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元邪皇
    死亡之塔第五层元邪皇意外插手战局突变,元邪皇看着眼前众人满是期待之色希望他们能给自己带来乐趣。

    “尽管出手,本皇赐予你们出手一次的机会。”元邪皇看着以前众人还手于北,看着众人眼神充满着自信与狂妄之色。

    “此人不简单,大家一起出手。”系雪衣看着眼前散发着强大无比的来者,系雪衣知道单凭个人实力难以匹敌于是冀望众人合力对抗元邪皇。

    “哼,要你啰嗦。”姑苏还剑一声冷哼,但剑式在出五更残月顶峰之招随即运出。

    “这才有趣,让我来看看你能给我怎样逆境。”生命练习生长枪运起枪锋极招再出。

    “唉,早知道就不闯了,现在麻烦了。”云忘归看着眼前的不世魔皇,心中尤为后悔,但招式却没有停下。

    “大哥一定会救你,夜剑·月蚀。”为了自己的亲人魔夜听剑克服心中恐惧,在度拿起逢魔七夜只为让自己兄弟活过来,魔夜听剑首度与众人合作手上逢魔七夜在绽不世剑芒。

    “楚祎等我,天煞孤辰。”为救爱妻恨吾峰亦是释放心中狼辰之力。

    “我到要看看你又何能耐能与帝父并肩,地拥独日。”神秘袍者亦是使出不下于众人之力的绝招杀向眼前皇者。

    随即几大高手合力发招,一起攻向元邪皇,看着在场高手所发之招元邪皇一声冷笑,一手挡下众人合力之威。

    “呵呵,就只有如此吗?嗯。”就在元邪皇索然无味瞬间,突然魔夜听剑一剑来袭欲要一剑刺杀元邪皇。

    “呵呵,剑锋不错,但要杀本皇岂是易事。”元邪皇一掌接下魔夜听剑的一剑看着来人说道。

    “是吗?”“嗯”

    随即狼辰之刀突现,直向元邪皇另一边杀来。

    “呵,不错,但你的刀还欠缺力量。”元邪皇另一只手挡下恨吾峰刀招看着眼前刀者,一脸笑道。

    “呵呵,刀剑合力,但却难耐与我,你们的本事就只有如此吗?异境武学看来也不过如此。”元邪皇笑道。

    “我会让你笑不出来的,惊涛裂岸浪翻云。”只见生命练习生突然出现手持炼洗之命直向元邪皇正面,准备强攻击退这位魔世之皇。

    “哈哈哈哈哈哈,不错的配合,刀剑助攻,长枪主攻吗?,不错,但本皇的气体防御你能打破吗?”就在炼洗之命就要一枪击中之时,确见元邪皇身边出现一道无形气墙,将来袭枪威挡下,炼洗之命虽是锐利非常但也难进分毫。

    “这。”看着眼前难以突破的气墙练习生也一阵惊讶。

    “我们来助你。”眼见三人攻势受阻,系雪衣四人亦是加入战局,四人发力赞掌威力于练习生之上。

    “嗯,这人的修为。”就在一掌接触瞬间,系雪衣感觉后面的神秘黑袍人实力尽然远超估计比之自己都要强过万分。

    众人合力加持,炼洗之命的威力也逐渐增大,尽是有突破元邪皇防御之势。

    “呵呵,不错,只是一次机会就让你们有了如此默契,不错。”看着在场之人的合力攻击,元邪皇也不禁赞叹。

    “今日,炼洗之命就要破你的气体防御。”练习生说完手中之枪在度发力攻击,防御气墙登时面临破裂之威。

    “哈哈哈哈,你们还是太嫩了,本皇的实力就让你们好好感悟吧,暝晦视明·天地双沉。”说完一股强悍气息从元邪皇身体出现,随即元邪皇魔刀出现只是一招便将众人,击退重伤。

    “额”“啊”“额噗”

    “他的实力,啊噗。”黑袍人强压伤势看着眼前之人,其实力尽然恐怖如斯。

    “可恶。”在被重创瞬间姑苏还剑的稻草人被气浪震碎,自己也被拖出战局。

    “额,他不是我们能够匹敌的。大家快走。”系雪衣压着伤势看着眼前的皇者,他的实力太过恐怖,这股恐惧感尽是让自己也在难与之对战。

    “呵呵,想走,问过本皇了吗?”元邪皇看着系雪衣拿出替身草人冷冷笑道,只见一股吸力出现,正要捏碎草人的系雪衣与云忘归黑袍人的草人尽数吸纳过来。

    “啊,遭了。”看着被吸走的救命草人,云忘归知道这次麻烦大了。

    “此物,就是他给你们的保命符吗?但他难道没有告诉你们,这招在本皇之前都是无用之功吗?”说完元邪皇手中出现一道霸道火焰尽数将稻草人烧掉。

    “此物或许在前十九层或许有效,但到了二十层之后你们这些东西就如废铁一般,乃是无用之物。”元邪皇看着陷入惊恐的三人说道。

    “喂,接着。”突然一旁的起身的练习生将手中的稻草人扔给系雪衣。

    看着疑惑的系雪衣一边的练习生笑道:“哈哈,此人如此之强,练习生怎能够轻易撤出,我还能再战,你们走吧,我来断后。”

    只见练习生手拿着炼洗之命挡在众人身前,手中上邪安上一挡魔关。

    “哼,拿去,不想死就走吧。”魔夜听剑也将怀中的稻草人拿出扔给云忘归等人。

    “死亡之塔,我必须要过,你们拿着走吧。”恨吾峰亦是为了心中的人,尽管眼前之人是自己难以抵御的对手但只要有希望自己绝对不会放弃。

    “你们。”系雪衣不解他们为何明知不敌还要坚持。

    “快走啊”“你们走的了吗?”

    看着还在迟疑的系雪衣等人,练习生急忙叫道,但在这时元邪皇却在度出手欲要消灭他们手中草人。

    “哼,休想。”随即练习生三人极速拦下元邪皇。

    “哼,你们不错,记住我的名字叫地冥,元邪皇今日眩者记住了,他日我一定会在回来的。”地冥将黑袍褪去出现自己本来模样,看着元邪皇宣告自己他日定会在度会你。

    “哈哈哈,可以凭你这句话,本皇便给你一次机会,你走吧本皇期待与你下次再会。”元邪皇听到地冥话语露出兴趣便放他离开,对这个人元邪皇很感兴趣,因为他的身上有着可怕,但却不完整。

    “呵呵呵,既然他们三人有心舍命,那你们两人我也给你一次机会,离开吧。”元邪皇收刀与后看着云忘归两人说道。

    “练习生,我们出去之后一定找圣君出手相助。”说完系雪衣两人便捏碎草人消失在了死亡之塔。

    “哼,我的你们记住了吗?眩者不希望欠别人,别死了。”说完地冥也捏碎草人消失在眼前。

    “哈哈哈,如此就剩下你们三人了,告诉我你们为何明知是死也要留下挡本皇呢,本皇很感兴趣。”看着剩下的三人元邪皇说道。

    “为了我的兄弟,死亡之塔,我必须过,夜剑·断海。”说完魔夜听剑在发七夜剑芒杀向魔皇。

    “她还在等我,泠夜·亡神斩。”只见恨吾峰泠刀在展刀中之威。

    “逆境之路,生命练习生有进无退,落日尽阳关。”为证逆境无退之路生命练习生也在提手中之枪一决不世魔皇。

    “哈哈哈哈哈哈,有趣,那就再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