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不愿停下
    死亡之塔随着元邪皇的离开,练习生三人也逐渐醒来,看着四周无人之地顿感疑惑。!

    “我还在死亡之塔吗?。”昏迷中醒来的生命练习生扶着头看着四周说道。

    “不然呢,你认为你在哪里?”只听一道声音在练习生背后响起。

    “嗯,是你。”起身的练习生看着张三丰说道。

    “自然是贫道,唉,元邪皇已退,你们也算过关了,但后面的关口都有强大高手把手你们确定还要闯吗?”张三丰问道。

    魔夜听剑起身不理会张三丰继续前行,当走到张三丰身前之时坚定说道:“死亡之塔我必须要闯过,只有这样我才能救他。”

    “逆境之路生命练习生怎能退却,兄弟等等。”生命练习生也急忙跟上。

    随即生命练习生也继续前行,而随后的恨吾峰看着地上的幽灵魔刀,将之拔起也在度前行。

    “居士且慢。”就在恨吾峰正欲跟上之际,张三丰将他拦下说道:“居士,此刀乃是邪皇佩刀,诡异非常贫道劝居士还是将他放下吧。”

    “泠刀已断,我已经没有武器了,死亡之塔我也必须过,此刀虽是诡异,但我能感觉到它的力量,我相信有了它我一定可以闯过此塔。”恨吾峰看着手中的幽灵魔刀,也感觉的出幽灵魔刀在不断吸食自己的力量,但哪有如何,元邪皇的恐怖自己已经见到,相信在塔中还有比自己很厉害的,有了它自己才有更大的把握与希望。

    “但此刀戾气慎重,贫道已经感觉到,它正不停吸食你的生命力,若继续使用必然会将你的生命吸食殆尽,到时你又怎能过塔。”张三丰自然知道死亡之塔他们过不了的,但最终之路也是由他们选择,自己也是尽人事而劝。

    “道长不必再说了,我已经决定。”说完恨吾峰不在理会张三丰继续前行朝着练习生两人跟去。

    “唉,想过死亡之塔,你们又怎会真正知道死亡之塔的恐惧。”张三丰看着前行的三人一阵无奈,就算是自己已经将九霄真经大成达到天人合一的我也未曾能够闯过过二十层,你们心中所想和寄托的希望终将破灭。

    而在塔外风神从勤政殿回来看着众人说道:“抱歉了诸位,圣君说,进入死亡之塔命就不在是自己的了,生死各安天命。”

    “那他们怎么办,我要在进去。”姑苏还剑说完便准备在度进塔。

    “没用的,没有圣君你们无论如何都是进不去的。”苍羽凌霄看着准备推门进入的姑苏还剑摇着羽扇说道。

    “我不管我偏要进去,既然它不开我就打的它开。”说完姑苏还剑便准备拔出梦回姑苏。

    “放肆,死亡之塔岂是尔等撒野之地。”风神瞬间来到大门手持星盾利剑挡在姑苏还剑面前说道。

    “哼,很好,我到要看看你们异境之人有多厉害。”姑苏还剑听到风神之语,心中更是一怒将要出招之际却被系雪衣拉住。

    “系雪衣你拉我做什么,快放开。”姑苏还剑说道。

    “你冷静一点,你先看看周围情况在说吧。”拉住姑苏还剑的系雪衣指着周围出现的无数侍卫说道。

    “嗯”

    “诸位,我想你们累了,不如凌霄带你们去休息一下吧,你们也可放心,他们现在还没死,若是他们亡于塔中我们也会得到消息的,到时我们一定会通知各位的,诸位不必担心。”苍羽凌霄说道。

