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八剑遭难
    天瀑雪山之顶殢无伤走出山洞看着无尽风雪,在看着飘零落在手上的雪花一切仿佛又故地一样,而在脑海之中也逐渐浮现了当日之记忆。

    当日天之厉大战自己功体不全下与之对失败之后,被随即赶来的多天涯等人救了之后便独自留下书信离开。

    殢无伤带着伤势离开了众人,准备寻找一切安稳之地隐居,在行至中途被一位神秘来客拦下去路。

    “嗯,你是。”看着拦下自己脚步的神秘人殢无伤警惕着说道。

    “殢无伤,呵呵呵呵,放下警惕吧,我与你并非敌人,来此是想与你做笔交易,如何。”神秘来客看着殢无伤说道。

    “没有兴趣。”说完殢无伤便继续向前走去。

    “呵呵,若我说我能帮你修复功体而你的墨剑铁涎,我也可以帮你修复呢?”

    “你说什么,墨剑铁涎可并非能够轻易修复的。”听到自己佩剑有修复的可能殢无伤心中一动,但随后却黯然,就算墨剑修复她还能回来吗?而它又是以前的它吗?

    “呵呵呵,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错墨剑铁涎我的确能够有办法修复,但若想恢复至以前这确实不可能,但修复的墨剑比之以往也不差,难道你不怀念它吗?你之功体我也有办法住你恢复,如何。”神秘客再度说道。

    “什么交易”

    天瀑雪山神秘客带着殢无伤来到雪洞之内,殢无伤看着眼前八把悬浮之剑,心中惊讶这八剑所释放的剑气乃当世罕见。

    “如何,可否感觉的出它们的力量。”神秘客看着眼前的人说道。

    “这八剑所给人的感觉的确厉害,但若是恢复功体的我并不惧怕。”殢无伤冷傲着说道。

    “你之实力我自然清楚不然也不会请你镇守此处。”神秘客知道眼前八剑之威的确难以对眼前的这位顶尖剑客造成困扰。

    “墨剑铁涎在哪里。”看着四周殢无伤问道。

    “不急,随我来”

    “你应该知道欺骗我的后果”

    随着殢无伤便继续随着神秘前往雪洞深处,走到深处之后只见一座大殿出现,而在四周更是出现几个石棺悬浮空中。

    “呵呵,殢无伤,我与你的交易就是你再次镇守十年,等待一位解封这里的人来到这里,若十年之后无人前来那你也可自己离开,如何。”神秘客道。

    “嗯,可以。”为了能够修复功体与它十年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好,这是龙元可助你,恢复功体,而墨剑铁涎需要些时间,不过放心一月之后你必定能够见到墨剑铁涎。”神秘客承诺道。

    “有一点我不明白,光那八剑就足以守护这里为何你还要让我来此呢。”殢无伤疑惑道。

    “苦境卧虎藏龙,能破剑阵的不少,此地非常重要,所以为了安全我需要做好十足打算。”神秘客说道。

    “嗯,那这十年时间,我就在这里等候你说那个来人是谁。”说完殢无伤服下龙元,只见一股无尽热气能量从自身体内涌现而出,片刻之后自己身体之伤与断掉的手臂尽然也再度长出,甚至自身的功力也远超从前。

    “那我就先离开了,对了,修复墨剑铁涎需要你的血液还要麻烦你将血液给我一部分。”神秘客说道。

    殢无伤再度回神想起当年的约定,虽不知当年他为何要自己守护此地,但他也完成承若将我的功体与武器修复,十年虽然没有圆满但那个解封之人也已经来了,自己也完成约定现在我也该去那里一趟。

    只见冷傲剑者踏着无尽风雪离开了常年积雪的天瀑雪山,背影孤独,就像宛若当年一样,而现在许久没有去的那里他也该去看看了。

    而在雪洞之内阿尔法来到大殿中央将一背负的包袱去下,随即在包袱之中出现七颗神秘发光的灵珠,只见灵珠自动飞起散发无尽光芒将数座笼罩,光芒耀眼更是照亮已经漆黑一片的黑色大殿。

    “嗯,圣君,你在苦境似乎别有安排啊。”阿尔法看着光彩夺目的七颗灵珠,在看着数座石棺心中不禁猜测道。

    而在另一处,空中八剑齐飞目标正是葬身之野方向,但在中途一个冰冷孤傲的冷漠剑者在树林之中看到空中八剑飞驰,顿感兴趣便出招拦截。

    “有趣,嘿。”只见神秘剑客发招拦下八剑,但见末端之剑自行运转将剑客所发之招尽数拦下,而后继续飞行。

    “呵,有意思,我倚晴天看中的,你们可逃不了。”倚晴天看着充满灵性的宝剑顿时见猎心起欲要拿下八剑,说完便招来火凤继续追赶飞驰的八剑。

    火凤急速,飞驰八剑虽是急速飞驰,但倚晴天的火凤速度更是齐快,转瞬便追上,八剑有感顿时剑气攻击再起八剑剑阵杀向倚晴天。

    “哈哈,没想到啊,这八把宝剑居然各有特色,不仅各有灵性还能各自形成剑阵之力,你们我要定了。”说完倚晴天便施展不世剑招攻向八剑。

    “砰”“铛铛”

    八剑虽各有灵性特色与剑阵之威,但光芒已经随着时间而逐渐褪色,而倚晴天这位顶尖高手剑客更非八剑之敌。

    ”呵,看来你们是经过一番战斗啊,不然拿下你们恐怕还需要许多时间啊,葬剑道。”只见倚晴天再度发招攻向八剑,眼见对方招式猛烈,八剑同运随即八剑合一形成一柄超乎威力之剑引向來招。

    “轰”

    只见一身巨像八剑顿时难敌来人极招顿时被倚晴天击溃,而八剑亦是被力量震散,散落四方。

    倚晴天自知自己力度过猛导致八剑散落亦是懊恼,看来自己太过冲动发招过猛,突然倚晴天看着一把被自己力量击落的一柄利剑便急速拿住。

    “哈,好了不用挣扎了,你现在收到损伤,随我回去吧,唉,可惜未能完全拿到剩余的那七把。”看着手中之剑还在挣扎倚晴天强压一力顿时玄武剑便不再挣扎,而看着四散的其它几柄利剑也只能感叹宇自己无缘了。

    而随着震散的七柄宝剑也各自散落四方不见踪影,其中有一柄则摇摇晃晃的继续飞行朝着九轮帝国飞去。

    而在一处被冲击散落的白玉剑散落于空中回荡,突然白玉剑被一股强大的剑力吸引,跌跌撞撞的飞向吸引自己的地方而去。

    而绝命剑则被击落到在一处名叫地海古堡之地,就在剑落一刻一个神秘老者忽然睁开双眼,迅速来到落剑之地。

    “咳咳,没想到还能遇见有灵性之剑,看来你受伤了。”只见老者不停咳嗽,拿起绝命剑说道。

    而在一处山峰之地一道裂痕出现在了这座山峰之上,突然一道剑芒穿过山峰剑痕直入山峰之内不知所踪。

    昊正五道之外从外而归的主事玉离经走在中途,突然出现两道急速剑芒突然出现落在玉离经面前。

    九轮帝国正当沈君正要走向大殿之际,突然有感远处熟悉感觉,随即一把摇摇晃晃的飞剑落在沈君手中,看着手中的宝剑沈君眉头一皱。

    “嗯,为何只有琉璃归来其它剑呢,而且还如此伤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