有我们在场,若是只有他自己,或许就真的只有等我来替他收尸了。”独孤求败毫无客气不将情面的说道。

    “额,此事怪我,是我太轻信崇玉旨两人了,好友说的对一切都是我太理想化了,额,此番多谢好友。”解锋镝虚弱的说道。

    “好了独孤老兄你不要在火上焦油了,解锋镝的伤还没有恢复呢,你再这样老秦我就生气了啊。”秦假仙看着不断陷入自责愧疚的解锋镝担心他的伤势加深于是看着独孤求败生气的说道。

    “哼,我说的事实而已,若你们觉得我说的的太重你们怕他受不了,那便就此别过,不过解锋镝在我走前我还得告诉你,佛门被灭你要附上一半责任,就因为你的自信不听劝告才有众佛被屠的的下场,若你还是抱着如此天真想法,那么你的好友们以后便是现今佛门下场。”说完独孤求败将一个木盒放在桌子上便独自离去。

    “你这家伙真是不留情面,你到底是不是解锋镝的朋友了,你赶快走不要在刺激解锋镝了,要事解锋镝有个三长两短就算你是他的朋友老秦也不会放过你。”看着离开的独孤求败感觉他说话语气太重的秦假仙恼怒的说道。

    “额,好友,等,额。”看着离开的独孤求败解锋镝准备起身劝阻但自身伤势严重便又昏厥了过去。

    “解锋镝,解锋镝。”看着昏倒的人秦假仙怒不可谒道:“可恶啊,你们看那家伙将解锋镝气的都昏倒了。”

    魔息大帝与鬼方赤命二人亦是不知该说什么,众人都是解锋镝的朋友,刚才独孤求败的话虽然有道理但说话的语气的确还是太重了。

    “恩”与众人不同阴阳婆看着离开的独孤求败放在桌上的东西,便走过来将它打开来看着盒子之中的东西之后便对着还在恼怒的秦假仙说道:“好了,你误会他了,他担心解锋镝心情并不比你们少。”

    “恩,阴阳婆你什么意思啊,刚才他都那样了这叫担心吗?。”秦假仙不解的说道。

    “难道是那个盒子。”魔息大帝主意阴阳婆手上的盒子之后说道。

    “千年蛇胆,他还真能是够大方的啊,解锋镝这次运气还真好啊,虽是不能将他的身体修复痊愈,但此物确是凡间罕见之品。”看着还有鲜血的蛇胆阴阳婆再度说道:“还有血迹看来他应是死亡不久的,功效全部都还没有流失。”

    “呵,我就说他来到天月勾峰之后疗养片刻便离开了,起先还以为他是不习惯合群,现在看来他应是去找寻疗伤之药了。”魔息大帝说道。

    “呵,刚才就看他拿衣服都破破烂烂的,原来是去干这个了。”鬼方赤命也想起刚才独孤求败进来的样子说道。

    “千年之蛇岂是那么好杀的,就连我都极少见到千年异兽,相必他取得的这颗蛇胆并不容易。”阴阳婆说道。

    “天寿啊,这么说是我误会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