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生死符
    死亡之塔门外恨吾峰与魔夜听剑双双从塔内飞出,而刚准备起身练习生亦是惊讶,两人居然这么快就被击出了。

    “额,可恶,楚,噗。”恨吾峰强撑伤势起身看着眼前的塔门,又想起自己的卧病妻子,心中凄凉,更是恼恨自己实力不及,原本的希望没想到却成了绝望,最终起急攻心昏厥在地。

    “小弟,大哥,失败了,对不起,额。”魔夜听剑亦是带着希望而来最终又带着绝望而出,更是赔上十年自由最终也是昏倒在地。

    九轮帝国勤政殿上,圣君看着手中这次参加完死亡之塔人员名单,名单上写着无数人名,而在名单上圈画着数个红圈,乃是帝国重点收服的对象,而圣君眼神直视这上面所圈画的一个人名,心中举棋不定,不知如何抉择。

    “没想到啊,这次居然漏掉了你,地冥无神论”

    圣君看着名单上的地冥二字,惊讶之余也有几分窃喜,此次死亡之塔虽是吸引了许多顶上高手,但对于这个地冥来说,其它都微不足道,地冥才是条大鱼啊,但这条大鱼却也非一般的大鱼啊,能饲养也能噬主,若是收服会不会对我产生呢,此人能耐强大,若是稍有不慎恐怕有覆灭危险啊,但此子才华有是让人十分不舍,若是放弃实在是太可惜了。

    “算了,地冥之事暂且按下,先将生死符注入众人之后在做对地冥的安排”

    三天后

    议政殿上圣君坐落于王座上,左右两大护卫守护一旁,而大殿上天譩与天相分立两边,众人皆在等待此次参加死亡之塔失败的人进来大殿。

    “让他们进来吧”

    “是”

    随即苍羽凌霄走出殿门对着此次参加大会的人说道:“圣君让诸位进殿,诸位请把。”

    说完苍羽凌霄便转身走进殿中,而众人亦是跟着苍羽凌霄后面进入殿中。

    当众人走进殿上一刹那,一股冷然威压气息出现,修为低者皆被这股冷然威压气息震慑,不敢有妄动之色,而修为高者如地冥恨吾峰之流者皆是凭借自身强悍修为根基抵御强大威压气息。

    “呵呵,不错,你们之中的确不乏人中俊杰,吾很高兴,在今后的十年里我相信我们能与诸位有个好的和平开始。”圣君收起威压气息对着众人说道。

    “呵呵,眩者对这里很感兴趣,这段时间就暂时屈就在这里吧。”地冥看着殿上的圣君,面具之下看不清任何面容的说道。

    “放肆,请注意你的言辞,现在你应该叫圣君,你既然失败了,那就得遵照规则,难道阁下你认为不满十年你能够轻易脱离帝国吗?”天相苍羽凌霄向着地冥怒斥道。

    “呵,眩者要走你们拦的住吗?”说完地冥便要转身离开此处,但就在此时不知为何自身身体却不听使唤无法移动。

    “嗯,这是”

    “帝国不是你想离开就能离开的,就算你是玄黄三乘亦是一样,地冥希望你不要有下次,你先下去吧。”圣君看着地冥眼神冷冷的盯着地冥,圣君说完长袖一挥地冥便消失在众人面前。

    “你”

    “你们呢。”不待地冥说完圣君对着其他人说道。

    “君子守信诺,既然答应就不会失信,系雪衣会效力圣君十年”

    “既然学长都说了,那我云忘归也一样”

    “哼,姑苏还剑亦是一样,这十年我自己就先寄放在这里”

    “呵,男人重信用,既然没有闯过死亡之塔,那生命练习生也一样会在这里效力十年,只是死亡之塔不知可否让我在闯一下。”

    “嗯,很好,放心只要你是帝国之人,死亡之塔你可以在闯一次,但结果吾相信还是一样。”圣君说道。

    “那你们两个呢。”最后圣君看着魔夜听剑和恨吾峰说道。

    “我会效力十年,不过可否让我先去一个地方,三日后便会回来。”魔夜听剑落寞的说道。

    “我,我。”恨吾峰心中挣扎,原本以为此次会有治好自己爱妻的机会,自己才放下一切来到这个新兴国度,但没想到自己最后会以失败告终,若自己待在这里十年,自己的妻子怎么办,还有那个人哪里怎么办。

    “哼。”只见圣君双手运转一股寒冰暗器发出,瞬间直入众人身体之中。

    “额,什么东西”

    “你做什么”

    “你们不必惊慌,这只是一个预防手段而已,此乃生死符,是为了防备你们背诺的手法罢了。”圣君看着惊慌的众人说道。

    “生死符?”

    “这生死符一发作,一日厉害一日,奇痒剧痛递加九九八十一日,然后逐步减退,八十一日之后,又再递增,如此周而复始,永无休止。初中生死符者,会觉得伤处越来越痒,而且奇痒渐渐深入,不到一顿饭时分,连五脏六腑也似发起痒来,不论功力多高,也受不了这煎熬之苦,实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普天之下只有我能解。”圣君解释道。

    “为何如此,你不觉得你这手法太过毒辣了吗?”系雪衣说道。

    “呵,你们放心,只要期限一到吾自会帮你们解除生死符,这只是预防手段罢了”

    “好了,魔夜听剑与恨吾峰留下其他的人先下去吧。”圣君道。

    而众人虽是不满,但也无可奈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随即相继离开大殿之中。

    “你们可知,吾为何叫你们留下。”圣君看着两人说道。

    “不知圣君为何独留我俩。”恨吾峰不解的问道。

    “呵呵,留下你们是想你们做一笔交易,来换取你们永远的忠诚”

    “嗯,什么交易?”魔夜听剑问道。

    “吾知你们所求,你们的想要的东西,吾可以给你,只要你们永远效忠于我。”圣君看着两人,他们两人都各有软肋只要对症下药,不愁不能收服二人。

    “难道你可以治好我的爱妻之病”

    “起死回生真的可以吗?”

    “哈哈,自然只要你们献上忠诚,你们所求我便可以满足。”圣君自信的说道。

    “只要能救我妻子,恨吾峰愿意效忠你。”说完恨吾峰单膝跪地向着圣君祈求道。

    “魔夜听剑亦是一样,只要你能救我弟弟,我的命就是你的。”魔夜听剑亦是单膝下跪道。

    “呵呵,很好,将你们要救之人带来吧,圣君会满足你们心中所愿。”圣君高兴的笑道。

    “多谢圣君”

    看着离开的两人,想必其他人这两人极为好收服,只要控制住楚祎与病弦,他们两个便会永远与帝国同乘一船,眼下帝国新鲜血液已经直入,帝国将更加强盛。

    当年战国之时强秦就是人才匮乏,吸取无数外来人才壮大秦国,而现今帝国亦是一样,只要这批血液慢慢融入,那帝国在短期之内也就不用为人才担忧了。

    而独孤求败哪里也已经顺利进入角色,一体三分各走不同,在不久前自己也已经于独孤求败断开异识链接,现在就看你怎么走了,当年的一气三清,你又在何处呢,又在筹谋些什么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