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过度
    九轮天之内在吸纳了百万怨灵之后,圣君便拿着君临黑帝的头颅离开了边城坟地,走在了新建的帝都路上。

    “嗯,此回虽是铸造完成了吾的不破防御,但到现今为止吾对当年那场席卷九轮的瘟疫,却迟迟没有头绪,当年差点让九轮天崩溃瘟疫,在当时我想尽办法但仍是没有寻到治疗方法无奈之下才选择牺牲百万感染者来挽救更多百姓。”沈君在想到当年那场突如其来的灾祸到现在自己还难以释怀。

    “不过当年那场瘟疫来的怪啊,吾始终对那场突如其来瘟疫来源充满怀疑,刚开始以为是九轮诸国所做,但后来瘟疫逐渐扩大使得诸国亦是焦头烂额,他们也在寻思治疗之法,看他们也不似作伪,那当年那场瘟疫到底是如何来的。”沈君虽是疑惑但诸国动作有表明了,不似他们所作,真是奇怪啊。

    “先去,天月勾峰。”说完沈军便化光朝着天月勾峰而去。

    天月勾峰之内伤势逐渐痊愈的独孤求败正在花园中感悟剑道,突然天空现异状,无尽旋涡出现圣君再度降临造访天月勾峰。

    “哼,还能够盘膝而坐感悟剑道,看来你的伤势已经痊愈差不多了。”看着独孤求败的样子降下的圣君说道。

    “呵,圣君造访天月勾峰真是蓬荜生辉啊,欢迎欢迎。”从屋内走出的解锋镝亦是知道来者于是从里面走出对着圣君说道。

    “该来的没来,不该来的倒是来了。”独孤求败睁开双眼起身看着圣君说道。

    “兄弟见面难道你总是要带刺吗?吾来此是为了给你看一样东西的,拿去。”说完圣君将手中锦盒抛向独孤求败。

    “哼,你的东西我不想看,拿回去吧。”独孤求败将锦盒扔回圣君手上说道。

    “呵,何必着急,你就不想看看盒中是何物。”圣君一声轻笑说道。

    “不需要。”独孤求败说道。

    “唉,那为兄就打开给你看吧。”说完圣君打开锦盒将君临黑帝的头颅取出对着独孤求败道:“如何可识得他。”

    “君临黑帝”“嗯”

    解锋镝震惊没想到让三教吃尽苦头的幽都霸主,今日尽是黑帝头颅出现自己面前,那掀起武林灾祸的幽都岂不是已经被眼前之人解决,但在震惊之余也在惊叹圣君实力与担忧以后情况,他的实力看来已经今非昔比更胜从前了,那如果九轮天有争霸苦境之心,恐怕会掀起比幽都更大的灾祸啊。

    “哼,伤害吾之兄弟,便不可能还有活路,解锋镝收起你的担忧吧,你心中所想不会实现的吾的帝国只会在苦境外域谋夺空间,只要九轮天百姓能够获得土地便可,争霸苦境你想多了,吾没有那么多闲心。”圣君看着沉思的解锋镝知道他心中所想,于是便直言说道。

    “呵,圣君实力强大能够击杀君临黑帝,劣者担心不无道理,但圣君真的能够保证九轮天不会入侵中原,只在外域发展安置九轮百姓,没有称霸之心吗?”解锋镝凝重的问道。

    “哼,在我看来苦境虽是物产丰富资源亦是广大无比,但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吾对争霸没有兴趣,只要九轮天百姓能够获得生存空间,吾便不会展开杀伐,战争掠夺终究是下下之策,还是那句话吾对苦境没有侵略之心只要九轮百姓安好即可。”圣君说道。

    “那圣君需保证九轮军队不得往外扩张,也不得随意侵略周边国度,更不得袭扰中原。”解锋镝希望解决九轮天的麻烦,毕竟现在三教四散一页书也失踪,中原苦境已经没有办法对付九轮天了,而且对方能够击杀君临黑帝这种幽都霸主实力也非现在能够解决的。

