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突现的力量
    就在死亡之塔战火在度开始之际,塔外苍羽凌霄与星爵风神确实沉静一旁,看着陆续从塔中出来的众人,心中高兴这些人在以后将会成为帝国战力。

    “额,可恶啊。”就在苍羽凌霄两人闲聊之际,从塔内飞出的姑苏还剑倒在地上,不停咒骂。

    “嗯,看来又有人出来了,嗯是他。”看着飞出来的人,苍羽凌霄一阵惊讶,这家伙可是圣君极为叮嘱观察的人,那么快就出来了吗。

    “你没事吧。”苍羽凌霄走过来将姑苏还剑扶起来问道。

    “哼,没事。”姑苏还剑看着两人冷哼道。

    “你们怎么会那么快,看你的实力不弱,你们到了那一层。”星爵风神不解,当年他与异斩魔弯闯塔之时出来也是数天之久,他们的实力不差怎么那么快就出来那么多人。

    “第五层,遇到了一个叫什么元邪皇的,在战斗过程中我的稻草人被震碎了所以才出来的,哼,不然我一定能走在顶层。”姑苏还剑强撑着面子说道。

    听到姑苏还剑的话更让风神一阵奇怪,第五层不是由一个道人镇守的吗,怎么会是一个叫元邪皇的。

    “第五层不是一个道士吗?怎么会是元邪皇。”风神问道。

    “哼,本来是一个臭道士的,但是不知怎么突然冒出了个叫元邪皇,这家伙实力还不错,我们合力之招尽是被他轻易挡下,而且还将我们打伤了,但是我没事,如果不是当时我的稻草人出了问题,我一定能打赢的。”姑苏还剑说道。

    “嗯,又有人出来了。”就在姑苏还剑话语刚落大门在度开启,塔中在度飞出数到人影。

    “你们怎么也出来了。”看着出来的三人,姑苏还剑疑问道。

    “唉,那人太过厉害,我们赢不了,对了劳烦快去请圣君过来,塔内还有三名战友,他们的稻草人已经给我们了,现在情况危机,还请圣君过来一助。”系雪衣急急忙的对着苍羽凌霄与星爵风神说道。

    而在塔内战斗持续不断,三人虽是拼死合力,但在霸主元邪皇面前尽是完全不敌,数回合下来三人已是各自负伤。

    “哈哈哈,你们的实力就只有如此吗?太让吾失望了。”元邪皇手持幽灵魔刀看着受伤无数的三人说道。

    “额,我,不能放弃,夜剑·地逆。”强撑伤创魔夜听剑在度发招,杀向眼前皇者。

    只见无尽剑浪奔涌而出,百招唯一,目标直向眼前魔中皇者。只见元邪皇单手挡下强势剑招看着眼前的人,一片冷笑。

    “哈哈哈哈,就只有如此吗?你的剑太弱了,哼。”只见元邪皇单手一拧,无尽剑式登时止步不前在无寸进,魔夜听剑也伤势加重。。

    “额噗,可恶,我不能放弃,额。”眼见剑锋被阻,而自己也强势加重,就在自己将要倒下之刻,在眼前依稀看到了自己兄弟夜魔琴的身影。

    “大哥,放弃了吗?这可不是你剑者的作风啊”

    魔夜听剑听到听到夜魔琴的话语瞬间在度回神,逢魔七夜在度绽放不世剑芒。

    “我,我不会放弃,这时我唯一的机会,夜魔·无天,呀啊。”在度回神过来魔夜听剑在度凝聚真元于剑中,随即剑之威能再出,慢慢朝着元邪皇而去。

    “哈哈,不错,值得赞叹精神,剑者光芒的确光芒耀眼。”元邪皇看着慢慢接近的绽放光芒的逢魔七夜,元邪皇也不禁赞叹。

    “好机会,刹那用灭·因陀罗之。”眼见魔夜听剑强撑伤势,即将突破元邪皇防御刺中之际,恨吾峰亦是在度拿起泠夜之刀,发招攻向元邪皇。

    “砰”