    “这,唉,那就有劳了。”系雪衣看着四周寒光,自己也是伤势未遇只能妥协了。

    “哼,我自己会走。”姑苏还剑冷哼道。

    “云忘归我们去吧。”系雪衣扶住云忘归说道。

    “眼下我的伤势未愈,还不能动武,唉,只能先于他们去了,元邪皇这人实力的确不差于帝父,甚至是于帝父一个等级的高手,九轮帝国,你们不简单啊。”地冥边走边沉思暗想到。

    而在另一处非常君一双冷眼看着出来的众人当看到地冥之际心中一惊也暗道:“是他,难道他也没有闯过死亡之塔,这座塔到底有何古怪,还是你地冥另有谋划。”

    “呵呵,这座死亡塔不简单啊。”而在另一边潜伏的纵横子也暗道。

    天月勾峰挚友大战,独孤求败取下炽风翼面具看着解锋镝出剑快攻。

    “好友,你不要逼我。”自知实力不及眼前高手,但解锋镝心中更是担心一页书伤势,只能不顾一切硬上了。

    “哼,若想过去,打败我”

    而在后面赶来的不动城众人看着交战的两人,众人知道独孤求败是想拦住解锋镝,不动城也众人担心不已。

    “哼,剑八。”只见解锋镝快剑出手圣灵剑法使出,解锋镝伤势未全愈,在独孤求败这种高手面前难能应对,瞬间便被击到在地。

    “啊,解锋镝”“你没事吧”

    看着倒在地上的解锋镝,不动城众人急忙上前扶起来担心的问道。

    “额,好友你。”看着独孤求败解锋镝一阵不解。

    “生气吗?”看着起身脸色一沉的解锋镝,独孤求败冷冷说道。

    “解锋镝,独孤和我们也是为你好。”银豹扶住解锋镝这些天他们与独孤求败合作许久他们知道这人是个面冷心热的人,怕解锋镝误会于是解释道。

    “你们放开他,生气了,既然如此那就继续来啊,若你有实力,只要你能打败我,我与他们绝不阻拦你。”看着起身而脸色逐渐苍白的解锋镝,独孤求败冷冷的说道。

    “独孤少说两句,解锋镝毕竟还有伤。”银豹与燎宇凤劝道。

    “哼,对他不能惯着。”独孤求败看着众人,而后对着解锋镝冷言道:“你认为就只有你比较关心一页书吗?难道我们不关心吗?你为何总是一遇到这种事就失去了冷静,你的聪明与头脑都到哪儿去了。”

    “我知道你们也担心,但好友,现在或许只有夸幻之父有办法,前辈成这样我实在是很担心。”解锋镝脸色担心与痛苦着急的说道。

    “哼,糊涂,你认为总是会有天上掉馅饼这种好事吗?且不说夸幻之父能不能治好一页书,如果有他凭什么给你药,就算能治好难道你不怕一页书不会遭遇他杀手吗?你对夸幻之父了解吗?”独孤求败向解锋镝问道。

    “这,但”

    “你自己也说不准吧,你要知道一味索取并非没有代价,夸幻之父这人,你和我们都不见了解,贸然取来药物不是救一页书而是害他,你若是刚才冒冒失失的跑过去,失去冷静智慧的你,你认为这是你救治一页书的办法吗?这又是他希望看到的吗?”独孤求败看着沉默不语的解锋镝伸手拍着他的肩膀。

    “解锋镝遇事一定要冷静,你不能总是一遇到这种事就方寸大乱,这样不仅不能解决问题,还会制造问题,不要老是让我们担心好吗?”独孤求败看着解锋镝拍着他的肩膀说道。

    “好友,我。”看着眼前挚友解锋镝心中一阵羞愧,是啊为何自己遇到这种事总是如此冲动,当日在圣众之潮自己未听劝阻,使得圣众之潮覆灭,还连累挚友受创。

    解锋镝不停回忆,还记得在受伤之时自己的挚友更是不顾伤势为自己取来千年蛇胆疗伤,这些都是自己不听劝言所造成。

    “好友,对不起,是我太过冲动了。”解锋镝低下头对着独孤求败说道。

    “先跟我们回去吧,回去之后我们在商量如何救治一页书之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