    而且若真如圣君所言他只是为了能够让九轮天百姓找寻土地的话,那两境并非没有和谈的可能,再则圣君实力不凡,若让他们扎根苦境将来若有更大的敌人想必也可寻他们一助。

    “可以,但葬神之野万里疆域从此以后便归帝国所有,但你能够决定这些事吗,这可悠关苦境领土你真的能够决定。”圣君怀疑到。

    ”若真如圣君所言,九轮天只是想在苦境生存,不兴刀兵之祸,那劣者愿意游说三教与正道势力,期望两境能够达到真正的和谈。”解锋镝知道葬神之野现今已经成为九轮天的大本营,给不给已经没用了,在言葬神之野万里都是不毛之地,若能换来两境和平和以后的援助之手未尝不可,再则好友独孤乃是出自九轮,魔息大帝说过他在九轮百姓威望不错自己也就顺便帮好友的同胞一把只要他们真的是希望和平。

    “好,吾可保证九轮帝国只会在葬神之野不会越境半步,但吾希望苦境群侠也遵守承诺,不得擅自越境,不然后果自负。”圣君说道。

    “可以。”解锋镝也答应道。

    “既然公事谈完,吾希望一谈私事。”圣君看着解锋镝说道。

    “是关于独孤好友的。”解锋镝清楚所谓私事应当就是关于自己好友独孤求败的了,尔刚才独孤好友看到君临黑帝的头颅之后便不知为何离开了。

    “不错,不愧是素还真的化身,是关于我那不成器的兄弟,吾希望他能够与吾返回九轮,但我与他的情况想必你也清楚一点,吾便直言,你若能劝说他回到九轮,圣君可答应你换的吾出手一次的机会,不限时间地点,如何。”圣君说道。

    “呵,能换的圣君的出手劣者自然高兴,但这是好友自己的事情,劣者不便过度想问,而且我与独孤好友只是单纯友谊你们的事情,你们兄弟的事情,恕劣者难以完成。”解锋镝知道自己与独孤求败的友谊乃是没有参杂任何的利益与其它成分自己不想破坏这份友谊。

    “嗯,无妨,即使如此我便自己想办法吧。”圣君沉呤一声说道。

    “有一点劣者不明白,你为何执意要独孤好友回九轮呢。”解锋镝不解的问道。

    “哼,苦境本就是多灾多难,若不是当年没有选择吾也不会选定苦境当落脚点安置九轮百姓,将来更是会出现更大灾祸,吾不想兄弟有难。”圣君道。

    “的确,苦境的确是苦啊,你们兄弟的事劣者也有一定了解,敢问圣君当年的那些感染者是真的治疗好了,还是被你所杀。”解锋镝再度问道。

    “嗯,重要吗?吾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圣君听到旧事重提眉头一皱说道。

    “但这也许事关你们兄弟和好的契机呢,你们兄弟是由此开始决裂,若要吾帮你也希望圣君能够回答这个问题。”解锋镝也想过度了解圣君的为人。

    “嗯。”圣君沉呤片刻之后看着解锋镝说道:“当年之事若吾说那些感染者全都被我杀了,你觉得吾做的有错吗。”

    “唉,百万生命,圣君难道他们就真的无法治愈了吗?”解锋镝问道。

    “凭吾当时的能力的确能够救一部分,但百万感染者你认为吾能救多少,而且当时整个九轮都动荡不安,将他们杀掉虽是残酷,但为了杜绝感染以免更多人的牺牲,这在所难免,吾认为自己没有错。”圣君闭眼回忆起当时之事,在那时之后自己也逐渐变得冷酷自己杀了百万无辜或许连自己也麻木了。

    “站在你的角度或许没有,牺牲少数能够拯救绝大多数人确实是个好办法,但站在我们角度来说却是太残酷了,满怀期待的跟随你们去治疗,但希望却变成了绝望,现实何其残酷,立场不一样,所处的观点也不同,劣者无法回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