    “呵,你的刀,看来并没有我的刀利啊。”察觉泠刀来袭,元邪皇亦是持魔刀一挡将恨吾峰拦下。

    “什么。”看着元邪皇持着幽灵魔刀挡下自己的恨吾峰一阵惊讶道。

    “呵呵,作为剑者你的光芒的确耀眼,但你的光芒也只有如此了。”元邪皇看着魔夜听剑虽是敌人,但自己也不得不赞叹。

    “可惜,根基与实力的差距是你我无法逾越,你,尽力了。”话语一落元邪皇掌式发力,剑势瞬间溃散七夜光芒也逐渐暗淡,随即元邪皇一掌将魔夜听剑重创。

    “啊,额噗。”伤上加伤魔夜听剑在难撑持,昏厥在地。

    “呵呵,而你的刀锋不差,但你的刀太弱了,也太钝了。”元邪皇转过头看着恨吾峰,只见一股无上魔能自幽灵魔刀中出现一击便将泠夜刀击断。

    “啊,泠夜,额啊。”看着被击断的泠夜刀,恨吾峰不及回神便被元邪皇一掌击中倒地。

    “呵呵,异境武学不错,但还是太差了,就剩下你了。”元邪皇看着强撑着强势起身的生命练习生一阵笑道。

    “呵,看来你也是日薄西山了,是该送你上路了。”元邪皇慢慢走到生命练习生身前,一掌击向练习生额头之上。

    “额啊”

    就在元邪皇一掌击中练习生头颅之后,突然一股潜藏在练习生体内强大力量从练习生体内奔涌而出,练习生的模样亦是诡异异常。

    “嗯,看来还有让我感到兴趣的事情啊。”元邪皇被这股力量震退数步,看着涌现出强大力量的练习生,元邪皇有兴趣的说道。

    “呵呵呵,哈哈哈,受死啊吧。”随即容貌变样的生命练习生在度握起炼洗之命冲向元邪皇。

    “轰”

    “呵呵,没想到你体内居然还潜藏着如此力量,看来是我小看你了。”看着被魔刀挡下的人,元邪皇感觉到练习生的潜藏力量,元邪皇瞬间兴趣大增,魔刀之威在度加成,两人在度交锋。

    “呀啊,魔之毁。”枪上锋芒夹带魔之威猛,练习生首度展现自己深不可测的魔中威猛。

    “哈哈哈,有趣,烟硝葬云灭。”随着数度交锋,元邪皇也渐渐兴趣大增,看着对方强招,元邪皇也以强招回应。

    “轰轰”

    “额,可恶,又事这股力量,啊。”就在惊爆过后,练习生体内突然异力出现,将刚刚展现的强大力量封印,不见踪迹,练习生也昏厥过去。

    “嗯,力量消失了,扫兴,原本还以为能够遇上一个勉强一战的对手,但还是让我愉悦了。”说完元邪皇走到恨吾峰面前将幽灵魔刀矗立在恨吾峰身旁,便消失踪影。

    “这是你们让我愉悦了礼物,哈哈哈哈哈”

    随着元邪皇消失,张三丰也在度出现看着到地的三人,摇头叹息。

    “元邪皇,你的力量果然强大,不愧为四十层镇塔霸主,而你们,我该继续让你们前行吗?。”

    而在天月勾峰之外,解锋镝欲寻夸幻之父寻求治疗一页书的药物,来到中途却遇到炽风翼拦路。

    “你要去那里。”

    “好友,请你让开,我现在有急事。”说完解锋镝便要绕开炽风翼继续前行。

    “若我说不呢。”说完一柄利剑落下,阻拦解锋镝去路。

    “那我就得罪了。”只见解锋镝麒麟双剑出现冲向炽风翼。

    “既然你不愿清醒,那我就将你打清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